Actions

Work Header

【柯王子】Angel Core

Chapter Text

(16)

“Curtis,他说的那些都是真的吗?”Jack呆呆地看着Curtis问,对方写在脸上的表情回答了一切。所以一直都是Curtis……那个把自己从Gath解救回来的人,在所有人都放弃自己时,愿意以身犯险、不惜违抗国王的命令的人。而那个让Jack难受过、嫉妒过,那个Curtis一直念念不忘的,在战场上“牺牲”了的爱人,原来就是他自己……

如果不是上来抓捕他们的人开始有所行动,Jack也许会永远沉浸在对这突如其来事实的震惊中。将军下令活捉他们,因此Jack和Curtis不得不与那一队士兵展开一场激战。那一小队人马组成一个包围圈向他们围拢上来。Jack敏捷地一闪身躲过了其中一个人的拳头,随即趁其不备猛地出拳痛击他面门,让他一个发懵向后退了几步,借机正好又解决掉另外一个从侧方攻击他的人。

见正面攻击Jack不占优势,其余的人便想从背后趁人之危,不料Curtis一个横步拦在他们前面,他一手抓住攻击者的手腕反手用力一扭让他向后倒去,膝盖还狠狠往他腰眼上撞了一下。只听那人落地时惨叫一声,大概是折断了肋骨。他就这样与Jack背靠着彼此,专注应付正前方的敌人。两个人的战斗力都不容小觑,许久下来竟分不出胜败。

渐渐的,上校失去了耐心。

刚又撂倒了一个士兵,Jack只觉得被Curtis大力推了一把,身体飞出几步远后跌倒在雪地上,才险些躲过一发致命的偷袭。机械兵武器射出的强光瞄准的正是自己刚刚站着的位置,结果错误地击中了跟他搏斗的士兵,那个倒霉的家伙连喊叫都来不及便化为了灰烬。Jack手忙脚乱地站了起来,只勉强躲过了接踵而至的又一击。

少了Jack需要对付,那些士兵趁机制服了Curtis。他们把他放倒在雪地上开始不客气地在他身上加以拳脚。那个被弄折了肋骨的人更是决心要把自己的伤变本加厉地讨回来。听着Curtis不时发出痛苦的闷哼声,Jack感觉那每一发拳脚都落在了自己的心上。他试图上前帮他,却被机械兵的另一枪逼开了。

那机器人似乎根本不屑对Curtis动手,一切攻击都是冲着Jack来的。上校像是故意让它的攻击慢半拍一样,使Jack总有逃脱的机会,却在当对方最终玩累了时随时丧命在它手中。他开始狼狈不堪地和它在白茫茫的雪地上与一架机器进行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

“GS-K001是所有原型机中我最喜欢的一架。我本打算拿你的精核给它做燃料。”上校慢悠悠地在后面跟着,声音透过机械兵装有显示屏的面部对Jack说,“现在看来只能让它杀了你做为补偿了。”

体力严重透支,已经精疲力尽的Jack越发接近无路可逃,在这危急的当偏偏胸中的闷痛又开始发作,在寒风中奔跑让他喘不过气来,只觉得眼前一阵眩晕,他一下子栽倒在地。

游戏结束。

机器人伸出一只机械臂钳起Jack的衣襟,把他整个人大力甩出去,摔在十米开外的铁丝围栏上。铁网上伸出的无数倒刺勾破Jack身上的布料把他整个人高高地离地挂在上面,再也不能逃脱。只见上校在一段距离外站定,那一群士兵跟着把Curtis拖过来,扔在他脚边。Curtis浑身都是伤,眉弓上一条裂开的伤口还在不断往下淌着血,四周洁白的雪地上掉落着斑驳的血滴。他几乎失去了意识,却在看到Jack后奋力支撑起身体,徒劳地想爬向他,最后被上校一脚踏住后背按倒在雪地上。

“好好看着吧,Curtis上尉,别错过亲眼见证Jack Benjamin被处决的机会。”上校恶狠狠地对地上的人说,转向他的机械兵,“动手吧。”

已经用尽了最后一点力气,Curtis感到自己贴在雪地上的脸僵硬麻木,血水和泪水混在一起迷糊了视线,他闭上了眼睛,实在不敢看那个场景。骤然亮起的金黄色的强光透过眼皮晃着眼,一阵核爆炸般的冲击波迎面袭来,击在脸上竟是暖融融的。但那一刻,Curtis知道自己的心同Jack一起死掉了。

心碎的悲痛让他过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气氛的不对。他依然没敢睁开眼睛,却发现气氛有点非同寻常的沉默。有人在充满畏惧地抽气,他甚至听到上校在小声地说,“这不可能……”言语中是抑制不住的震惊甚至恐惧。

发生了什么……

终究还是按耐不住好奇,Curtis睁开眼睛望向那片铁丝网——他所爱之人的刑场。

 

死亡便是这种感觉吗?Jack分不清自己身在天堂还是地狱。他记得自己感到心痛,那种撕心裂肺的痛,为Curtis身上每一道伤口,为他将不得不看着自己死去,为意识到自己是多么爱他……然后他的身体爆炸了。身体所有细胞都被撕碎的感觉是种难以形容的痛苦,好在相伴而来的还有心中那股闷痛终于钻破胸膛而出的快感,像是在这死亡的痛苦中重获了新生……

所以自己现在大概已经死在机器人的枪下了?要说这就是所谓的“来世”,那未免也太逊了点,还是那么寒冷,生前身上有伤的位置还在隐隐作痛,唯一不同的只有那一道包裹着自己的金光。为什么死了都不能有点好日子过?想到这里Jack郁闷地抖了抖自己的翅膀——

等等,他的什么?

Jack愕然地注视着自己背上新生出的巨大白色羽翼——那金光的源头。它们从身后环向前方,像一个茧一样牢牢包裹着自己。华美得宛若一件艺术品的双翅感觉与背在身上的道具完全不同,Jack感到它们更像是手臂、腿脚一样,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于是,轻松得像用手捡起一支笔,Jack展开了自己的双翅。然后心中最后一点恐惧也随之彻底离开了他——他不用再害怕任何事情了。那些一直以来藏在体内的物质现在全部化为觉醒了的强大力量,流淌在全身上下每一个角落,甚至羽翼的最末梢。

他的荣光苏醒了。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