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柯王子】Angel Core

Chapter Text

(10)

Jack昏睡着的房间里一切都是苍白的。苍白的墙面,苍白的地板,以及苍白的床单和被子,还有躺在床上苍白的人。

“他还好吗?”Curtis站在Jack的病床前问正仔细观察Jack体征的博士。

“身上有很多处挺严重擦伤和骨折。不过愈合速度都很快。”博士回答。

Jack伤愈的速度的确惊人。被救出时Jack身上很多擦伤现在都已经不见了,Curtis疑惑地看向博士,“会是精核的原因吗?”

对方不置可否地点了下头,“不管怎样,我很庆幸你说服将军让他活着。他的精核成熟度已经很高了,若没能提炼就死掉可真有点可惜。”没注意到Curtis的表情变化,他继续说道,“不管怎么说吧,现在药物已经让他的体征稳定下来,应该很快就能醒来了……”

 

“Curtis……Curtis……”

博士走后很久,Jack虚弱的声音打破了沉静。他下意识地叫着这个名字,如同被俘时那般。他抬起沉重的眼皮,四周的景物还都是模模糊糊的,试着坐起身来,但身子挪动一点都是钻心的痛。

在旁边坐着的Curtis腾的一下直起身来,手抚在Jack的额头上,“你别动。好好躺着。”

“Curtis……”Jack这下确定这个人此时就在他身边了。

“对不起,Jack……”一句道歉当然不足以抹去Jack遭的罪。只是除此Curtis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些什么。

Jack没有说话,又合上了眼,房间里回荡着他的呼吸声逐渐趋于平稳。

“我父亲恨我。”Curtis以为他睡着了时,Jack突然开口。

“嗯?”Curtis不确定对方要表达什么。

“我父亲恨我,从小到大。不论我有多努力向他证明我自己。”Jack说,“他眼里我对于他从不是他一直对外界表现出的那样。”

“那他比我想象得还要昏庸,Jack……”Curtis想起了初到这里时Edgar说过的话。

“他需要我的公众形象帮他凝聚民心。一走出镜头,他从没停止过表现对我的嫌恶……他甚至为了国库资金讨好我舅舅,让他和他儿子Andrew对我、对我……”他说不下去了。就算是Curtis也不一定能接受这么肮脏的自己。

“别说了,Jack。”他紧紧握住Jack伸出被子胡乱摸索的手,“上帝诅咒那些伤害过你的人。我真的好后悔在Shiloh时没把那个老混蛋碎尸万段。”

Jack溢满泪水的大眼睛看向Curtis,挤出了一个笑容。“我在前线被敌军俘虏过,你既然在都城当差一定也有所耳闻。”他的语速很慢。

“我知道这件事。”Curtis顿了一下,回答。

“人们都认为那次任务失败是由于我的判断错误。”Jack继续说下去,“但我从没有像他们说的那样,会拿自己部下的生命开玩笑。很久后我才知道,是父亲亲自命人偷偷修改了情报,牺牲掉我们是他们计划好的……在被救回来后,他们给我检查身体时,发现了我体内的东西……显然是从母亲那边继承来的。父亲几乎是立刻就下令把我送到了这里来,对外捏造了我的死讯。他宁愿我死,都不想将来把王位传给我……那时我就下了决心,宁愿落个私通叛军的罪名,也不要按照他的意愿直到死了还在为他牟利。”

Curtis这才明白,Jack是在回答他被俘前自己问他的,为什么要私通叛军,明明知道那是死路一条。他想安慰安慰Jack,却不知该说什么,最后他只是伸出手从Jack光滑的脸颊上拭去溜进发间的泪水。在Jack再度昏睡过去后,Curtis沉默地坐在病房里久久没有离开。

没有其他人知道,这不是他第一次看着Jack这样躺在病床上。

 

与敌军交战的最前线,泥血堆砌成战壕里人心惶惶,谁也没有说出来,却人人都能感受到早已涣散的军心。 头顶漫天飞扬硝烟给原本就灰蒙蒙的天添上一笔浓浓的绝望。 原是这一班战士的领导Jack少将在上一场交火中失踪在敌军阵营后更是失去了主心骨。谁能料想到少将根据指挥部发来一向准确的情报而做出的决断竟出了错。

这一夜是Curtis上士站岗。他用装着夜视仪的望远镜盯着地平线上敌军的阵地。离边界不远处一顶近期支起的帐篷里面亮着微弱的灯光。

“你没听到指挥官的话吗?就算那是他们,我们也不能营救。”和他一起放哨的战友说这些时Curtis已经在组装装备了。“Curtis!你想上军事法庭吗?”见他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战友有点急了。

“如果能活到那时也不赖。”Curtis微微一笑,翻身越出掩体。

 

Jack少将及其他被困的人质被成功营救回了我军基地,这奇迹一般的事迹一夜间传遍了整个军队。人人都在谈论着那个前一天还是个无名小卒Curtis的上士,国王儿子的救命恩人。本来涣散的士气一下子又振奋起来。

相比之下,因为“指挥不当”害许多部下丢了性命的王子似乎反倒无人问津。回来的第二晚,Curtis走进病房时Jack正一人躺在那里,在先前被俘时那场中受伤的双眼上蒙着厚厚的纱布,昏迷着,对整个军中翻天覆地的变化一无所知。Jack熟睡的样子那么静好,仿佛世上的一切征战都与他无关。Curtis在病床旁边找了把椅子坐下,就那样看着他,直到黎明才离开。

没用多久整件事便传到了Shiloh,传到了国王陛下的耳朵里。这场令人绝望的战争里,帝国需要一个具有积极象征的偶像光环统领人心,Curtis作为全国人民心中的英雄破格荣升成为了上尉被调回都城。

Curtis抵达Shiloh就职不到一个月,前线就传来了王子殉国的消息。

又过了不久,他遵从了上级把自己派去北疆的调遣。

 

北疆基地雪白的病房里,Curtis把Jack露在被子外冰凉的手握在手心里,放在自己心脏的位置,十分认真地轻声对昏睡中的人说,“你放心,Jack,我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你。我发誓。”

在Curtis没有注意的一个瞬间,雪白色的被单下面,Jack胸中一颗鹅蛋大小的球体亮起了一道金色的光芒。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