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深渊·救赎

Work Text:

-①-

“现在,告诉我,你是怎么被控制的。”于里昂热的声音在周围扩散着,混杂的弥漫的烟雾,让那些音调都带上了香味。虽然他称这只是放松神经平静心灵的熏香,但是桑克瑞德却感到一阵阵晕眩,他的世界恍恍惚惚。桑克瑞德相信于里昂热,所以有问题的只会是他自己,而不是香。

他才刚刚脱离暗之水晶的控制,即便得到了净化,黑暗却依旧在他的身上留下了深深的刻痕。于里昂热低沉的嗓音,让他的身体隐隐作疼,在离开帝国堡垒后的每一个夜晚,他都在和自己战斗,击败那些莫名的欲火。

“桑克瑞德?”“……他趁我虚弱的时候入侵了我的灵魂。”桑克瑞德低着头,他握着扶手指关节泛白,他的身体轻微颤抖着,连声音都略微变调。于里昂热一眼就能看出他试图逃避,这个精灵不会放过他。桑克瑞德感到于里昂热朝他走来,弯下腰用手掌包裹他的手,精灵的态度是温柔的,却也无比的残忍。

“你得告诉我真相,桑克瑞德,这样我才能够帮你。”“你并不想帮我——”桑克瑞德他猛地抬头瞪着于里昂热,表情扭曲像是另一个人,“你只是想要研究无影族而已。”对于桑克瑞德的突变,于里昂热平静异常,他直起身子,将手放在桑克瑞德的面前,落下一颗晶莹剔透的水晶。就像是魔物惧怕神圣的光辉,桑克瑞德扭过了头,但是在他的身上,却浮起了黑色的物质,不断的被吸入那颗水晶之中。

黑暗的力量在水晶中盘旋,污浊了这个容器,最终应声而裂,尚未被吸取的黑色物质,再度回到了桑克瑞德的身上。

“就算重新计算了水晶的以太量,依旧只能捕捉这一点点残留……”于里昂热喃喃,在桑克瑞德恢复正常抬头看他时,他将绳子收回了袖中,“你刚才又失神了,桑克瑞德。”

“……我知道。”“你什么时候才肯说出来,如果知道了原因,我们就能提前预防,还能掌握无影族更多的情报。”“你不会想知道真相的。”桑克瑞德握住了拳头,他咬了咬牙,闭上眼睛让自己冷静下来,“不要再继续追问了,于里昂热,我永远也不会说。除非是有其他事情,否则我不会再来这里。”

于里昂热没有回答,在桑克瑞德起身准备离开时,于里昂热才开口,“如果我说这是敏菲利亚以及拂晓血盟所有人的要求,你也要拒绝吗?”

“无可奉告。”

在回到房间路上的每一秒钟对桑克瑞德都是一种煎熬,他善于伪装所以没有人能够看出他的异常,当他关上房门时,压抑的欲望喷薄而出。阴茎胀痛着顶起了裤子,只是轻微的触碰就让他浑身哆嗦。桑克瑞德颤抖着解开自己的裤子,他抓着阴茎套弄着,淫靡的水声和前列腺的气味包围着他,滋润着他干涸的毛孔。他靠在门上想起那一天在沙之家,那个男人将他按在门上狠狠的操弄着。

不顾他的挣扎也不管门外是否有人,用猛烈的撞击将他喉咙里的呻吟撞出。那天所有的一切都落入了于里昂热的耳中,因为门外的不是别人正是于里昂热。

【你需要节制,桑克瑞德。】于里昂热的声音又一次浮现在他的耳边,桑克瑞德拉起咬住下摆,他想要皆有那天的记忆来让自己达到高潮。精灵的声音带着责备和不悦,他在门用手支撑着门板,紧咬着牙压抑自己的声音,他呼出的气息喷洒在门上,泛着一层水珠。在他身后干着他的男人凑近他,咬着他的耳朵低声的说,“你夹得更紧了,桑克瑞德,这让你很兴奋对吗。”

“拉哈布雷亚……”桑克瑞德念着这个名字,单纯对阴茎的套弄无法让他到达顶峰,他绝望的将手指插入了后方的那个入口。多日没有使用的后穴排斥着异物的入侵,但是桑克瑞德却粗鲁的搅动着自己,他被泪液朦胧的视线中出现了无影族的身影,他的精神如此恍惚,让他对着敌人的幻象张开双腿。记忆中的阴茎顶开了他的身体,粗壮的柱身填满了他的肠道,龟头不断摩擦着前列腺,缓解了他多日累积的欲望。

但是记忆是冰冷的,他的身体渴望着热量。他在不断的失神中,一点点攀向高潮,光滑的硬物抵在敏感处,不断的来回磨蹭着,他的呼吸化作白雾,泪水不受控制的流出湿透了他的面颊。在精液终于喷射而出时,那种身在云端的感觉却仅仅维持了一秒,就开始向下跌落,让他重重的摔在冰冷的地面上。

房间内安静的可怕,他能够听到自己的呼吸和心跳,感受着脉动和后穴的抽搐。他将那个不知何时被他握在手中,作为阴茎的替代品的匕首从体内拔出,丢在了远处。他看着刀柄泛着淫靡的光泽,就连皮质的刀鞘上都沾染了白色的粘液。桑克瑞德低下头捂住眼睛不愿去看,体液脏污了他的脸但是他毫不在意。比当初被拉哈布雷亚征服时更深的屈辱席卷着他,但是并不用太过于担心,当清晨到来,雀鸟鸣叫之时,他已经洗净了自己,洁净了刀具。

他依旧可以谈笑风生。

-②-

于里昂热就是不肯放过他。桑克瑞德压抑着怒意,察觉到火药味后,所有人都迅速离开了房间,独留他们二人。

“我说过了!无可奉告,停下对我的盘问,我不是你的犯人!”他猛地将匕首插入桌子,他的体内有一个声音在低语,不断的攻击者他的理智,让怒火燃烧的更为旺盛。那个声音轻微的像是不存在,却随着于里昂热的沉默而逐渐放大。

【动手,桑克瑞德,为了我们。】他记得这个声音,他一辈子也不会忘记,这个声音的主人在每个日夜都被他不断的提起,是他灵魂深处的阴影,承担着他憎恨和愤怒。拉哈布雷亚,他依旧不肯放过他,哪怕失去了暗之水晶,那个无影族依旧住在他的心底,勾出在光之水晶的照耀下,灵魂另一侧的黑影。

“你想知道吗?于里昂热,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想知道。”就连于里昂热,也对自己的判断产生了怀疑,因为桑克瑞德的反应从未如此激烈。他看着眼前的人类,就像是看到了无影拉哈布雷亚,两个身影重叠在一起,让他也不得不开始畏惧,害怕下一刻,无影族就会现身,再一次占据了桑克瑞德的身体。桑克瑞德笑着,向他走开,在桑克瑞德朝他伸出手时,于里昂热做好了随时反击的准备,但是桑克瑞德并没有伤害他。

这个男人拉住了他的领子,踮起脚将自己送到了他的面前,在他的唇上落下了一个吻。

于里昂热没有料到这个,他手中的水晶坠落,开始吸取桑克瑞德身上残留的暗物质。而桑克瑞德的舌头,却舔舐着他的口腔,这样的变故于里昂热不知如何应对。他就像一尊木像,任由桑克瑞德掠夺他的口腔。人类的体温比精灵高了许多,桑克瑞德几乎完全贴在他的身上,他能够感到对方下体的火热。桑克瑞德不仅仅在吻他,还勃起了。这个认知几乎让于里昂热的思绪更加混乱,但是,在他拒绝之前,他的手却已经贴在了桑克瑞德的臀部。

他承认,自己对这具肉体早就有不正当的遐想。他对桑克瑞德抱有高于他人的好感,只是于里昂热从未细思,他的责任也不容他为感情而分心。但他依旧掌握着桑克瑞德的全部,他的交际圈,他的来玩对象,他给哪个女孩买了礼物又拒绝了谁的玫瑰。也许桑克瑞德真的没有发现他的心思,又或者这个花花公子并不在意那些,以至于完全放心的将一些事情交给于里昂热解决。除了那一阵子,人类男人的行踪变得飘忽不定。他曾见到桑克瑞德在凌晨一身狼狈的归来,躲避着他人神情怪异。

很快,那一切都有了解答,他亲耳听到了缘由。对于性爱,精灵本就没有像人类那么强烈的需求,他从未想过做爱时的桑克瑞德会是什么样子。他听到桑克瑞德的呻吟,肉体的拍打声撞击着他的耳膜,他立刻就能猜到,门内和桑克瑞德在一起不是任何一个女孩,而是另一个男人。那场性爱持续了多久,激烈的隔着一条门和一条走廊他都能够听到。于里昂热也不记得自己听了多久,他看似已经离开却在走廊另一头听着那一切。

桑克瑞德的声音越发放纵,从单纯的低咛变成了渴求。他觉得自己窥视了他人的隐私,却又无法挪动脚步。直到敏菲利亚在通讯贝的呼叫,才拉回了他的神智。

现在,桑克瑞德主动吻着他,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都放于里昂热难以放手。他揉弄着人类富有弹性的臀部,拖着对方让桑克瑞德和自己贴的更近。那颗掉在空中摇摆的水晶散发着漆黑的光泽,随时都会碎裂。于里昂热卷住人类的舌头,他回应着对方,举起一只手越过桑克瑞德,看着那颗水晶蔓延开裂痕。清脆的碎裂声让他怀中的桑克瑞德为之一震,人类没了方才热情,在桑克瑞德和他拉开距离时,于里昂热没有移动分毫。

“我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桑克瑞德。”他的声音维系着和平日一样的冷静,桑克瑞德的面色却不想他想象中的那样发红,而是一片煞白。这个矮小的人类全身都在颤抖,紧握着拳头几乎要勒出血来。

是伊达的闯入打断了这可怕的沉默,让他们得以喘息。回到房间后,于里昂热轻轻扯了扯自己的领子,他的体温正在升高,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他正思索着如何排解,敲门声响了起来。门外的可能是任何人,也可能是他希望见到的那个人会是最好的也会是最坏的人选。他打开门时,白发的人类迅速窜了进来,没有任何话语,只是不断的索吻。他们的身体都高温不降,人类用大腿磨蹭着他半勃的阴茎,挑逗着他的欲望。

也许是布满于里昂热的被动,桑克瑞德急切的拉扯着他的衣服,扯开了他的腰带。他蛮横的将于里昂热推倒在地,跪下来俯下身舔舐着精灵的阴茎。男性的气味充斥在他的鼻尖,填满了他饥渴的灵魂,但是他的身体还在尖叫。在他坐在于里昂热腹部,试图让于里昂热进入自己体内时,于里昂热抓着他阻止他这么做,精灵喊着他的名字,让他冷静下来。

“这会撕裂你的,桑克瑞德。”于里昂热的声音听起来焦躁却又有些严厉,他让桑克瑞德趴在自己的身上,抚摸着这个人类男性的背脊。这不表示他不会继续,任何人都不可能在此刻停下。他用手指为桑克瑞德扩张,盘旋着磨蹭着对方火热的肠道。他用一只手紧紧搂住怀里不断的蠕动着的对他来说可以算是娇小的男人,他的心中有诸多疑问却绝不事宜在现在提问。

当桑克瑞德身体逐渐的放松,无力的伏在他的身上,那个入口足以容纳三根手指时,于里昂热亲吻人类的额头,“现在你已经准备好了。”

他就在门口进入了桑克瑞德,那个紧致的通道仅仅包裹着他的阴茎,随着抽送,桑克瑞德会发出悦耳的呻吟。他看着这个人类坐在他的身上,摇晃着身体主动吞吐着他的阴茎,白色的头发被汗水打湿,白净的皮肤泛着性欲的潮红。

“起来,桑克瑞德。”于里昂热开口时,发现自己的声音低哑的可怕,他不满足刚才的姿势,他想要掌握主控权。他将桑克瑞德按在门上,从背后进入,每一下都狠狠的撞击着人类的臀部,发出啪啪啪的声响。他亲吻着桑克瑞德的头发,在对方的耳边低喃,“你太棒了……”

但是这句话却成了某一根的导火索,顺从的男人突然开始小幅度的挣扎。于里昂热隐约感到哪里不对劲哪里似曾相识,他听到桑克瑞德含糊的说着什么,于里昂热将手按在门上,低头去听。

“……拉哈布雷亚……”

-③-

所有的疑惑都在这一刻得到了答案,哪怕那令人不敢相信,哪怕那荒谬的让人发笑。但是那就是事实,于里昂热却没有停下来,他按住桑克瑞德的肩膀,将人类更加用力的推向自己,自身也更加凶狠的向前撞击。桑克瑞德的手指陷入了门板,高昂的呻吟着将他夹的更紧。这个男人知道怎么让另一个男人愉悦,是多少次?是多久?那个冰冷的怪物,是如何一点点将其改变。

“他是怎么做的,桑克瑞德。”于里昂热在突进的过程中询问,他知道自己有些失控,但是却无法阻止自己的行为,桑克瑞德当然无力回答他,这个人类完全瘫软在他的怀中。于里昂热放慢了速度,他移动着手掌握住了桑克瑞德的阴茎。缓慢的套弄和轻缓的揉捏,让桑克瑞德因为快感而挣动起来。他拒绝这个,于里昂热这么想着,加速了手上的动作。

“不……”桑克瑞德的反抗变得剧烈,他抓着于里昂热的手想让身后的人停下,虽然他的身体正在因为快感而发抖,大腿的肌肉抽搐着,臀部也摇摆着迎合对方的玩弄。恍惚中他依旧觉得身后的男人是拉哈布雷亚,无影族再一次掌控了他。就像每一次会做的那样,一点点击溃他的防线,让他变成贪婪而饥渴的野兽。就像第一次,他踏入那个魔鬼的陷阱。无数的手困住了他的四肢,他无法惨叫因为他的嘴也被填满,他难以呼吸因为空气充满了精液的气味,他的体内,他的食道深处,都扩散出淫欲的气息。

他不想再经历一次,却又想要被再一次填满。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因为那场荒唐的群交而爱上了被阴茎插入的感觉。肛门被扩张,肠道被填满,持续的摩擦,火热的阴茎——不断的在一个人的夜晚浮现。他像神明祈祷祈求救赎,却无法让身体褪下热度。他告诉自己那只是一场噩梦,不需太久他就能忘记,他只是需要时间,他只是需要让自己忙碌起来。他几乎就要成功了,他在夜晚因为疲惫而倒头就睡,他的清晨从未来得及坐下来吃一顿早餐。但是拉哈布雷亚,却将水晶送到了他的面前。

那颗漆黑的石头,像是一直都在他的桌上,又像是忽然出现。无论如何,它都夺走了他全部的视线。

他的噩梦又被唤醒,他跪在无影族的脚边,为了得到解脱而亲吻敌人的脚趾……毫无尊严,毫无廉耻,如同丧家之犬摇尾乞怜。他还记得当初自己如何张开嘴,舔舐无影族手中的水晶……

回过神来时,那颗水晶已经来到了他的手中,他品尝到水晶温热而光滑的触感,他闻到的确实性爱的气味。黑暗在他的周围扩散,拉哈布雷亚笑着降临,将他笼罩。然后他们做了多少次?又做了多久……桑克瑞德没有准确的记忆。他浑浑噩噩,半梦半醒,每次他醒来,都吞吐着无影族的阴茎,每次他睡去,都是因为射精和快感而昏厥。时间确实在流逝,他的脑中闪现着一些画面,那些会议,那些交流,像是真的发生过又像是另一个人的记忆。

“所以这就是你一直拒绝说出的真相。”忽然之间他听到了于里昂热的声音,桑克瑞德的视线聚焦在眼前,他看到男人赤裸的胸膛,他并不熟悉这个身体,却在抬头时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他们都全身赤裸,他闻到了熟悉的气味,他看到于里昂热的阴茎……恐慌在一瞬间占领了他的全部,桑克瑞德发出短促的哀嚎,后退着背部撞击在门板上。他的胯下冰凉而粘腻,有液体顺着他的体内流出,桑克瑞德知道那是什么,他挥开于里昂热伸来的手,双臂交叉着挡住自己的脸。

他以为自己已经经历了最深的绝望,以为自己已经振作起来,但是事实告诉他,一切都还没有结束。

“桑克瑞德……”“别——碰我。”桑克瑞德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哽咽,“没错……这就是你想知道的,我是拉哈布雷亚的娼妓——”那让他感到恶心,而真正折磨他的是在他贪婪的享受性爱时,拉哈布雷亚也正在使用着他的身体,谋害他的同伴。他看起来已经毫不在意,但是那些情绪依旧在他的灵魂深处盘旋。现在,它们毫无保留的展现在了于里昂热面前。

他哭得像一个孩子,于里昂热没有打断他,这个精灵在他终于不再拒绝触碰后,温柔的抚摸着他的头发。

“我该为此负责,我察觉到你的异常,却没有做出正确的判断。”于里昂热的拇指擦过桑克瑞德的面颊,更多的泪水顺着他的掌心滑落,“停下来,桑克瑞德,你不应该就这样被击倒。”他将人类搂在怀里,那些火热的泪液却落在了他的下体,于里昂热咬住了牙,让自己冷静。他不断的抚摸着手中的白发,安抚对方也安抚自己。他从未见过这样颤抖着的桑克瑞德,于里昂热承认,他还想要再一次拥有对方,只是这一次并不是因为冲动。

“你不该一个人承担这一切。”于里昂热还是没有克制住自己,这并不怪他,因为几分钟之前他们还纠缠在一起。他低下头吻着桑克瑞德的头发,他急切的亲吻对方的面庞,当他的呼吸落在桑克瑞德的唇边时,他看到桑克瑞德瞪大了眼睛看着他。那双眼中还弥漫着水汽,这看起来就像是赤裸裸的诱惑——

“我很抱歉,桑克瑞德。”他说完,不顾桑克瑞德是否愿意就吻住了那双唇。桑克瑞德在抗拒,如果对方奋力挣扎他不会有胜算,于是于里昂热先一步剥夺了桑克瑞德的反抗力。他的手指翻搅着那个湿热的入口,挖掘他留在里面的液体。他品尝着对方发红的嘴唇,纠缠着那条躲避着他的舌头。他们的呼吸交错在一起,炽热的要灼伤他们的脸。他的阴茎想要立刻进入对方体内,冲撞这具身体,但是他不能这么做。于里昂热最终还是放开了桑克瑞德,他撑起自己的身体让冰凉的空气掠过他们的皮肤。

他不是拉哈布雷亚。

他将丢在一旁的外袍披在这个还未缓过神来的人类身上,捧着对方的脸迫使桑克瑞德直视他的眼睛。

“我不会再那么做了,桑克瑞德。”他告诉桑克瑞德那一切都已经过去,拉哈布雷亚也已经远去,没有人能够再一次掌控这具身体,除了桑克瑞德自己。这是一场对意志力的考验,而他相信桑克瑞德能够胜利。而今日的发生的,都应该被遗忘。“……你该忘记这些,我也是。”虽然他的灵魂在否决他的提议,但是于里昂热选择无视。

桑克瑞德看起来和往常并没有什么两样,用讨好的语调花哨的词汇编写着示爱的诗句献给任何一个他能够见到的女性。这个吟游诗人恢复的比于里昂热想象中的还要快,也许长久以来压抑着他的只是因为不曾倾诉和发泄。

这很有趣……于里昂热在角落看着那个人类,因为,桑克瑞德脱离了泥沼,他自己却陷了进去。

但是,他不会让这持续的太久。这不表示他打算把自己拉出来,而是他确信自己能够让桑克瑞德和他一起沉沦。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