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赤安] 眸

Work Text:

“他最开始是恨着他的。”降谷零想着

 

什么时候那份恨意变质了呢

他没来得及细想,思绪便被身后男人突然加大力度的顶弄打断

“做的时候这么不专心吗,零”?

降谷零转头看他,赤井那几年如一日的沉静绿眸中也在满室的旖旎中染上了情欲的淡淡水雾,里面有模糊的,零自己的身影。
此刻他被压在办公桌上,上身的衣服被掀到脖颈处,已经被蹂躏得艳红的乳首还在被赤井揉捻,下身早已不着一缕。赤井倒是穿着整齐,只是把腰带松开,露出在零身体里肆意冲刺的肉身。

“赤井先生倒是,即使在这种场合都这么端庄,你的公事与私情可真分明啊。”
话音一落,零抓起他在胸口作乱的右手,对着赤井的食指关节狠狠咬了一口。

赤井皱眉,没想清哪里又惹到身下的男人了,今日降谷失约,他怕他出事便心急来找他,一来就被他勾到床上做,还没来得及脱衣服。赤井将他翻过来上半身压在办公桌,看着降谷泛着潮红的身躯眼眸暗了一下,附身亲上他炙热的唇舌。

零被他的深吻吻得有些晕,还没清醒赤井便又开始顶弄,细碎的呻吟从零刚被亲肿的唇中溢出。赤井开始重重碾磨他的敏感点,像他早已做过无数遍的那样,零刺激的流出生理性眼泪,颤抖着被送上高潮。
赤井也被骤然收缩的肠道夹的射了出来,发出好听的低吟,随着茎身的抽出,有些烫的白浊从还在张合的穴口流出来。他用留下牙印的食指伸进去,轻笑着对降谷说

“这里还在咬呢,看来零还想要?”

还未从高潮的余韵中缓过来的零听到这种话清醒了不少,剜了他一眼挣扎着想要起身去清理。赤井按住他肩膀,在他的额头啄了一下
“先躺好,我去放水一起洗”。话罢起身走向了浴室。降谷零看着他的赤裸的背,不记得他什么时候将上衣脱了下来。

“真讨厌啊。”降谷想着。
浴室的水流声在这个寂静的夜里格外鲜明,他还未睡去便被赤井轻轻抱起,放到了水温适中的浴缸里。
下身被男人轻柔的触碰,赤井的手指伸入穴口转了转,将还未干涸的白浊勾了出来,也又一次勾起了降谷的欲望,零想努力在浴室的水雾中藏起自己微红的脸,耳边传来赤井的笑

感受到身下人的变化,赤井微微勾起嘴角,简单清洗一下后就抱他出了浴室,放在今晚幸免于被折腾到濡湿凌乱的床上,伸出双臂环住零。

“明天你还有很多事要做,别闹太晚了,早点睡”

零看了看天花板上映出的窗外的光影,夜晚的东京依旧明亮。他用被赤井掐出红紫色指痕的上臂遮住有些泛红的眼睛

“真是敬业啊赤井先生,对待工作一向细致认真, FBI给你下这个从日本公安嘴里套取情报的任务的报酬要多丰厚才能支付的起你这副精湛的演技”降谷开口道。

赤井张开了绿眸,思考着他这句没头没尾的话。

“真是的,你装出的温柔太过真实,我被你骗得,像个小丑一样吧”泪水顺着他的眼尾流出,打湿了白色的枕头

“装出的温柔?”赤井问

———

他们从前是有着一条人命隔在中间的对手,赤井对他心中有愧,每次安室针对他甚至与他交手时,他从未认真将他看做过敌人。
心意的改变约莫是那一次,带着醉意的安室敲开工藤优作的家门,冲矢昴开门后身子一晃,躲开了对面那人直接挥来的拳头

“来打一架吧,赤井”

“日本公安的优秀警察居然可以这样大意醉酒去对手的家敲门,不怕暴露吗”赤井很快钳住他手臂压在墙上。酒醉后的安室手臂早没了清醒时的力量,想反抗也无能为力。愤恨的看着对方睁开的绿眸,想起景光去世那夜的他,从高处俯视着,也是这样冰冷的绿眸,昏暗的废弃厂房给他的冷漠填了一笔阴影,似乎世间的一切生死好坏都与他无关。

恨意又浓了几分,他却不自觉的流出了泪水,赤井看到他的泪水愣了愣,松开钳制住他的手,他却不愿停战。安室只觉得浑身燥热,或许是他饮下的那杯酒度数太高,高到点燃了他积压的一切情绪,似乎只有将这个冷血的男人狠狠打一顿才能让那些游走的热意被驱散。
赤井在触碰到他手臂时就发现了他的身体异常滚烫,可对方的精气神完全不像是发烧。听着对方有些粗重的呼吸,他扯下旁边柜子上挂着的几条领带,似乎是工藤先生留下来的,捆住了安室的手臂双脚,和那双带着湿意的,烟灰蓝色的漂亮眼睛。

“这么漂亮的眼睛,真不舍得挡住啊”赤井笑着说

不顾安室嘴里未断过的咒骂,赤井走到桌上点了一根烟,静静的看着坐在地上的安室。房间的灯未开,月光从高处的天窗倾泄而下,落在对面这个金发男人的身上,男人并不瘦弱,180的身高,浑身的肌肉恰到好处,却在此时此刻显得有些惹人怜,像一块脆弱透明的似乎下一秒就要破碎的宝石,宝石泛着很淡的蓝,不规则的形状里嵌着散碎的金丝。赤井不知道有没有这样的宝石,如果有的话,一定与安室很相配。他想

秀一吐出烟雾,为他周身的月光蒙上一层会动的纱,他看向月光下的安室

“日本公安的警惕性这么弱吗,酒里被下了媚药都毫不察觉”安室听到后猛然抬头,才反应过来体内燥热的起源。

他善于伪装,也是被迫伪装,从小便学会在险恶的人心中行走,早已习惯孤身一人。在警校遇到了志同道合的朋友,本以为可以不用再独自面对残酷的生活,可天与愿违,他的朋友们接连离开,只留下了自己继续完成他们未了的心愿。

今夜在忍着不适与一个身份神秘的恶心男人在酒吧交谈,对方下流的眼神在安室透的身上游走,但这是他要完成的任务。安室与他谈笑风生,不经意扫到了吧台旁边独自饮酒的一个人,那个侧脸有些像赤井秀一,大抵也是个混血儿,不过身材差了些。他曾在打斗中碰过赤井的腰身,衣服下满是精壮的肌肉,不会像那人一样有些臃肿。

“安室先生在想什么,是这瓶威士忌不合你心意吗?”
对面的男人满脸褶子堆笑着为他送上一杯酒。安室回神后为自己方才想到赤井的腰身感到些许吃惊与脸红,想着尽快从对面的男人嘴里套出想要的东西,他把那杯酒接过来一饮而尽。味道熟悉,是他最近钟爱的黑麦威士忌,是因为这瓶酒才会让他想起赤井的吧

套出信息后他很快便从那个老男人处脱身想要回家,可是刚才那杯酒带来的醉意驱使他走向了不远处的米花町二丁目,工藤优作的宅邸

 

于是有了接下来发生的事,才反应过来的安室耳根有些红,他没想到那个恶心的老男人会给他下这种药。被赤井点破带来的羞耻感与体内的药物似乎发生了美妙的化学反应,他能感受到下腹绷紧的肌肉与酥软的身体,几缕难以抑制的喘息声传入了赤井的耳朵。

“需要帮忙吗,安室先生?”
赤井在烟灰缸里熄灭剩下一半的香烟,看着眼前的场景打趣道

“给我准备一些凉水,借你家——不,是工藤先生家的浴室一用,还有把我松开。”
安室透的声音有些弱,赤井松开领带后他挣扎着起身,却因腿部无力而打颤,手下意识搭上了眼前男人的肩膀

“如果是那种不交合就不会解的药呢,安室先生还打算找别人解决吗”赤井说道,手顺势环住了安室的腰

赤井没想到对方看起来结实的肌肉摸起来竟有些软,手感意外的好,忍不住多摩挲了两下

“啊哈…”透轻喘出声
降谷的身体已经被未满足的情欲占据的丝毫不剩,意识仍想拒绝,手臂却自觉的环住了赤井的脖颈,眼前比他高的男人浅笑出声,低头吻了下来。这个吻像是打开魔盒的潘多拉,把情欲的恶魔尽情的释放出来

“安室先生”赤井突然停下动作
“嗯…?”对方突然中断抚摸,安室透有些疑惑
“安室先生好贪婪啊,最起码也要给我些为你解药的报酬吧”
“你想…要什么”
“我想听你求我,求我给你”

透的脸更红了,可身子传来的急需赤井安抚的热又涌了上来
“求你……求你给我吧,赤井…先生”
赤井后悔了,他本来想要逗弄安室,现在却被这声音勾成了海上航行的水手,看着眼前声线动人的塞壬,也为这海妖的声音和容颜失了神

第二天醒来时降谷只觉得浑身酸痛,头像要炸了一样,看到陌生的房屋装修骤然清醒,可昨晚的记忆在他看到床边躺着的赤井秀一时瞬间如潮水般涌入他的脑海

零还未来得及消化完全这爆炸般的信息就看到赤井睁开了眼睛。他似乎早就醒了,弯唇对他说“昨晚真是愉快的一夜,降谷先生觉得呢”
降谷的羞赧令他瞬间炸毛,下意识地向赤井挥拳,他从容地用大掌接下,手从降谷零的拳头向下游走到了他的手臂,上面是他昨晚锁住他不断顶弄留下的指痕,是昨夜两个人纵情声色的罪证

降谷依旧浑身无力,愤恨地看着身上的男人,男人的绿眸里带了些好笑的探究意味,又低头吻住他。制服住了身下不断作乱的小猫,他起身舔了舔对方留在自己唇上的甜美津液
“还是昨夜的零更可爱一些,还会主动的迎合我。”

更多关于昨夜的旖旎画面涌了上来,画面中他主动去够赤井的唇,双腿圈住他的腰,不断的向男人挺送下身,环在对方脖颈处的双手抽出一只在赤井身上游走,暗暗感叹他的腰比隔着衣服摸起来的还要结实精壮……

降谷赶紧打断自己的回忆,挣扎开对方的手。赤井顺着他收力,好心地提醒他现在已是中午12点,大忙人降谷听闻马上起身寻找衣服——昨晚被赤井撕碎的那些,他愣住了,看向在旁边好整以暇的罪魁祸首。
赤井拿起在旁边椅子上事先放好的一套衣服递给他,“没穿过几次的,先穿着吧”赤井看着对方有些脸红的换好衣服,走路怪异的姿势与打颤的双腿让他皱了皱眉想把他留下休息,忍了忍还是只说了一句“真是辛苦呢,降谷先生”零没有理会他,离开了房间。

 

那夜过后,降谷零与赤井秀一继续着各自的生活轨迹,他没有把那套衣服送回去,理由是不想再见到赤井,虽然他倒是把衣服折好放在衣柜最显眼处,每日穿衣时总会看见。
赤井衣服上的香气像他的人一样喜欢侵占掠夺,把零的衣柜里里外外全染上了他的气息,降谷零近日时常因衣服上传来的熟悉气味走神,回想起那夜的疯狂

 

再次见到他是一个雨天的晚上,他从波洛咖啡厅下班准备回家,敏然从街过道一把撑开的伞下看到了冲矢昴装扮的赤井,隔着几十米的距离看向他,等身边没人的时候向零走来,不由分说的扯着他上了自己的车
降谷晕乎乎的跟他回了工藤优作的房子,关门后刚想询问便被他堵住嘴巴

“来做吧,降谷零。”他在亲吻的间隙说道

回到那日来过的地方,降谷仿佛又中了药一般,被那双绿瞳勾的主动攀附他的肩膀
这次不比初次,没有了酒精的干扰一切触感都格外真实。他感受到了赤井的呼吸扫过他的胸口并留下一串红缨和牙印,赤井一路向下,开始舔弄降谷零的茎身。
零记得那夜并没有这样做,低头看他,赤井对着彻底挺立的淡粉色茎身亲了亲,舌尖向下抵上了他的穴口。降谷零被刺激的弓起上半身,像一只猫,手按在赤井的肩上颤抖着,茎身射出了一股股的精液,大多落在了他自己的小腹,有几滴溅到了赤井的嘴角。
赤井舔了舔唇边的精液,看着身下人的脸上的媚态将手指送了进去,嫩肉争先恐后地吸着他的手,肠液疯狂分泌的穴口被他搅弄得一塌糊涂。

“已经这么湿了呢。”
降谷有些脸红,赤井让他坐下,扶着他的手去解自己的腰带,内裤被掀下的瞬间肉茎弹到了他的脸上,赤井按着他的头,用那张漂亮脸蛋摩擦着自己的茎身,前列腺液的腥味让降谷皱眉

“不喜欢舔就别强迫自己”
赤井把他抱起来放到床上,握着肉茎挤进安室的穴口,安室咬住赤井的肩膀感受着下身传来的令人着迷的快感,他能感受到赤井茎身上的每一根青筋,龟头处分明的沟壑,他又射了出来,精液打湿了他们的交合处

夹紧的穴肉刺激到了赤井,他开始大力抽插,空气中弥漫着暧昧的气息,水声和肉与肉撞击的啪啪声回荡在夜晚寂静的房间里
赤井想在最后关头拔出去,降谷感受到了他的动作勾紧了腿

“射…进来。”
这句话被顶的零碎,赤井停了一下开始更加用力的抽插,把滚烫的精液射进了降谷身体里,烫的他也登上了顶峰

 

从那之后他们似乎成为了炮友,白日就算遇到也不会过多交谈,只是不再打架。冲矢昴做出来的咖喱越来越多,多到需要给毛利他们送几份才吃的完,他们总在侦探事务所相遇,装作陌生人一样交谈。柯南对两个人奇怪的氛围感到不解,但觉得两人关系缓和也不是坏事。

每个没有旁人的夜晚他们都会抵死缠绵,从双方家里到一些街头巷尾的角落,从深夜阴暗破旧的废弃房屋到白日里侦探事务所和波洛咖啡厅的卫生间。
两个人放下所有恩怨与无可避免的使命,在肉与肉的贴合处为自己曾经的行为赎罪,又在身处云端般的高潮中颤抖着犯下新的罪行

 

“我最近在谈恋爱啦~”小梓开心的向波洛咖啡厅的大家宣布,大家都在为她开心庆祝,正在煮咖啡的安室看着她的笑容,不免想起了赤井
他抚摸着高领毛衣下藏起来的吻痕,那里有些微微的凸起,咖啡厅里人群嘈杂的聊天声在此刻被隐去

“想要,和他再进一步呢”

 

他们那天约好10点见面,但他八点半就去找赤井,想找一个最恰当的方式询问他的心意,却意外在墙后撞破他在车里和詹姆斯的谈话,

“这个任务进行的怎么样了”
“还好,那个人比较费事,铺垫了很久终于差不多了”
“那就尽快收网吧,近来辛苦你了,你早日脱身。FBI想了解的信息已经到手,再下去你可能会有危险”
“危险吗?还好吧,那个人一点察觉都没有呢,太大意了”
“不过我没想过,你居然会做这么大的牺牲”
“也没什么,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不是很正常吗”

赤井熄灭了烟头,放下车窗扔出去,不远处的降谷零赶紧躲在了墙后,双腿发软的滑下来,苦笑了一声,转身离开

赤井感觉似乎有声音,盯着门前的那堵墙看了一会,继续和詹姆斯的谈话
“与其让我尽早脱身,是否可以直接杀了他”
“他确实留着没用了,我向总部请示一下再决定吧。话说,为什么你想杀了他”
“惹到我的人了”他顿了顿,“他千不该万不该给我在意的人下药”
詹姆斯不知他说的是谁,也不想过分干涉他,“注意安全吧,已经很长时间没有日本公安的动向了,小心别让跟你有恩怨的那个人抓住”
“恩怨吗?”赤井笑了笑
确实是有恩怨,一个需要一辈子解决的恩怨

 

米花町离降谷的家并不远,但他很少独自走这条路——平时赤井会开车送他。在这段不该有的感情发生之前,他来附近蹲点的时候也会开着车。
天空突然下起了雨,稀稀落落的打在他背上,白色的衬衣被淋得近乎透明,他路过早已关门的波洛咖啡厅门口,明亮的玻璃窗上映出了此刻狼狈的自己。
他停了下来,借着玻璃的反射看自己的身后,街上的人早已因为暴雨而跑散,白日繁华的街道此刻空无一人,除了狼狈的他
他的双腿像灌了铅,站在那里迟迟不肯走,他仿佛能通过这扇玻璃窗看到那日的赤井。他好像真的看到赤井向他走来,不是那日的冲矢昴扮相,是戴着针织帽的赤井。
降谷将手贴上那扇玻璃窗,仿佛这样就可以触碰到那个横跨街道向他靠近的男人,镜中男人的身影越来越近,近到站在了他的身后

“动情了吗,安室先生?你可真是容易被床榻之间的鬼话骗到”赤井的声音在耳边回响
降谷零猛然回头,只看到依旧寂静的街道,他知道那是幻想,一个比赤井的甜言蜜语更贴近于现实的幻想

他回到家简单冲了热水澡,被水冲着环视四周。短短两个月,这个浴室就已经布满另一个人的生活痕迹,他们昨夜还在这间浴室里缠绵,赤井咬着他的耳朵逼他说一些放荡的求爱的话,他在高潮的呻吟中听到了赤井在说话,可惜水声搅乱了那些语句
他只能看到赤井射精时的样子,爱人高潮时的容颜总能取悦另一方
他们也是一对爱人吧。昨夜的降谷这么想

 

结束谈话后赤井等到了深夜11点,降谷却迟迟没有来找他,他开车去了降谷家里。看着门口脱下的鞋子,拿出降谷塞给他的备用钥匙,轻车熟路开了门
赤井看见降谷零缩在被子里,背对着他
“生病了吗,怎么没告诉我”
“没什么。”安室沉默一瞬。
“我们来做吧,秀一”

————

赤井好像突然明白了今夜闹脾气的降谷到底在想什么

“你刚才来过了?听到了我和詹姆斯的对话?”
降谷有些抑制不住的抽噎,手臂依然搭在眼睛上

“居然劳烦FBI的警员铺垫那么久来设计,我也是荣幸。赤井先生在纽约时去过好莱坞吗,演技竟然如此精湛,精湛的让我被你耍的团团转”

“这两个月来每次的性事都委屈你了啊,被迫要为了任务献身,你还真是不计手段”

“我以为那次只是意外,再之后我们不会有任何瓜葛。没想到你突然在那个雨夜接走我,原来是要完成FBI的新任务啊,是我痴心妄想了,把自己全部投入进去,最后落得了一个小丑的下场。”

赤井深吸一口气,把他的手臂掰开,看到了那双已经有些红肿的,紧闭着的眼睛
他在零的眼皮上亲了亲“所以你今天急不可耐的找我做是在想什么,分手炮?最后爽一次就把我踹走?要不要直接在枕头下藏把手枪完事就杀了我?”

他向枕头下摸去,真的摸到了一把手枪……
沉默了一瞬又开口

“你只听到了谈话的前半段吧”
“近来费事完成任务的对象不是你,是那个给你下药的男人,他和FBI最近调查的一个案子有重大关系,总部要求我顺便处理一下”
“看到他我就知道是那天你说的那个人,确实很恶心,想让他死的更痛苦一些,就多花了点心思”

降谷睁开了烟蓝色的眸子,有些愣的看着他

“自从那次你中了药来过后,我就没能忘掉你,我对你依旧有愧,也不知该怎么处理我们的关系”
“那天我路过波洛咖啡厅,看到你在里面美好的笑着,似乎痛苦的只有我,便等你下班强行把你拽了出来”
“当时我怕你因为我的强迫而有芥蒂,没想到你那么主动”
“后来去了你家,发现了衣柜里我的衣服被完好的放在那里,才知道原来不止我一人忘不掉那夜”

降谷的眼泪更多了,赤井把他的泪珠一颗一颗吻掉,吻到他哭不出来
他从床上坐起来,掀开了赤井身上的被子,看着胯间蛰伏着的肉茎,俯身舔了上去

赤井被突如其来的刺激爽的沉吟出声,看着降谷在他胯下卖力舔弄,第一次做这种事的他还很生疏,只是用舌尖轻轻的舔。降谷慢慢尝试着用嘴吞下前端,却只能进去一截,他吐出来,用舌尖吸吮分泌液体的马眼,手也开始摸上赤井的阴囊

看着身下的降谷在按照赤井曾做过的那样对自己,那张嘴艰难的吞下半截肉茎。赤井又硬了几分,涨大的肉茎将他的嘴塞满,降谷抬头看他,透亮的蓝色的眸子被有些泛红的眼周包裹着,在黑夜中与赤井对视。

赤井想起了那一夜,月光的照耀下的那一夜,他拿着领带靠近降谷眼睛时,看向他的也是这双动人的蓝眼眸
思绪在脑中作乱,赤井想他可能是疯了,他双手抚上降谷后脑勺柔软的金发,按着他的脑袋向自己压下,降谷被堵的无法出声轻轻咬了一下他的肉茎,赤井低吟出声射在了他的舌根
他看向降谷,他正在努力的咽下赤井的精液,赤井迅速抽出两张纸让他吐出来,降谷却早他一步将那些白浊尽数吞下。

赤井眼神颤了颤,低头吻住他,吻的比以往都要深。他的舌头在零的嘴里逐一舔过,想尽可能的多感受两人体液混合的气息
直到身下的人有些喘不过气,赤井放开他,额头贴上他的额头,两人还在为刚才的深吻而喘息

“你昨夜射精时说了什么?”
“…我爱你”赤井对着他说
降谷被他的呼吸烫了一下,“嗯。”
赤井挑眉,似乎有些不太满意
“就一个嗯?”
“是啊,本来想着做完就把你踹下床的,现在只是嗯一下,你有什么不满意的”
“这样啊”赤井失笑
“有想过开枪杀我吗”
“想过,可是没舍得”
赤井看了几息他的眼睛,红肿没那么明显了,眼眸比往常更亮一些

“零。”他开口
以后我会陪在你身边的,一直陪着。有什么事都可以跟我说,我永远在你身后”
“你不再是孤身一人了”

看着降谷刚消肿的眼眶又要哭起来,他赶紧把人搂在怀里亲了亲。
“快睡吧,我们大忙人安室先生明天还有很多事不是吗,不像我这个闲人,每天只需要多煮几份咖喱送过去。”
降谷在他怀里笑了笑,闭眼睡去

 

“我最开始是恨着他的,这份恨意什么时候变质了呢”降谷想着
是那一夜吗?不,似乎比那更早……

他记起他们在摩天轮上打架,他环着赤井的腰在地上滚动,便是从那时,对他精壮的腰身留下了印象。
柯南过来说居民有难,他下意识看向赤井,对方微微点头,他便默契地决定和他一起先救市民

似乎动心的时刻比那还要早呢……

 

降谷做了一个梦,梦里的他还处于儿童时期,他回到了艾莲娜的诊所
“我要到很远的地方,所以再也不能为你治伤了呢”
降谷走出了诊室,还在为这个消息感到伤心,低头擦着眼泪走路,撞上了一个高大的男人
他抬头,对上男子妖异的绿色眼睛,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对方俯身抱住他
男人抚着他头发的手异常温柔,抱着他的手却有些用力,就像怕他丢了一样
“零……”他开口
孩童时期的降谷零,被这个知道他名字的叔叔吓了一跳“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我叫赤井秀一,你要和我做朋友吗”男人笑着说

 

赤井从刚才那个荒诞的梦中醒来,看了看怀里安睡的零,零的睡颜似乎有些疑惑,不知道做了什么梦
“要是能早点遇见你就好了”他低声呢喃
“但至少我们已经相识相爱,也不算遗憾”
赤井亲了亲他的额头,便抱着他的爱人一起继续回到甜蜜的梦乡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