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奔跑、环绕、永不回头

Chapter Text

如果世界上真的有人不适合自己当前的工作,那么在这之前总是会出现种种预兆。就比如内斯塔今天早上打算开车去训练场的时候,发现家门口修路,而自己并没有接到任何通知。当时摆在他面前的只有两种选择,要么多花半个小时绕远路,要么就步行去地铁站,坐地铁上班。
最近球队状态成迷,高层已经看他有些不顺眼了,再上班迟到,就有些说不过去。于是在这大热天里,他选择把车停回车库,坐地铁前往训练场。
“教练先生,今天怎么没有开你的豪车?”刚出地铁站,内斯塔就遇到了队里的年轻球员,这群孩子也是坐地铁来训练场。
“出了点小状况,车开不出来。”
内斯塔很想无视这群毛头小子的窃笑,他并不是一个脾气很好的人,知道自己如果生气的话就没完没了,于是决定先饶过他们。
三个多月前他从上任主教练手里接过了球队,作为一名年轻经验尚且不足的菜鸟教练,内斯塔刚一开始觉得自己需要抱着虚心的态度,跟球员打成一片,不能摆架子。
可刚刚带队不到半个月,内斯塔就认清了现实,这不是豪门,不是顶级联赛的球队,而是一个命悬一线的第三级别联赛的保级队,这里的球员并不具备优秀的,甚至一些基本的素质。
上任主教练下课的原因,就是因为他把球队从第二级别联赛中游带得降级到第三级别联赛,甚至在第三级别也没能顺利,开局连场不胜彻底结束了他在球队的执教生涯。俱乐部财政面临危机,没有财力去引进更有经验更有能力的教练,干脆赌了一把,请来了刚满三十三岁、没有任何职业俱乐部指教经验的内斯塔。
为了弥补财政上的空缺,俱乐部不得不出售了队内的两名实力相对较强的球员,并引进了几名新援,但磨合效果不佳,球员们迟迟没能打出该有的配合。
另一方面,俱乐部也在不停地给内斯塔施压,说如果球队再降级,就会失去百分之八十的赞助商,俱乐部直接面临着解散的危机。
目前球队里的球员要么是没踢出来的年轻球员,因为已经经历过了一番淘汰,斗志不强;要么是年龄较大的老油子,想要少出力多赚钱。内斯塔认为,自己无论如何,都要让球员先对自己信服。
他决定先抓一个典型,那就是目前队里能力最强、潜力最大、贡献进球最多的,也是性格最张扬的瑞典前锋兹拉坦·伊布拉希莫维奇。
内斯塔换好了衣服,准备前去训练场,临走时还瞄了一眼在健身房单独训练的年轻前锋,19岁的瑞典人身高超过了190,但却瘦、纤细,他正在跟健身房的器械过意不去,并没有理会主教练的眼神。
谁都能看出来,年轻人正在赌气。
单独训练并不是因为他受伤或是别的原因,而是他上一场比赛中的表现。年轻气盛的男孩拼命想要向别人证明自己有能力扛起这支球队走,虽然在开场十五分钟就打入了一粒进球,却在之后的比赛过程中多次没能把球传给位置更好的队友而错失绝佳得分机会,让球队在最后分钟险些被扳平,惊险地拿走了三分。
然而,如果单单是这样的话,还不足以让内斯塔拿他开刀。赛后,有些年龄较长的队友在更衣室毫不避讳地指责伊布,而伊布则直接回击,与队友争吵起来,还险些动手。
内斯塔想让他明白,并不是有能力就能在球队里为所欲为,他还年轻,有天赋,如果不能及时纠正性格上的问题,在未来很容易走进死胡同。
看上去内斯塔也是一片苦心,真正让内斯塔下定决心给予伊布“惩罚”的根源,还是因为他发自内心讨厌这种目中无人、不与队友配合的球员,他希望能把伊布纠正过来,不然和这样的球员共事对他来说是一种折磨。
内斯塔先是让伊布单独训练,准备看他的表现再决定这周末要不要他出场。但助教和俱乐部的高层都劝他适可而止,毕竟球队上下都在仰仗伊布。
“我希望你们支持我的决定,这是为了球队和球员的长期发展做出的考量。”
也许是有人透露了一些消息给伊布,当他知道了自己有可能不会出现在周末球队的大名单上,年轻人直接站在了主教练的办公室门口。
今天的内斯塔依旧没能开车过来,但他吸取了前一天的教训,提前半个小时步行到了地铁站,因此今天准时抵达训练基地。
原本内斯塔决定,伊布不作出反省,自己就不会主动和他交流,但想到对方毕竟是个19岁的年轻人,并且远道而来,语言问题还没能完全解决,要想让他完全自己占据话语的主动还是有些苛刻,于是内斯塔只能放下成见对他点拨一下。
“你来找我,是有什么想要说的吗?”
“听说您这周不打算带我去客场比赛。”高个子的男孩声音有些含混,或许是缺乏底气,又或许是没弄明白语序怕说错。
“我还没有决定最终的大名单,”内斯塔走进了办公室,却并没有回头看伊布有没有跟进来,“但我也有问题要问你。”
“什么问题?”伊布瞪大了眼睛,似乎有些意外。
“如果我不把你放在大名单里,你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吗?”
男孩低头看着自己的鞋面,脸颊鼓起,像只海豹,看上去非常不情愿。
“您必须得带上我。”
“出于什么样的理由?”
“没有理由,我必须要去到那里,去站在球场上比赛。”
这没头没脑的坚持有些惹恼了内斯塔,他原本是希望伊布能认清自己的错误并道歉,这样他还有余地带他去比赛,但现在他不但没有认错的样子,来找自己谈话颇有一种威胁的意思。
“我究竟有什么理由让一个不给队友传球还总是在更衣室里找队友麻烦的球员出现在我的队伍里,我才来不到四个月,就已经很多次看到你和队友发生争执了,他们和你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
听到这里,伊布似乎有话要说,但又咽了回去,这个快速地瞬间并没有被内斯塔察觉,而是继续着自己的宣言。
“你听着,我知道你很有天赋,也很有潜力,你想去更高级别的联赛,想去豪门,想拿大合同,但是这不是你无视纪律无视团队的理由,我见过太多像你这样的年轻人,无论是在球员时期还是在其他球队当助教时,但我告诉你,这些球员最后几乎都没有踢出名堂来。”
内斯塔终于没能忍住把话说重了些,但也是他的心里话。他已经做好准备接受伊布的回应,反驳他也好,指着他鼻子骂也好,或者冲着他鼻子来一拳,又或者一声不吭摔门而出,他都能接受并且想好了如何应对。
但意外的,伊布看起来并没有那么生气,但也不代表他没有愤怒,他的眼神里满溢出来的,分明是失望和难以置信。
“原来您也是这么想的。”男孩咬了咬自己的下唇,看上去颇有些不甘心。
什么叫“也是”?内斯塔没听明白,意思是之前也有人这么和他说吗?还是因为什么?
不过伊布好像并没有打算对自己的话做出解释,他打算离开了。
“教练先生,如果您认为我在球队里和别人频繁发生争执影响了您的工作,我会为此道歉,但我不会向您保证之后不会再犯。”
“那这样的道歉我认为是没有诚意的。”
男孩摇了摇头,长叹一口气,这让刚刚平静下来的内斯塔又有些上头,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你要是另有隐情,大可以说出来,没必要一直跟我打哑谜,我刚刚认识你们没多久,不可能做到每个人的背景都了解。”
“既然这样就算了,您这周怎样指定大名单请自便,就当我今天什么都没有说好了。”
说完,男孩转身就想离开,却被内斯塔拽了回来。内斯塔心想这年轻人真是荒谬至极,来说了一大堆强硬的话,最后却让自己当他什么都没说过?
此时的伊布看上去并没有比赛时那样凶狠,甚至还有一丝不易被察觉到的落寞。内斯塔看着这张稚嫩的脸突然犯了难,虽然他想帮这个男孩改正坏毛病,但现在的孩子心思复杂,要是被这件事影响了的状态,从此一蹶不振,那么内斯塔还是会有负罪感的。
于是,这位年轻的主教练松开了自己的手,决定放他一马,让他自己纠结去,没准想着想着就开窍了。
“算了,你先回去吧,”内斯塔低下头朝他摆了摆手,“但你今天还是要单独训练。”
本来以为这件事情已经告一段落,内斯塔决定先把注意力都放在周末的比赛上,他们要前往客场,而对手本身就是根难啃的骨头,要想拿分并不容易。
离开训练场时,一位年长的工作人员向内斯塔挥手打招呼。
“教练先生辛苦了。”
内斯塔认得他,是一位装备管理员,已经在俱乐部工作了将近二十年。
“您也辛苦了。”
“听说您最近在惩治兹拉坦?”
内斯塔觉得“惩治”这个词听起来很奇怪,就连忙纠正。
“我只是在整肃队内的风纪,并不是针对他一个人。”
“那就好那就好,”满头银发的长者露出了和蔼的笑容,“这样我就和他父亲有得交待了。”
“您认识他的父亲?”
“是啊,他父亲看上去对他严厉,但实际上还是很关心他的,每隔一段时间都要问我我这孩子的状况。只是最近.....”
“最近如何?”
他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眼神里满是慈怜。
“虽说是最近,但也说来话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