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蝙超/BS】夺爱

Chapter Text

  第二章

  他刚迈出一步,便却听到数声枪响,然后就是尖锐的喊叫声——有恐怖分子盗用他人身份混进宴会了。

  规模不大,装备普通,不成气候。Bruce扫了一眼这些举枪的恐怖分子,飞快地得出了结论。他可以非常轻易地解决这场闹剧。

  只是,他现在是站在辉煌灯光下的哥谭王子,不学无术的Bruce,而不是蝙蝠侠。

  Bruce竭力装出一种害怕恐惧的模样,他试图借此拖延时间:“如果你们想要钱的话……”

  “闭嘴,哥谭阔佬!”恐怖分子猛地扯开外套,露出了紧贴在他身上的炸弹,又引起一阵惊呼。“我今天就要和你们这些上等人同归于尽!”

  “嘿,嘿,别这样……”Bruce举起双手,一副惊慌模样,渐渐往窗户的方向退去,他心底估算着和窗户的距离,打算一会装作不小心滑倒,抱着恐怖分子跌下楼去,这个楼层的高度,足以让炸弹在空中爆炸,他记得下面几层楼是没人的。

  正当他与窗户的距离足够近的时候,只听见一声脆响,玻璃应声而碎,从窗外荡进个人来,那人穿着带兜帽的外套,没拉上拉链的黑色外套在荡进室内的瞬间被气流吹起,仿佛是在空中展开翅膀的蝙蝠,又在落地的一瞬间收起。那人借着荡进的力,直接将恐怖分子踹倒,将枪踢得远远的,毫不留情地踩住恐怖分子准备燃爆炸弹的手,迅速割开绑在炸弹上的绳子,将炸弹往远处一抛。

  随着炸弹绳子被割开,炸弹的倒计时立刻开始,他们不过还有三秒钟的时间!

  一抹鲜红在他视野中闪动,快得几乎捕捉不到,然后便听见爆炸声从遥远的天空里传来

  “是超人!”有人惊呼着,打破了沉默。“是超人接下了炸弹,然后带着炸弹飞到了空中!”

  此起彼伏的赞美声在屋内响起,Bruce没有动,他紧盯着破碎的窗户,直到那人从窗外飞入——Clark以超人的姿态出现时,和小记者的形象是完全不同的,不只是脱去了那宽大的西服和可笑的黑框眼镜,连呆呆的气质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怜悯和慈悲,以及疏离的温柔。

  他的红披风飘在空中,随风翻动着,像是一抹捉不到天边红霞。他的足尖点着地,然后轻轻落地。他的语气沉稳而失温柔,他说:“B,你还好吗?”

  Bruce想点头,却发现超人早已转过头去,扫描着穿着兜帽外套那人的身体,比起一句不咸不淡的询问,直接扫描却是更有效的关心。

  更何况,那声“B”的称谓过于模糊,不知道在代指谁。

  Clark扫描了一番,确认Bruce Wayne除了碎玻璃造成的轻微皮外伤,没有其他伤口,才松了一口气。今天他们来参见宴会,Clark的制服穿在西服里面,而Bruce Wayne的蝙蝠战甲却无法带来,他只带了抓钩枪,方才激战之时,他不知道从哪儿拿了个外套穿上,用兜帽遮掩面容——此时,他穿着少年人的外套,宽大兜帽盖着上半张脸,却还是因为身高的原因,微微仰着头跟Clark讲话,而他的唇边还残留着一抹奶油,是刚才Clark喂他吃樱桃时蹭上去的,倒显得有点孩子气了。

  Clark盯着那抹奶油,心里有点软乎乎的。他去过氪星,找不到任何一个同族,更不要说兄弟姐妹,而Martha也只养育了他一个孩子——他内心是渴望一个同龄兄弟的,而随着与Bruce Wayne的接触,他在心底逐渐将他视为弟弟。

  “欠我一次,超人。”带点沙哑的声线将这句话说得分外暧昧,引人遐思,Bruce Wayne却没有过多解释,撂下一句“你们慢慢谈”就径直离开了。

  而在Bruce Wayne背对着Clark离开时,Bruce却看见了他的口型——“前男友”,以及唇边那抹胜券在握的笑意。

  Bruce不得不承认,他有了危机感。那人和超人的一番默契配合,他们之间的亲密行为,Clark对他的宠溺纵容,以及那句暧昧不清的“欠我一次”……

  欠我一次,欠什么,一场性爱吗?

  Bruce还维持着云淡风轻的模样,却已经暗中咬紧了牙,他身体绷紧,目光深沉。

  Clark对上那深沉目光时,不由惊讶,微微睁大了双眼,湛蓝双眸在灯光映衬下折射出细碎光芒,仿佛是在阳光下闪耀的蓝宝石。

  此时,周围人都已离开,只余他们二人。清凉夜风自他们之间吹过。

  Bruce没有动,他不想失去主动权,他在等,等Clark主动开口,五年的思念此刻从心底翻滚上来,他无法再抑制这种思念了,他想拥抱、亲吻、占有他的恋人。

  向我坦诚,主动告诉我超人和Clark是一个人,向我解释你离开五年的原因,然后我就拥抱你。Bruce在心底想。让计划和教训闪一边,我是真的想念你。

  ——只要你向我坦诚。

  “抱歉,请问我可以带走一块樱桃蛋糕吗?”

  “什么?”Bruce愣了一下,似乎有点难以理解Clark的话。

  “樱桃蛋糕,太晚了,我没地方去买,我想带一块回家。”Clark耐心地重复了一遍,温柔地笑了,刚刚他喂Bruce Wayne吃蛋糕时,正好恐怖分子出现,蛋糕扣了一地,甚至将奶油蹭到了Bruce Wayne唇边,他说的“欠我一次”,便是欠一次樱桃蛋糕,而Bruce Wayne因为他被卷入这个世界,失去了原来的优渥生活,和他挤在狭小的房屋内,他总是想补偿Bruce Wayne一些,比如,一块樱桃蛋糕。

  “哦?”Bruce似乎想通了什么,摆出那副花花公子的模样,轻佻地笑了笑,语气里有点刻薄:“大都会无所不能的超人也会主动向人讨要一块蛋糕,替别人要的?”

  Clark诚实地点了点头。

  ——好极了,五年不见,开口第一句话,就是为新情人跟我讨蛋糕!

  Bruce冷笑两声,一腔爱意和柔情消失得无影无踪,他仿佛是被冷水浇了的猫那样,狼狈又愤怒:“拿去!”

  这下Clark也发现Bruce的情绪异常了,他抿了抿唇,小声说:“Clark让我转告你,他有事想跟你谈谈。”

  他早就知道蝙蝠侠的真实身份,毕竟他的面罩不像另一个世界的Wayne的面罩一样含铅。他想向Bruce坦白身份,但不是现在,总得等他们关系缓和一些,感情再度恢复时……

  “谈谈?”Bruce拿起酒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然后用力地将酒杯拍在桌上,发出一声脆响:“没什么好谈的!”

  “我们五年前就分手了!”

  -

  Bruce Wayne懒洋洋伸出手,任由Clark帮他挑出手掌里的玻璃碎渣,然后进行包扎。他还穿着那孩子气的外套,却没有戴兜帽,哥特式的妆容也在Clark的催促下擦干净了,有点过长的发丝自然垂下,遮住那双湿润眼眸,倒显得有些委屈。

  Bruce Wayne瞧着Clark专注给他擦药的模样,感到分外满足,他喜欢Clark专注的模样,尤其专注的对象是他自己,仿佛天地间,那双湛蓝眼眸里只容得下他一个人。

  神爱世人,平等地爱每一个人。可若是每个人得到的爱都是一样的,神毫不偏爱,那么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是不是可以说,神不爱任何一个人?

  Clark的动作细致小心,而Bruce Wayne知道,他的心思并不全在那儿,从宴会上回来之后,Clark就好像将心落在那儿了一样。于是他倒吸了口气,唤回了Clark的注意。

  “我弄疼你了?”Clark有些担忧地问。

  “还好,但想吃甜的。”Bruce Wayne刚说完,沾满奶油的樱桃就被递到他嘴边,他就借着手受伤的由头,让Clark喂他吃了小半块蛋糕,Clark甚至体贴到伸手去接他吐出的樱桃籽,Bruce Wayne低头吐籽的动作,倒是像在吻Clark的手心。

  等Clark离开房间,Bruce Wayne一改方才的委屈模样,他仿佛是个餍足的大猫,像猫那样舒展身体,伸手将贴在蛋糕盘子底下的微型监控摄像头扯下来,唇角一挑,露出个笑容,低头吻了吻自己的掌心,就像方才他用嘴唇蹭Clark掌心那样,然后也不管摄像头那边的Bruce是什么想法,干脆利落地将摄像头捏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