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TSN】Study

Work Text:

学习对于Mark来说一向不算是一件难事,复杂的代码在他眼里再简单不过。他做很多事情都游刃有余,比如创建出Facebook,再比如从律师那里学会一些不伤害别人的技巧。不过这些东西放在“爱”的面前都不值一提,Mark很难学会怎么坦然地表达自己的爱意,又该如何接受别人铺天盖地的感情,抿起的嘴唇压抑了他所有的想法,他的爱、他的恨、他的不舍与决绝。
Mark第一次迟缓地意识到他对Eduardo怀揣着不属于普通朋友的感情,是在加利福尼亚的那栋别墅里,他站在原地迫不及待地想向Eduardo解释他的最新情况,结果就是Eduardo对他的那些东西并不感兴趣。Sean和Eduardo之间的对话断断续续地钻进他的耳朵里,投资和接下来的安排Mark都不愿再思考,他看着Wardo发梢上的雨水顺着额头滑落,跌进凹陷的眼窝,被抛弃的愤恨似一团火把Eduardo眼里原本的感情烧了个精光。
心脏缺失了一块,Mark完整的灵魂被丢进绞肉机里切割成了无数碎片。那些他引以为傲的东西突然都说不出口了,他站在原地下意识地想抓起袖子冗长的部分攥在掌心,以此来索取一点点心理上的慰藉。他缩回了那个能让他感到安全的壳,那些绝口不提的爱又成为他一个人秘而不宣的事情。
他小心翼翼地回应着Eduardo过于热烈的感情,他承认他把Eduardo写在发行人那一栏上时高兴得要命,他觉得这是他能给Eduardo最好的一份礼物,他认为这就是他最好的回应。Mark本来认为自己是“行动上的巨人,语言上的矮子”,不过在质证结束后他觉得自己连“行动上的巨人”都算不上。他真正地给过Eduardo什么?除了一个空荡荡的CFO头衔,以及最后被稀释掉的股份,他还给过Eduardo什么?
自我谴责或许能让某些外放的情绪得到缓解,Mark还坐在办公室里,距离下班时间已经过去了三个小时零五分钟,大楼里的最后一盏灯也被他亲手熄灭,他坐在黑暗里,仍开着的电脑散发出幽幽的光。他没有亟待解决的公务,也没有需要签下的合同,窗外的雨舔舐所有它可以接触到的灯光,“噼噼啪啪”的雨声听得Mark心烦意乱。
某种沉重的感情压在了他的心上,他还能够正常呼吸,他还可以延续他的生命。不能呼吸和心跳停止一样都是他的错觉,他想借此来掩盖黑夜里的沉寂,还有无法言喻的伤痛。藏在心底未曾表达的爱意成为负担,越是不想回忆起的东西,往往越会在悄无声息的夜晚出现。孤独满眼在空气里,缠绕在他的周身,顺着他的气管占领他的肺部,他绝望地呼出一口气,却惊动不起任何波澜。
眼泪没有办法解决什么问题,Mark深谙这一点。他想起Eduardo泛红的眼眶,他曾猜想当时Eduardo的转身是不是为了不让他看见他的脆弱。当年他没有走过去赠予Eduardo一个拥抱,现在也不会有人看穿他的脆弱,明白他的孤独。他被黑夜和雨点吞噬,他的生命静止在每一个下雨的夜晚,他无数次想寻求一个完美的最优解,被写在草稿纸上的是他的孤独、是他的疑惑与苦闷、是他知道他和Eduardo再也不可能回到过去、是他明白这是他们仅剩的唯一牵连。
学习是一段痛苦的经历,他明白了曾经一知半解的东西,也在身上留下了无法卸去的伤痛。他做不到公正地评判他与Eduardo谁对谁错,他们只是站在了不同的出发点,选择了不同的事物,也就注定要面对相岔的道路。
如果问Mark知道结局会是这样,他还会不会当初选择Eduardo,回答当然是肯定的。人往往不会纵容着自己重蹈覆辙,可Mark割舍不掉H33寝室玻璃窗上写下的公式,也放不下加勒比海之夜的那顶滑稽草帽,他贪恋Eduardo揽住他肩膀时的温暖,他怀念那双棕色眼睛里绚烂多彩的爱意。
电脑上的界面停留在Eduardo的Facebook主页,曾经无数个夜晚Mark也都这样看过,他知道Wardo不怎么会更新这些东西,可这是除了新闻之外他了解Eduardo的唯一途径。他学会了怎样去爱,却注定要面对一个惨淡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