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温周】家属节

Work Text:

温客行和周子舒吵架了。

准确地说,是温客行单方面地和周子舒吵架了。

温客行摔门而去的时候,被训了一通的周子舒还没反应过来,怎么从前温良贤惠的小媳妇敢蹬鼻子上脸了。

揉了揉太阳穴,屋里剩下的那个人开始按部就班地套上某人今早刚熨好的警服,戴上手表时破天荒地骂了一句脏话,接着抓起钥匙就往外冲。

赶到单位连着开完四五个安全警示会都已经十二点半了,周子舒拿起笔记本回到办公室看着空落落的桌面才意识到今天没带爱心午餐。

噢,甚至忘了吃早餐。

哦,那个幼稚鬼今天可能连晚饭都不回来做。

摔门出去前他怎么说来着?周子舒,好,很好,你敢这么加班,那就来比比看!

没见过这么放狠话的。

周子舒头一遭觉得熬夜令人头痛欲裂。

结婚前明明自己一个人也能生活得很好,就算前一晚通宵办案盯梢第二天依旧精神抖擞思路清晰,手拿警棍脚踹嫌疑犯。

怎么多了一个人反倒生活不能自理了。

成岭推门进来偷师傅屋里的咖啡的时候,只见办公室的主人一手揉着太阳穴一手摁着肚子。

“师傅……今天中午师娘又做的什么好吃的?”成岭尴尬地没话找话,问完又觉得哪里不对劲,屋子里哪里有一点点香味儿。

周子舒的脸色乌漆嘛黑,就这么盯着刚进门的小徒弟,一言不发。

成岭只觉得如芒在背,瞬间脑子里灵光闪过,“是师娘准备亲自送过来吗?今天正好是家属节,昨天晋大队长还说下午要来亲自慰问,呸,假惺惺的样子真是讨厌……师娘是不是混过黑社会,能不能让师娘来带着警嫂们抗议,不写那么多报告文书不开那么多会行不行?”

……

周子舒觉得自己快被饿得气得出幻觉了,眼前竟然真的出现温客行头绑红色发带肩扛红色大旗带着一群大姐阿姨们在警队门口拉条幅喊口号的场景。

突然还觉得有那么点滑稽好笑。

呸,怎么还想着这个幼稚鬼。

周子舒脸上的表情变幻不定,成岭在一旁看得心惊肉跳。

最后,周子舒黑着脸说,忘带了,你中午吃什么,我也点一份。

乖徒儿成岭立马把自己的那份孝敬给了师傅,苦着脸又点了一份。

一粒一粒地数着米粒儿的时候,周子舒猛然想起好像还没来得及给温客行说家属节的事儿,放下筷子拿起手机掐着电源键,屏幕亮亮暗暗。手机上一张温客行大脸表情龇牙咧嘴,是他在耳边说着不三不四的话被自己掐得疼了嗷嗷叫……天知道拍婚纱照时摄影师有什么大病抓拍的偏偏是这张,更离谱的是温客行还抢了手机偏要把它设置成了屏保。

“阿絮,你猜我拍婚纱照的时候都在想什么?”

“……我管你想什么。”

“阿絮好没情趣,我想的都是和我心上人洞房花烛共赴巫山陶然忘忧……”

“诶阿絮痛痛痛谋杀亲夫嗷……”

结果蜜月度了没两天就被晋大队长叫回来办案,温客行想带他去的罗马巴黎一个都没去成,周子舒连着加了一个月的班没日没夜。

猛然又想起早上温客行摔门而去的场景,周子舒恨恨地把手机放下。

 

下午五六点的警队热闹得很,来的不是报案的人而是成群结队叽叽喳喳的家属们。

办公室里的人都翘首以盼,就等门口出现熟悉的脸。

晋大队长进来的时候,还以为自己深得民心,笑得脸上褶子深又深。

大家敷衍地鼓着掌,眼光却还不住地往外头瞟。

幼稚。

周子舒面无表情,噼里啪啦地敲着键盘,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的电脑屏幕,心里冷笑。

一群大男人比幼儿园里头的三岁小朋友还幼稚。

是回家的路不会自己走,还是警队的工作家里人能做,个个下了班不赶紧离开还被领导骗在这里配合演出。

又傻又吵。

五大三粗的老高,看见媳妇儿女儿带着果篮走进来,一起身把旁边的文件架子碰得撒了一地,一边道歉一边跨过文件就冲了出去,差点又撞到大厅里放烧水壶的“五壶碑”。

死脑筋守规矩的沈慎,今天居然喷了香水,味道冲得周子舒鼻子痒痒。女朋友进来的时候,沈哥慎哥地叫,听得周子舒眉头皱成一团。

最可气的是,平时吊儿郎当老不正经的叶白衣,居然神不知鬼不觉有了个男友,气质温和站在人群里和阿姨姑娘们说着话颇受欢迎,叶白衣居然挑衅地朝周子舒挤眉弄眼。

晋大队长颇为满意地看着一片和睦景象,亲民地在人群里点头微笑。

成岭在人群里挤来挤去换着角度给领导拍照。

周子舒目不斜视地继续敲着键盘。

直到成岭着急忙慌地冲进来,周子舒没来由地心口一跳,手下摁错一个键。

“师傅,师傅……可不可以帮我拍张照?”

周子舒镇定地抬起眼,只见成岭红着脸,身后不远处一个小姑娘也望向他,腼腆地笑。

……从来不知道警队原来有这么多家属。

周子舒点了点头,站起身抬腿往外走去。成岭一把把相机塞给师傅,然后走过去拉起女孩的手突然单膝跪下,人群瞬间安静下来,随后响起一片热烈又亲切的掌声。

……

周子舒只觉得成岭这小徒弟在白赚一笔骗自己当求婚摄影师。

俗气,好俗气。

上一次这么做的,还是那个幼稚鬼,去年这个时候也是这样众目睽睽单膝跪地问自己能不能跟他一起晒太阳晒一辈子。

周子舒真觉得自己是昏了头才会傻了吧唧地点头说我愿意,不过记得打伞。

走神的时候,晋大队长竟然出现在周子舒身边,亲和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周子舒一扭头,就看见晋大队长笑得难看的大脸,“子舒啊,你家属呢?”

周子舒黑了脸,“来不了,加班。”

“果然绝配啊,都爱加班。”晋大队长笑眯眯地说。

周子舒脸色更难看了,顿时觉得让老温重操旧业揍领导一顿也不是不可以。

晋大队长见周子舒不说话,继续高谈阔论,什么年轻人加班很好,很有干劲,家里省电省水,夫夫久别胜新婚,肯定情感越来越好……简直不堪入耳。

周子舒气得脑袋嗡嗡响,还是成岭见情况不对一把拉走了师傅到一旁去。周子舒把相机往成岭手里一塞,转身大步地朝办公室走去。

“周子舒小朋友,周子舒小朋友。”

刚走出去没两步的人脚下一顿。

“你的家人给你带了两罐旺仔牛奶……”

周子舒转身,只见来人穿着一身墨绿色风衣,两手果然各拿着一罐,笑得好不正经。

“来接你一起回家。”

周子舒依旧凶着脸,直直地盯着温客行看,温客行就这么任由他盯,笑得温柔。

“阿絮……回家嘛。”

周子舒一动不动,眼眶渐渐泛红。

温客行大步向前,不由分说把一罐牛奶塞进周子舒的手里,空出一只手去牵周子舒的手,还肉麻地掰开周子舒的手指,偏要十指相扣。

“幼稚。”

周子舒看着温客行,轻声地说。

“阿絮说我幼稚就幼稚,我就是幼稚鬼,缠着你。”

“幼稚死了,带旺仔牛奶做什么。”

“别的小朋友都有,我们阿絮怎么可以没有。”

眼前人笑得说得都好生无赖不正经极了,可周子舒却丝毫生不起气,只是红了眼眶手上使劲儿。

“诶媳妇儿疼疼疼你别这么使劲儿夹我啊……”

“……温客行!”

“好好好,阿絮咱们回家再夹行不行……”

“……”

“周子舒小朋友不可以加班,快跟我回家。”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