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深入探讨不按时抚慰孕期omega对和谐生活的多方面影响

Work Text:

被温暖柔和的水流唤醒,他从黑沉香甜的短暂梦境中醒来。

 

睁着水蒙蒙的琥珀色眼睛迷茫着张望了一遍四周,他才发觉自己正待在浴室里,而正站在他身边垂着眼睛神色温柔给他清理的人,是撒贝宁。

撒贝宁正一只手挽着他的腰,另一只手则安安分分地待在他的穴口处,只要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按开,白浊的液体便会乖乖地顺着白皙的大腿根蜿蜒着慢慢往下淌。

他不知道距离之前的那次贪欢已过了多久,明明只是不久之前才发生过的事,但只要一回想,便有一股小小的,若有若无的火焰在他的小腹处燃烧。就像一片鹅毛轻轻抚过他的心尖,直教人心痒又难以自持。

 

 

“醒了?”

耳边传来轻微的响动,何炅一转头,撒贝宁抬眼看着他,语气柔和:

“浴缸里正在放热水,再等会儿就能进去.....实在站不住了就告诉我,我抱着你。”

 

“嗯......”

他有些心不在焉地回答。

 

撒贝宁的手指已经进的很深,alpha并不知道自己清理的同时指尖会无意间掠过那些敏感的凸起,那会在不经意间带给omega一个激灵,轻飘飘的快感像电流一样在他的脊髓里乱窜。

 

好在哗啦啦的水声足够掩盖他难耐的轻喘,他的面前是白花花的瓷砖,小腹处的火焰足以让他本就不怎么清醒的脑袋更糊涂一些。实在是没什么力气,omega目光迷茫着微微靠上冰冷的墙壁,他的前端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已经微微翘起,头部断断续续吐出透明的液体,穴口无意识地一张一合,想要接纳外来的闯入者。

 

还不够......好想要......

 

孕期的omega身体敏感的要命,单单是手指的抚慰已经不能带给他足够的快感。于是他偷偷闭着眼一边把自己的前端往前送,意图借着摩擦给自己带来些许慰藉。

 

时间在这时总是过得很漫长。就在他下一个来回就要把自己送上小高潮的时候,撒贝宁却在他不知道的什么时候把自己的手掌轻抚上他的肚子:

“嘘......轻点,小心孩子。”

 

就像一个逃课突然被抓包的小孩,何炅惊慌地转过头望向他的alpha,水蒙蒙的眼睛蒙上了一层水雾。他迷迷糊糊地发觉后者仍在微笑,似乎对他的暗自行动并不生气。

 

 

何炅正想在心里暗自松一口气,下一刻他却被直接抵上墙壁,冰凉的瓷砖与热水交融,让他不自觉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撒贝宁仍然在笑,他的左手稳稳当当扶着自家omega的肚子,另一只手不知道在哪儿不安的乱动。

 

“明明刚刚已经吃了那么多了,现在却还想要吗?”

 

灼热的呼吸打在何炅的耳畔,直白露骨的调戏让他红了耳朵。后穴的空虚感正在加强,前端仍然在可怜地翘起,他的胸前泛着粉红,无论是哪一个方面都显示着这个在孕期经受猛烈情潮的omega,在一次放纵的贪欢后,仍然继续渴求着一场狠狠的贯穿。

 

柠檬的清爽味道弥漫了整间浴室,再次被信息素激起的汹涌如潮的情潮夺走了他所剩无几的理智,他扭着腰往后乱蹭,嘴里说着破碎的词句:

 

“好想要......填满......”

 

刚进浴室还没脱掉的长款衬衣此时早就全部湿透,紧紧贴在omega美好的肉体上,显得极其色情。撒贝宁看着面前omega的淫荡模样,伸出舌尖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眼神暗了暗:

 

“为您效劳。不过,在那之前......”

 

 

“......?”

 

撒贝宁的动作足够快,转瞬间何炅身上的那件衬衣早就被可怜巴巴地扯了下来,物尽其用似的捆在了omega的手腕上。这还不算结束,撒贝宁轻轻把他往前面推了推,左手扶着肚子,右手不怀好意地开始揉捏起右边在之前就已经被调教的很好的乳珠。快感夹杂着轻微的痛感涌向他的大脑,他对此回以难耐的喘息,不自觉地也把左胸往撒贝宁的手里靠,想要得到同等的抚慰。

撒贝宁看见了omega的小动作,他伸出手轻轻拍了拍何炅的背:“别乱动,小心孩子。”

 

 

何炅还在不安分地扭着腰。他的手被限制了动作,而背对着自己的alpha的感觉也同样让人心慌。巨大的羞耻感与从周身四处的快感绝妙地结合在一起,但他仍觉得不够。他的前端硬的发疼,也许就差最关键的一个冲刺,他就立刻可以释放。

他转过头,整张脸泛着极为色情的粉红色,声音比平日里的任何时候都要甜腻,整个人好似软成了一汪春水。在他放松的一个间隙,撒贝宁的手指猛地一下顶到花心,他扬起头张着嘴无声地尖叫,便被呛了一口水。

他低下头轻声咳嗽,也察觉到撒贝宁的力度因此慢了一些。

 

 

“快进来......”他低下声音向身后的人求饶,似乎要彻底沉沦在被自己挑起的情欲中。

 

“不行啊。你刚刚想自己解决吧?真是个坏家伙,要有惩罚好好教训一下你才行吧。”

撒贝宁轻轻咬上了何炅后颈处的腺体,轻微的尖锐刺痛给omega带来了疼痛,然而其中也蕴藏着快感。然后alpha挺着腰往前蹭了蹭,却唯独就是掠过正不断往下淌着情液的穴口:

 

“唱歌好不好?一段就好,要知道,你以前不去当歌手可真是可惜了。”

 

何炅愤恨地睁着自己本就没有什么威慑力的双眼回过头瞪了撒贝宁一眼,良久却说不出什么拒绝的话,此时此刻,他根本没有拒绝的立场——毕竟,撒贝宁对他什么都没做,结果最先起了反应的反倒是他自己。

在心里暗自骂了撒贝宁几句,他下意识地咬上了自己好看的唇瓣,被情欲烧得没什么理智的大脑毫不犹豫地选了那首他最熟悉的歌:

 

“栀子花.......开呀——啊、嗯、等......!”

 

——还没怎么开始,他的节奏就被坏心的入侵者彻底打乱了。

 

 

撒贝宁的硬物终于毫不留情地撞进他的穴口,灼热至极的呼吸响在他的耳畔,滚烫的气流喷洒在他裸露在外、正泛着粉的皮肤上,在下一刻何炅差点就要尖叫着合着撒贝宁的话被直接肏射。

 

被欲望吊在半途中的感觉始终是十分难受,他扭着美好的腰肢往后乱蹭,想要把正埋在他体内的东西吃进得更深、更满,却始终不成功。

像是度过了几世纪那么漫长,他终于如愿以偿一般地听见撒贝宁的声音,alpha的话语落在他的耳边好似塞壬的低吟:

 

“我开动了。”

 

“这不是结束,你刚刚还没唱完吧?”紧接着alpha轻柔地吻上自己的omega的嘴角。

 

何炅茫然地眨了眨眼睛,在因快感而使大脑短暂空白的时间里,他下意识地听从了撒贝宁的命令,又张着嘴开始小声地唱起歌来。仅剩无几的理智已经不能帮他压抑住嘴里断断续续溢出的破碎呻吟,于是他开始唱着根本不连续的曲子:

 

”栀子花......啊!开呀......嗯......开......太深了!呀!”

 

浴室里的热气与信息素交织在一起,柠檬夹杂着栀子花的甜腻香气弥漫了整个房间,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和哗啦啦的水声响在耳畔,让人脸红心跳。omega的身体在孕期情潮时永远不知满足,于是何炅此时根本不在意自己的样子是否过于糟糕,他满脑子似乎都只有正被自己的后穴紧紧含在体内,带给他难以言喻的无上快乐的那个东西。

 

“啊......呜啊......嗯!太快了呜......”

他的眼眶不自主地溢出生理泪水,这让他根本分不清楚自己脸上的液体到底是什么——到底是温水,泪水,还是涎水呢?

 

不久,一片白光在他眼前炸开,明明才一开始没多久,他就颤抖着控制不住地失声着高/潮了。omega高/潮后的身体发软止不住地向下滑,他全身被肏得爽的发抖,好在他又被撒贝宁直接夹在了墙壁和他自己之间,才没整个人直接滑坐到地上。

 

拜这禁欲几个月后愈发敏感的身体所赐,撒贝宁继续二话不由说地把他刚刚才高/潮不久的omega按在浴室的墙壁上狠狠地肏。在之前落地窗前的放纵里后穴早已被调养的乖顺,整个穴口呈现出一种成熟的鲜红色,于是撒贝宁的进入没有丝毫困难。真正的性器比起刚才手指的隔靴搔痒不止高了十万八千里,撒贝宁每一次的技术性的冲撞都能凭着子宫的压迫带来的更敏感的甬道让他直接被钉死在墙壁上,像一条待在宰板上脱水的鱼,而撒贝宁的冲撞就像给他水源一样是他的救赎。

 

“太深了......啊......嗯!慢一点......哈......”

 

冰凉的瓷砖让他紧贴着墙壁的乳珠早已挺立,长时间得不到安抚让它看上去怪可怜的。于是没看漏这一幕的眼尖的alpha便坏心眼地用手大力揉搓,而后,理所当然地看见了omega情难自已地仰起脆弱而美好的脖颈,在猛烈的上下攻击中,被爽的直抽气,什么话也说不出。

 

撒贝宁的性器在他的小穴里抽插,两人的交合处发出黏稠的水声。前者早已熟悉了他的身体,抵着敏感点发了狠的磨,极其细致的研磨磨的何炅浑身乱扭,后穴被填满的巨大快感让他一度以为自己已经迷失在了欲望的浪潮中,而似乎正把他抵在墙上狠命肏的人才是他真正的救命稻草。他张着嘴巴无意识地咿呀乱叫,向他的alpha讨饶:

 

“慢一点......啊嗯!会坏掉的......唔嗯!”

 

“这种时候还撒谎可不是什么好习惯。”撒贝宁警告似地在怀里人的肩膀上留下一个牙印,身下的冲撞却愈发猛烈了些,满意地看着怀里的人被迫仰起脖颈无声地尖叫,栀子花的甜腻气味让他身心焦躁,然后他继续说:

 

“......好好看看自己吧,你看看你现在糟糕成什么样子,真是不诚实呢。”

 

何炅的大脑早就被猛烈的情潮冲刷得一片空白,他茫然地盯着白花花的墙壁,嘴里早已压抑不住破碎甜腻的呻吟,随着撒贝宁某一个时刻的某个冲撞还会发出平日里完全听不到的甜美声音。他的手仍然被衬衫捆在一起,无力地垂在上方,随着两人间的动作还会跟着摇动。他闭着眼睛,纤细的腰肢开始无意识地配合着撞击左右摆动,两个人交合紧密到他的小穴甚至能感觉到撒贝宁性器的轮廓。

他整个人看上去委屈极了,却又彻彻底底沉沦在这场由他自己一手造成的性事中。

 

“啊......要去了......要去了!嗯...咿啊......!”

 

伴随着撒贝宁的一阵低吼,何炅的耳膜边也传来一阵如雷般的轰鸣,他低下头迷茫地看着被自己的白浊沾染的小腹,花了不少时间才意识到撒贝宁和他在刚刚终于一起释放了出来。绵长的快感让他不自觉地颤抖,整个人缩进撒贝宁的怀里,他的穴口一片泥泞,泛着极色情的红色,微凉的白浊向下滚落,留下星星点点的白。撒贝宁双手搂住了他,侧过头轻轻吻上他泛红的眼角,悄悄舔掉眼角处不知道是泪水还是什么的水珠:

 

“所以说,我的小何现在吃饱了吗?”

 

“啊......?”何炅茫然地眨眨眼睛,水光潋滟的眼瞳就像雨后被洗净的天空。

 

“对不起......”他几乎是下意识地抽了抽鼻子,声音里满是委屈。

 

“嗯?没事,唱歌是我纯粹看你......太可爱了。”撒贝宁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却没有移开自己看向怀里人的目光。毕竟,他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老实地加以索取的宝贝是真的可爱的过分,一定是因此才连带着他也变得糟糕了起来。

 

空气陷入短暂的沉默。撒贝宁看着怀里的欲求不满的宝贝无意识的扭动,下意识地伸出舌尖舔了舔自己干巴巴的嘴唇。

 

 

omega又难耐地扭了扭腰。禁欲了将近五个月,这次的发情期实在是太过了......就算已经发泄过了两次,被活生生肏至嫣红的后穴却仍然在内心深处叫嚣着被填满,快感像伊甸园的蛇一样诱惑着他继续品尝那颗名为“撒贝宁”的苹果。

 

他的内心深处厌恶着这般不知满足的自己,羞耻感与刚刚的满足却让心里的空虚却愈发扩大起来。

 

他转过头看向撒贝宁,眼睛里是只有后者才能读懂的期盼......

 

与渴望。

 

——那是他的alpha,他的爱人,包容他一切的小王子啊。

 

 

“看来还不够呢......看你现在一副完全不满足的样子。看来之前是我太不看重你的感受啦。”撒贝宁安慰似地吻了吻何炅的嘴角,身上的柠檬气息,又甜又涩,和栀子花混在一起就简直像是加强版的催情剂,直熏得何炅脑袋发昏,浑身滚烫:

 

“站这儿容易着凉,我们换个地方吧。”

 

omega还没来得及回话,下一刻他就被自己的alpha径直抱起,就连被他含在体内的东西都没有被拔出。撒贝宁就这么看着他,目光深邃,满脸坏笑。他假装威胁道:

“抱紧我哦,不然掉下去我可不负责任啊。”

 

他此时此刻早就不能想出什么反抗的话来了,自己被烧得一片混沌的大脑下意识地听从了自己alpha的指令,于是他抽抽噎噎着伸手环上撒贝宁的肩膀,修长白皙的双腿从善如流地缠上了后者的腰。其间留下的情色痕迹仍是肉眼可见。

 

撒贝宁笑了笑,迈开腿慢慢走到已经放好热水的浴缸处。

 

“嗯......呀!好深——呜......”

 

他无意识地惊叫了一声。这个姿势甚至比刚刚都还要深......不,实在是太深了,不知道是有意磨蹭捉弄自己还是如何,撒贝宁迈的步子极小,于是凭着重力的加持,每走一步,他的肉棒便会深深撞进小穴深处的花心,那个最敏感的地方。

何炅根本受不了这样的刺激,过多的快感像过载的电路板一样差点要把他的脑子连灰不剩全部烧掉。他开始下意识地随着动作咿咿呀呀地乱叫,前端又有了起立的趋势,毕竟刚刚还发泄过两次,现在看上去还是梨花带雨的,囊袋也软了下去,怪可怜的。

 

“慢一点......呜......好深!啊......受不了了......呜呜呜!”omega拼命摇着头,但撒贝宁却能亲眼看见前者的身体正违背着主人的意志随着动作摆动,像是已经沉溺于这场欢愉。

 

“我已经够慢了。”撒贝宁一本正经地解释道,另一只手仍按在何炅微微胀起的肚子上,时间在此时是如此漫长,他偏过头看了一眼近在咫尺的浴缸,又看了一眼快要在顶端边缘的omega,轻轻叹了一口气,随后把后者横着抱了起来。

 

“......?”

 

“我之前不是说过了吗,站着容易着凉。”撒贝宁吻上他的颈侧,留下一个极轻极浅的牙印。

“浴缸里的热水已经放好了,现在,我们就进去咯。”

 

 

“唔......嗯啊!”

omega又被坐下去导致的一顶到底的快感刺激得直掉眼泪。他捂着嘴小声哭叫,圆润的脚趾因快感而微微蜷起。他忍不住扭腰蹭了蹭,高热的甬道刺激得撒贝宁差点又直接缴械投降。

 

“想要就自己动,好不好?”撒贝宁眯起眼睛,一边欣赏坐在自己身上已经陷入情潮的何炅,一边沉着嗓子柔声诱惑道。

 

时间还有很多,他不介意慢慢来。

 

何炅的皮肤泛着情欲的粉色,脸上满是被快感刺激出来的泪水与汗水,他琥珀色的眼睛上早就蒙了一层水雾,眼睛的主人迷茫地与撒贝宁对视。撒贝宁顺着自己不怀好意的视线往下,他看见何炅脆弱的脖颈满是吻痕,红与白交杂,胸口的两颗乳珠嫣红挺拔,随着呼吸上下起伏,肚子因为孕期微微胀起,上面还糊了些许白浊,显得淫秽不堪。再往下看,他的分身不知何时竟然又精神了起来,头部断断续续吐出透明的液体。

见撒贝宁没什么动作,他就下意识乱扭着蹭,意图得到更多的抚慰。

 

兴许是空虚感换回了些许先前已荡然无存的理智,何炅眨了眨眼睛。omega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状况,脸立刻涨得通红。他无力地挣扎了两下,却因为不小心蹭到了自己的敏感点而差点全身软下去——好在撒贝宁眼疾手快扶住了他的腰。

 

没法在身体上占优势,他只好在语言上逞强:

 

“嗯哈......居然,要我自己动......哈哈,看来你是不是已经,不行了......呜!!!”

 

撒贝宁一个起身往上一定,何炅便没了耍嘴皮子的力气。omega的身体一晃,差点就要倒在撒贝宁怀里。他靠在后者的胸膛上喘息,对方身上的柠檬味道却让他后穴的空虚感更甚。

 

“看来还有力气嘛。”撒贝宁不怀好意地笑了笑。

信息素的勾引是双向的,他也早就硬的发疼了——要是小何真没了力气动,他就自己上。

 

“......”

 

“自己动很舒服的......呐,好不好?”

撒贝宁像问小孩那样诱惑他的omega,声音嘶哑低沉却又性感的要命,听上去活脱脱像是一个善于蛊惑人心的恶魔。

 

 

何炅埋怨似地瞪了撒贝宁一眼,良久,他终于深吸了一口气,破罐子破摔似的,遂起身,便一鼓作气用淌着情液湿哒哒的小穴对准了撒贝宁的性器坐下去——

 

 

“呜啊!!!!!!”

第一下他就被快感刺激得差点高潮,生理性泪水差点又溢出了眼眶。

 

撒贝宁也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这个姿势深的要命,他自己一下就顶进了花心。何炅的甬道高热又紧致,内里的肠肉紧密地包裹着粗长的性器,泥泞不堪的穴口发出咕啾的水声,嫩红的穴肉随着性器的抽离才会恋恋不舍地分开,就像他们似乎天生契合一般。

 

抬头看了还没缓过来的何炅一眼,撒贝宁心中一紧,立刻抬腰往上一撞,让何炅的喘息声立刻变了调:

 

“哈......嗯——咿啊!!!”

 

 

听到这一声过于甜腻的惊叫以后两人同时愣了愣。随后何炅才后知后觉地捂住了自己的嘴,但此时为时已晚——撒贝宁第三次抽出顶了上去。

 

他彻底沉醉在被贯穿的快乐中。

 

 

“太深了......咿呀......不要......肚子,肚子好涨......”何炅语无伦次地呢喃。撒贝宁看到了何炅美好的腰肢已经开始随着冲撞而不知羞耻地摆动,他抬起头与何炅水光潋滟的琥珀色眼眸对视,后者眼中不加掩饰的对继续被贯穿的渴望让他意识到是时候了。

 

 

于是他伸手摸上何炅胸前泛着红色正待采摘的两颗乳珠,只消用手轻轻一刮淡色的乳晕,何炅便会呻吟着把另一边的胸向前靠。

 

与此同时他们的下身也不闲着,由于先前已经体会到被从上至下狠狠贯穿的巨大快感,omega终于开始一边红着脸一边却欢快地扭着腰肢在alpha的身上上下活动。似乎是重力的原因,就连撒贝宁性器头部的形状他似乎也能感受的到。更要命的是他们正待在浴缸里,随着他的上下摆动,温热的水流便会冲进他的穴口,带给他一种全新的刺激与快感。于是一上一下还没超过两个来回,他就开始恬不知耻地变本加厉,情不自禁地扭着屁股吞吃着那根让他巨大的空虚得彻底满足的东西,穴口边缘被性器磨成了深红色,他的手指在撒贝宁精壮的胸前无意识地挠出一道又一道的痕迹。

 

他捂着嘴哭叫讨饶,敏感柔软又空虚的身体却违背他自己的意志把体内的巨物狠狠裹紧,他的灵魂似乎被一下子劈成两半,一半冷静地看着另一半的自己哭着上下动作,发出甜腻的声音勾人侵犯。他看着自己情难自已地低下头极力去迎合撒贝宁温柔又黏腻的亲吻,兴许是因为情潮带给他的口渴,又或者兴许是因为他已渴求了一辈子,柔软的舌尖交换出混沌的水声,他们的肉体抵死交缠,契合得从未有如此紧密。

 

 

直到一道白光在他眼前轰然炸开,白浊喷洒在两人的小腹上,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小穴正被撒贝宁的精液填满。胸前的乳头早就被被调教到有点发肿,两颗红豆充着血,但只要不小心蹭一下仍会有快感夹杂着隐微的痛感席卷他的大脑。

 

他听见撒贝宁的低声喘息,他听见自己嘶哑过度连哭都哭不出来的低沉声音,他听见肉体撞击的啪啪声响,他听见水声交融的咕啾声音,一切的声音冲击着他的耳膜,无一不在告诉他此时此刻的混乱,而穴口像是灌满了水,似乎一插进去就会有情液不加羞耻地汩汩流出。

 

他最后才睁开自己先前因羞耻而闭上的双眼,看见撒贝宁已经把他抱了起来,他们的双腿交叠在一起,水面下扔能看见自己双腿上的红紫痕迹。他转过头在撒贝宁的肩上轻声喘息,高潮的余韵仍未散去,他睁着微微失焦的眼睛对上撒贝宁明亮的双眸,而后撒贝宁愣了愣,随即扬起嘴角低下头来吻上何炅泛红的眼角,柔软的舌尖轻轻舔去了何炅今天脸上的最后一颗泪珠。

 

高潮的余韵这次来的格外长,他整个人便窝在撒贝宁的怀里轻轻颤抖,任由撒贝宁修长的手指抚过他光滑的脊背——尽管现在已经留下了几道红印。浴室的鹅黄色灯光明亮又温暖,他眯起眼睛,看见空气中的灰尘在光下跳舞。

 

他们谁也没说过一句话,何炅因为这一场彻彻底底的放纵简直是浑身酸痛身心俱疲,但身体却无比充实,而温暖的水流也一波一波地让他想立刻沉入梦乡。但撒贝宁总是在这时候拍拍他的脸,然后让omega靠在自己的怀里,拨开他的碎发,轻轻吻上他的额头,就像信徒那般虔诚。

 

撒贝宁的声音透过胸腔传进他的耳廓。alpha黏黏糊糊地说:“别在这儿睡着,容易着凉。”

 

何炅累得没法说话,他只好点点头。空气中的柠檬与栀子花气息完美地交织在一起,香而不腻。

良久,他终于艰难地转过头去,转头对上正默默凝望他的撒贝宁的眼睛,那里是如此深情。

 

他想起第一次与撒贝宁的初见,在阳光下站立的那人是如此耀眼,以至于那道身影灼伤了他的眼睛,从此伤痕藏在眼底再难忘怀。

 

他说,撒撒,我之前该先对你说一句话的。

 

真的吗?那是什么,说说看。

撒贝宁笑了笑,又低下头在何炅嘴边附了一个轻轻的吻。

 

何炅微微歪了歪脑袋。在自己彻底因为疲劳而就要睡过去的紧要关头,他听见自己和撒贝宁的声音:

 

“我想你了,撒撒......欢迎回家。”

 

“嗯....我回来了。我在这里。”

 

 

在意识即将沉入无边的黑暗之前,伴随着身边经久不散的温暖气息,他迷迷糊糊地想,刚刚想到的关于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的事情,还是下一个晴天再找机会告诉他吧。

 

 

他闭上眼睛,终于如愿以偿地迎接了一个来自撒贝宁的吻。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