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名侦探柯南乙女/警校组】不存在的18X记忆出现了!

Chapter Text

五.

 

下午睡觉也太容易遭遇鬼压床了吧!全身无法动弹的我,明明意识已经清明,却怎么也醒不过来。

 

而且我还是被一个涩鬼给压了。两腿之间柔软又湿润的触感让我在清醒梦中接连高朝。从喉咙里发出的我的呜咽声没有让它停下,反而引得它来到更深处。

 

四周异常安静,因此细微的开门和关门声被我清晰地捕捉到。来自房间以外的凉爽空气让房间内的燥热窒息感缓解了不少,我的身体突然可以动作了。

 

花费了好大的力气,我终于睁开眼睛。

 

“景光?”

“嗯,醒了?”

 

诸伏景光刚洗过澡,头发还没擦干,只给自己围了一条浴巾,冰凉的带有湿意的嘴唇一个劲儿地在我的耳朵根摩挲。我笑着想要躲开,不料下身被死死固定住,那里也被大力地吸了一口,我的身体跟着颤了颤。

 

“一直伺候着你的可是‘小零’哦。”

 

我震惊地低下头,藏在被子里扣住我腰部的是一双深色的大手。我掀开被子,看见降谷零枕在我的大腿里侧,软乎乎的金色头发贴在额头上,他的嘴唇和鼻尖都亮晶晶的。

 

降谷零这家伙啊!!欺负我的涩鬼原来是他!

 

“小零,你吓到我了!”

“是你睡得太香。”

 

拿来踹他肩膀的脚被捉住,我的脚心被轻轻挠了几下,尝试抽离的我被攥得更紧了。坏心眼的降谷零将嘴唇再次压了下去,而暂时被忽略的诸伏景光转过我的脸开始亲吻我的唇角。

 

“这次回去玩得开心吗?”

 

诸伏指的是这几天我作为伴娘回国参加好友婚礼的这件事情。因为是伴娘,所以早上我转场多次拍外景,晚上我拎包到处瞎聊天。的确很累,但是也非常高兴!看着好友和她的爱人得到所有人的祝福,我感动得不行。能和相爱的人缔结婚姻的誓言,真的太幸福了!

 

虽然在扔捧花环节上我躲开了那个直直扔向我的花束……

 

啊啊,这件事情可不能让他们几个知道。

 

“……超级开心,”我回应着诸伏景光的亲吻,还得控制自己的身体不被降谷零完全掌握,“我们几个人一起、一起聊了很多……呜,小零,可以了可以了……”

 

“啾啾、”我推着降谷零的脑袋,终于让他松开了嘴,“暂时先放过这里。”他的唇舌向上移动又开始作弄我的侧腰,“才五天没见,肚子上的肉就掉了不少呢……”

 

诸伏景光也上手掐了掐我的腰,他皱起眉头停下亲吻,“有好好吃饭吗?”

 

我稍微有些心虚。

 

“吃了很多零食……当然,正餐也有吃啦。因为办婚礼真的很累嘛……哈哈、那个我还带了不少回家呢,你们、你们要不要尝尝看……”

 

我越说声音越小,直到最后我把脸埋进诸伏景光的肩窝,侧过身子环抱住他开始撒娇。降谷零不乐意了,他爬到我的另一边,用牙齿啃咬我的肩头,手掌下滑到我的臀部重重地揉捏。

 

“还和小孩子一样,监护人不在身边就不不好好吃饭,零食再好吃它也没有营养……真是的,都是萩原那家伙惯的。”

“坏孩子得接受惩罚才行。”

“景说的没错。”

 

灼热的气息喷洒在我的耳朵和后背,降谷零温热的手掌离开了我的臀部,转瞬间又重重地落下——“啪!啪!啪!”

 

“呜哇——疼!好疼!降谷零你住手!!”

 

好羞耻!被打屁股好羞耻!!我剧烈挣扎着想要摆脱,但身前的诸伏景光和背后的降谷零阻挡了我所有的逃跑路线。

 

“景光你让他别打了,呜、这也太羞耻了……”

 

我扭动着身体贴近诸伏景光向他求饶,以此来逃离降谷零的魔爪。诸伏的喉结上下滚动着,他没有阻止降谷,而是哑着嗓子狠心开口,“你是坏孩子,坏孩子必须接受惩罚。”

 

“呜呜呜……我特地赶最早班的飞机回来见你们还要被这样对待!”

 

降谷零停下了拍打的手,整个人靠近我的身体,并警告我“别乱动了”。我背后的硬挺变得更加灼热,正上下磨蹭着。前面的诸伏也没好到哪里去,他的紧紧地抵在我的小腹上,腰部也前后耸动着。

 

“你们两个太过分了、呜哇……”

 

房间的门突然被打开,“砰”地撞在防撞条上又弹回一些角度,降谷零眼疾手快拿被子将我遮住。

 

“没事吧?!发生什……”

 

一阵黑色的旋风刮进来,是松田阵平。

 

他怔了怔,然后很快镇定下来。我也愣住了,看着他一步一步走到床边站定。松田阵平的目光从我的脸上扫过,停留在身体被盖住的部分,他咽了咽口水。

 

我回过神来马上向他告状,“阵平,小零揍我屁股,景光也不向着我……”

 

“喂,你们玩过头了。”

“是有点上头了。”

 

我吸了吸鼻子,刚才只是干嚎没有眼泪,但看到松田阵平的一刹那我突然有点委屈,眼眶瞬间就湿润了。

 

“小阵平帮帮我!”

“你……想要我怎么帮你……”

“帮我——”

 

松田双手捧住我的脸庞,好看的嘴唇就这样亲过来,把我要说的话都堵住了。一个湿漉漉的吻让我松开抱住被子的手,自觉绕上了他的腰。

 

诸伏景光不知道什么时候退到床头靠着,浴巾遮住了他的重点部位,而降谷零顽强地在被子下面揽着我,有一下没一下地亲吻我的后背。松田阵平放开我,大拇指擦过我的眼角,和食指一起捻了捻。

 

“今天原本是‘休息日’吧,你们这两个家伙竟然趁我和萩工作的时间……”

“喂,要一起的话就去洗澡。”

“说什么呢混蛋、我可不像你们……”

“阵平,你、你去洗澡吧……我很想你。”

 

我支支吾吾地开口,瞟了一眼松田阵平黑色西裤前撑起的小帐篷后赶紧把视线移开,脸上烧得厉害。其实松田刚进来时我就发现了,他几乎是马上就起了反应,却还死撑着面子呢。

 

“你确定吗?”

“我——”

 

我没说出口的话被诸伏景光打断。

 

“萩原没和你一起回来吗?”

“那家伙去商业街买东西了。”

“这样。松田,你能别在这里呆着了吗?我没穿衣服,有点害羞啊。”

“诸伏你……算了。我去洗澡。”

“嗯。”

 

松田阵平尴尬地转身离开,并贴心地(降谷零这样认为)关上房门。

 

降谷零立马行动起来,他的手掌滑到我的小腹下方,我下意识后退却撞上了诸伏的胸膛。

 

“我们得抓紧时间了。”

 

 

 

松田阵平擦着头发进来的时候,我正趴在诸伏景光的身体上和他亲吻,而降谷零握着我的腰在后面进进出出。

 

松田的出场似乎刺激到两位公安的神经,这让他们更加卖力地耕耘。不是指力气更大,而是指更有技巧地让我无法招架。呻吟止不住地从嘴角漏出,我的喘息一阵大过一阵。

 

跟着爬上床的松田握住我的肩膀让我立起身体,降谷竟然十分配合地调整了姿势。被按住后脑勺接吻,松田的另一只手带着我伸向他的家伙。诸伏也坐起来,把脸埋在我的胸前,唇舌和手掌相互打着配合。

 

羞耻心全部丢掉,我任由他们摆弄我的身体。

 

弥乱之际降谷零把我抱到旁边空着的地方,从后面将我压倒在床上,咬住我的肩膀掐着腰奋力冲刺……

 

双眼失焦了一会,视线再次集中时我已经跨坐在诸伏景光的腰上。他斜靠在床屏托着我的臀部辅助我动作,我的手掌按在他的胸口,突发奇想地捏了捏。诸伏笑出声来,把我捞进怀里一顿蹂躏,耳朵上都是他的口水。

 

清理过身体的降谷回到床边,牵过我的手十只紧扣,一根一根地轻咬我的指尖。

 

脚上也传来异样的触觉,我缩了缩,回头时看见松田捧着我的脚掌,弯下腰亲吻我的脚背。

 

“小阵平、嗯……太害羞了……”

 

他专心地舔舐,并不回答我的话。脚心痒痒的,我快要疯掉了。

 

“这里也得专心呢。”

 

诸伏按住我的胯,逐渐加快了他的节奏。我受不了这样快速又疯狂的顶弄,紧紧地搂住他的脖子,让他带我走向高朝。

 

松田掐着我的腰把我抱起放倒在床尾,已经戴好安全套的家伙顺利地挤进来。他压住我夺取我嘴边的空气,在我差点窒息时才将嘴唇移向我的脖颈。

 

降谷零执着地啃着我的手指,在松田直起身子后马上趴下接管我空虚的嘴唇。而松田肯定对我的脚丫有什么意见,抽插的同时抱住我架在他肩上的脚亲个不停。

 

“真是糟糕的场景啊。”

 

我转过头,萩原研二提着漂亮的礼物盒站在房间门口。低着头的他将自己的表情隐藏在半长的黑色发丝下。

 

“研二……哈啊、来吧,一起来吧……”

“萩、你……”

 

松田放慢了动作,我能感觉到他也有点紧张了。就只有降谷这家伙还浑然不知似地亲吻着我的脸颊。诸伏呢?

 

“研二,我……我好想你……”

“萩原,你回来了。”

 

诸伏景光围着浴巾出现在萩原研二的身后,萩原甚至给他让开了路。

 

“研二……”

 

“我竟然,兴奋起来了。”萩原研二把礼物盒放在一边,扯下自己的领带,慢慢走向我,“直接看到宝贝的这副光景,我的心里更痒了。宝贝,现在的你快乐吗?”

 

“我很快乐……研二,我们、我们一起快乐……”

 

我伸手勾住弯下腰的萩原的脖子,自顾自地亲吻他的嘴唇,他的脸颊,他的喉头。双手急切地解开他的衣服。

 

松田恢复了动作的速度和力度,萩原一边回应我的亲吻一边在我的帮助下把衣服脱掉。

 

“我也好想你。”

 

萩原侧卧在我的身旁,对着我的颈侧舔咬,手掌覆盖在我的胸上轻柔地动作,下身在我的大腿外侧前后磨蹭。

 

“等会儿有礼物送给你哦~你会更爱我吗?”

“我会……”

 

诸伏也靠过来了……今晚大概是睡不了觉了……

 

 

 

我的预想没有错。

 

萩原的礼物是大红色的中式礼服,类似于旗袍,可以完美地勾勒出身体的曲线。被抱去浴室清理过身体的我在萩原的帮助下穿上了这件漂亮的衣服。

 

然后又在四个人的帮助下脱掉了它……

 

 

 

第二天才下午醒过来的我,眼睛也肿了,嗓子也哑了。这让我非常想要报复这几个体力怪物。

 

我拿出行李箱里从家里带回来的辣条,监督他们全部吃下去。终于,见识到了大猩猩们落泪的奇观。

 

结果当晚又被报复回来了。在床上。这次是JK制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