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松萩松】最佳后勤

Work Text:

正文:

萩原研二把准备好的食物摆到餐桌上,擦了擦手。

他看了一眼手机时间,八点了,再等一会儿应该就……

正当他这么想的时候,门口传来一阵响动,萩原研二探头望出去,笑着说道:“欢迎回来~”

一身正装的松田阵平打着哈欠走进来,把文件夹随手丢到一边,踩着歪歪扭扭的步伐走进客厅,噗通一声直接趴倒在沙发上。

“小阵平辛苦了,先吃饭吧?”萩原研二踩着拖鞋靠近,蹲在沙发边上,带着几分慈爱薅了薅那一头手感极佳的卷毛,就算这头卷毛因为连日的忙碌显得蔫蔫的,也依旧非常好摸。

如果是平时,松田阵平一定会打开乱动的黑手,再不济也要瞪一眼再骂上一句‘白痴吗你?’但是这时候他只是随意的动了动脑袋,像是往萩原研二掌心里蹭了蹭似的,就再次在沙发上闭上了眼睛。

“起来,先吃饭啦小阵平。”萩原研二笑容不变,手上的力道却直接拎着松田阵平的衣领把人拉起来一点。

松田阵平不甘地咕哝一声,翻了个身换成平躺的姿势躺在沙发上,恹恹的睁开盯瞪天花板:“等一下……”

最近出了不少爆炸案,大部分是市民安全意识不足造成的意外事故,但是风险评估和现场鉴定都要爆处班的人来做,巧合的是一处警备仓库里的炸药又失窃了,所以每次出现场都需要队长级别的人物带队确认。

再加上松田阵平本身还有日常的带队任务,还要训练新人,种种事务叠加,让松田阵平最近忙碌到了极点,一直没有办法放松下来,身体和精神都一直紧绷着。

鉴于松田阵平到家之后基本上是倒头就睡,最近所有家务都被尚且没那么忙碌的萩原研二承包了。

萩原研二蹲在沙发边上,垂眼看着满脸疲倦的幼驯染。他看着眼睛一闭一闭的又要睡过去的松田阵平,低垂的紫色眼眸流露出莫名的神色。

如果他现在还在爆处班就好了。

松田这家伙很疲惫的样子啊,就算是休息也皱着眉。

如果他还是爆处班的成员,他至少不用眼睁睁的看着松田一个人这么忙碌却帮不上忙,他可以陪着他一起,不管是什么事情。

帮不上忙的感觉真的不好受,感觉自己好没用。

因伤调入搜查一课短短一年就声名鹊起,凭借着缜密的思维和灵活的手段得到长官的倚重和培养的萩原警官这么叹息着。

没有办法在工作上给予支持的话,至少帮忙做好后勤辅助吧,怎么说也是曾经的双子星呢。

萩原研二很快调节好自己的心情,又摸了摸那头卷毛,在预感幼驯染要暴起伤人的时候伸出手臂,插入幼驯染身下柔软的沙发缝隙间,曲起手臂把人护住,一用力,直接把幼驯染给抱了起来。

松田阵平猝不及防的感到一阵失重,骤然惊醒,睁眼就是幼驯染的下巴和天花板,他下意识的一手勒住萩原研二的脖子保持稳定,整个人紧紧的挂了上去。

“混蛋!!”

在明白发生什么事情以后,松田阵平挣扎着站了起来。

萩原研二抱着人踉踉跄跄的走了几步就配合地把人放了下来。就算是他比松田高一点,想要抱住一个全身大几十公斤肌肉还丝毫不配合的男人也是很艰难的。

“干什么啊你!”

好不容易踩上地面,完全清醒过来的松田阵平瞪了一眼萩原研二,很快又控制不住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他伸手把外套和领带都扯开丢到沙发上,嘀嘀咕咕地往餐桌边走去。

因为天气炎热,松田阵平一边走一边解开了几颗衬衫扣子,拎着衣领不耐烦地扇了扇。

萩原研二视线追过去,闷笑一声,wink着比了个飞吻的姿势:“mua~小阵平不要这么害羞嘛,hagi妈咪会照顾你的!要是阵平酱累了,hagi不介意喂小阵平吃饭哦~”

松田阵平夸张地干呕一声:“敢过来就揍你。”

“噫,叛逆期吗,妈妈好伤心,但是hagi会原谅小阵平的,因……”萩原研二跟着松田阵平走到餐桌边上,本来想继续恶心幼驯染,但说到一半先把自己恶心了一下,他顿了一下,若无其事地转移了话题。

“好啦,快吃饭吧小阵平,今天可是特供的爱心晚餐。”萩原研二比了个请的手势,笑眯眯地看着松田阵平。

松田阵平坐在桌边,低头看了眼菜色,慢吞吞地说了一句‘我开动了’。

他们虽然都不爱做饭,但是独居的成年人大多都能掌握不让自己饿死的基本能力,平时通常随便做一点对付过去,实在没心思的时候就去外面吃,很少有花费大量时间在厨房里的时候。

但是,今天的晚餐丰盛到松田阵平有些警惕的地步。

牛肉,鱼虾,蔬菜,豆腐,菜色丰富,而且都被精心料理过,松田阵平本该问的,但是他已经提不起劲了,刚刚的吵嘴已经耗尽了他剩余的能量。算了,就算要被捉弄也等他吃完饭再说,松田阵平这么想着,低头扒饭。

萩原研二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自己盘子里的东西,更多时候只是幽幽的盯着无声而迅猛的进食着的松田阵平,做饭花了他很长时间,萩原研二在烹饪过程里吃那些半成品就已经吃到半饱了。

松田阵平突然一激灵,他狐疑地抬头看看萩原,在看到他与平时一般无二的笑容后,啧了一声,继续低头吃饭。

萩原研二莫名笑了起来,他在幼驯染看傻子的眼神里笑得一抖一抖的,等松田阵平把最后一口汤灌下去以后,萩原研二起身把碗碟都收到水池里。

等他回到客厅的时候,文件夹已经被主人好好的收到了桌子上,而松田阵平本人则是又窝回了沙发上打盹。

“松田啊,忙了一天不好好洗个澡的话,明天早上会发臭的。”萩原研二擦擦手,伸手去解松田阵平不剩几颗的衬衫纽扣:“不要和小孩一样,妈妈要生气咯?”

松田阵平原本被饱暖的感觉和舒适的环境捂得昏昏欲睡,突然感到冰凉的手指若有似无的贴上他的皮肤,松田阵平恶寒的一激灵,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没好气的骂了一句:“烦死了!”

萩原研二踌躇满志,他可是最佳后勤,绝对要处理好小阵平生活的方方面面,明天绝对要让小阵平活力满满漂漂亮亮的出现在同事面前才行!

他伸手把松田阵平的衬衫扒下来,半托半抱的把人拉起来往浴室推:“热水都给你放好了,不要说什么明天早上随便冲一下,现在立刻去!”

看着松田阵平不满的下撇嘴角却还是乖乖的走进浴室,萩原研二双手环胸,满意的点点头,把手里的衬衫丢进洗衣机,去洗碗了。

正在收拾着厨房,萩原研二突然听到客厅传来了幼驯染的动静,他探头看去,就见松田阵平浑身上下湿哒哒的往外走,赤裸的身体只草草的披着一条浴巾,头发还在往下滴水,随着他的动作,显眼的水渍跟着他的脚步一路延伸。

“松田!”萩原研二快步走出来,揪起浴巾裹着松田的脑袋一通乱搓,发泄似的用上了完全没有必要的力道:“好好擦干啊!忙得脑子忘在警署了吗!”

“停停停停!”松田阵平吃痛的握住萩原研二暴力擦干的手腕,偏头躲开:“毛巾不够用!等下我会把地板擦干净的!”

挣扎着躲开后,松田阵平站在一边揉了揉脑袋,丝毫不在意赤裸的身体在歪斜的浴巾下露出大半,皱着眉:“今天hagi真是和老妈子一样,干嘛?加班后的特殊服务吗?”

“那不然呢,还不是好心的hagi看小阵平最近忙得不得了才给小阵平的特殊款待。”萩原研二没好气的伸手,在接触到洗完澡后湿润温热的肌肤的时候顿了一下,下意识的蜷缩起手指。

一瞬间的愣神之后,萩原研二面色如常的手掌贴上肩膀滚烫的肌肤,把人往房间里推:“好了好了剩下的都交给我,小阵平睡觉去吧。”

松田阵平捞起浴巾随意的擦着发尾,一点都不掩饰敷衍的满口答应,被推进了自己房间。

萩原研二看着松田阵平半裸的身体消失在门后,无声的松了口气,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发了会儿呆。

“嗯……衣服还没有洗……碗也……”

萩原研二晃晃脑袋,深吸一口气,自言自语着回到了厨房。

要做的事情并不多,萩原研二很快就做完了。

松田那家伙进了房间就没动静了,该不会是湿着头发就睡了吧?萩原研二这么想着,找了一条干毛巾,礼貌性的打了个招呼就直接推门进去。

“小阵平在忙么,打扰————”

事实证明,随意侵入他人的私人领地是会遭报应的。

萩原研二瞪大眼睛,僵在门口,手指勾着门把手,不知道自己该大喊一声非常抱歉就立刻关门离开,还是……

“唔……hagi啊……”

松田阵平发出模糊的喉音,看清是萩原之后,原本微微撑起身子看过来的他浑身卸下力气倒回床上,继续之前未完成的工作。

松田他,在安慰自己啊。

也是,小阵平工作这么忙,之前几天回来之后基本上是倒头就睡,还有几次直接睡在沙发上了,又不可能在警署解决这种问题,根本没有时间安慰自己。

萩原研二咽咽口水,虽然说和松田已经熟悉到没有隐私的地步了,但也不必这么不见外啊!他还在旁边呢!虽然说小阵平的身材和肌肉都很一级棒,表情也……

嘶,萩原研二注意到松田阵平的手,皱起了眉头,忍不住走近了一点:“小阵平你有点粗暴哦?”

松田阵平唔唔嗯嗯的应了一声,也不知有没有听见萩原讲话,手掌依旧紧紧的握着——要萩原说那几乎是掐着——自己粗暴的撸动。

萩原一阵牙疼,几乎感觉到了幻痛,忍不住上前一步握住松田的手腕,低声道:“小阵平,放轻松,我都要看软了。”

“你还要看硬吗?”松田阵平不耐烦的挣了挣,没挣动,干脆手一摊:“行啊,那你来吧。”

“小阵平倒也不至于这么不见外吧。”萩原研二眼神飘到一边,手倒是殷勤的握着小松田慢慢动作起来。

松田阵平张了张嘴,还想继续顶嘴,但是在弱点被握住细心服侍的时候,就算是他也嘴硬不起来了,他闭上了眼睛,后仰着头轻轻喘息,皱着眉头忍耐着,大腿肌肉微微颤抖。

嗯……hagi的手,好像是比他自己的更舒服一点,松田阵平吞了吞口水,忍不住向上顶腰。

萩原研二单膝跪在床边,低头俯身,欣赏的看着幼驯染仰头间露出的脖颈,难耐的滚动的喉结,还有运动间线条流畅的腰腹肌肉。

松田裹在被子里的赤裸身躯已经沾上了点点汗珠,此时被子已经被不耐烦的扯开,松田阵平强势的握着萩原研二的手腕,一下下顶进去,时不时出声催促萩原握紧一点。

萩原研二咽咽口水,苦笑着加重力道:“小阵平对这种事情感觉很迟钝吗?嘛,不过听说这样的人会更持久哦?”

因为对痛觉不敏感的人对于快感也很迟钝,所以松田平时难道都是这样不耐烦又粗暴的安慰自己吗?

萩原研二有点牙酸,奇怪,以前小阵平也没这样啊,虽然上次帮小阵平的忙已经是国中的事情了。

“啰嗦……”松田阵平皱着眉头,手盖在幼驯染的手背上收紧,最后磨蹭了几下,身体骤然绷紧——

“好了好了,辛苦小阵平了~”

带着几分调侃的声音响起,还有在头发上胡乱揉搓的动作,松田阵平缓缓吐出一口气,不耐烦拨开萩原研二的手:“好了,我要睡了。”

“用完就丢真是过分呢。”萩原研二懒洋洋的朝着松田阵平摊了摊手,展示手上黏腻的糟糕液体。

松田阵平扭开头,卷进了被子,假装自己已经睡着了。

但是,只是三分钟,松田阵平就真的睡了过去。

“真是……”萩原研二笑着摇摇头,把刚才用来擦手的纸团收好。

萩原研二一边轻松的哼着歌,把垃圾都带了出来,他看了一眼刚刚被他关上的房门,眯着眼睛笑得像只偷腥的狐狸。

嘛,看在小阵平已经很辛苦的份上今天他就不追究了,但是,之后他可是会要求报答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