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松萩松】恋人的味道

Work Text:

正文:

冬天到了,气温不断降低,米花已经被冰雪覆盖。

松田阵平披上了厚呢子大衣,原本他觉得通勤路上随意套件棉衣什么的就好,但是萩原那家伙执意拉着他去买了几套新衣服,还是老套的别浪费这张帅脸这种说辞。

第一次穿着这套行头走进办公室的时候松田阵平没有注意到整个办公室都安静了一瞬间,紧跟着他身后进门的萩原研二倒是看得清清楚楚,他忍不住笑弯了眼,小阵平真是气势十足呢~

警察的制服本身就很能提升一个人的精神和气质,再配上挺括的长款呢子风衣和黑色皮革手套,松田阵平拉拉警帽帽檐,抬头露出英俊硬挺的脸部线条,墨镜也遮不住的凌厉眼神扫视办公室一圈,整个办公室都像是被寒风扫过了一样。

松田阵平没有发现,但是萩原可是清楚的知道自家幼驯染在茶水间休息的时候茶水间的女警含量会骤然飙升。

接下来的几年,冬季限定的风衣款松田警官就成为了警署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只可惜当事人完全没有被围观的自觉,只以为茶水间激增的人数是因为天气的原因。

带着一点点审美被认可的满足,萩原研二在下班路上挂在了幼驯染身上。松田阵平刺扎扎的气质很容易让人忽略他其实比萩原矮了一些的事实,但这并不妨碍熟悉到骨子里的幼驯染自然的微微俯身环住他,把重量都压在他身上。

“小阵平今天超帅气哦~”萩原研二满足的把脸埋进幼驯染颈边猛吸,闻到了浅淡的烟草味和橘子的甜香。

好暖和,为了风度稍微穿薄了一点的萩原研二挤挤挨挨的贴着幼驯染猛蹭,不易察觉的低头嗅嗅。

感受到贴在自己脖子上的冰凉的脸,松田阵平无奈的把围巾解下来丢给自家那爱臭美的幼驯染:“怎么不冻死你。”

萩原研二笑嘻嘻的接过被体温捂得暖烘烘的围巾裹住自己,鼻子埋进熟悉的味道里。

“嘿嘿,hagi可是风度翩翩的美男子——啊欠!”

被暖意包裹之后寒冷的感觉后知后觉的涌上来,萩原研二没忍住,应激的打了个喷嚏。

松田阵平斜睨揉着鼻子的笨蛋一眼,略微不爽的去开车了,真是的,都快三十了还这么幼稚,为了好看就只穿薄薄的外套。

在松田阵平去开车的时候萩原研二溜溜达达的跑去买了两罐热咖啡,坐进开好暖气的车里之后打开一罐,殷勤讨好的递到松田阵平嘴边:“诶,好啦,明天就穿得和小阵平一样厚!”

松田阵平偏偏头冷酷的拒绝了幼驯染的示好,专心开车,萩原拉长语调抱怨了一声,把没开的那罐咖啡放在腿上当暖袋用,已经打开的也捧在手里暖手,时不时低头啜饮一口,温暖的咖啡流入胃袋,让他忍不住惬意的吐了口气。

“小阵平的围巾上烟味好浓哦,烟瘾又犯了吗?”萩原研二说着从口袋里摸出几颗薄荷糖,撕开一颗喂到松田阵平嘴边。

松田阵平偏头斜昵一眼,腾出一只手捏住糖果丢嘴里,顺便瞪了一眼自己也撕开一颗薄荷糖在嘴里的萩原:“谁烟瘾犯了?昨晚是谁半夜不睡觉蹲在玄关边上抽了半宿的烟?”

围巾和外套进门的时候就会挂在玄关的衣帽架上,所以松田那可怜的围巾也很不幸的熏了半晚的烟味。

萩原研二正在舔手指上的糖屑,闻言大惊:“什么!小阵平你醒着的吗!”

“我只是睡着了,不是昏迷了。”松田阵平稳稳的握着方向盘,含着糖含含糊糊的说道。

“小阵平是不是睡眠越来越浅了?更像个老人家了哦。”萩原研二笑着调侃。

不过两个人其实都心知肚明,天天与稍有不慎就能造成惨烈事故的烈性炸药打交道,难免会累积一些心理压力,这也是为什么警署有额定的每月心理医生的问诊名额。

只是还有些事情就算是对心理医生也没有办法说出口。

“别转移话题。”

原本专心看路的司机抽空瞪了他一眼,萩原研二摸摸鼻子,拉长语调:“诶~被小阵平拆穿了。”

萩原研二转头看着前方的路:“只是,感觉恋爱好难啊……”

“和你那个女朋友分手了?”

萩原研二脸上的表情淡了下来,微微叹了口气,被交往三个月的女友甩了,真是狼狈啊萩原研二。

“警察本来就是很忙碌的啊,在她需要我的时候我总是不能陪在她身边,长久下来被讨厌也很正常吧。”

松田阵平沉默着开车,没有回应。

“成年人之间好像很难有那种真挚炽热,不顾一切的感情了,不管做什么决定都会有很多顾虑的样子。”萩原研二说着又叹了口气:“不过说到底也是我没有办法给她安全感。”

回想起她临走前说的话,萩原研二眼中闪过一丝复杂。

“萩你又好看又优秀,肯定能遇见愿意为你付出的好女人的。”松田阵平目不斜视的伸出手,安慰的拍拍萩原研二的肩膀:“今晚要一起喝酒吗?”

“不喝了。”萩原研二颓颓的往后一靠,伸了个懒腰:“果然还是和小阵平一样成为恋爱绝缘体更轻松一点吗。”

“没有遇到喜欢的人就没必要费劲尝试了吧。”松田阵平语调轻缓,只是话语中带上了一点心不在焉的味道。成年之后确实会顾虑很多学生时代不会去思考的事情,他不也是一样吗?如果他现在还是幼稚冲动的国中生……

“小阵平这样衬托得hagi好像一个不负责任的渣男哦……”萩原研二哀怨的闭眼,把半张脸埋进围巾:“说起来小阵平到现在为止还没有过正式的恋情吗?哇,那岂不是大龄单身处——嗷!”

萩原研二捂着被锤了一拳的脑袋,喘了口气,笑得肩膀一抖一抖的:“被踩痛脚了呢小阵平。”

“唉,不说那么多了,啤酒就算了,但是冰箱里还有红豆和年糕,晚上煮点甜汤喝怎么样?这种天气喝起热乎乎的甜汤会很舒服吧?”萩原研二稍微拉下掩住口鼻的围巾,露出漂亮的脸庞,笑着看向一边专心开车的幼驯染,紫色的眼眸闪着温润的光。

“老人家。”松田阵平嗤笑一声,把这句评价返还给幼驯染,但也没拒绝这个提议。

“反正都开始禁烟了那顺便也禁酒吧。”萩原研二没在意那句话,双手安详的搭在胸前,阖上紫色的眼睛:“如果现在开始就要依靠烟酒来发泄压力的话那以后可就糟糕了。”

虽然这个时间段的道路堵塞无比,但所幸他们住的离警署很近,回家之后萩原松了口气,把围巾和外套挂好,顺便接过松田的外套帮忙挂了起来。

“啊~还是家里舒服。”萩原研二迅速的开好被炉钻了进去,幸福的眯起眼睛。

“小阵平,帮我拿一下橘子~”萩原研二像只猫一样蜷缩在被炉下面,只露出一个脑袋,冲着松田吧嗒吧嗒发送恳求的眼神。

“hagi这样就像是在撒娇一样。”松田阵平嫌弃的丢下一个眼神,去拿了橘子,在斜对边坐下,开始扒橘子

“唔,hagi这么帅气,就算是撒娇也……嘶!”萩原研二话还没说完就被脸上的疼痛打断,松田阵平低头俯视躺在地上的萩原研二,嚣张的扯扯他的脸:

“马上就三十岁的大叔撒娇可一点也不可爱。”

萩原研二苦大仇深的望过去,只可惜四肢都被被炉妖怪封印的警官先生根本无力反抗,他刚想用仅剩的武器——嘴巴开口反驳,就被塞了一半冰冰凉凉的小橘子,他条件反射的缩起五官:“唔,好凉。”

头顶的灯光在俯身的松田阵平身后晕染出一层朦胧的光晕,比国中时期多了几分成熟深沉味道的英俊脸庞笼罩在阴影下,多了几分和平时不一样的异样魅力,仰躺在地上的萩原研二嚼着嘴里多汁的橘子,喃喃的说道:“但是,好甜……”

因为是一直陪伴在身边的人,所以就算是经常盯着那张脸欣赏,也依旧会忽视经年累月累积下来的变化,这时候萩原研二才恍惚察觉松田阵平现在的样子和警校时候青涩的俊美完全不一样了。

已经成为富有成熟魅力的可靠成年男人了呢。

这么迷人的小阵平,为什么一直没有伴侣呢。被爱情元素困扰了一整天的萩原研二在脑袋里翻找着关于松田阵平的恋爱场景,但是绞尽脑汁也只能回想起下班去找松田的时候,偶然撞见的,松田拒绝女性同事的表白的场景。

又一瓣塞进嘴里的小橘子打断了萩原研二的思绪,萩原研二回神就见幼驯染对他挑挑眉:“想什么呢,吃够了就快点去煮汤。”

“唔,小阵平都没有过恋爱的想法吗?”萩原研二忍不住问出口,一直以来都没有伴侣陪着,小阵平会觉得孤单吗?不,不会的,有hagi陪着他,小阵平一定不会孤单的。这个想法刚刚生出就被萩原自己否定。

正在把另一半橘子塞进自己嘴里的松田阵平哼了一声:“我说过吧,不用费劲尝试了。”

“诶~~~”萩原研二不满的拉长语调,却在目光触及松田阵平的脸庞的时候顿住了。

松田阵平垂着眼专心的扒着橘子,撕扯间橘皮浓烈的香气在空间里蔓延开,他的似乎是思绪有些放空,平日里总是明亮熠熠的眼眸像是沉入阴影,看起来有些百无聊赖,甚至可以说……

寥落。

萩原研二安静下来,明明躲在温暖的被炉里,脊背却突然窜上一阵凉意,心脏艰涩的跳动。

明明国中时期还有偏好的女生,更早以前甚至对自己的姐姐动过心,从什么时候开始松田阵平开始杜绝异性接触,展现出一幅恋爱绝缘体的姿态的?

曾经忽视的画面突然闪现在眼前,警校毕业那天喝得烂醉的松田,自己接他回去时看过来的复杂的眼神,还有其中翻涌的晦涩情绪……

hagi,我……

“hagi!”

陷入回忆的萩原研二一个激灵,就见回忆中的人一脸不满的揪着他的脸皮指责:“叫你好几声了,傻了吗?”

“太舒服了嘛。”萩原研二委委屈屈的又往被炉里缩了一点。

“差不多够了。”松田阵平冰冷无情的说道,拎着人的后衣领把人拖出来:“别忘了是你说的要喝红豆汤。”

“呃呜。”萩原研二像被只猫一样无力的扒拉着地板,被拖了出来,在求饶示好没有任何作用以后,他愤愤的起身:“可恶,过分!”

踩着拖鞋懒懒的往厨房走,萩原研二翻了翻冰箱,确定了今晚的食材。

水汽蒸腾,食物的香气很快在小小的厨房蔓延开来,盯着渐渐沸腾的水面,萩原研二不自觉的再次陷入回忆。

毕业那天……

“小阵平,醉的太过分了哦。”

松田阵平仰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被拉着肩膀晃醒后睁开迷蒙的眼神望过来。

“小阵平,毕业快乐~,下周就要到爆处报道了,到时候可不能这样一幅醉鬼的样子哦。”萩原研二也喝了不少酒,眼睛在酒精的兴奋下亮晶晶的,话语里满是对未来的展望期待。

“hagi。”松田阵平像是没有清醒一样,脑袋枕着沙发靠背,侧着脸直直的盯着萩原研二。

“嗯?怎么了小阵平?”萩原研二兴奋不减的噗通跌坐进沙发里,和松田阵平并肩坐着,没忍住继续开口絮絮叨叨。

“嘿嘿,小阵平已经撑不住了吗?那一会儿让小诸伏先送你回去,我之后还要和交通科的未来女同事一起去KTV……”/“hagi,我……”

两个人几乎同时出声,松田阵平低哑的声音轻而易举的淹没在萩原研二兴奋的叙述里。

“嗯?小阵平?”萩原研二歪歪头。

松田阵平笑了一声,挪回脑袋看着天花板,抬手盖在眼睛上挡住刺眼的灯光,低声说道:“不……没什么。”

“只是,‘交通科的女同事’?说得好像hagi以后也要去交通科一样。”

“哈,小阵平吃醋了吗?要不要也一起来,小阵平就凭这张脸也一定会超受欢迎的哟~”萩原研二笑嘻嘻的凑近,带来充满酒气的呼吸。

松田阵平敷衍的扯扯嘴角,深吸一口气:“不了,让hiro走的时候叫我一下,喝多了有点难受。”

毕业的兴奋,酒精的刺激,种种因素叠加下来让萩原研二忽视了幼驯染表情中的不对,他笑着摸了摸幼驯染柔软的头发:“小阵平好逊哦,才喝一点点就倒下了,放心,等到入职的时候善良的hagi酱会帮小阵平挡酒的!”

…………

汤锅咕噜咕噜滚开的声音再次惊醒了萩原研二,他低着头搅了搅锅,放入备好的材料,开始煮红豆甜汤。

……他果然是笨蛋吧。

两个同样不擅长做饭也不热爱厨艺的男人,在工作日基本都是靠餐馆和便当解决问题,所以冰箱里存了很多速食,萩原研二带着热好的便当和红豆年糕汤出来的时候时间并没有过多久,但是松田已经昏昏欲睡的缩在了被炉下面。

长手长脚缩在被炉下面打盹,就像一只大猫一样,萩原忍不住笑了,他把东西放桌上,蹲在一边,戳了戳松田的脸。

松田眼睛也没睁开,只是懒洋洋的挪了挪脑袋,嘟囔着:“走开。”

“果然,刚才把hagi赶走就是为了独占被炉吧。”萩原研二俯身环着松田阵平的腋下把人抱了出来,拖出一道长长的‘松田条’:“起来,吃饭了。”

松田条困倦的打了个哈欠,不情不愿的被拖出来,撑着桌边坐直,凭着本能和直觉摸到便当开始进食,温暖的甜汤被吞咽入腹,糖分和温度抚慰了忙碌了一天的疲惫身躯。

“小阵平啊……”萩原研二捧着碗叹了口气:“你觉得搜查一课的美和子小姐怎么样?你之前和她共事过两周吧?”

“也就一周。”松田阵平一手撑着头,困倦的低声说道:“她能力很强,性格也不错……你想要追求她吗?”

没等萩原研二回答,松田阵平打量了他一眼,幸灾乐祸似的的笑了:“嗯……那你可要小心点了,警视厅之花,那群蠢货的梦中女神,你这个竞争力这么强的对手突然出现,小心下班路上被套麻袋。”

“不过你们倒说不定会很合拍。”佐藤性格刚强,萩原恰好善于协调,还挺互补,而且都是警察,也都能理解对方的辛苦和难处,一个很好的结婚对象。松田阵平走神了一瞬间,萩原那家伙快点结婚就好了,也省得自己总是没办法完全放下。

“什么啊,只是问一句,小阵平怎么一副迫不及待要把hagi推销出去的样子。”萩原研二撇撇嘴,嘟囔着不满的低头喝汤,明明你才更让那群蠢——那群同事更有危机感吧。

“只是好奇小阵平的感情生活而已哦,小阵平和佐藤小姐一起调查那个案子的那段时间,hagi可是天天被男同胞们短信轰炸。”

松田明明喜欢他吧?为什么不说,还想要把他推出去?

被蔓延的困倦袭击,恹恹欲睡的松田阵平没有发现幼驯染微妙的语气,已经吃完便当的他一只手撑着脑袋,一手端着汤碗一口口慢慢喝着,闻言略带嘲讽的哼笑一声。

“总之我和她彼此之间都没有感觉,hagi不用顾忌我,对她有好感的话就大胆去追吧。”

松田阵平垂着眼睛盯着汤碗,百无聊赖的样子,嘴里陆陆续续的吐出一些劝慰的话语,好像他真的发自内心的觉得萩原研二和佐藤美和子会十分般配。

大胆去追?看着这样的幼驯染,萩原研二不知道为什么心中突然燃起一丝怒意。

松田阵平,你这个混蛋。

“哈?”被热气,困意,和甜滋滋的红豆汤包围的松田阵平慢半拍的抬头,就见对面的人砰的一声放下碗,沉下了脸。

“我说,你这个混蛋!”萩原研二一步跨过短短的距离,手臂肌肉发力,拎着松田阵平的领子把他掀翻在地上。

松田阵平后背砰的一声撞上地板,下意识的就要反抗,早有预料的萩原研二死死压住他的双手,控制在头顶按住,为了防止他逃离,干脆整个人骑了上去。

啊,被瞪了,身下被压制的人动了动手腕,发现一时没办法挣脱之后冷下脸:“放开我!想打架吗?”

松田阵平看见幼驯染俯身朝自己压过来,深紫的眼眸紧紧的盯着他,发丝垂落在他的脸上,痒痒的。他皱起眉,不自在的偏开头,深埋在胸腔的心脏却逐渐开始失控。

“放开我!想打架吗?”松田阵平不知道幼驯染又抽什么风,沉下脸挣扎起来,凭借他的技巧和力量,就算是被压制的情况,想把人掀开也不难。

萩原研二知道自己没办法控制住身下的人很久,他一狠心,捏着松田阵平的下巴凑了上去,嘴巴狠狠的撞上去。

身下的躯体僵硬了一瞬,紧接着疯狂挣扎起来,要不是萩原研二早有准备他绝对会被掀翻,萩原研二夹紧身下的人的腰,下了死力把人压住,舌头撬开紧咬的牙关,引诱出亲密的缠绵。

怀里的人颤抖着停止了抵抗,萩原研二呼吸混乱的亲吻着双眼紧闭的幼驯染,心脏狂跳。

完全不一样的感觉,但是,完全可以接受。不,不如说是接受过头了,萩原研二几乎沉迷在这个漫长的亲吻里,心脏蔓延出延绵的热量让他感觉全身都在发烫。

就像浸在温泉里一样浑身发热,又像是重感冒一样头昏脑涨充满失重和眩晕感,亲吻松田阵平的感觉美妙到难以置信。

就在萩原研二意乱情迷的抱住幼驯染的腰的时候,他渐渐放松了手里的控制,失去警惕的他猝不及防的挨了一脚,被狠狠的踹开。

松田阵平狼狈的喘息,他胸口起伏着狠狠抹了抹嘴,色厉内荏的厉声训斥:“萩原研二!你疯了吗!”

“小阵平这么说可不公平。”萩原研二笑了,看着眼前面色潮红,眼神狠厉,满是防备的幼驯染,舔了舔嘴,露出势在必得的笑容:“明明是小阵平先勾引我的吧?”

松田阵平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一转眼幼驯染就变异了?

萩原研二紧紧的盯着松田阵平,看他手臂撑在地板上支起身子,衬衣被刚刚的动作蹭得皱巴巴的,露出大片胸口的肌肉,英俊的脸上是混杂着震惊,懊恼的复杂神情,嘴唇被亲吻得红肿不堪……狼狈,但眼睛闪闪发亮,不复之前的沉郁。

这样的小阵平,萩原研二忍不住咽了口口水,他以前究竟错过多少景色?

啊,眼睛亮晶晶的也可能是被怒火点燃的,已经看到幼驯染捏起了拳头的萩原研二收敛表情,秒速跪直,低头大喊:“对不起小阵平我只是突然发现我可能和小阵平两情相悦所以没忍住亲了小阵平请再给我一次机会!”

没动静,萩原研二悄悄看向僵住的幼驯染,小心翼翼的靠近:“小阵平?可以再亲一下吗?”

两情相悦?这个家伙都在说些什么啊!松田阵平浑身僵硬。

“不说话就是默认哦?”萩原研二手掌覆上松田阵平的手,手指扣进他的指间,紫色眸子探询的直视着对方,像是靠近路边不亲人的野猫一样,小心翼翼的俯身凑近。

亲到了!萩原研二心脏猛烈的跳动,另一只手环住松田阵平的腰,压着人倒回地板上,迅速沉迷进缠绵热情的亲吻,这一次他放松身心的沉迷进唇舌的交缠中,听见了幼驯染喉间和鼻腔发出的细小哼鸣,还有唇舌磨蹭间黏腻的水声。

萩原研二急切的探索着幼驯染的嘴,像是想要补足以前的人生里缺失的份额一般渴求着,舌头舔舐过敏感的粘膜,也接受着幼驯染的掠夺。

“呜唔,嗯……啾❤”

不知过了多久,两人头晕目眩的分开嘴唇,一缕银丝在两人双唇见一闪而逝,萩原研二急促的喘息着想要再亲回去,却被拦在胸前的手抵住,萩原研二不甘的伸长脖子凑近,拉长语调蹭了蹭:“小阵平——”

“先把话说清楚。”松田阵平终于冷静,抵着萩原研二的手握住他的肩膀,手背青筋暴起,掌间的骨头在嘎吱作响:“你不觉得你太突然了吗?”

萩原研二恍若未觉似的抱着人蹭了蹭,心满意足的举起与幼驯染十指相扣的那只手,亲亲松田阵平的手背:“才不突然呢,都是小阵平的错才对。”

“哈?”

“喜欢为什么不争取?”萩原研二目光灼灼的盯着松田阵平。

松田阵平僵硬的挪开视线:“你又不喜欢同性,没必要因为这种原因就……”

“谁说我不喜欢同性的!松田难道在说自己不是男人吗!”萩原研二打断松田阵平的话,就算被气恼的瞪了一眼也毫不退缩:“喜欢就说出来啊!Hagi明明从来都很迁就小阵平的吧!”

“这种事情哪有靠迁就的!”松田阵平绝望的呻吟一声,捂住脸噗通躺回了地上,突然被暗恋对象强吻这种事情实在是有点超出想象,直到现在他也没有从混乱的思绪里挣脱。

“迁就不就是因为喜欢吗,我喜欢松田阵平,萩原研二喜欢松田阵平!”萩原研二大声回应,结结实实的抱了上去,两个人拉扯着一起滚进了被炉下面,松田阵平还不小心撞上了桌底,闷哼一声。

“反正我一直都把注意力放在小阵平身上吧,一直到现在也是。”萩原研二抱着暖呼呼的人,埋进松田的胸前闷声说道,鼻端萦绕着橘子和甜汤的气味。

也正因为这样才会总是被女孩提分手呢,明明联谊上大受欢迎,但是一旦谈起恋爱没过多久就会分手,理由如出一辙的是‘感觉不到重视’‘萩原君心里有很多分量比我更重的东西’‘萩原君没有我也无所谓的样子’。

其实是因为心里最重要的地方早就被‘松田阵平’占据了吧,所以才会被敏锐的女孩子们甩掉。

萩原研二收紧手臂,脑袋一拱一拱的蹭到松田阵平颈窝,在他耳边瓮声瓮气的说道:“小阵平真是善良呢,如果是hagi当初发现自己对小阵平有意思,绝对绝对不会放手的哦?”

萩原研二尝试着掰过松田阵平的脑袋,在看见那张他以为已经熟悉到可以免疫魅力值的池面脸的时候受到了暴击。

松田阵平胸膛不定的起伏,薄红蔓延上脸颊,红肿的嘴唇上还有萩原研二刚刚咬出来的痕迹,那双浓得像墨一样的深青色瞳孔紧紧的盯着萩原研二,像是捕猎的野兽,渴望又警惕。

萩原研二被蛊惑一样按住松田阵平的脖颈,摩挲着脖颈和下巴间薄嫩的皮肤,感受着手掌下紊乱的脉搏和血液涌涌流动的触感,艰涩的开口,顺着之前的话说了下去。

“毕业那天大家都很激动,很多人都喝醉了,小阵平被我劝酒的话也难免会被灌醉吧?”

“小阵平那么信任我,编点借口把小阵平带去酒店留宿好了。”

“你想做什么?”松田阵平并没有喝酒,但是这个时候却好像真的被带入了那个喧闹混乱的毕业酒会,呼吸越来越乱。

满意的感受到手掌下的脉搏更加紊乱,萩原研二被松田阵平直白的眼神盯得头皮发麻,全身神经都兴奋起来,他咽咽口水,继续自己的幻想。

“当然,直接对小阵平下手的话会很麻烦,所以要小小的利用一下小阵平良好的道德观念。”萩原研二凑近,按住松田阵平的手,轻轻在他下巴上印下一个个吻:“如果小阵平是直男的话,肯定对男性之间怎么做一点概念都不会有的吧?”

萩原研二缓缓顺着硬朗的下颚线条亲到松田阵平唇边,松田阵平眨眨眼,毫无反抗的任由幼驯染动作。

“所以,只要把自己准备好,然后勾引小阵平你○进来,第二天早上稍微暗示一下是我是被强迫的,小阵平一定会主动承担起责任来吧?”

“真是可怕啊,hagi。”松田阵平呼吸逐渐变粗,视线依旧紧盯萩原研二的脸,他右手挣开束缚摸索着向下探去。

“是啊,真可怕,居然错过了那么多各种各样的松田阵平,所以说都是小阵平不早点表白的错——呜!”萩原研二突然感觉下身被另一个人的手掌袭击了,惊得一弹,后脑勺直接撞上了桌子,双重暴击让他呜咽一声倒回了幼驯染身上。

“小阵平……”萩原研二完全失去了之前的气势汹汹,蜷缩在松田阵平怀里掩盖潮红的脸庞:“呜嗯……太,太快了!”

完全勃起了啊,松田阵平隔着两层布料裹着凸起的一大团按压磨蹭,萩原居然也会对他有这种想法?

“是你说的吧,喜欢就要争取。”松田阵平低头亲亲萩原研二被发丝掩盖的侧脸,发挥出爆处王牌的灵活度,五指笼着裤子下鼓鼓囊囊的一团揉弄“我在努力呢。”

萩原研二颤抖着感受从脊髓窜出的快感,嘴里模糊不清的吐着拒绝的单词,手却紧紧的攥住松田阵平的手腕,下身一下一下蹭上去。

“我知道了。”松田阵平喃喃低语,终于完全卸下警惕的力道,放松的躺在萩原身边,抱着自家幼驯染轻轻的叹息,手掌依旧毫不留情的抚慰着。

萩原研二终于喘匀了气,另一只手向松田阵平的下身探过去,两个男人缩在狭窄的被炉里拉扯翻滚,时不时有人撞上桌角闷哼一声,又被亲吻堵住,等到两个人都解决了对方的问题的时候,他们都已经大汗淋漓了。

“周末我去买戒指。”萩原研二呼吸着清爽的空气,抱着闭眼在他怀里打盹的幼驯染,感到一种拥有全世界的豪情万丈。

“不……”怀里的人皱着眉头缩了缩,咕哝着什么,想要继续睡,但是这里实在不是睡觉的地方,最后松田阵平被头顶的光线晃得有点烦躁的睁开了眼睛。

“不什么?为什么不?小阵平难道想始乱终弃吗?难道是要hagi倒追?完全没问题哦,我……”萩原研二满嘴胡话被堵了回去,松田阵平用嘴巴封住那些他不想听的废话,没好气的丢下一句‘等着’,慢悠悠的爬出被炉走进自己房间。

萩原研二坐了起来,紧盯着松田阵平紧闭的房门,忐忑不安的等待着,房间里传来一阵翻箱倒柜的声音,很快,松田阵平走了出来。

萩原研二紧张的打量,只见松田阵平一只手背在身后,表情比刚刚被他表白的时候还不自在,松田阵平走到萩原研二身边坐下,慢吞吞的递出掌心里的东西,一个小小的黑色丝绒首饰盒。

“喏,不用再买了。”松田阵平视线在房间里一阵乱晃,半晌没有得到回应,有点不安的回头一看,就见自家幼驯染傻傻的待在原地,眼中漫上朦胧的水雾。

“hagi!?”松田阵平无措的把人拉住,却突然被人紧紧的箍进怀里,有冰凉的水珠滴落在脖颈上,松田阵平无奈的拍拍幼驯染的后背:“怎么了?不至于吧。”

“对不起……”萩原研二伏在松田阵平的肩上,肩上闷闷的说道,在根本没有期望的心情下购买一对男式婚戒,小阵平一定很难过吧,他一向自称是世界上最了解松田阵平的人,可是却从来没有发现这些本该发现的心情波动。

“你想太多了,我只是看到了就顺手买了。”松田阵平有点无奈,想把人拉起来,但是萩原研二死死的抱着他,脸埋着不肯抬头。

买戒指的情形他已经记不太清了,只是采购的时候偶然路过首饰柜台,无意间看到这只戒指的时候一瞬间闪过了‘很适合萩原的手’的想法,鬼使神差就买了下来,他的手掌和萩原的差不多,也就在导购员奇异的眼神下买了两只一样的。

带回家之后他才清醒过来这种东西根本没办法送出去,但是倒回去退掉又太麻烦了,就随便的塞在了杂物堆底下。

倒是没想到它还有被用上的一天。

萩原研二摸索着把首饰盒握在手里打开,在松田阵平肩膀上蹭了蹭,终于抬起头来,他低头把那只简洁大方的素银戒指套上手指,然后托起松田阵平的手,小心翼翼的套上了另一只戒指。

“这样就没问题了。”萩原研二再次抱了上来,两个成年男性的躯体紧紧的贴在一起,萩原研二满足的叹了口气,突然感觉脖子一紧。

松田阵平深吸一口气,突然起身,拎着萩原研二的衣领往自己房间走去:“不,还有很多问题等着你‘解决’呢。”

“嗯?诶!等等等等哇啊啊小阵平太粗暴了!我——”萩原研二原本还想挣扎一下,在看到目的地是松田阵平的房间以后反对的声音突然全部消失,唔了一声顺从的被拖进房间里。

第二天,穿着同款厚呢子大衣的萩原研二裹着松田阵平的围巾站在楼下等着松田把车从车库里开出来。

他捧着手里暖呼呼的咖啡惬意的喝了一口,突然听到身后车喇叭哔哔响了两下,他扭头看过去,果然是他的恋人兼幼驯染。

萩原研二眼睛亮了亮,美滋滋的拉开车门溜进车里,车里一如既往的已经开好了暖气,萩原研二把手里的咖啡递到松田阵平嘴边:“小阵平辛苦了~”

松田阵平哼了一声没说话,低头就着萩原研二的手喝了几口,然后嘴边又被抵上了一颗薄荷糖。

松田阵平斜昵了一眼笑得一脸无辜的恋人,低头,红润的舌头一闪而逝,从萩原研二指尖卷走了糖果。

萩原研二笑眯眯的靠回椅背,舔舔指尖的糖屑:“小阵平的戒指呢,hagi有好好的戴起来哦。”

松田阵平从衣领里勾出一截细细的银链给萩原研二看了一眼,随后继续专心开车,萩原研二遗憾的看着那截细链顺着肌肤滑进衣领里,在那下面可是有更多不可描述的痕迹呢,可惜现在看不到。

警视厅很快就到了,在松田阵平停好车的时候,萩原研二握住了松田阵平打算拔钥匙的手。

松田阵平疑惑的望过去,就见自家新鲜出炉的幼驯染恋人俯身咬住了他的手指。

“嘶——!”

坚硬的牙齿骤然用力,松田阵平条件反射的抽手,无名指底端被咬出一个深深的牙印。

该感谢hagi还知道他的手很重要稍微留了一份力吗?松田阵平气笑了,拔下钥匙追上快步溜走的人,手臂勒了上去:“这种事情也要在意的吗?不是有带着吗!”

“小阵平根本不懂啊!完全是浪漫绝缘体吧!”萩原研二委屈的大叫,两个人打打闹闹的走进了爆炸物处理班的办公室。

————END————

小剧场1:

萩原研二趴在松田阵平身上休息,汗淋淋的肌肤贴在一起黏糊糊的,不过这时候也没有人会在意了。

萩原研二小心的嗅嗅,松田阵平身上橘子,红豆和烟草的气味已经微不可查,现在能闻到的只有一些很‘糟糕’的气味。

各种意义上的糟糕。

“hagi,偷笑什么呢?”

耳边传来懒散餍足的声音,萩原研二侧头亲了亲:“没什么。”

以后要让小阵平更多的沾上这样的味道才行呢♡

 

小剧场2:

如果是hagi当初发现自己对小阵平有意思,绝对绝对不会放手的哦?

萩原研二又看见了毕业酒会上的松田阵平。

周围的人喧闹欢腾的抒发着毕业的激动,挥洒着最后的青春,松田阵平却一个人安静的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这次不会再错过了,萩原研二走过去,握住松田阵平的手腕,在那个人茫然的睁眼望过来的时候张开五指扣进松田阵平的手掌与他十指相扣,与此同时紧盯着他亲了下去。

身下的人愣了一下,随后猛然爆发出一股巨力把他狠狠推开,萩原研二眼睁睁的看着自家幼驯染茫然的看看他,又看看他,突然用力把他推得更远,然后低头抱着垃圾桶呕的吐了起来。

!!!!!

萩原研二一个激灵醒了过来,他大喘气的看着熟悉的天花板,又看看身边安安静静的睡着的卷毛男友,松了口气,软软的凑过去把人抱在怀里,安心的再次陷入睡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