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TSN/ME】神父

Work Text:

停留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小镇里只有一座不太大的教堂,掩盖在灰扑扑的尘埃下,敛去它的锋芒。现在已经到了千禧年,教堂的冷清不可避免,年轻人大多不愿意浪费时间在繁冗的教堂礼节上。
Eduardo意识到了这一点,他也乐得一个清净,让他有更多的时间可以去研究那些古籍。除了每天必要的祷告和忏悔,他几乎都把自己埋进那间晃着幽黄灯光的屋子里,不在外面现身。
不过每一次Eduardo在外面的时候,都能看见一个年轻人。他看上去再普通不过,同这个小镇里每一位对未来毫无想法的年轻人一样,只不过Eduardo总是感觉隐隐约约能从他的眼睛里窥探到一丝不该在教堂里出现的眼神。
是张狂、是固执、是秘不可宣的欲望。
他们俩并没有太多的交集,Eduardo不像那些喜欢同别人传教的神父,不会主动去和别人搭话。“神父”于他而言更像是一份世袭的工作,他没有狂热的宗教信仰,也不想去亲吻上帝的手背,他的父亲希望他可以接任这份工作,他也就答应了下来。
宽大的袍子快要垂到Eduardo的脚面了,他想他应该走过去和这位不知姓名的年轻人说些什么 才能对得起他日复一日地坐在这里,无论是在发呆、走神,还是在专心祷告。落日的辉煌从彩窗里散落,跌在地上摔成五颜六色的碎片,Eduardo背对着光亮,踏着一地纷乱向Mark走了过去。
Mark的注意力本来就在Eduardo的身上,他窥探着年轻神父的一举一动,把他举手投足都揉碎在自己的欲望里。阳光的阴影让Mark有些恍惚,上帝慈爱的雕像就在Eduardo的身后,而他正向自己走来。他不免怀疑自己是不是产生了幻觉,其实Eduardo就是真正的上帝。
落荒而逃不是一个有勇气的举动,但这是Mark能想到的最有效规避和Eduardo碰面的举动。他不敢去和Eduardo搭话,隐藏在他心底扭曲的美妙幻想是他每晚的回忆。他不可避免地把自己幻想中的Eduardo的举动,强加在他眼前的Eduardo身上。
他想着他的神父会和他接吻,用自己替他洗清一身的罪孽。
Mark绝望地闭上了眼睛,明天又是新的一天,而他还是会如往常一样,走进这座教堂。他还会和上帝最虔诚的信徒会面,怀揣着脑海里的龌龊。
明媚的阳光迟早会席卷整片土地,Mark会按时醒来,推着他的自行车来到他熟悉的教堂。Eduardo没有出现在外面,直觉告诉Mark,他一定会在忏悔室里等待别人的忏悔。顺从内心的指引,Mark走了过去,跪在了柔软的垫子上,准备开始他的忏悔。
和Mark猜得一样,Eduardo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他日思夜想、深深折磨他的声音把他纠缠。他想他的确需要忏悔,他不应该对上帝的信徒如此不尊重,他应该向Eduardo坦诚他那些不能被拿到阳光下的肮脏念头。
“我要向您忏悔。”
声音透过忏悔室的缝隙进入了Eduardo的耳畔,以往过来的人总是会借由他的名义向上帝祈求原谅,而不是和此时此刻跪在外面的那个家伙一样,直接向他忏悔。他手里还捧着《圣经》,准备听这位年轻人继续说话。
“我不应该在您跪着祷告的时候,想的是怎么亲手脱下您的祭披,亲眼看着您面露欲色。”
一字一顿重重砸在了Eduardo的心上,他手里的《圣经》也应声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