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Show You How It's Done

Work Text:

 

流言蜚语像野火一样在学校和宿舍里流传开。从一开始的“Zuckerberg好几次被见到在附近的咖啡厅或酒吧里和不同的皱巴巴老男人见面”,变成了“我真的为他为了一点钱就卖身给又老又难闻的祖父辈男人而感到难过”。当然,他和Mark的sugar daddies开拓事业没有关系,但出于某种原因,Eduardo觉得他需要做些什么,或者最好让Mark停下这一切。他只知道那些老家伙也许对Mark有更深层的动机,也许其他更过分的,更别提他可能会从他们身上染上的那些病了。他了解Mark,面对一桩获益的交易,他不会让自己对他人行为举止的惊异阻止他规划更宏大的图景。
 
作为Mark唯一的朋友,Eduardo担心Mark继续和陌生人见面下去的话他的将来,这完全是说得通的。没错,他需要对此做些什么。如果Dustin——Mark的室友,根本不敢开口的话,那他别无选择,只能亲自上阵。
 
“你得停下来了,伙计,说真的。”他坐在电脑椅上,尽量使自己说出来的话简单一点。奇怪的是,Dustin却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他抬起了一边的眉毛。
 
“为什么?”Mark说,“我告诉过你们,这是唯一能让我为网站筹够钱的方法。如果我现在停止,那么谁来为我正在工作的一切买单?”
 
“我!”Eduardo立刻回答说,手放在他的胸前。“我跟你说过那么多次我可以借给你你需要的钱,但你尊贵的屁股就是不愿意接受。你宁愿去和随便哪些就差一脚迈进棺材的难闻的老头子一起。”
 
“不要随意谈论我的sugar daddy们,Wardo。” Mark就那样让那些话轻易地从他的舌尖滑出来,好像他们只是在讨论一件无关紧要的事,Eduardo简直不敢相信。“我们都知道你现在的钱是从你父亲那拿的,你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从那个预测天气的项目拿到佣金了。”
 
Eduardo吃了一惊,他反驳说:“那不是真的,我还有不少那个项目的余留,如果你问的话,我可以给你几百万。”
 
Dustin在背后嗤笑,但商科生决定无视他,他现在全身心投在改变Mark的想法上。
 
“是的,我宁愿像个婊子一样被操赚钱。那又怎么样?我和他们之间又不会有更多的接触。事实是,我不止在性上享受他们的陪伴。他们友善、风趣,有启发性——但是年纪不轻,孤身一人。所以很明显,这是双赢。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觉得这很复杂,Wardo。”
 
Eduardo叹了口气。“你就不能找个年纪相仿的,哪怕三十来岁的人吗?”
 
“他们风险太大,太复杂。我只能从他们身上得到他们的百分之十五。年长者更简单,因为他们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
 
“你甚至享受和老男人做吗?”
 
Mark有一秒停止了在键盘上敲打。然后他慢慢地转过椅子,用一种几乎让Eduardo有点生气的,坚定的微笑,面对着他。
 
“Wardo,你不知道和老男人做有多么美妙。”
 
Eduardo被激怒了。
 
 

所以就是这样了,huh?Mark四处和人同床共寝不只为了钱,还因为他喜欢被老男人干。他对年长的男人真的有种情结。也许这跟Mark对灰白的阴毛,下垂的睾丸和无力的阴茎的癖好或者其他什么迟缓的东西有关,但不论那他妈的是什么,Eduardo都完完全全地被激怒了。
 
谁他妈的会想要那样的性啊?为什么Mark就不能像其他同龄人一样有些像样的性体验?看着Mark浪费他的青春和精力已经够让Eduardo难受了——还是用在找一些恶心的、长满皱纹的、身上有怪味的老家伙身上。Eduardo对此接受不能。所以,他不会放弃的。他会确保在Mark升二年级之前停止这一切。只有一个办法了,Eduardo想。
 
 
 
Eduardo没有勇气当面说,于是他决定在短信里告诉Mark。他走运了,Mark很擅长在课上回复短信。天知道他在解一个复杂的代数的同时能应付多少个daddy。
 
我找到一个方法来阻止你了,Mark。而且我确定这次能行。
 
还没放弃?欣赏你的决心,Wardo,所以我会上钩的。
 
现在看来唯一能奏效,让你能不再想要和老男人睡觉的方法就是尝试和同龄人做,看看那是什么感觉。
 
Mark假笑了一声。告诉过你了,我对同龄人没兴趣。难道会有什么不同吗?性就是性。到一天结束时我总能收获快乐的。就此打住吧,Wardo。
 
噢,Mark,你不会知道自己错过了多少的,Eduardo想回嘴过去。俗话说,在你尝试之前,不要轻易下评判。带了一个眨眼的表情。这多少有点幼稚和不符合他的形象,但谁在乎?如果成功了,Eduardo能从中得到点什么。而他会确保他能够得到。
 
你最好再做点什么来说服我。你建议谁和我睡一觉?我打赌这所该死的大学里没有一个人会想和我睡的,鉴于我的外表、信心……总而言之,一整个我。
 
那很简单。我。
 
这是第一次Mark超过一分钟才回复他。你?你在开玩笑吗?
 
没错,Mark。我绝对会和你睡觉的。
 
一边去。朋友不该和对方上床。你在说胡话,Wardo。你今天早上吃了你的维他命吗?
 
是的,我吃了,而且我现在很认真。事实上,我们可以做炮友。
 
Wardo,停。我今天和你的对话就此结束。
 
这样,如果我让你享受到了你这辈子经历的最棒的性爱,你就接受我的钱,并且再也不见你那些daddy们——不管你叫他们什么。

我不会的,Wardo,我们不能那样做。事情不是这样运转的。
 
为什么不?我也比你大,虽然就几年,而且作为回报,我会付给你一笔可观的报酬。见鬼,我也许就是你的众多daddy之一,但是要棒得多。我保证我能做的比你那些所谓的daddy们都要好。
 
操,谁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但他绝不后悔。光是对Mark说出这些话,Eduardo就已经感觉身体发热。他愿意先把友谊放一边,只是为了Mark能和他走在同一条路上。听起来很怪异,但此时他确实想和Mark睡觉。
 
所以,怎么样?
 
,Mark回复。如果你成功了,我就不再见我的suagr daddy们,但如果你失败了,就快点别管我的事,并保证再也不提起这件事。成交?

成交。
 
 

Mark不知道Eduardo在想些什么或他能从这中间得到什么。不是说Mark在乎,但他大张旗鼓就为了改变自己的想法,这太令人费解了。惊讶的是他从没觉得Eduardo是那种和自己的朋友上床只是为了证明自己观点的人。Mark再评判下去就有点伪善了,所以他决定不继续多想Eduardo的事。唯一重要的是他们之间有个交易。再者,他很期待看着他给Eduardo的表现打完分之后他沮丧的表情,因为Eduardo不可能和他的daddy们在床上的表现相提并论。
 
他们在短信上决定在周六晚上,一个离他们的学校两公里的汽车旅馆做这件事。Eduardo来确保在前一天买好他们可能需要的东西。最后他买了多于两个的套子,以备不时之需。实话说,距离他上次也有一段时间了,这就是为什么他情不自禁地有点激动。另一边,Mark只是在房间里休息,试错他的代码。
 
Mark又看了一遍手机上的地址,确保他没走错地方。看这栋旅馆,它看上去高级到他多半支付不起住一晚上的费用。Eduardo真的想卖弄一下,嗯?只可惜他所有的努力都将付诸东流,只有失望。
 
出乎他的意料,Eduardo已经在那张特大号的床上舒服地坐着,摆弄他的手机,他还以为他会是早到的那个呢。Mark还注意到他穿戴整齐,跟他那时去参加凤凰社的聚会一样。Mark在自己的连帽衫里莫名觉得有点渺小。
 
“太好了。你来了。”Eduardo随意地从床上下来,阔步走向Mark。
 
“我们快点开始做完这个,那样我就可以回宿舍去检查Dustin的代……”Mark的话被伸进他嘴里的舌头截断了,他有点生气,不是因为在说话时被打断了,而是因为他被Wardo的舌头轻易地侵入他的嘴中吓了一跳,他能感觉到他的舌头触碰到了他的daddy们和他的牙刷都没能到过的地方。
 
这发生的太快了,看在他的心脏的份上,Mark不得不推开Eduardo。“等——等会,你没提过吻也包含在内。”
 
“什么?难道你以为我们会直接到床上然后开干吗?”Eduardo声音低沉地笑了。他是怎么让声音听上去该死的这么低沉性感?他轻抚Mark发红的脸颊,笑着说:“别告诉我一次简单的性爱就令你无法承受了?”
 
简单???我差点因此死掉。Mark在心里叫喊。“当——当然不,我只是有点惊讶。”
 
“很好。因为你要知道我才刚开头。”Eduardo一边说着,一边又一次把嘴唇覆到Mark唇上。他再次把舌头伸了进来,比刚才更猛烈,好像要和Mark的舌头争抢什么一样。Mark尝试跟上,但——操,Wardo的舌头灵活又强硬,基本上就是在扫荡他的每一寸口腔,像享用最后一餐那样大快朵颐。操,他真的很擅长亲吻。他开始咬和吮吸Mark的下唇,这开始变得更加过分了。难怪那么多姑娘大排长队,只为了和Eduardo约次会。
 
就在他刚开始享受的时候,Eduardo抓住他的胳膊,用力气把他扔到了床上。
 
“嘿,你有点粗鲁……”又一次地,Eduardo的嘴一覆到他的嘴唇上,他的话就消失在了口中。他们继续亲热了一会,Mark完全没意识到Eduardo已经跨坐在了他的下半身上,直到他感觉Eduardo的手伸进了他衣服的下摆,抚摸和揉捏他柔软的皮肤。他的手掌感觉又大又温暖,和那些daddy皱巴巴,还带着汗的手完全不同。再碰碰我,求你了,Mark在心里呻吟着。
 
Eduardo在Mark的脖子上轻啄了一下,结束了这个吻,接着有些粗鲁地开始探索他的脖颈。他有些吃惊,Mark的脖子上没有什么肉眼可见的淤痕或吻痕,因为照这样的话,他那些所谓的daddy显然没有好好地照顾他。Eduardo保证,他十分乐意有这个荣幸,用能留存一周以上的啃咬和吻痕把Mark的脖子弄得一团糟。
 
Mark发出的第一声是一声微小的尖叫——不是他没跟上节奏——Eduardo的手指不小心轻扫过了他的乳尖。Mark并不为此骄傲,但他的乳头十分敏感,他的sugar daddy们喜欢这一点。
 
“拜托,别、别碰我那了……”
 
“你确定吗?你的身体可不是这样说的,Mark。”Eduardo偷笑,试着轻咬了咬那颗乳头,Mark颤抖着呻吟了出来。轻柔、动听,却足以令Eduardo快失去理智。
 
“脱掉那件该死的帽衫,Mark,”Eduardo命令道,用一种令Mark的脊柱颤抖的语调,这很奇怪,他从没有因为Eduardo感到害怕过。
 
Mark从头顶扯掉帽衫,随意扔在了地上,然后在床上躺下。Eduardo的手在Mark苍白的胸口游走,温柔地上下抚摸,他盯着Mark明显快感过头的表情。他们甚至还没开始,Mark已经这样了。他的阴茎为此一颤,如果说他没有享受Mark现在的样子的话,那一定是在说谎。Mark比所有他睡过的人都要漂亮,又因为是Mark而格外特殊,他从未想过可以触碰的Mark,但现在他们居然在床上。妈的。
 
手移到Mark的腰上,Eduardo俯下头,把Mark的一颗乳头含进嘴里,Mark抓住他的棕发,脚趾蜷缩起来。Eduardo不怎么介意,他正沉迷在用舌头把粉色的蓓蕾戏耍得红肿,被唾液浸湿。当然他不会忘记时不时地偷看一眼Mark的神情,他也没有为此失望过。

即使在尽力压抑自己的喘息时,Mark也显得美丽而夺目,而Eduardo确保自己能听到Mark压抑的每一丝声音。没有任何提示,他咬住了Mark的乳头,吸吮着那一整块地方,这次Mark终于发出了一声短促的吸气。Eduardo把他的乳头吸到肿胀起来,变红才停止。然后他移向另一颗,给予相同的待遇。他用轻吻与咬痕装饰Mark苍白的胸部,直至上面再没有空地。

Mark已经几乎无法压抑自己的声音了。事实上这还挺辣的。谁能想到Mark可以如此性感,让人欲罢不能呢?天哪,那些老男人真是幸运,能够看到Mark这样的一面。光是这样想,就已经让Eduardo怒火中烧。那些下流的混蛋。我能比他们做的好多了,他们根本配不上Mark。我会向你证明这一点的,Mark。等着瞧吧。

Eduardo呻吟着,移向Mark的皮带,急躁地把皮带从Mark的裤子上脱下来。Mark就只是躺在那儿——还是一副爽过头的样子——注视着Eduardo从腿上脱下他的裤子。这给了Mark一个机会来欣赏Eduardo的身体。公正地说,他看上去还不错,Mark想。他不如他的sugar daddy们那样迷人,但还是有竞争力的。谁知道呢,也许再过个几十年,Eduardo也能变得像他们一样有魅力。

“嘿,你还好吗?”

Mark眨了眨眼。“嗯,我刚才在想象你二三十年后的样子。”

“是吗?你是怎么想的?”

“我会很想和你做爱。”

“笨蛋。”Eduardo打开润滑,在Mark的后穴上挤了一大堆,他无意一直紧盯着那个缩拢的粉色的洞口。干,他知道自己的小穴有多可爱吗?它看上去根本不像被很多阴茎使用过了。不管怎样,重要的是我就要拥有这个荣幸了。

第一根手指进去后,Mark轻轻地颤动了一下。Eduardo时不时地就看一眼他的表情。第一根手指放好了后,他很快又加上了一根。他的两根手指在后穴里滑进滑出,直到完全被穴口吞没。Mark这时发出一小声呜咽。因为不适和疼痛,他的嘴角下撇,脸也比之前更红了。Eduardo继续准备着他,同时把视线定格在他身上。

“我觉得可以了。”

“还没呢。”

Mark试着张嘴与他争论,但Eduardo用唇舌堵住了他的话。他用舌齿分散Mark的注意力,同时轻柔地用上了第三根手指。Mark抓住他的前臂,背微微向后拱起。不痛才怪呢。他一般只做到两根手指,只有在需要用到床伴的尺寸两倍大小的假阳具之前,他才会用上三根。而且他也不习惯自己的体内有别人的手指,Wardo到底在干什么?他不可能有那么大吧?

“Wardo,好了。我准——准备好了。”Mark有气无力地呻吟道。

Wardo亲了亲他的脸颊,又在左眼上亲了一下。“你准备好的时候,我会告诉你的。”

“可是——”

毫无征兆地,Eduardo把手指捅得更深了,他就在这时找到了头奖。Mark呻吟起来,闭上了眼。为了欣赏这位程序员快感过头的表情,同时消化一下他刚刚听到的声音,Eduardo不得不停下来一会儿。然后他试着又按了两下同样的地方,Mark即刻呻吟起来,这次更大声了。Eduardo的阴茎硬的像块石头,顶在他的小腹前。

“你喜欢这样吗?”

“如果你不停下,我想我会射出来的。”

“那就尽量别射出来。”

Eduardo慢慢地抽出手指,尽管稍微有些困难。Mark的呼吸正常下来。但Eduardo不打算让他休息多久。他急躁地除去皮带,拉下拉链。不到十秒钟,他的阴茎就已经摆脱了一切束缚,硬的有点抽痛。该死的,说实话,他好像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硬。只差轻轻一拉,他就要射了。

“天哪,它可真大。”Mark吸了口气,窥探着两腿之间的东西。“怪不得我需要三根手指。”

Eduardo脸上的笑意又浮现上来。“什么?你从没见过这么大的阴茎吗?我还以为你那些daddy会有令人称道的尺寸呢。”

“我倾向于认为你的尺寸不正常。”Mark回答道,看着Eduardo轻松且快速地在他那根尺寸惊人的阴茎上套上安全套。

“是吗?”他慢慢地把龟头推进Mark缩拢的洞口时猛吸了一口气。这一定是这几个月来他见过的最性感的事情了。而且Mark的紧致真是火上浇油,天哪他真紧。他这么紧,兴许那些老头子根本没好好操过他。一切都很顺利,直到他卡在了中间。

“干,Wardo。”Mark吸气,因为不适皱起脸。“我说过那不正常。你真的要把我撕碎了。”

“天哪,放松。你受不了我的尺寸又不是我的错。”Eduardo咬住唇,手臂抱住Mark的腿,再次往他的臀部猛撞过去。Mark以一种最美丽的方式拱起他的背。他会因Mark而死的,Wardo肯定的想。他继续往前顶,直到Mark的身体一点一点地容纳了他。他们的脸上都出现了汗滴,尤其是Eduardo,因为该死的,在那种紧张的场面下,他真的费了不少力气才让自己没射出来,他故意双关了。

“你还好吗?”他用手包裹住Mark泛着粉色的脸。

“你只管继续。”Eduardo咧着嘴笑了,俯下身子亲吻Mark的脸颊。“我的荣幸。”

他以慢悠悠的插入开始,因为他不想以任何方式让Mark受伤,不过也因为,见鬼,他才恍然大悟。他在Mark里面了,他在他最好的朋友身体里,他从来没想过这会发生。更别提Mark的感觉还如此的好——太紧了。如果他太快高潮了,他是绝对不会原谅自己的。

不过他当然没有忘记自己在这里的主要任务——是为了向Mark证明这将是他人生中享受过的最棒的性爱。Eduardo回过神,俯下身子衔住Mark的嘴唇,这次他亲的更有攻势,舔咬各处,与此同时下半身继续顶撞着。

终于,Mark不耐烦了。“Wardo,拜托。”

“怎么了?”

“你是摔断了背吗?我都没感觉你在操我。”

“那就求求我。”

“什么?”Mark盯着他。

Eduardo停下来,一本正经地看着他。“我可不像你的那些老爷爷一样好心肠, Mark。求我操你。”

“行吧。”Mark闭上了一会儿眼睛。“求你,更用力地操我,Daddy。”

“该死。”

这有点儿滑稽,因为Eduardo只因为这一个词就像程式化的机器人一样,切换到了狂野模式。他本想让这个模式持续得长一些,把Mark弄得精疲力竭了才好,但看着Mark的样子,和“Daddy”这个词从他舌尖绕出的方式,他做不到,没有一个理智尚存的人可以抵挡这些。

但他的意志还没有因此摇摆。他想让Mark比自己更享受,正是现在的状况。Mark的呻吟声现在响多了,大多是“操,就是那里”这样纯粹的叫喊,让Eduardo更想把他操开了。

“嗯,你的肉棒感觉真好,Daddy,”Mark毫不知羞地呻吟。“我爱死它了。”

“操。”

Eduardo于是更快更深地操起他来,发出不成调的喘息。Mark叫的像那些色情网站里的一样,但他自己好像没意识到。Eduardo想要贪婪地吞下他的那些声音,于是他那样做了,他低下身,用一个粗暴的吻捂住了Mark的嘴,这个动作让他好像在自己最好朋友的身体里进得更深了,如果还能更深的话。

“太深了。”Mark从亲吻里抽出来。那张通常苍白的脸染上了层层叠叠的红色。“Daddy,我快要到了。”

“就要到了吗?”Eduardo忍不住笑了笑。“但我们才刚开始呢。”

 Mark呻吟着说:“太多了。”

对于你来说当然太多了。你在这之前从来没有被好好地干过,Eduardo在心里为Mark的话作注解。

“Daddy会让你射出来的,只要你承认我比那些年老体衰的老男人们强多了。”

“你比他们棒多了,Daddy。绝对的。”

“你会不再和他们见面吗?”

“会的。会的。我不会再和他们见面了,求你了,我——”

“现在说,我是你唯一的daddy。”

Mark给了他一个欲望和恼怒交织的表情,但他现在实在没有力气去关心了。“你是我,我唯一的——操,Wardo,求你了,让我射出来。”

“好吧,你做好准备。”

就在那时,Eduardo轻轻地拉住了Mark的阴茎,用拇指揉了揉尖端。Mark很快射在了他的手上。如果在这之前他是美丽的,那他现在简直是美妙绝伦。Eduardo想把他这幅欲仙欲死的样子印在自己的脑子里,当做以后自慰的材料。这个想法已经让他也想要射了。他紧握住Mark的腿,在最后一发有力的冲撞后,他攀上了高潮。

 

一会儿后,Mark还在从高潮中平复呼吸的时候,Eduardo就已经把手伸向了下一个安全套。Mark仰起脖子,看着Eduardo戴上套子,脸上和身上写满了迫不及待。他怎么能这么有耐力?Mark思考着。Eduardo总能让他大吃一惊。他是如此令人惊叹,对所有事都很擅长,比如说和Mark做爱,好像他命系于此一样。Mark很少承认自己的错误,不过这次Eduardo确实说对了。他比别人好上十倍。

“准备好来第二轮了吗?”

 

这次Eduardo用了后背式。他没想到的是,Mark轻易地就听从了他的指令,让他感觉自己掌握了全局。他想把握这个优势,不过也没有忘记他弄出这一切来是为了什么。给Mark最好的一次性爱体验。所以,他确保更卖力地投入其中,始终继续操干。床发出一些微弱的嘎吱声。Mark那苍白的身体上之后一定会有淤青,因为Eduardo的抓握。而就算Eduardo看不到,他也肯定Mark脸上的表情会一如既往的迷人。

 

直到他们俩都精疲力竭,用完了所有的安全套,他再也射不出来一滴精液,而且Mark的身上再也印不下多一个吻痕了,Eduardo才停下来。他们疲惫不堪地躺着,疲惫地面对着空白的天花板。没有谁去计时,但很确定的是,他们绝对没后悔。

Mark是先恢复的那个,他撑着手肘,转过头用水汪汪的眼睛对着Eduardo。

“你最好把资金都准备好了,因为这事对我来说很重要。这个网站是正事。”

Eduardo只回以低低的笑声。

“有什么笑的?”

“我只是现在才意识到我们真的睡到一起了,而我们在这之前都没想过这事会发生。”

“是的,但它发生了。”Mark把玩着Eduardo的短发说。“你后悔了吗?”

“什么?当然不。”Eduardo皱眉。“我一点都不后悔,Mark。我真的想让你不要再去卖身给一些陌生老头,同时也让你感觉舒服。而且鉴于我的计划完美完成,你不知道我现在有多傻乐。”

“所以,你不只是因为你感觉很不适才做了这个?你是说你真的是想和我做爱?”

“Mark,如果我不想和你做爱,我是不会向你如此提议的。”Eduardo开玩笑地戳了戳他的额头。“你令我屏住呼吸,所以就算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也毫不后悔。”

“我倒有个遗憾,”Mark撅嘴承认道。“我很遗憾我们没有早点这样做。”

Eduardo叹了口气,靠向他然后说:“放心吧,我想我们未来还有很多时间做这些事。”

Mark微笑着,“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