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燃烧的丝巾

Work Text:

“为我叫出声,爱德华多。你的朋友在隔壁听着呢。我想他现在做和你一样的事,不是吗?”
“噢,甜心……”
“不,叫我克里斯蒂。”

 

她直起身子,掐着爱德华多的下巴吻上去,用温暖热情的嘴唇摩挲他的,然后用舌头舔舐,加深成一个让他喘不上气的火辣辣的湿吻。与此同时她更深地沉下身体,和爱德华多结合得更紧密。

爱德华多觉得自己几乎要被淹死了。他的阴茎被埋入深沉的、温暖的海洋里,坐在他大腿上的亚裔女孩,克里斯蒂,正紧紧地包裹着他、吸吮着他,这种感觉如此亲密和刺激,让他几乎忘记了怎么呼吸……嘴唇上传来了密密麻麻的、刺痛的感觉,噢,她甚至还热情地啃咬着他的嘴唇——有些过于热情了,爱德华多自诩是情场老手,此刻却只能在一片湿漉漉的唾液里被吻得晕头转向,大脑一片茫然的间隙里,他总算想起来还能用鼻子呼吸……女孩的吻就像是没有尽头一样。

他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手什么时候放在了克里斯蒂的腰上。也许是为她脱内裤的时候。克里斯蒂的内裤和她在比尔盖茨的演讲上露出给爱德华多看的胸罩——也许她是故意的,用来勾引爱德华多——它们是成套的,红色的蕾丝内裤,颜色像她的眼神一样火辣,布料少得几乎什么都遮不住。风度让爱德华多克制住没有立即去碰她的内裤,克里斯蒂却已经用拇指勾着蕾丝的边缘,把它扯下来丢在了地上——隔间的灯光太暗,他不确定到底是不是红色的——然后分开双腿,骑上了爱德华多的大腿。

等爱德华多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手指已经在克里斯蒂的腰上掐出了红印。他下意识地想道歉,半开的嘴唇却再次被克里斯蒂堵上。他的鼻子里充斥着浓艳的、甜得发腻的香水气息。克里斯蒂抓着他的肩膀,骑着他的腿上下起伏,快感使得爱德华多闭上双眼,他觉得自己就像一艘暴风雨里失去桅杆的船,在海浪间上下飘摇……一会儿被抛起来,一会儿又沉下去……克里斯蒂的吻让他几近窒息,她的双手不知什么时候移动到了他的脖颈间,用力地掐着他,把他按进海底。他感觉自己快要失去思考能力了。

再次被抛到顶端的时候,克里斯蒂松开了手。大量新鲜空气混着香水味道灌进他的肺,他没来得及抗议就射了出来,不确定是因为窒息还是克里斯蒂索取般夹紧他的动作。爱德华多大口大口喘着气。

他和他的安全套还在克里斯蒂的体内。克里斯蒂张开手掌,五指插入他被汗水和激烈的动作弄乱的发间,在他头顶来回摩挲。

她的语气听起来是餍足的。“你比我想象的要辣多了,爱德华多。我还以为你是处男和绅士呢。”

爱德华多尽力朝她露出一个安抚的笑容,像他对之前每一个上过床的女朋友那样。他不确定克里斯蒂是否需要这个,但她的后一个形容词确实说对了,他是个绅士。

他们大腿紧贴的地方已经浸透了汗液,皮肤分开的时候有点黏。克里斯蒂起身,他的大腿上留下大片湿漉漉的、红色的痕迹。

一双纤细漂亮的手——延长美甲上镶着亮晶晶的钻——替他摘下安全套,轻巧地丢进垃圾桶。美甲的边缘刮过他的阴茎,有点刺痛。他不由想象克里斯蒂是否经常在酒吧和哪个男生打炮。下一秒他意识到自己的窘迫,好在他没让这种窘迫表现在脸上:就算他是这些男生中的一个,但她真的很辣,所以他有什么好抱怨的?

爱德华多的目光从她的美甲上移开,有点飘移,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他的视线除了克里斯蒂丰满的蜜色臀部之外,找不到落点,总是不由自主飘回到她身上。但是在打完炮之后盯着女士的裸体看,也太不礼貌了。克里斯蒂的语气听起来带点关切:“你还好吧,爱德华多?”

“对,我很好,”他惊醒般回答,把目光收回到她脸上,在一秒钟之内捡回他的社交面具,“这句话该我问你才对。你感觉怎么样?”

“棒极了。”克里斯蒂舔舔嘴唇,声音听起来很愉悦,“可以请你出去了吗?我要换衣服。”

“噢,好的,当然了。”他迅速提起内裤起身,拉上西装裤的拉链。

爱德华多正要去转动门把手,却被克里斯蒂拽了下领子。他下意识回过头,发现她一丝不挂,然后踮起脚尖,在他的唇角吻了一下:“下次真想试试和你在床上做。”

 

“所以,我们现在有骨肉皮了。”马克说。他们抱臂靠在卫生间的门口,对着经过的大块头说,“抱歉,哥们,有两个姑娘在里面换衣服呢。”

“是啊。”爱德华多心不在焉地回应,手指摸着自己略微泛红的脸颊。他还在想克里斯蒂说的最后那句话。到床上做。她是想和自己再干一炮,还是说…某种进一步关系的邀请?

“嘿,华多,你现在的表情甜蜜又愚蠢。”马克的语气远不如往常刻薄,因为他脸上同样挂着那种被女孩看上又成功和她勾搭了的得意自满。

“对,我是。你的怎么样?”

“不算坏。重点在于她们是主动来和我们搭讪的,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我当然知道。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认可你天才的那一面的,马克。”

“嗯—哼。”马克发出一声模糊的鼻音,爱德华多没费神去分辨他语气里的含义,因为克里斯蒂从卫生间里面出来了。她和爱丽丝手挽着手,身上还穿着演讲时那件开领衬衫;褐色长发被随手扎成高马尾,嘴唇的颜色看起来似乎比之前更艳——噢天啊,爱德华多不由自主回想起她留在自己嘴唇上的,火辣辣的触感。

马克的声音把他的视线从女生们身上拉回来,他的语气就像她们根本不在场:“我们要回宿舍一趟,商量公司下一步的发展。我要扩张到波士顿。”

爱德华多没来得及抗议,他早就习惯了马克是个随时随地的工作狂,就算刚和女孩打完炮也不例外。两个女生只能看向爱德华多,就像他才是那个罪魁祸首一样:“他有什么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