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2022年生賀0913萩松12小時

Chapter Text

- 間接接吻
在這種炎熱天氣下,回家路上會增加一個想去的地方,那就是便利店。雖然能買的種類以高中生的錢包來說只有幾個選擇,但還是要去一趟不然感覺在回家前就會熱化了。松田一結帳完就在便利店門口開始吃了,但是被萩原說著:「第一口我就收下了~」邊咬下頂端的冰棒,之後被冰到頭痛的樣子引起松田的嘲笑,萩原聽到松田的笑聲後自己也笑了出來。

接著萩原也打開自己的冰棒包裝,清新的青檸味從口腔裏面到喉嚨蔓延,把熱度從有點輕微過熱的大腦逼出來一樣的感覺真的太爽了。清醒一點後看向站在旁邊的松田,看到汗水從額頭開始流到松田的下巴,舔了下手上的冰棒的同時用手背擦掉汗水,然後弄著阻礙視線的瀏海。俗話說滴著水也是好男人,小陣平本來就是帥哥,這樣看上去就更加帥了。

「萩,冰棒快化了。」
「欸!糟糕了!」

萩原手忙腳亂地舔著流到手上化成水的冰棒,燥熱的溫度令耳尖帶上一點紅,松田想著這肯定是天氣的原因,不然為什麼他也感覺自己的臉也是這麼熱。松田三兩口就把剩下的冰棒吃完,但他忘記剛才為什麼會嘲笑萩原,自己也犯下了同樣的事。

萩原看到松田被冰到頭痛的樣子也再次笑了出來,大半身體都壓著松田身上說:「小陣平,吃得太着急了吧。」遠處的小學生看到兩個高中生在便利店門口疊羅漢,用著一副這到底什麼回事的表情走進了便利店。

他們看到小學生的表情時發現自己現在做的事有多白痴一樣,連忙拿著一袋子的冰棒跑回萩原的家了,打開門後兩人滾成一團哈哈大笑,千速從二樓探出頭來說:「你們回來了,欸⋯你們在幹嘛?」

「⋯姐姐,你回來了。」
「哦,千速你回來了啊。」

到了東京讀大學的姐姐偶然會回來神奈川,但是萩原聽到姐姐的聲音時感覺到一絲危機,感覺自己是贏不了小陣平初戀的原因也有,但更具體的也說不得太明白。

「千速,要吃冰淇淋嗎?」

松田的臉上帶著奔跑後而造成的紅潤和屬於少年的意氣風發令人轉不開眼睛。萩原感到剛才奔跑的熱量回到臉上了,如果眼中只有他的話那多好。

- 初吻
第一次的接吻在高中時,那時候留在記憶裏的是被風吹起的窗簾和對方嘴唇的溫度。那天是松田當值日,夏天明明已經過去了但還很熱了,沙沙的寫字聲和操場上運動部的呼喊聲確實很有夏天的感覺。但是現在明明是秋天了,下個月就是運動會了,但氣溫還是不下來。

突然又想起了在七月時吃過的冰棒,不太記得是什麼味道,但是記得的是那天天氣特別的熱了。那時候的冰棒到底是什麼味道呢,萩原邊想著這個問題邊看向松田的嘴唇。專心地寫課室日誌的松田雖然沒有看向萩原,但感覺到對方有話要說。松田在寫下最後一句時看向了前方,看到了白色窗簾在萩原的背後飛起來和滿是笑容的萩原一起深深留在松田的腦海裏。

一直看著松田的萩原發現了松田莫名露出了笑容,是想到什麼才會露出了這麼好看的笑容。羨慕能讓松田露出這樣的笑容的人,如果,真的只是如果,那個人或者那件事是他或是和他有關的事就好了,萩原想著。

窗外被吹進來的紅葉落到松田正在寫的課室日誌上,萩原拿著楓葉轉來轉去,裝作不經意說出:「小陣平啊,有喜歡的人嗎?」

松田不太理解萩為什麼突然問這個問題,是有了喜歡的人所以才問他有沒有喜歡的人,還是閒得發慌才問,搞不明白萩到底在想什麼,直接問吧。

「突然這樣問?」
「因為很好奇啊,之前小陣平喜歡姐姐吧,那現在有沒有喜歡的人呢?」

剛才覺得他很好看的自己就像是笨蛋一樣,松田決定給他來一個小小的教訓。所以就拉著萩原的領帶,直接吻了上去,當然結果就是撞到對方的牙齒。痛得兩人都捂住嘴,無言的指責對方,從某一句開始就笑了出來。

「那現在,你說我喜歡的會是誰呢?」
「小陣平,好帥啊!」
「要再一個嗎?」

剛才還因碰撞事故而摔到地上的兩人,現在在桌椅的遮擋下接吻了,風也吹起了窗簾為他們掩藏可能來自其他人的目光。

這就是他們的初吻,這是他們青春的其中一頁。

- 吵架時帶有血腥味的吻
雖然從小學時就認識了,到高中時他們吵架的次數屈指可數,交往了之後也沒有怎麼吵過架,主要是萩原的性格令他們吵不起來。但有一次,就是在他們高一時,萩原姐姐的朋友想拿刀自殺,被松田一手抓住刀刃,手被割傷,最後失去了參加拳擊比賽的資格的那次。

在松田包紮傷口時,萩原的臉色一直都很差,松田大概知道為什麼,但是那個時候這樣做才是更優解,所以松田沒打算說什麼。不過擺出那樣子的話令人無法不理會他,松田想要抽出被萩原包紮的手,但被緊緊抓著,傷口被抓得發痛。

「萩,好痛。」
「會痛的話又為什麼徒手抓上刀子?」

啊,生氣了,不過也難怪他會生氣,如果是萩這樣做的話他也會生氣,但是萩的話會理解吧。

「那時的最好的解決方法就是那樣吧,如果是你也這樣⋯唔!」

嘴唇被咬出血了,然後他們就接吻了。這是他們第二次的吻,雖然是第二次但是個充滿血腥味的也太刺激了。沒想到萩原會撲過來的松田,被推翻在地上的同時加深了這個吻。

受傷的右手被壓到頭上,剩下的軀體被萩原壓著,而貼著地面的身體感受到在走廊上傳來的震動,這個時候會來這邊的只有千速。松田祈求她突然不要打開門,可能是動作太過明顯了,萩原分開了相貼的嘴唇再咬下去,然後吞下松田發出的痛呼。

背著光看幼馴染的經歷並不多,看不清他的表情令松田有點害怕。不過松田感覺萩原快要哭出來,所以松田什麼都沒有說只是抱著萩原。想要繼續接吻時,傷口都是在刺痛,所以松田問:「咬這樣狠,你是狗嗎?」

「汪!」

松田不禁笑出聲,這到底是什麼回答,想起了還沒有說的話,然後說:「令你擔心了,抱歉。」萩原聽到後就緊緊地回抱松田。嘴唇再次的相貼,這次不會再咬對方了。

而在第二天上學時,同學問:「松田,你嘴上的傷是?」松田回道:「這個?昨天被狗咬了。」

「萩原,你沒事吧,臉這麼紅?」
「啊⋯沒事,就有點熱。」

- 熱吻
在剛剛開始交往時,無論何時都想和對方黏在一起,本來平時距離已經很近了,一近距離看到對方的臉就想吻上去。接吻比想像中的更舒服,舌頭和腦袋都像要溶化一樣的感覺。

一刻都不想分開,如果可以的話給對方染上自己的顏色,再也無法接受自己以外的人就好了。就算是死亡也無法分開我們就好了,連對任何人公平的死亡也無法分開我們的話,那麼就我們等同於永遠在一起了。

所有情話都像溶到這個吻中,用吻代替愛你之類的話。接吻時感覺言語已經不重要了,可以直接明白到對方對自己的感情的話,什麼情話與其相比都遜色了許多。

你所呼出的被我吸入,而反之也是一樣,就好像和對方共同享有呼吸一樣。松田陣平呼吸所需的氧氣來自萩原研二,萩原研二呼吸的氧氣來自松田陣平,失去了對方就無法生存。

想到這唇舌更加的纏在一起,像是要把舌頭吸到自己的口裏再吞下一樣。全身上下的感受到對方的存在,令腦袋都快要隨着氧氣消耗而溶化了。

- 事後的
在性事結束後,明明累到手指都不想動了,但還是會因為看到對方的臉而吻上去。慾望都在剛剛發洩完,所以就單單是碰一下再分開,但兩人也樂在其中。

剛才明明也親了很多會,但還是覺得溫存時的吻也不夠和對方傾訴出自己的感情。無論說多少次喜歡都感覺都不足代表自己的感情,但在這時就覺得他們所擁有的和所給出的都是一樣大。

- 求婚
萩原看到白色的床單想到了一些事,在之後換床單時,拆下床罩後就把床單蓋到松田的頭上。然後拿出了三個月工資買回來的東西,對著松田說:「無論疾病還是健康,無論快樂還是悲傷,無論富有還是貧窮,直至死亡才會將我們分開。」

松田看著萩原和他手中的小盒子,感覺像是吃了一大瓶糖球一樣甜蜜,雖然有點不爽為什麼他是新娘位置,現在這不重要。

因為接著萩原不知從哪裏拿出了寫好了的婚姻申請表,松田收下了盒子的內容和那張紙,想著明明這麼輕,但拿上手時又感到這麼重,重的是因為內含的心意吧。

萩原看到松田收下戒指後高興得快要哭出來了,但還是給松田的左手無名指戴上去。微微的束縛感在指根處,奇妙的感覺和喜悅的心情令松田覺得新奇。但莫名的有種不好的預感,這種感覺令松田看向四周找出來源,最後視線放到日曆上。

11月06日,明明是一個平平無常的日子,但為什麼會令松田感覺不安,這個預感他第二天就知道為何了。

- 出門吻
在出門前都會給對方來一個吻再加一句「路上小心。」儘管他們是一起上班也好,這是他們生活的儀式感。而因不好的預感而快到天亮才能睡著的松田,和被松田夾著腳而無法起床的萩原,所以踩著遲到的邊緣才到辦公室的兩人,今天還沒有出門吻和路上小心。

而回到座位的兩人都沒空再來一個吻了,不如說已經出門了,那不能叫作出門吻了。不過萩原和松田不太介意定義,對他們來說一天的第一個吻就是出門吻,所以到達辦公室後想去休息室完了這個日常事項。

有案件要出動所以他們打算回來後再親,電話中說道兩處都有炸彈,因此他們分開行動,松田去第一現場,而萩原去第二現場。

在松田解除第一現場的後,小隊一起到第二現場看情況。見萩原還沒下來而打電話過去的松田,聽到戀人並不好笑的笑話後決定今晚做萩原不太喜歡的青椒吧。

但下一秒聽到的聲音和看到的畫面都人像是謊言一樣。松田抬著的脖子在發痛,長期保持同一姿勢而骨頭對大腦抗議,但大腦已經處理不了其他的事。

已經無法給出和收到出門吻了,松田無比後悔出門時為什麼不直接拉著領帶給他呢,但後悔都沒有用了。

END
=====
在寫到一半時感覺和《感電》串了一起,所以之後的故事就看《感電》吧。

常常都看到有件事天天都會做但不做的那天就出事了,再加上我真的很喜歡看小情侶親親而寫出這篇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