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Chapter Text

00
x城的日落时分,霞光四散开来,江面金光闪耀,张远被苏醒压在高层的落地窗前,伸出手想触碰霞光,除却冰冷的玻璃,是苏醒温热的手霸道得覆在他的手上。
然后十指相扣。
小妈……
张远浑身一颤,苏醒得到了更大的快感。
01
小妈,张远低头轻笑了一声,提醒我了。
他慢悠悠地打开盒子,在拿起里面的东西前抬眼看了一眼苏醒。
那人依旧略带玩味地抱着双臂看着他。
张远拿起了长命锁,指腹摩挲过上面的纹路,老爷子走前交代过,要我亲手给你带上,苏先生,劳驾您过来。
苏醒走过去,弯下腰让张远给他戴长命锁,后面的金属扣有点难扣上,张远不得不贴得离苏醒更近一点。
淡淡的檀木香绕在苏醒鼻侧,分明是让人静心养性的味道,却莫名勾的苏醒小腹起火。
张远整个人被压在休息室的小沙发上时脑子还是有点发蒙,但情欲上头,很快他就被苏醒拖入更深的快感里。
苏醒一面顶他,一面玩弄他的🐻,还要低声逗他,拿话羞他,小妈,小妈。
今天穿真空是不是就是为了勾引我?
张远听得心里害臊,蜷缩着脚趾小声让他不要再说了。
苏醒停下来,问他不要什么。
不要叫我小妈,不要叫我苏太……
张远说不出这些话来,苏醒伸了手指在他嘴里玩弄他的舌头。
远远,苏醒在他快哭出来的时候又说,当个漂亮花瓶不好吗?
张远只看得见他亲手给苏醒戴上的长命锁随着苏醒顶弄的动作一上一下地晃悠着,他好像又从这些模糊的影子里看见了自己的从前。
有个叫张远的少年,胖胖的,像个小熊,夜晚骑着单车回家的时候,耳机里播放的是张信哲的白月光。
我这辈子都不会有白月光了。
张远绝望地想着,搭在苏醒背上的五指微微抬起,也只能触碰到休息室人造的白炽灯的光。
苏醒从他身上起来,细心地拿纸巾擦掉他眼角的泪和身上的白浊。
他把张远打扮回原来的模样,依旧骄矜,依旧漂亮。
小妈,带我回家。
02
张远一早就让司机先回家了,苏醒坐在车里,手握着方向盘的时候忍不住笑了一下。
看来张远从见到自己的第一眼起就确认自己跟苏家脱不开关系,他也想好了要跟苏醒把所有话都摆在明面上谈。
苏醒不太明白那样的政治联姻,或者说买卖交易给张家带去了多么大的利益,但是张家的损失是最大的。
张家最宝贵的财富是张远,这个人知道藏拙。
苏醒喜欢跟聪明人过招,说话,不用费劲吧啦地去猜。他以前在西安的地下赌场给那边的老大当军师,跟任何人说话都是拐弯抹角,打哑谜一般,着实烦人。
他现在等着张远醒了之后跟他谈条件,他想知道他们俩之间的关系在掺杂了性之后,会不会对张远的想法产生一定的改变。
现在副驾驶的张远睡得很安静。
他好像天生就该坐在苏醒的副驾,做苏醒的苏太。
苏醒想过张远会问很多问题,比如你的目的,你的,母亲等等。
但他没想到在车上直接昏睡过去的张远会,问他你这些过得好吗?
好吗?
苏醒说不上来。
他走到张远房子的落地窗前,落地窗外面是灯火阑珊的高楼大厦,底下是川流不息的车流。
我以前补习完坐在我妈自行车后座,搂着她的腰,会路过一座座灯火通明的高楼,我就跟我妈说以后一定好好挣大钱让我妈住在里面。
我妈当时只是笑,我怎么也想不到,她就是从这样的地方被人赶出来的。
他几乎是咬着牙说得这些话,张远站在他身边听的微微蹙眉,左手下意识地牵住了苏醒的手。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