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Chapter Text

00
苏太,我姓苏,叫苏醒。
01
王铮亮打电话来的时候,张远刚从跑步机上下来,气都没喘匀就听见王铮亮叽里呱啦讲了一大堆。张远处在脑子严重缺氧的状态里,属实听不太懂,但他能猜到。
无外乎是股票基金之类的。
买进卖出,红了绿了,张远听不懂,只知道问王铮亮是赚了还是赔了。
赚还是赔,对于张远来说其实也是小事。
三年前张远嫁给了x城有名的苏富豪。苏富豪年过花甲,娶他倒不是为了别的。苏老先生身体不好,精明一世,到老也开始迷信冲喜这一套。费了老大劲儿才找出张远这么一个八字绝配的人来。
而且是个男孩。
张远一度觉得苏老先生是被算命的给骗了。
冲喜?
男的?
怎么都说不过去。但是苏老先生病中糊涂,还是坚定地让人把张远接过来扯了证,没有办婚礼。一是老先生起不来,二是苏家丢不起这个人。
苏老先生人不错,结了婚又活生生拖了三年才离世。这三年里张远除了时时侍奉在床前,也就偶尔当个吉祥物出席一些活动。苏老先生走前单独把张远留在身边,给张远留了一大笔遗产。
人人感慨张远命好,只是嫁人嫁了三年,大好的青春年华才刚刚开始,就有了一大笔钱。
只有张远苦恼。
年轻的大小伙子,正是血气方刚的时候,被困成金丝雀,伺候老人伺候了三年。热血没出撒,只能没事往健身房跑。
他又不懂得打理钱财,又只能找了个职业理财师替他管理那一大笔钱。
反正他此生是不愁钱花了,因而投了一大笔钱管理自己,从头发丝到脚指甲。他下午还约了美容师上面弄脸,听到王铮亮问他下午有空没有?
张远随意擦了把汗,要美容,你要干嘛?
给你找个男孩。
张远脑子里终于补充完氧气了,惊讶地来了句,连你也看出我欲求不满了?
王铮亮呵呵一笑,远远,你也年轻,可以找个干净的。
张远尬笑两声,亮哥,别跟我逗趣了,苏家那么多人盯着我,我哪敢啊!
是,电话那边王铮亮低了眉眼,你不是缺个生活助理吗?下午见见。
也行。
张远应了下来,手机有一震,是陆虎发消息给他,要他接电话。
那行亮哥,你安排吧,先挂了。
张远打过去给陆虎,那人先是喊了句苏太,被张远骂了句傻逼。
陆虎嘿嘿笑了笑,转而压低声音说,你托我办的那件事情,有点眉目了。
噢?张远起身往书房走,什么情况?
前阵子有人从西安回来,带了消息来说那对母子当年第一个落脚点就在西安。
张远挑挑眉,那你知道现在人在那儿吗?
不清楚,但是有进展一定告诉你。
行,小爷要洗澡去了。
陆虎敲了敲桌面,前儿我这刚到一批好茶,有空来喝。
上好的白茶。
张远拿了换洗衣服往浴室走,得,等有空的。
诶诶诶,还有,你昨天不是叫唤着找男人吗?我给你寻摸了一个,下午就来了应该。
张远吧嗒吧嗒嘴,虎哥,你是真他妈的虎,那我昨儿喝了多少!你最好赶紧的给人弄回去。
别了远远,你大好的年轻小伙,又盘靓条顺的干嘛把自己整得跟要出家似的。就让人陪你聊聊天又怎么了?
虎哥高见,张远把自己往浴缸里舒舒服服一泡,我不管,你给人弄走。
我也不管,你自己弄走。
陆虎没等张远反应就挂了。
张远放下手机,看着泡在浴缸的自己,低低叹了口气。
02
洗完澡张远把头发裹好等美容师上门,他最近头发有点长了,寻摸着找发型师再重新设计个发型。虽然苏家人一直瞧不上他,但他手里到底握着老爷子走前给的最大的股份。
老爷子一直有个私生子流落在外,走前交代张远务必把人找到。
原本张远也可以不找的,反正股份书上签得是张远的名字。可到底他心善,老爷子病入膏肓,却是真心待他的。
两人名义上是夫妻,老爷子却从未动过他,反而对他如子。人以真心换真心,老爷子给他的足够多,张远不贪心,只想替老爷子完成最后的心愿。
找人这件事情宛如大海捞针,老爷子对孩子的记忆不深,只记得人跟张远差不多大,有一对深酒窝。
giao,张远在心里暗骂,还是找了陆虎帮忙,这个人路子广,就没有他找不到的人。
82年的拉菲,小酌几口,算得上怡情。美容师按摩很舒服,张远靠在椅子上假寐。家里阿姨领了个人进来,张远斜眼一看,顿时来了精神。
正好美容师结束了今天的工作,跟张远打了个招呼就退出去了。
张远兴致勃勃地看着眼前的男人,悠悠问了句,能干吗?
03
苏醒是王铮亮找来的生活助理。
那个带着金丝眼镜看起来很精明的男人是这样跟苏醒说的,苏太太人很好的,你们年纪相仿,他不会太为难你的。
眼前这个男人,或者说男孩,如果说就是创传说中的苏太的话,
苏醒对未来的工作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很年轻的男人。
穿着丝绸做的睡袍,一眼望过来,媚态横生,风情万种。
原来得是这样的人才能成为苏太,分明是贵妇人的作态,眼里却还流露着几分天真。
苏醒的心跳了一下,就听见苏太问他,能干吗?
什么能干?
苏醒站直了身体回答,能熟练操纵办公软件,会使用手机剪辑视频,会英文。
苏醒就看见苏太摇晃了一下红酒杯,酒杯里的红色液体在杯中晃荡,苏醒的心也跟着在晃荡。
然后他就看见风情万种的苏太仰着头喝杯中的红酒,喉结在白皙的皮肤下上下动着。
苏醒咽了咽口水,又看见苏太放下酒杯,说,我问你,你能干吗?
这次重音落在干上。
苏醒只听见自己大声地回了句,能!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