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带卡】落地白蝴蝶

Chapter Text

这是一个暴风雪山庄背景的故事,虽然除了暴风雪这个特点以外好像也没什么东西相似了……

正文里为了剧情和阅读感受,很多东西没有交代的十分清楚。那么现在,就让我来仔细说说吧~

1.时间线
在十几年前,伯爵喜欢上了神父尤利西斯的未婚妻玛佩尔,罔顾她的意愿强行将她留在自己的山庄之中。为了保留对恋人的忠诚,也是为了表达自己的决心,玛佩尔从山庄的最高处一跃而下。
几年后,伯爵的正妻、乔安娜的母亲,琴,忧郁逝世。
没过多久,乔安娜觉得孤单,决定去附近的孤儿院领养一个孩子回来陪自己玩。在最开始,她们勉强还算相处愉快,但乔安娜很快就发现自己的父亲对琳的偏爱。她想办法搞清了这件事的原因,也知道了是因为琳长得像玛佩尔的缘故。出于对玛佩尔的愤怒、对父亲的嫌恶和对琳被自己父亲偏爱这件事的嫉妒之心,她指使阿尔杰农在河边溺死了琳。
同一时间,带土和卡卡西目睹/间接目睹了这件事。卡卡西是自己跟上去的,带土则是被婆婆通知之后赶过去的。带土决意复仇,但不想把卡卡西拖下水,他希望卡卡西可以活的更顺遂一些。他请求了宇智波斑做这件事,并取走了当时送给卡卡西很久的勾玉护身符。

 

2.死法
伯爵:被束缚然后砸死。
其实最初是比较单纯的想法,因为玛佩尔就是高空坠落死亡,这种死法和硬物撞击死亡十分接近。不过有小可爱解读的是“伯爵囚禁了玛佩尔,自己死的时候也被剥夺了自由”,这种说法真是误打误撞但又十分美好!我很喜欢这个解读!

萝拉:还记得婆婆的死亡吗?她之所以死是因为被灭口了,而谁告诉了别人她看见了琳的死亡呢?就是萝拉。我其实努力暗示了萝拉在伯爵家已经呆了很久了(挠头)不过似乎还是不够细致的样子。土哥后来也搞清楚了这件事。所以,萝拉的死亡是因为她要告密(被婕西杀死),而舌头被割下是因为当年的旧事。怎么说呢,一个喜欢告密的人,永远改不了啊,摇头。
PS:带土之所以不肯吃当天的肉酱面,并不是因为要为了谁吃素……而是因为他把萝拉的舌头割下来之后,扔进了厨房的绞肉机里。所以…………

泰勒:十指被针扎。
依然是土哥的操作,不过人是阿尔杰农杀的。之所以会这样做,是因为泰勒的父亲是一个贪婪的人,妄图拿走自己不应该拿的东西(卡卡西家的财产),而泰勒本人也是如此……父债子偿,不过偿的也不怎么冤枉就是了。
PS:关于扎心/扎肺这个bug是故意留下来的,和朋友讨论之后感觉这种失误十分现实,而且也算是一种小提示。卡卡西发现不了这个细节是因为心肺太近了,不解剖看不出来。

婕西:双眼被挖,心脏被扎。
眼睛是土哥的操作。这个我觉得说的还是挺明显的吧,挠头。用眼球放天秤上是因为,婕西的父亲是法官,然而却睁着眼睛说瞎话,为了自己的利益胡乱判决。
我个人觉得这个处决超刺激的……但是好像没人get到……消沉.jpg

阿尔杰农:溺死。
这个很好理解,琳的死法。

乔安娜:失血过多死亡。
好,给大家顺一下这里的时间线。乔安娜发现阿尔杰农死亡,在下意识求助带土的同时意识到带土才是那个藏在最后面的人。被打晕之后带走。我直接贴我的大纲吧……
【带土把她的嘴堵住,并将手脚捆了起来。他将乔安娜的衣服除去,取出了一直挂在身上的那只匕首,并仔细的在乔安娜的背部、胸腹部、大腿处用匕首刺画。内容是神父离开前,在口中念过的忏悔诗。(这是他临时起意决定的内容。)在作品完成后,他先喂了乔安娜一些乙醚,等她乏力几近昏迷后,将已经准备好的、抹着厚厚的抗凝剂的绷带把伤口缠了起来,并细心的为她穿好了一件红色的漂亮裙子。随后为她注射了肌肉氯化筒箭毒碱,在发作后把她从房间里抱了出来,放到了客厅离墙比较近的红色沙发上,并点燃了熏香。
注:带土来的时候带的礼物之中就有熏香。在第一天开始,他就有意的在房间各处点燃熏香,所以这个时候卡卡西闻到味道也不会觉得突兀。】
顺带一提,在第五章下的前面那一段的忏悔词,就是带土刻在乔安娜身上的东西。在几分钟后,卡卡西下了楼。带土和卡卡西的对话,乔安娜一直都能听见,只是无法做出任何反应。直到结尾,然而那个时候她已经失血过多,失去了大部分的行动能力。
其实最后一段,我写卡卡西终于觉得呼吸顺畅之类的话,就是暗示他已经闻到了房间里混杂的血腥味。他只是当作不知道而已。
说到底,他还是恨的。

 

3.礼物
礼物……大部分没什么玄机。乔安娜的熏香和婕西的天秤上面已经说啦。
然后阿尔杰农的礼物算是一个小暗示,不过非常不明显就是了。阿尔杰农收到的是一个木雕孔雀,来自东南亚。
然后,带土作案时用的最多的东西,就是麻醉剂(类似产物)。在我和朋友疯狂考据的情况下,发现箭毒木的汁液在稀释过后可以达到类似效果,而箭毒木的产地就有东南亚……于是没忍住埋了个彩蛋……

 

4.土哥的计划
其实还是提前想的不够仔细,虽然尽力了,但塞的暗示还是有点少。
带土和尤利西斯有过关于暴风雪的讨论。
“上次出现这样的天气是什么时候来着?”
“三年前,先生。”“是三年前,佩德里城市出现过一次。”
“是的,我想起来了。”
为什么会有这一段呢?因为我试图暗示,暴风雪的发生并非偶然一次,它之前已经发生过一次了,那么再之前呢……?也许,这场暴风雪有据可循,而一直在暗中寻找机会的带土和尤利西斯都发现了这一点。
不过这一部分是我没有暗示好啦,线索太少了。
尤利西斯:土哥不知道他。不过带土是谁,他才不会慌呢。关于带土对此的了解,我有暗示他看见了神父的怀表之后露出了然的神色吧?因为怀表里就是玛佩尔的照片啊,玛佩尔又和琳如此相似,带土一瞬间就明白了所有的前因后果(毕竟他特意调查过伯爵一家)。他明白他也是个复仇者。
卡卡西:卡老师是带土故意叫来的。乔安娜在第一章就表达了对喊医生的排斥,那么她在和谁撒娇呢?是谁为她做了决定她也不会激烈反对呢?
带土要卡卡西见证这场复仇,尽管卡卡西可能对此一无所知。毕竟,这场仇恨,是他们两个人的事。

 

5.一个很难被注意到的点
我和阿水提前剧透聊天的时候,她都没有注意到……那么看了长线的你们大概就更难注意到了吧。
但我是真的好喜欢这个点——!
神父的结局:天恕人怨(请自行脑部游戏结局cg画面)
还记得乔安娜驱逐尤里西斯的时候说的话吗?
如果你活着回到了镇子上,那么这就是天意,上帝原谅你的行为,我也绝不会追究;但假如你死在了这场暴风雪里,只能说明上帝都不赞成你。
最后尤利西斯活着回到了镇子上,却要背起另外好几起不属于他的命案。上帝宽恕了他,人类利用了他。毕竟,他可不知道后来发生的谋杀啊……他仅仅是,为伯爵自首而已。

 

6.题目的寓意
来源是我小学一二年级的作文(。
想了想很适合卡老师,他本来是空灵的无牵无挂的白色蝴蝶,但在文章的结尾,他落在了地上,被人捕捉走,然后小心安放着。
蝴蝶本来是飞翔着的,但最后他落地了。他留下来了。

 

7.感想
没了!说完了!就,很开心。塞了很多小玩意儿进去,虽然可能除了我自己并没有人会注意到就是了……比如阿尔杰农死亡现场里面鱼缸的鱼……都是我查了资料(确切地说是阿水找到的)之后,按照能够在中低温(20°、10°以下低温)生存的鱼。毕竟窗户是开了缝的,如果热带鱼的话,怕不是要被冻死,还怎么配合演出呢……
但是热度让我很伤心,蹲着哭。不过也不是不能理解, lof改版加上悬疑题材,愿意看的人很少挺正常的……(而且我还挑了欧式架空背景……
但还是伤心,嗝。
我自己超喜欢这篇文的——!我爱它,虽然我现在都不想再看一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