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FF14丨艾奥】断章

Work Text:

龙诗战争结束后,伊修加德百废待兴——寥寥数语自然不足以概括当时萧条的经济与动荡的环境。和平所带来的喜悦只持续了短暂的一段时间,尘埃落定后百姓仍需为口粮奔命。伊修加德千年以来都疲于应对战火,除防御工事以外的设施都亟待修整,单是农业、交通、轻工、教育、公共卫生等方面的基础建设就持续了十年有余。
时至今日,我已经记不得自己在那十数年间究竟有多少次以“这至少是个好的开始”作为演讲结语,现在看来也颇有几分讽刺意味。这是本人需要自省之处,在回忆录当中则姑且按下不表。
说到回忆录本身,我其实一向对类似体例的文件或史料持保留态度,它们过于主观,且局限于个体在洪流中的所知所感,难免挂一漏万。所以在露琪亚建议我以原总骑士长、原代理教皇或是原上议院议长的身份撰写一本回忆录时,我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且不论我的经历与观点能在多大程度上反映出变革的内涵,单是著书立传本身就足以让我伤透脑筋。退一万步讲,即便要论文学方面的价值,我也更推荐大家阅读埃德蒙·德·福尔唐伯爵所作的回忆录。
或许大多数骑士在年轻时都会口出狂言,誓要扬名立万,将其英勇事迹留供后世传诵——我也曾在征战途中与战友聊起类似的话题,对此埃斯蒂尼安嗤之以鼻,奥尔什方则爽朗地大笑起来。他们的声音至今仍萦绕在我耳边,难以忘怀。我还记得那是个月朗星稀的夜晚,我们围坐在篝火旁畅所欲言,从兵法论及政教,多是些经不起推敲的大话,说到归宿时则尤为真诚。战时的每一名士兵都知道最好的结局是马革裹尸魂归故里,并不会妄想自己的有涯之生能够见证战争落幕。奥尔什方仍然在笑,他望着火焰说:身为骑士,为祖国和战友牺牲是死得其所。席间沉默,仿若是受到命运无形的指引。
所以我最终还是选择了落笔,并非旨在让世人品评,只为了纪念而纪念。我害怕自己有朝一日会忘记这些,又或许已经忘记了,只是我尚未察觉。最终的成果——如各位所见——厚得像砖头。那些文字仿佛化作刚学会飞行的鸟儿,因拥有了自己的意志而肆意翱翔;又像一棵垂垂暮矣的老树,不断生出冗余的根系和枝节,就与我本人一样。在子辈、孙辈揶揄我的时候,我都会恍惚记起自己年少时曾经说过类似的话,就连破碎的回忆都令人怀恋。如今我已是垂垂暮矣的老人,看着他们就好像祖辈在长河的另一端望向我们。我有时会在梦里看清他们的面目,有些我认得,有些则是全然陌生的;有些年长于我,更多的则年轻于我。每每遇见那些曾经的战友们的面孔,醒来时都会不由自主地流泪。是他们将我送到了此刻,现在应当由我回到他们身边去了。
我与亲朋好友提起过自己在梦中受到的感召,露琪亚认为这并非吉兆,随后为我安排了另一次体检。其实不必如此大费周章,医师的诊断和仪器中吐出的报告无非都是在告诉我老了。那梦境似乎只在冬日造访,翌年春季便消失无踪了,多少让人觉得可惜。同样是在冰雪消融(或说,少许消融)的季节,冒险者来到了我的庭院。时隔多年,冒险者仍然充满活力,仿佛无时不刻都在准备迎接新的奇遇。我与他分享为数不多的值得一谈的经历,而他所分享的内容要更多。冒险者说,看到巨龙首的风雪就会错觉故人归来,那些话语和举动都铭刻在脑海里,如录影机般忠实地在心中一一回放。我们饮酒、说笑,直到我坐在已经熄灭的壁炉旁打起瞌睡。而远在百里之外于巨龙首纷纷降下的白雪,则仿佛穿越过时空,姗姗落进我的眼帘。

如此这般,多说零碎,又有伤春悲秋之嫌,与回忆录的本意相悖。
只是,落笔时我正在坐在巨龙首营地内,以作南下拜访途中的休憩。不知是否被冒险者所影响,此刻我望着翩翩暮雪,总觉得像有故人自万丈云海之上落下无声的怀抱,就连融化在肩头的雪花都透着暖意。往事亦如飞雪般片片飘落、历历在目。从今往后再逢落雪,我都会想起一位故人。仅此而已。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