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工作狂的湊仔日記

Chapter Text

呂爵安 7 歲的時候,父母給他帶來了一個人。

 

呂氏夫婦領著一個小孩進入家門,對他說 : 「爵安,佢係之前同你提過的霆霆,由今日開始,他會陪住你,照顧你。」

 

呂爵安記得爸爸跟他說過,他小時候也有一個跟他一起生活,一起讀書,一起成長,但跟他毫無血緣關係的哥哥。長大後,這個哥哥是他事業上最得力的助手。而今日,他也會有一個。

 

眼前這個皮膚白晳,長相標緻的小男生,怎麼看怎麼可愛,讓他心裡樂開了花。他是呂家獨子,父母因為工作忙碌經常不在家,感到寂莫的他一直渴望有兄弟姊妹。他興奮地走向小孩,伸出手,道 : 「你好,霆霆 ~ 我係呂爵安。」

 

小孩有點緊張地看了他一會,抬頭望了望呂氏夫婦,待呂父微笑點頭後,他才舉起手回握,說 : 「你好,我是霆霆,盧瀚霆。」

 

呂父拍了拍兩個小孩的頭,道 : 「霆霆,爵安係你少爺,你就稱呼他少爺。你大爵安兩年,是哥哥,爵安就叫你

 

「霆霆 ! 霆霆哥哥 ! 」呂爵安搶著道。

 

呂父笑了笑,說 : 「你鐘意就得。」

 

呂爵安咧嘴一笑,拉起盧瀚霆的手往屋內跑。盧瀚霆有點不安地回頭望著呂父,只見呂父微笑著,輕聲說:「去吧。」然後任由呂爵安拉著自己跑。

 

看著兩個小孩的背影,呂父回憶起小時候一些往事,眼內漸漸湧出一絲期盼。

 

—————

 

「你唔好叫我少爺啦,佢地個個都叫我少爺,你係我哥哥,你叫我細佬啦 ~ 」呂爵安邊走邊撒嬌。

 

「不可以,係老爺要我咁叫你。」盧瀚霆不敢遺背呂父的意思。

 

「點解你叫我爸爸做老爺 ? 」就跟普通家僱一樣稱呼他爸爸做老爺,但他明明不是家僱 ….

 

「老爺同夫人叫我咁樣稱呼佢地 …… 」盧瀚霆比同齡人成熟,他清楚明白呂父呂母的意思,一個稱呼,已經簡單地把他的身份劃分。

 

父母的說話,呂爵安也不敢遺背。「咁呀 …… 咁不如以後得我地兩個人個陣,你叫我細佬,其他時間你先叫返我少爺。」

 

盧瀚霆想起了離開孤兒院前,院長的叮囑 : 「霆霆,呂生呂太係 A 市首富,他們領飬你係因為見你比同齡的孩子成熟,識得照顧年紀比你細的小朋友。佢哋有一個獨生子,他們希望你能夠照顧佢。」想起呂氏夫婦的態度,他直覺稱呼少爺做「細佬」不太恰當,於是搖了搖頭。

 

「你唔肯 …. 」呂爵安扁扁嘴,搖了搖他的手,「咁安安呢 ? 我唔鐘意你叫我少爺呀 ….

 

如果是私底下稱呼應該沒問題吧?盧瀚霆不想第一日就令呂爵安不開心,便答應:「好啦 ! 安安 !

 

呂爵安笑顏逐開,拉住盧瀚霆參觀屋內各個位置。

 

「係勒,霆霆哥哥,你黎左我屋企做我哥哥,咁你爸爸媽媽呢 ?

 

盧瀚霆垂下了眼角,低語 : 「我無爸爸媽媽架,我係孤兒。」他的父母在他 6 歲的時候死於交通意外,無其他親人的他,只能被送去孤兒院,一待就是三年。

 

「對唔住 …. 我係咪唔應該問 ? 你唔好唔開心啦

 

「我無事啊。」對於雙親的離去,盧瀚霆認為自己早已經走出來,因為最難捱的時期,他已經捱過了。

 

「你而家咪有左我爸爸媽媽媽囉 ~ 仲有我呢個細佬,你唔使唔開心啦~」小孩稚氣的臉蛋十分真誠。

 

6 歲就面對家破人亡的盧瀚霆,被迫在一夜之間長大,創傷所帶來的除了是逐漸封閉的內心,還有對外界的事物越來越敏感和謹慎,對身邊的大人唯唯諾諾的害怕被他們討厭。孤兒院每個人都稱讚他乖巧懂事,有禮貌,懂得照顧人。而事實是,孤兒院不乏經歷嚴重變故的小孩。纖細敏感的他擁有過高同理心,面對跟自己擁有同樣經歷的小孩子,他幾乎都能明白他們偶爾失控跳脫的情緒和行為,所以他不得不主動照顧他們。因為他深知他們這種背景的小孩不是普通人能夠明白,他們心裡面的黑洞是用什麼東西都填補不到。

 

而此刻,呂爵安一句說話,竟為他帶來了這三年來從未有過的,對「家」的嚮往,令他不禁眼泛淚光。「多謝你,安安。」這個傻傻的少爺,好像真的把他當成哥哥 …… 也許只要他乖乖的,便能在這個家一直待下去 …..

 

呂爵安拉著盧瀚霆來到一個房間。「呢度係玩具房!你睇下!有好多玩具架 ! 我地以後一齊玩 ! 」說完,便趴到豆豆沙發上面,隨手拿起地上幾只公仔玩了起來。

 

盧瀚霆看著偌大的房間,滿山滿地的玩具呆住了。這間玩具房比孤兒院的教堂還要大,不僅有波波池,跳彈床,還有滑梯和障礙架,儼如一個小型遊樂場。

 

呂爵安突然把一只 Bert 公仔塞到他手中,笑說:「你笑下啦!我地一齊玩!」

 

盧瀚霆捏了捏手中的 Bert ,一臉不解地問道:「玩咩 ?

 

呂爵安指了指房間右邊的小童籃球架,然後捨起地上的公仔瘋狂往前丟。「 1 分鐘之內,邊個入最多球就叫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