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路人羞】In Squalor

Chapter Text

  在一片混乱中,姜承録醒来。
  视线被阻隔,手脚被捆起来,嘴被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堵着,可能是布?舌尖上的触感是这样的。周边的气味糟糕,表明自己在一个不太干净的地方。
  姜承録努力扬起脖子,试图从遮眼布的缝隙中看周围的情况,听到一个陌生的粗犷声音问:“醒了?”
  是被绑架了。姜承録冷静地思考,身体却止不住战栗。汗毛都要竖起来了,他这么想着,突然意识到,自己现在处于一款VR游戏的游玩之中,只是由于采用了新技术,玩家会产生十分真实的感受。
  既然是这样,强制登出就可以了吧。游戏而已,就算有什么惩罚也不是大事。
  然而系统并没有如他的愿,不如说,系统岿然不动,完全没有让他解脱的意思。
  “别挣扎了,逃不掉的。”另一个声音响起来。
  不止一个人,也对,一个人实施对成年人的绑架很困难。姜承録在这款游戏里的角色是精灵,高智高敏的种族,他主点的法术系,虽然嘴巴被堵住无法吟唱,可以尝试一下用念力法术解决绑匪逃脱。
  “没用哦。”绑架他的男人如是说,“这个区域是用不了法术的,不然玩家互相伤害到了多危险。”
  姜承録愤怒了,男人好像感知到他的愤怒,取掉了塞在他嘴里的布团。嘴巴因为长时间被撑大十分难受,他动了动不适的下巴,冷酷地斥责:“你们现在就是在伤害我。”
  那两个,不对,是三个声音,嘻嘻哈哈地一个接一个响起来:“我们可没对你做任何有实质性伤害的事情。”
  “对对。”
  “不如说会让你很爽。”
  “我们可是你的粉丝啊The Shy。”
  被叫出那个大众所熟知的id的时候,姜承録的身体僵直了。他之前一直强作镇定,想完美安全地解决这件事,现在证实这恶意并非向着游戏里的精灵,而是向着作为玩家的他本人。粉丝,怎么会,他见过很多自己的粉丝,有男有女,各种性格,各种样貌,无一例外温柔地支持着自己,既然以粉丝自称,为什么会对自己有如此大的恶意,他不信,他不愿意相信。
  姜承録胡思乱想着,攥紧了拳头。男人看到他一言不发,沉着脸,用满怀爱怜到令人恶心的声音说道:“承録nim感觉很紧张呢,给你松绑吧。”
  手获得了自由,姜承録忍着手腕上的疼痛,扑向其中一个声源,企图给对方一拳。可惜对方很轻易地化解了,把他抱在怀里调笑:“是在投怀送抱吗?我很高兴。”
  他的脸被埋在散发野兽臭味的毛发中,对方的体型比他大上很多。是兽人,力量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姜承録心中警铃大作。兽人硕大的手掌揉捏完姜承録的臀部后掰过他的身子,吻部贴上他的嘴唇,长而湿滑的舌头带着兽类特有的腥臭味,塞进他的嘴里。
  挣扎没有什么作用,兽人连舌头肌肉似乎都比精灵更加强健,霸道地蹂躏着口腔,舌头被勾缠着舔舐过去,像要被对方吞食下肚。唾液止不住外溢,粗长的舌头在自己的嘴里抽插,几乎要顶到喉头。直播间里经常有对他开同性恋玩笑的男观众,那也是自己的粉丝,但和这个完全不一样,姜承録的眼角因为对强吻自己的巨兽产生恐惧而湿润。
  “差不多了吧,不能只有你享受啊。”他的同伴抱怨。
  “行吧,给你们也亲亲。”
  终于被从难缠的舌吻中解放出来,姜承録这才发现蒙住他眼睛的布被取掉了,抱着他不松手的兽人的种族是狼人,刚刚出声阻止的男人是蜥蜴族,块头也很大。平时在游戏里见到兽人们从没有这么近距离过,这样可怖的相貌和硕大的身体跟这些人对自己不轨的企图联系起来,让姜承録内心的恐惧更加深了一分。
  还有第三个人,姜承録突然想到,如果还是兽人,至少,至少,猫形的兽人他还能接受一点。
  他勉强地寻找最后一个家伙,很意外地发现,虽然这个家伙也相当壮硕,种族确实是人类,大概是战士。属于人类的五官映入眼帘的时候,姜承録几乎就要感动了,马上向对方发出诚恳的求救信号:“可不可以放过我?”
  狼男“啪”地拍了一下他的屁股,“跟他求饶有什么用,我才是老大。”
  可恶的狗崽子。姜承録从没被打过屁股,脸一下子变得通红。战士没接狼男的话,兴味津津地答应他:“你亲我一下,我可以帮你说说话。”
  尽管有厌恶情绪,刚刚已经被雄性狼人强吻过,亲一下人类男性似乎容易接受许多,姜承録把脸凑过去,在男人的嘴唇上轻轻一啄。男人当然不满足于蜻蜓点水的一吻,强势地捏住他的下巴,将唇瓣吮吸到红肿,舌头伸进口腔搅弄,舔吻每一处黏膜,互相接触的地方生出细密的快感,让姜承録从鼻腔发出一点撒娇似的鼻音。被放置的两个人看见姜承録囿于男人的亲吻,没有耐心地在他身上作弄起来,他按住在身上下流游走的手,再一次挣扎:“我是男人。”
  狼男托着他的屁股,又捏了一把,“当然知道你是男人。”
  “……也可以不是。”蜥蜴男和狼男对视一眼,笑了起来,嘴部夸张地裂开。冷冷的覆盖着细小鳞甲的手掌放在姜承録的腹部,发出诡异的光之后,那个地方的皮肤浮现一个奇怪的印记,细长的手指探入精灵轻薄的下装,沿着腿根摸下去,触及会阴。
  那里很软,软的有点不正常,不像一块健康紧绷的皮肤。长长的手指揉搓着按压下去,姜承録“啊”地叫出声,往后躲着,震惊到慌张,大声质问对方:“你对我做了什么?”
  蜥蜴男游刃有余地回答:“没做什么哦,精灵本身就是淫荡的种族,我只是让The Shy选手有更真实完整的游戏体验罢了。”
  骗子。为什么又叫自己的id,姜承録再次被激怒。明明自称自己的粉丝不是吗,为什么要这么对待自己?“难道对我进行性侮辱就是你想做的吗?”
  “想看看The Shy选手更多不一样的样子……”趁着姜承録愤怒的空档,另外的两人已经剥去了他身上的衣物,抱着他的腿弯拉开,“这样的回答你会满意吗?”
  姜承録还想指责他,被狼男用嘴堵住,战士则从他的脖颈舔咬到胸部。细长的手指在会阴刮蹭着,被流出的体液沾湿后伸进新生的柔嫩器官。“好窄,”手指抽插着往里深入,碰到一个难以言喻的地方,姜承録绷直了身体,“这里是子宫,能感觉到吗?长的真浅。”
  他羞耻地闭上眼睛,痛恨为什么不能同时关闭耳朵。蜥蜴男跪到他面前,把头埋进他的下半身,舌头钻进紧致、敏感的地方。蜥蜴族的舌头或许没有狼人那么粗壮有力,但更为细长,细长的舌头撑开幼嫩的内壁,玩弄层层叠叠的褶皱,顶到一个狭窄的入口,刺进去。姜承録被几个人牢牢禁锢着,想挣扎都没办法,只能体味本不属于自己的地方被强行开发的异常感,舌头在那未经人事的穴里抽动舔舐,深处仿佛有一团热烈的火焰,把忍耐的坚冰化成汩汩淫液。姜承録无力地踏着男人的肩膀,想让他远离自己,舌头左右摇晃搅拌,被绵密的穴肉痉挛着锁紧,蜥蜴族的尖牙擦过鼓胀的阴蒂,还算自由的舌尖前后顶戳,拨动挑弄子宫入口,姜承録再禁受不住,小声呜咽,一大股淫靡汁液从深处喷涌而出,身前勃硬的性器也吐出清液,将男人脸部的细鳞濡得更亮。
  姜承録把脸埋进狼人毛茸茸的侧颈。没想到自己如此简单就用这个陌生的部位高潮了,甚至穴道此刻还在不断收缩着,内里刚刚动情,完全没有被满足。他现在软绵绵的没有力气,只能暗自庆幸这样丢人的情态不为三人所知。三人把他安置在一堆稻草铺成的简易床铺上,狼人正准备覆上他的身体,被蜥蜴男拉住,冰凉的手掌盖住他被舌奸到松软的阴阜揉了一下,让他差点发出丢人的叫声,蜥蜴男满意地向姜承録和其他两人提议:“让The Shy自己来选吧,谁来给他开苞。”
  这样恶趣味的建议很快被另外两个男人认可了。这个臭蜥蜴在让自己不爽方面真有一套,姜承録强硬地拒绝:“不要。”
  只要足够有自控能力,情欲终究是能挨过去的东西。他对自己的自控力很有自信,对方却不给他这样的机会,蜥蜴的手指掐住阴蒂,拨开绵软的花唇,姜承録立刻按住嘴防止自己叫出声,听到温柔而又自信的威胁:“不选的话我们只有一起进去了,这里这么窄,不知道能不能吃下那么多。”
  西八,姜承録恨恨地瞪了蜥蜴男一眼。算了,再怎么真实体感,终究是数据,放弃挣扎或许结束的更快。总归不会选你,他的视线扫到剩下两个人脸上,很果断地选了战士。狼男懊恼地叹了口气,战士和被舍弃的两人对视了一眼,沾沾自喜地说道:“我早就说过,承録喜欢看脸的。”
  不,只是因为只有你是人类而已。
  人类男性急不可耐地压上来,健硕的手臂勾住大腿,让它们没有并拢的机会,恣意入侵被强迫打开的娇嫩花穴。那个地方高潮过一次依然很窄小,深入到一半就卡住怒张的龟头,男人在光滑的大腿上揉捏,肉棒打着圈前进,前后小幅度抽插松动紧致的肉壁,姜承録无意识地往上挺着下身迎合对方,终于被完全塞满。
  虽然是第一次,但是并没有疼痛,像是身体里早就存在的缺口被填充,浑身上下漾起一种奇异的满足感。男人在穴心反复顶弄几下,感觉到甬道更为湿润,九浅一深地肏干起来。细嫩的穴肉被来回摩擦,粗大的东西时不时顶到深处欺负麻痒的穴心,姜承録控制不住小声淫叫着,腰腹又沉又酸,溢出更多情动的潮汁。
  战士注意到他小腹的肌肉一抽一抽地跳着,把手掌按压在上面,感受到内里的器官在难耐地抽搐,笑着逗他:“承録nim的子宫看起来很想要呢。”他想拨开战士的手,结果按的更重,整具身体都震颤起来,肉穴柔媚地吸绞着,似乎要吞下更多。男人的性器本身就没完全送进去,这下被激起斗志,捻动挺立的娇小阴蒂,反复撞击子宫入口。姜承録努力尝试逃脱,被扣住细瘦的腰,肉棒破开敏感的穴心,捅到更深处,刚刚被按压着的地方一下子变了形。他几乎可以确定自己尖叫了出来,声带打开后再也压不回去,声调一声比一声高,下身的体液和眼泪一样止不住地流。
  在旁观战的两人终于忍不住想参与进来。狼男捷足先登,命令战士把姜承録抱起来,捏摸着他的臀部说:“我一开始的目标就是这个。”
  姜承録有点迷茫,被揉着穴口的时候才感到危机,猛烈地摇着头:“不行不行。”
  “没什么不行的。”带着尖爪的手指插进早就被淫液浸湿的后穴,姜承録紧张地绷直了身体,被狼人警告:“别乱动,小心受伤。”
  “你不弄我就不会受伤啊!”姜承録发出抗议,被对方无视了。粗硬的毛发在肠壁上扫来扫去,肠肉被搔得酥麻,可是手指上的尖甲还是提醒着有被开膛破肚的危险,姜承録的紧张无法缓和,只能抱紧面前的战士。
  精灵滑嫩的皮肤紧紧贴着自己,花穴也因为紧张再三收缩着绞紧,战士感到十分愉快。狼男对这个现象十分不满,大声抱怨着:“早知道我也选人男了。”
  “那也可能会少一些特别的体验。”蜥蜴男如是说道,拉过姜承録的一只手,“别在意后面了,帮我摸摸。”
  明明是冷血种族,阴茎却烫的要命,姜承録望向蜥蜴男,从那张覆满鳞片的脸上甚至能看出一丝情欲,而他把视线往下转的时候却看到了更了不得的东西。
  “两个?!”
  蜥蜴男握住他想要抽回的手,“和你的两个小穴很配不是吗?”
  开什么玩笑,而且这个狗崽子最开始还说要一起塞进自己身体里,疯子吧。姜承録的大脑还处于混乱之中,身后的肉棒猛地干进来,一竿到底。
  视野变白了两秒,像照相机过曝。狼男虽然动作粗暴但是足够大的性器决定了他不需要多余技巧,仅仅肏进去就无情地碾过前列腺,隔着肉壁顶撞到子宫,花穴因为这狞猛的动作喷出爱潮。
  姜承録现在完全是饼干里的夹心,被两个人夹着上下颠簸,手掌握着另一个人的肉棒。狼人的尖指甲在玩弄他的乳尖,让那里连着乳晕都红肿挺立。肠穴似乎更耐痛一些,被毫不留情地大力肏干也很爽,媚红的肠肉像饱含汁水一样绵软,肉棒每次抽出都不舍地裹缠挽留,扯出粘腻的淫丝,把狼男大腿周边的毛发都打湿了黏在一起。
  屁股被大力抓揉着,前后两口穴都酥麻得很。他已经用子宫高潮很多次了,子宫口都松软到能随时插进去,战士还没有射精,姜承録不由得问:“你不会射吗?”
  战士对他这个问题感到很意外,不过很快理解了他的意思,回答:“会,不过射了也不会软,毕竟是游戏。”他眯起眼睛笑,“承録好像很想被内射。”
  姜承録还没来得及反驳,一股强劲的液体就射进了他的身体,冲击柔韧的内壁,姜承録被刺激的仰起脖子,狼人低头叼住他的嘴唇,也射了出来。甚至手上也被射得黏糊糊的,手指都要粘连在一起,姜承録有点恼火,又没叫你们一块射!
  几个人的阴茎果然都没有软,身下的两根却主动撤了出来,看他们的意思是要换人。长时间的肏干让花穴和后穴都不能立马闭合,刚被射进去的精液从嫣红的穴口缓缓流出来,战士捏了一下两瓣阴唇想把张着的小口堵住,流出的白浊里又混进了一点清液。
  他被蜥蜴男接手过去,说实话两根性器看上去的确骇人,姜承録想象这两个东西同时在自己身体里进出的场面,忍不住夹紧了腿。蜥蜴男把他的两条腿撑开,前后穴刚刚都还在被肏弄,水汪汪的,很难同时插入,男人拉他的手,“帮我一下。”
  “啊,真是……”姜承録捂住脸。圆润的龟头在两个穴口浅浅戳着,始终进不去。他还是妥协了。
  细白的手指扯开两片汁水充沛的肉唇,露出蜜穴圆润的洞口,一点透明的黏液缓缓往下滴落。姜承録满面羞红,小心地配合着男人往竖立的两根粗壮肉棒上坐。
  这次终于同时含进去了,姜承録立刻松开手,别过脸去。男人进入的速度很慢,贴合的却很紧,穴肉慢慢被撑开,细细密密地裹住往内侵犯的东西,由于是前后同时发生的,更有一种让人头皮发麻的诡异快感。蜥蜴男顶到深处,抱紧还在颤抖的纤腰,贴着姜承録的耳边说:“看起来这么害羞,下半身却在发情,The Shy选手是淫荡体质呢。”
  变态。姜承録猛烈地挣扎起来,由于被塞得满满的,动的时候前后都被过度摩擦,反而让自己受了罪,腰软软地塌下去。蜥蜴男支撑住他,握上他被冷落已久的阴茎撸动,“刚刚他们都没照顾这里,这样是不是更舒服?”
  这可不只是前后夹击了,姜承録自己都能察觉到自己的呻吟有多夸张,像是示弱,又像在献媚,淫荡到听不下去的地步。男人托着他凶狠地抽插,手上也没有停止对阴茎的抚慰,髋部被打开到麻木,花穴和后穴中间的那一层肉壁都要被磨成薄膜,细长的舌头卷住饱满挺立的乳尖,引起一阵酥麻,难以忍耐的快感逐渐扩散到全身,把他的理智冲刷干净。
  站在旁边的男人把性器塞进他的手里,他的嘴里,他机械式地迎合着他们的要求,像一个只知性爱的玩偶。欲望的情潮一波一波往上卷,化成身体里的潮水倾泄而出。
  等到快结束的时候姜承録才略略回过神,浑身上下几乎都被使用过了,粘稠的白浊液布满身体,小腹因为被内射太多次凸起了一点,全身脱力。某一个男人抱了抱他,对他说:“晚安。”
  于是意识再次陷入黑暗中。
  姜承録再次醒来,这次是在现实世界,大脑更加混乱,不知道之前的事情是真实发生的还是自己过于疲劳,做了个吊诡的春梦。下半身湿透了,从内裤到睡裤都吸满水分,黏黏地贴着自己的皮肤。赶紧去换掉吧,可是身体酥软得动一动都像过了电,前方挺立起来,后面翕张着,内部饥渴地怀念被猛烈进出的滋味,不仅是后面,还有不存在的器官,欲望在身体里滚动,像熔岩在休眠火山之下蓄势待发。
  要解决一下,姜承録迷迷糊糊地想,不自觉地再次登录了VR游戏。
  他的角色出现在主城广场上,穿着整齐,像什么都没发生过。姜承録环顾四周,也没有看见刚刚的三个男人。
  真的是梦……羞耻感席卷而来,姜承録准备下线,注意到自己的邮箱里有一条未读消息,是系统发送的。他打开了,看见里面的内容——
  「The Shy选手加油,还会再找你的哦^ ^」

Chapter Text

  直播找游戏的时候有人提到VR,让姜承録想到了不太愉快的回忆,似乎那种激烈的骚动又爬上了身体,脸上蒸腾起热量。还好今天直播只露的手,如果脸红了肯定要被弹幕调侃。
  像是看穿了他的心思一样,弹幕展开了激烈的讨论。他一边看飘过去的弹幕一边念:“「VR游戏好直播吗」不知道哦没研究过。「VR游戏中有色色的游戏哦」……怎么可能玩那种啊,你们的大脑被性欲占满了吗?”姜承録心虚而严格地进行了批判后点开了大乱斗的界面,把话题转移走,“还是英雄联盟吧,果然还是英雄联盟好玩。”
  把注意力专注到大乱斗上让姜承録短暂地遗忘了身体内部的焦躁,可是打完一把之后又能看见滚动的文字框里闪过VR。真是,烦人。他取消了下一把的排队,向着观众道别:“今天播挺久了,到这里结束吧,大家辛苦了,下次再见。”不管被震惊了的弹幕们,很果断地下播。
  毕竟你们一直要提,我不想看到这样的评论也是正常的。姜承録首先对自己下播的决策做了肯定。一个人在房间里转悠了两圈,弹了一会儿钢琴之后,VR游戏的事情又回到了他的脑子里。
  他玩的那个游戏,光从游戏本身来讲并不差劲,甚至还算有趣。像上次那样的遭遇不会次次发生,有尝试一下的价值。他佩戴上VR设备,又一次登录游戏。
  精灵在他上一次下线的地方出现,没有丝毫怪异的感觉。他闲逛了一会儿,点开任务单,主线要到另一座城里完成,还需要在这里完成的任务也有不少,生活技能的支线还没做,是狩猎。
  在主城野外捕获20只兔子,很简单的任务,法术伤害很快让他盯上的猎物动弹不得。只是地图太大目标物又小,找兔子反而是最艰难的一环。姜承録在密布青草的平原上四处奔波寻找白绒绒的小生物,在追逐过程中一不小心,失足踏进了一个坑中。
  兔子洞?他很快把这个想法否决了,因为有东西卷住了他的脚腕,把他往地下扯。
  是像八爪鱼的腕足一样有力的东西。开什么玩笑。他从背包里取出随身匕首,想要割断缠着自己的东西,没想到那东西意外的灵活,不仅躲开了他的攻击,还很迅速地缠上他的手腕,打掉匕首,姜承録就这么一下子被带到了地底。
  可能是野外的怪物,或者自己触发了什么副本。姜承録尝试使用法术,发现自己的蓝条变成了灰色。
  又是这样吗?上一次的糟糕回忆涌入脑海,姜承録提高声量,质问道:“你们又想干什么?”
  周围一片死寂,没有人回答,但是缠在他身体上的——姑且称之为触手,动作明显更猥亵了,湿黏滑腻地从四肢末端往躯干上游走。
  能感觉到触手经过的地方皮肤都像着了火,衣物在溶解,身体动弹不得。姜承録慌的不行,上次好歹还有谈判对象,虽然结果不如人意,可这次完全无法交流,连对方的目的都不清楚,遭受性上的侵害反而是能想象到最容易接受的结果了。
  触手积极地满足了他的愿望,两只手臂被捆着举起,双腿被稳稳控制住,强硬分开。他尝试抵抗,在力量判定中完全不敌对方,还被鞭子一样的触手抽了一下屁股,因为疼痛叫出声的时候又被另一条触手塞满口腔。
  这东西和男性的生殖器气味完全不同,散发出诡异的腥甜,滑溜溜地侵犯口腔,从舌头到牙龈都搅弄一遍。牙齿用力咬下去,触手厚实的外皮完全没有受到损伤,反而挤压出一股强力的水柱,甜的过头的粘稠液体涌入食道,又有一根强壮的触手贴上他的下腹挤压着,难耐的燥热感从内往外渗出来。与此同时,他能明显地感受到那个上次才出现的器官正在淫靡地吐露汁液。
  身体不知道是因为恐惧还是兴奋在颤抖,两根细长的触手盯上了红润的乳尖,缠着拧动,又疼又痒。饱满的臀部不自主地翘起来,流着水的蜜穴被充满凸起的触手重重地按了上去。
  “唔——”他挣扎了起来,理所当然地没有起到任何作用。触手像长满了小疙瘩的舌头,来回揉弄舔舐着阴阜,让本就柔软的地方更加软绵,阴蒂颤颤巍巍地顶出来,被戳得鼓胀挺立后狠狠嘬住。姜承録的尖叫被堵在嘴里,花穴激烈地张合,爱液混着触手身上的黏液淋漓地沿着大腿根流下去。
  高潮后的蜜穴涌上一股极大的空虚,而触手并不能审时度势,还在穴口揉按。因为四肢被牢牢困住不得自由,连把手指塞进去纾解一番都不可能,只有花唇开开合合,试图含吮正挤压着自己的触手。
  纤瘦的腰肢前后摆动着,在触手上摩擦,几根细小的触手伸到后面,沿着褶皱色情地扭动着钻入,浅浅进出后把穴口撑开,继续玩弄入口。后穴充满期待地收缩,细长的触手没选择深入,又化成鞭子,“啪啪”地抽打着挺翘的臀部。
  被打的地方火辣辣的,疼痛没持续多久就变成麻痒,更重要的是身体的震颤从外部波及内部,饥渴的穴肉以不一样的方式稍稍得到满足,体内漾起一股羞耻的酥麻感,体液不间断地被挤出来。然而只是打屁股实在达不到致命的高潮,又或许是触手故意把他吊在临界点,让快感的累积始终到不了最顶峰。
  插进来插进来,什么时候能插进来。明明花穴和后穴都准备好了,早就可以接受猛烈的侵占,触手却无动于衷。姜承録已经身陷情欲的囹圄,脑子里全是上次被肏干的情形,粗壮的肉棒在蜜穴里进出,把穴口绷的紧紧的,龟头一捣到底,研磨花心,强迫子宫同时高潮,淫荡的肠肉被另一根肉棒同时挞伐着,怒张的阴茎反复撞击前列腺,前后两口穴都被肏得熟烂,再被填满浓精。
  光是进行这样淫靡的想象下体就汩汩地流出淫汁,粘腻的液体几乎在两条大腿之间牵拉成丝,触手在私密处来回摩擦,折磨到姜承録再难忍受的时候,猛地插进了他的后穴。
  大脑突然陷入空白,惊惴的叫声回响在地底,他这才发现口腔被解放出来了,舌头和嘴还是麻的,只允许他发出些没有意义的母音。触手在湿滑的甬道中凶猛进出,姜承録整具身体都随着它的动作摇来晃去,前方断续地喷溅着体液,腿间泥泞一片。
  触手动作粗暴地肏干肠肉,凸起全面照顾每一处褶皱,因为兴奋而肿胀的前列腺被恶狠狠地碾压,蔓延出更深层的痒意。前方挺立滴水的阴茎被一根顶端开口的触手吞下,柔软温暖的腔内将他完全包裹。
  后穴里的触手动作放缓了下来。好怪。密实的触手内部吸吮着敏感的阴茎,确实是很舒服,可是内壁的蠕动方式,好奇怪,姜承録偏着头想了想,有种既视感,像是,在模仿自己正被侵犯的后穴。这个想法浮现的同时,后穴忍不住缩紧,触手的内壁仿佛印证他的想法一般同时缩紧了,同步吸夹着。
  这样简直就像自己在肏自己。
  羞耻心烧红了姜承録的脸颊,他一边用还有些麻木的嘴唇和舌头呜呜叫着,一边剧烈挣扎想甩开触手,因为触手猛烈的抽插扭动又泄了身。触手当然不允许自己的猎物如此不听话,再次抽打起他,这次被惩戒的不止是浑圆的臀瓣,还有刚刚一直被冷落的花穴。
  喉头溢出一声高扬艳丽的淫叫,姜承録一瞬间无地自容,眼泪都要滴出来,大脑混乱而迷茫,最终只能强压羞耻心破罐子破摔,声音都是颤抖的:“有本事,有本事你插进来。”蜜穴已然饥渴了太久,只是鞭打外部除了为充血的花唇多添几道红痕之外完全不足以解渴,需要一些更实质的解决。
  触手还在抽打他,阴阜可怜地肿起来,花唇密合在一起。眼眶里打转的泪水终于忍不住流出来,在他小声啜泣的时候,触手停下了动作。
  是要放过自己吗?姜承録在黑暗中望向虚无。也,也行吧。一种难以言表的微小失落浮了上来,安静地过了几秒之后,触手将他拦腰吊起,冷而黏的东西一下子捅了进去。
  “啊……啊啊……”神智因为这么一下飞到了九霄云外,嗓子不受控制,叫声带着终于满足了的淫荡。进入身体的触手形状十分像男性器,饱胀突出的龟头剐蹭着穴里的嫩肉,在穴心又戳又磨,泵出一股又一股爱液。触手的低温更衬出穴肉的火热,恨不能把生猛肏弄的东西吸绞到抽不出去,粗壮的触手挤得阴唇彻底翻开,每次抽出都带出来一点艳红的媚肉,进去的时候又压成一个凹陷。不过耻骨中心凹下去就有其他地方凸出来,粗长的触手顶入子宫内部,连瘦削的腹部也被顶得变形。
  挂在腰上的触手在小腹挤按,迎合着内部的动作,从内到外蹂躏着子宫。好舒服。姜承録垂着头,痴痴地盯着腹部的方向,内里被彻底肏开,热得快要融化,黏膜贴紧了触手贪图凉意。每一根骨头每一处关节都因为淫靡的快感颤动,湿透的腿心被触手加快了频率抽插,在毫不留情的攻势下一大股阴精直直泄出,喷溅的到处都是。
  触手又盯上了俏生生挺立着的乳尖,之前是缠着玩弄,现在是更用力地吸,吸得鼓鼓的之后又按着捻动,把小巧的肉粒揪得红肿。开口的触手中心伸出两根细长尖刺,沿着乳孔戳进去,抽插着。
  怎么连这个地方也要……姜承録模糊地想着,很快注意力又只能放在下半身,腰肢沉下去,屁股随着触手的凶猛动作上下前后摆动。姜承録像一块提前入夏的冬蜜,甜软地化开,流出粘稠的液体。
  胸部的触手先行注射,细细的水流通过乳孔进入身体,热辣麻痒的感觉在胸部蔓延,液体把平坦的胸部撑得微微鼓起,很快被吸收,浸润内里的组织。没过多久,本该被吸收了的液体又缓缓充盈了上来,只是种类不同,薄薄的胸部被触手带着动一动都能感觉到里面有液体晃动。尖刺收了回去,起了鸡皮疙瘩的乳晕和乳尖一起被温柔地含住,然后猛地一啜。
  乳汁被榨出的同时花穴又一次潮吹,身体无助地痉挛着,过电一般止不住颤抖。顶着穴心的触手再一次突破不设防的子宫口,激烈地爆发,灌入大量灼热的液体。
  这样凶猛的内射把姜承録顶上又一次高潮,幼细的奶液喷出来,甚至没来得及被触手完全吸收,顺着胸部肌肤的纹理滑落。花穴被触手塞得严丝合缝,反而一滴汁液都没漏出来。
  上半身被触手拉着翻过来,形成一个只有臀部在高位的姿势,子宫被翻搅得又酥又麻之后触手退到了入口,射出一道粘稠如凝胶的液体,把那里完全覆盖住。触手还在肏弄肿胀的穴肉,只有甬道的黏膜能分泌出一点淫液,花心发情的淫水都被封在了子宫中,因为大量精液而膨胀的小腹像一个系了口的水球,被戳顶得波动着。
  姜承録觉得自己的大脑快要被过量的快感变成了白痴,还没彻底白痴的脑子下意识对触手的动作感到奇怪。不过触手这一系列奇怪动作带来的迷茫很快被解决了,因为姜承録的脑海中很明显的浮现出一个意识,自己受精了。
  一切都得到了解释,触手把他捉来是在寻找母体,偏偏他又没有什么抵抗手段,只能接受触手的催情任由摆布。被射入的液体除了精液似乎还混杂着些其他成分,幼嫩的子宫被迅速催熟,完全在为孕育做准备,受精卵非常快地成长起来,形成坚固而又光滑的外壳,把子宫撑得更开。
  子宫口自然地形成裂隙,白浊液像破了的羊水一样淅淅沥沥流出,长成了的卵因为触手在腹部的揉按从阴穴中滑落,滚在肉质的地面上。有东西排出的异物感让他的身体不禁抖了抖,肉穴收缩着,剩余的卵反而被挤了回去,腰眼处泛起一股酸胀的乏意。
  缠住四肢的触手缓慢在他的身体表面游走,像肉筒一样包裹住四肢。整个人都要被融化了,姜承録的意识漂浮着,迟钝地想,这样好像也不错。
  手臂上传来些微刺痛感,现实世界中的,那段残忍的记忆突然回源。“不要……”人类姜承録的意识回到精灵的躯体里,激烈地抵抗起来,而触手当然没有任何仁慈,把他当成一个物件,随意使用。
  男人把姜承録转移到自己设置的空间时见到了完全意想不到的状况,精灵白皙的肢体上满是情爱的红痕,小腹微凸,乳尖带着白色的水珠,脸上沾满泪水。他把备受摧残的精灵搂在怀里问:“还好吗The Shy?”
  姜承録的声音十分虚弱,带着呜咽,“手臂,我的手臂……”
  “手臂吗?”知道他曾经经历的男人急急忙忙地握住他的手,“手臂很好,什么事情都没有。”
  纤细的手指在空中挥动了两下,姜承録终于放下心来,靠在男人怀里,很快又发觉了不对劲,仰着脸,疑问道:“你是……谁?”
  自己的确更改了形象,从姜承録看不惯的蜥蜴族改成了和他同种的精灵。男人苦笑一下,贴着姜承録的耳廓,用低沉的声线回答:“我是The Shy选手的粉丝,忘记了吗?”
  粉丝……粉丝……姜承録一时想不起来,挪了挪身子,肚子里的卵挤压到内壁,唇边不由漏出一声黏黏的媚叫。好像有别的亟待解决的事情。他抓着粉丝的手,引到自己下身,很无辜地问:“可以帮我,把里面的东西弄出来吗?”
  某种意义上的确是求之不得的事情。男人的手按上湿滑一片的阴唇,姜承録的身体一如所料地颤了一下,委委屈屈地哼了一声,把脸埋进男人的颈窝。
  这大概是精灵的漂亮脸蛋带来的福利,男人低头去寻他微张的嘴唇,吸吮探出来的粉嫩舌尖,手指分开花唇,露出嫣红的穴口,挤压着帮他排出卵。
  一颗又一颗色彩诡谲的卵包裹着黏液,从淫荡的肉穴中滚落。男人时而按摩他的小腹,时而把手指探进穴内翻搅抠挖,好不容易才让他把所有卵产出。提出麻烦的人却一直哼哼唧唧的在自己身上乱蹭,像发春的母猫,让自己也硬的要命,男人故意拧了一下娇嫩的花蒂,手掌被浇湿的彻底。姜承録湿漉漉的一双眼盯着他,伸出舌头舔了一下男人的嘴唇。
  这种情态虽然让人很爽,但肯定不太正常。男人抱着姜承録,迅速连接数据,查看他的面板,发现了几个没见过的debuff。
  【失神】:精神涣散,失去对事物的判断能力,全盘接受被提出的性要求。剩余持续时间:1小时27分32秒。
  【淫纹lv3】:性敏感程度提高,一定限度内的疼痛感将转化为性快感,更容易进入【失神】状态。将于30天后提升至lv4,每次体内射精可将时长延缓1天。
  【泌乳】:胸部分泌乳汁,榨乳将引发性高潮。剩余持续时间:30天。
  【敏锐】:能够察觉身体内部及进入身体内部器官的具体变化。剩余持续时间:30天。
  【苗床】:子宫强韧化,随时排卵,无视生殖隔离,易受精,易妊娠,妊娠期大幅度缩短。剩余持续时间:9天。
  “无视生殖隔离。”男人默默重复了一遍,看向因为产卵而还未完全闭合的蜜穴。这样的话自己变成精灵是不是很傻,不知道蜥蜴族会让精灵生出什么样的孩子。
  不过从数据上来说很可能会报错,毕竟这款游戏并没有搭载生育系统,姜承録产出的卵一看也和精灵毫无关系。可能是谁动了手脚安插的荒淫副本,姜承録被当成了那个不幸的猎物。
  debuff花费点时间可以完美消除,不过用来做点助兴的事情也不错,今天可是只有自己一个人,完全能够独享因为混乱淫荡过头的The Shy。
  男人捂住松软的花穴,手指探入同样湿滑的后穴,说:“The Shy,你现在很容易怀孕,今天就不插小屄了。”
  【失神】状态的姜承録钝钝地学舌,只是把他的话改成了疑问句:“不插了吗?”
  “嗯。”男人点点头,含住怀中人的耳垂,“作为补偿,今天会把你的屁股肏到合不上的程度。”
  
  好奇怪。姜承録浑浑噩噩地醒过来,手忍不住伸到身后,肛口紧闭,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自己应该是在玩VR游戏,这次并没有什么错漏,去做了生活技能的任务,后来好像是有个单人副本。
  头开始痛了,大概是睡眠不足。想那么多游戏里的事情也没用,姜承録蜷起身子,合上眼睛。
  还是睡饱了要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