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兰花小草

Work Text:

东方青苍和觞阙外出有五六日,回来时一路上木着脸心里直嘟囔着家里那棵兰花草,觞阙见自己主子这个样子向来能读懂主子心思八九成的他一时竟没猜准他们月尊想老婆想得紧,还以为是谁又让主子不高兴了,自己一句话也不敢说。

回了月族宫殿,刚进去,一个女侍就走了过来,那是东方青苍安排来照顾小兰花的女侍,女侍有些紧张的三言两语就把自己要讲的事情说了清楚,觞阙肉眼可见他的尊上脸垮了下来,“知道了。”他冷冷的说,女侍有些被吓到连忙行了礼慌忙离开。

走了两步,觞阙也被唤走,东方青苍面色不豫的走到了自己寝宫前,自成婚以后,那噬仙楼就一直空着,他松了口气张了张嘴想让自己表情变得正常柔和一些,少些作为月尊的戾气,虽然他知道她从来不在乎。

他推开了门,“小兰花?”他轻声唤,他以为小兰花正在床榻上歇息,走进去,才发现床上并没有人,床被都被人整整齐齐叠好了,“我在这儿。”隔间有声音在说。东方青苍连忙走过去打开了门,那是一个漂亮的露台,平日都是要关上门,偶尔小兰花喜欢搬着椅子去那里躺着看外边的景,苍盐海的风景和水云天的自然不是一个味道,但是在这里生活了这么些年,她也习惯了,仔细看看,也是挺美的。

东方青苍走到她面前,小兰花正悠闲的躺在椅子上,不过她定不是在看风景,因为此刻她的眼睛上绑着一条丝质的布条,心如刀绞,这是东方青苍此刻最真实的感受,他是个断情绝爱之人,却一直因为这兰花草感知到对他来说很珍贵对世间来说很平常的感受,或许应该叫感情更贴切,喜怒哀乐,他皆品尝了一遍,此刻,他只觉得心口如重锤敲击使得他沉闷的喘不上气来。

他弯下腰将小兰花抱了个满怀,小兰花笑着接受他的拥抱,“辛苦了。”她说。

这个姿势其实是有些别扭的,于是东方青苍坐在了地上,却一直没有松开这个拥抱,小兰花身上总是有着淡淡的香气,她的味道她的柔软,这些都让东方青苍甘之如饴,“想不想我?”他问。

“才几日就想了?”东方青苍一听这话就从她肩上抬起头来,他看着小兰花的脸,“就算半日也要想我你知不知道。”小兰花像是被他逗笑了,嘴唇笑得弯弯的,可是,却看不着她漂亮的眼睛,平日里她笑起来总是会带动整张脸都变得明媚,尤其是她的双眼,笑起来甚至会弯成月牙,里面盛满了漫天的星光,此刻,什么也没有了。

东方青苍看她笑有些心里发堵,他伸手抚摸她的脸,“以后我真不能出门久了,放你在家能把这房顶都给捅个窟窿出来。”小兰花的眼睛受了伤,因为东方青苍外出,她觉着无聊于是找来书籍想学习法术,结果意外伤了自己眼睛。

“没事儿,大夫说了只要好好休息就好了。”这些事情女侍都告诉给了东方青苍,他当然知道,可是看着她这样一副样子,他心里还是难受得慌。

东方青苍从一旁把矮凳拿了过来坐下来,“疼不疼?”小兰花摇摇头:“不是很疼。”

“肯定哭一晚上。”东方青苍伸手掐她的脸,“现在还要变成三界第一女战神是不是?还要在我面前装不疼,我有这么好骗。”小兰花拍开了他的手,撇了撇嘴,“那你又不在,那我给谁哭去?”也是,东方青苍哪不知道这个道理,小兰花对他撒娇哭闹最根本的原因还是自己是她最信任最亲近之人,他出了门,她自然不会把那可爱的小孩儿脾气撒出来。

“那你现在可以哭一道,我听听。”小兰花哽了一下,才说:“不要,你就是故意想找机会说我笨。”东方青苍无奈的嘿了一声,拉着她的手凑到自己嘴边亲了一下牢牢握在手里,“心疼都来不及干嘛说你笨,夫人这可就冤枉我了。”小兰花轻哼一声表示自己才不会相信,谁知道东方青苍一句话没完,“虽然有时是挺那个啥的。”说着忍不住笑起来,气得小兰花胡乱拿拳头砸他,月尊大人心甘情愿被小拳头跟挠痒痒一样砸,心里想着,还好,这小兰花并没有因为受伤而焉巴巴,锤人的力气十足,活力得很。

前两天,小兰花的吃穿行都是由女侍伺候,如今,东方青苍回来了,这个差事自然而然的落在了他头上。

吃饭的时候,东方青苍自然想给她喂饭,“我自己可以吃。”小瞎子兰花端端正正坐着说。

东方青苍一边拿筷子把菜夹到碗里一边说:“我觉得你不可以。”

小兰花不服气的拍了下桌子,“我真的可以。”东方青苍夹了满满一碗菜把碗放在了她面前,“扭不过你,自己吃,勺子。”他把旁边准备的勺子塞到她手里,便坐在了一边一只手撑着下巴津津有味的看她自己吃饭,小兰花先手握好勺子,一只手扶着碗,勺子小心翼翼的舀了一块白菜就要喂到嘴里,然而失去了视觉,这勺子和嘴的距离根本就不好把控,东方青苍见她一副颤颤巍巍的模样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手指一点,小兰花的手就停住了,他无奈的叹了口气,挪到她身边握着她的手往下移了一点,“张嘴。”

小兰花听话的张开了嘴吃进了那块白菜,滋味鲜美回味无穷。

“都要吃到鼻子里去了。”他把勺子拿到自己手里,舀了一块肉混合着饭喂到她嘴边,还啊了一声,“你把我当小孩子吗?”小兰花有些愤愤不平。
“小孩子也不会把饭吃鼻子里去,吃饭,听话。”愤愤的小兰花愤愤的张了嘴吃了饭。

作为月尊,忙是自然的,尽管他想多陪陪她,但是他不可能放下要事,于是他让小兰花也跟着他去书房,在受伤以前,小兰花每天都过得非常充实,养花喂鱼看书写字,时常和东方青苍一起外出逛月族集市,再看看月亮。现在,她什么也干不了,连最基本的行走也成了困难,得东方青苍拉着她才慢慢的走进了书房,然而进了书房也没什么有意思的,她坐在软塌上发呆,东方青苍处理了一会儿文书,看她百无聊赖的样子,轻声唤她,“小兰花。”

小兰花直了直背应了一声,“过来。”小兰花嗯了一声站起身,“慢慢的直走。”东方青苍提醒她。

小兰花跟着慢慢的直走也走到了书桌旁,她的手摸着书桌边沿走到了他旁边,“干什么?”她问,东方青苍放下毛笔,对她勾了勾手指,才意识到她看不见,“再过来一步。”

小兰花听话的往前迈了一步,一只手牵住了她的手,手臂环住她的腰动作温柔的将她拉到了椅子上,而身下不是椅子,而是东方青苍温热的身体。

东方青苍让她坐在自己腿上,双手搂着她的腰,情不自禁的将脸埋进她脖颈间深深的嗅了嗅,独属于小兰花的香味简直沁人心脾,“放开我,要是有人突然进来怎么办?”听到这话,东方青苍没忍住笑,“你觉得有谁敢不敲门就闯进来?”也是,这里是月尊的书房,就连觞阙也是不敢不打招呼轻易闯入的。

“坐着是不是无聊?”他轻声问。
小兰花点点头。
“就坐旁边帮我研墨。”东方青苍捏了捏她细软的手指提议道。

“那我这样还怎么弄?”东方青苍一手挥了挥,不远处的凳子就滑了过来,“坐凳子上动作小点打圈磨是一样的。”
“或者……”他一句话说得意味深长,小兰花难免好奇的侧过了耳朵,耳垂被人轻柔暧昧的咬了一口,东方青苍贴着她耳朵带着笑意说:“坐我身上磨也可以。”耳根顺着脖子都激起一片麻意,小兰花耳朵一下红透,连忙张牙舞爪的要从他身上起来。

“诶,慢点啊。”东方青苍笑着护着她让她坐到了板凳上,小兰花耳朵连着脖子红扑扑,今日她穿着一袭淡雅长裙,呈白中带紫的颜色,女侍扎的发饰精致美丽,衬着这张脸,连着眼睛上的布条也不是什么粗糙庸俗之物,柔软动人,他的夫人,向来如此漂亮,甚至红了耳朵,变得更是可爱。

他目光温柔,忍不住凑过去在她脸颊亲了一下,却什么话也没有说。小兰花轻咳一声,“墨呢?”
“好的,夫人。”无聊到了极致终于找着了差事,小兰花研墨研得认真,好似那墨里有千万种法力似的。

这一整天小兰花都是被伺候的,其实这种被伺候的感觉不是很好,毕竟她是有了眼伤才不得不被伺候的,这种不可控的选择多少有些不是滋味。

晚上上了床,小兰花心想东方青苍出门好几日,回来大概又是要与她缠绵悱恻一番,不外出时也隔三差五的抓着她哄着她骗着她要做那档子事,而今晚,东方青苍什么也没做,甚至亲吻都没有,只是与她聊聊天就睡了,她想,大概是护着她的伤吧,月尊也没这么畜生。

夜半的时候她醒了过来,她想方便,可是她看不见,身旁的人大概已经熟睡,她不想叫醒他,外出定是疲惫,美梦中又被人叫醒就为了半盲了眼看不见要去方便,她不希望自己变成废物,也最不希望在东方青苍眼里自己变成废物,出去喊醒女侍也比叫醒枕边人好,她小心翼翼的挪到床边,一只腿伸出了被子,而另一只腿正往外的时候滑了一下,她整个人都不可控的往床边滑倒,摔在了地上,声音不响,她也紧紧咬着牙不让自己发出吃疼的叫声。

“怎么了?”身后东方青苍的声音令她心神一颤,还是吵醒了他。

东方青苍挥手燃了灯蹲在了她面前,伸手就要拉她起来,“怎么从床上摔下来了?”她抿了抿嘴,低下了头,用力回扯了一下东方青苍拉她的手,小声说:“我想方便,不小心摔了。”东方青苍将她从地上拉起来,拉开了她的衣袖裤腿,“怎么不叫我一声,摔着没有?”小兰花摇摇头,“走吧。”东方青苍带着她出了门,一路上小兰花什么话也没有说,方便好了再出来被拉着回房也一言不发。

再度躺回床上时,她怎么也平静不下来,关于自己,关于他。

怎么这么笨,下个床都能摔了?她心底苦涩,犹豫着才翻过了身子,挪到了东方青苍身旁,“嗯?”东方青苍并没有睡着,见她过来,声音有些低的应了一声。

“抱。”小兰花伸手搭在他身上小声的说。东方青苍笑了笑立马侧过了身,护着她的伤谨慎的把她抱在了怀里。东方青苍身形高大,一个拥抱总是能给她无数的满足,“你今日好像都不怎么愿意抱我了?”她突然说。平日,东方青苍都是最喜爱黏着她的,而今日,他回来以后,虽说对她和平常一样,但是总觉得有些拘谨,她说不上来。

等待了许久,东方青苍也没有回答她,是不想说话还是睡着了,小兰花不想去思考,这时,她才听见面前的人开口了,“怎么敢,光是靠近看着心都碎了一地,抱也抱不动了。”他的声音如呢喃一般细,却在小兰花心底荡出猛烈的水花。

也是,这些年,东方青苍如何爱她护她她比谁都清楚,怎么突然会觉得对方会嫌弃自己呢?明明心都要碎了。

她一手摸到了东方青苍的脸,小心的靠过去,亲在了他的下巴,然后才准确的亲到了嘴唇。只是一个温情的吻,却被她心痒难耐的加深了,东方青苍自然不会抗拒她的主动,只是要护着她的伤,眼睛看不见,其他触感都变得特别明显,松开时,她能感觉到东方青苍隐忍的喘息,“睡觉吧,”他亲了亲她的额头说。她脸热得很,退开了一些才说好。

如果说方便是小兰花比较不好意思提的要求的话,另一个绝对是洗澡,她每隔两天就会洗一次,上次是女侍帮她沐浴,现在她如何沐浴倒成了难题,谁知道东方青苍竟主动提出要帮她洗澡这件事,这她真犟不过,选择只有东方青苍帮她洗或者不洗,她自己啥也看不见根本洗不了,于是小兰花选择让他帮自己洗,都老夫老妻了洗个澡很正常,嗯。

小兰花这般想着,而去了池子连当着面脱衣服都做不到,跟平时在床上亲密时脱落衣服感觉完全不同,羞耻翻倍,她自己小心进了池子再脱下湿哒哒的衣服扔在了一边。

浴池的水是温热的,天气微寒,水面浮起一层白雾,混合着新鲜的花瓣,四周摆放着精致的蜡烛,流有一种幽静淡雅的气息,而池边,赤裸坐着一人,手臂肩膀露了一小截在外边,秀发盘起,露出一整段白皙光滑的脖颈,而她身后坐着一人正拿竹筒舀着水给她淋着。

“水温合不合适?”东方青苍问,小兰花点点头。

淋湿了背,他便拿起旁边的丝绸缝的方布给她搓洗身体,那布布面专门磨得有些粗糙,专用搓澡。小兰花一动不动,背都是僵的,没有一点洗澡放松的样子,绸巾轻柔的在她锁骨处滑动,时不时带着手指的触感。绸巾往下一些,她忍不住伸手想阻止。后背却贴上来一具温热的身躯,脖子被五指拢住,指腹抵着下巴她仰起了头,就被人亲住。

基本是没有一点犹豫的侵犯起她的口腔,霸道蛮横极具月尊风格的吻。东方青苍紧紧搂着她吻她,手却暧昧的在她身上抚摸,手掌的触感混合着水的温热,这让小兰花有些无力承受。东方青苍突然松开了她,得以大口呼吸的机会,突然她皱起了眉,夹紧了腿,“不行!”她着急的喊着。

“怎么不行?”手指熟捻的动作,小兰花在这方面从来不是他的对手,脸通红的微张着嘴,只觉得气息不匀,又闭上了嘴不希望自己的声音泄漏。东方青苍就这么看着她,手上的动作也没停,只是变得缓慢。碎发沾湿黏在她的后颈,布条干净完整,脸上却有着薄汗,露出水面的肩背锁骨都带着水珠,他的眼神变得越加痴迷,他的夫人怎么可以美丽成这样,他亲了亲小兰花的脸,手收了回来,“我陪你一起洗。”

小兰花沉在手指的感受中有些没回过神来,等旁边踩进来人,她才意识到东方青苍也进了池子。

“我不洗了。”说着她就要从池子里爬出来,被人勾着腰直接抵在池边,两具赤裸的身子紧紧贴在一起,尽管有温水的阻力,触感也并没有模糊,“跑什么?”东方青苍笑着问她。

被人圈在池子里,小兰花躲无可躲,只好闭着嘴当哑巴,东方青苍又亲了她,她被诱导着伸舌,不知道是不是身处浴池的原因,她觉得有些发晕,直到她的腿被人勾着,身下被人一下下暧昧的磨蹭着她才清醒了一些,这比以前更令她羞涩,就好像在这里有了鱼水之欢一般,而东方青苍只是蹭她却不做实质动作,她也是有欲求的人,被摸着亲着舔着,受不住了,她想逃开,却被人抓紧了手臂,“别乱动,你不方便。”

这时小兰花才恍然大悟,原来是想着她的眼睛所以不愿意更深入,所以才会做这般淫秽之事,明白了他的用意,小兰花也不再好意思说放开她的话了,毕竟他什么也没做,只是想亲亲她蹭蹭她,算了。

就像真的缠绵一般,池面荡漾,喘息暧昧。水珠沾湿了两个人的身子,小兰花身子发软,只能被他搂着圈着承受,就算没有真的,时间长了也必然不好受,东方青苍心里有数,没有克制的倾泻了出来,这下,他俩又得重新冲洗了。

这还是第一次在浴池做些什么,小兰花洗过澡后就包进了被子里,被人拽出来,脸还是红扑扑的,得,这可真是羞到极点了,东方青苍自己回味起来也有点薄脸皮,但是他是谁,马上就一脸坦然,还可以继续逗她,羞得人直喊接下来三天三夜都不会再搭理他了,可是这根本不可能,小瞎子还是要人照顾的。

小兰花的眼睛果真休养了大半个月就好了,一开始取了布东方青苍还要举着手指问她这是几,好了一周还觉得不放心,直到半个月后才安心下来,自己这兰花草是真的好了。

好了有人的色心就可以放肆了,迷糊中,东方青苍还提及了那天浴池的事儿,小兰花羞耻得脚趾蜷起,不过这次,她可有能力和大色魔月尊反抗,反抗着东方青苍无奈的直哄她,小驴脾气上来真让人吃不消,小兰花愤愤的想自己要是习得能消人记忆的法术才好,这样那段令她无地自容的回忆就可以再也不被这恶魔当成把柄似的提了,而东方青苍只觉得委屈,他哪里当了什么把柄,只是觉得值得回味,好吧,他就是想调戏夫人,他是个恶魔,他承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