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小兰花饲养手册

Work Text:

苍盐海月族宫殿,东方青苍正坐在书房木椅上听着觞阙汇报着族内要事,觞阙笔直站着把要事一五一十的汇报完也没动,没有青苍的命令,他从不主动提离开的话。

“用过膳没有?”东方青苍问,觞阙愣了一下,马上毕恭毕敬的回答道:“谢尊上关心,我在午时已经用过了。”东方青苍抬头看他,皱了皱眉,并没说什么,而觞阙一下就明白自己主子这样子是要说些什么,他觉得有点窘迫,头低了下去,手依旧毕恭毕敬的行着礼:“您是说那位被您带回来的小花妖?他们给她送了饮食,端出来也不见少,就是水果少了一些。”

东方青苍抻了抻脖子,手指在桌上点了点,“谁准你叫她小花妖的?”他的声音一如往常的平淡,却让觞阙有些局促,“抱歉尊上,是属下无知。”
“她不是妖。”

觞阙弓着腰一句话也不再敢说了,合着不是您一直小花妖长小花妖短的吗?得亏他们尊上没什么读心术,不然迟早卸了他尾巴。

“不吃也行,反正多饿个几天饿得头昏眼花到时候自然什么都吃了。”从东方青苍把这小花妖,不,水云天的小仙子带回来以后,族里上上下下没少议论,有人说这是个坏仙被尊上带回来关地牢的,结果被安排进了那舒舒服服的噬仙楼,这个说法自然就破了,没见过惩罚人让住软塌,还要下人擦药伺候的,于是大家的说法自然而然变成了他们这冷脸月尊啊越了界,竟恋上了一个小仙子。

觞阙时不时能听见一耳朵,他不认可这个说法,只觉得尊上是把那小仙子当成了玩物,玩几天就腻了自然弃了,而宠物也是要吃饱喝足才能有精力被玩儿的,他跟在东方青苍身后端着饭菜如是想着,他们月尊真的挺狠。

到了门口,东方青苍就自己端上了盘子走了进去,觞阙正义凛然的站在了门口,这是最具威严的站岗人,东方青苍进去没两秒又退了回来,“不用在这儿守着。”觞阙哦了一声连忙离开了,他想,也是,一个小花妖还能打得过月尊?

东方青苍关好了门端着饭菜走了进去,走到床边时,只见床上鼓着一个大鼓包,他勾了勾唇,把盘子放在了桌子上,“吃饭。”他说,而床上的大鼓包只是拱了拱,他伸手去扯被子,“让你起来吃饭,玩什么被子?”小兰花哪里有他的力气,大鼓包一下被解体,小兰花闭着眼满脸不悦的躺在床上包着被子一言不发。

“又不自己乖乖吃饭,是要每天我这样过来亲自喂你才肯吃是不是?”小兰花哼了一声扭过了头,“谁要你喂,我就算是饿死我也不要吃这里的饭。”她的嘴唇因为缺水而干得有些起皮,说话都有些沙哑。东方青苍从盘子上拿起了水杯,“起来喝水。”

见唤不动,东方青苍也不气恼,自己依旧优雅的坐着,手指一点,小兰花周围就亮起一圈淡蓝色的光,小兰花被控制着坐了起来,这法术将她锁在一个坐着的姿势上动弹不得,“无赖!”她气极骂道。

“还有更无赖的,不想被我操控意识吃饭的话就别乱动自己吃。”这已经超过了小兰花对无赖的认知了,她的脸憋得通红,愣是再骂不出来一句,东方青苍见她吃瘪吃得彻底,没忍住笑,端起了米粥拿着勺子就准备喂给她,“拿朝露熬的粥,补元气。”谁要吃这破粥,小兰花愤愤的想着,还是不情不愿的张开了嘴要吃下喂过来的米粥,她可不想被人取了意识跟个机器人一样吃饭。

米粥一吃进嘴里才觉得滚烫,她呲牙咧嘴了一番,连喊着烫烫烫好像那米粥在她嘴里打了架一样半天才泪眼婆娑的吞了下去,这把东方青苍吓了一跳,跟他喂的是什么毒水一样,只见小兰花脸通红,张着嘴如小狗一般半吐着舌头,眼睛里浸满了泪,“烫……”她小声埋怨着,全然不顾有吃的还要挑的不道德行为。

东方青苍皱着眉捏着她的下巴转了转仔细往嘴唇瞧了一番,“烫得很厉害?”他问,他的声音有些焦急,小兰花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脸突然想到之前在司命殿他俩说的话,记得那时她是说她自己是一个从来只吃了苦的人,而突然有一天有个人给了自己一块糖,尝过以后竟再也咽不下那苦舌的汤了,此刻,她突然想到那个时刻,或许不要去品尝那块糖,她就不会对苦感到难过了。

然而她还是张了张嘴,声音囫囵,“嘴里起泡了好像。”或许,蜜糖的滋味足以让她忘却所有的苦痛。东方青苍手指按着她的下唇捏着往里看了看,还真烫出来几个小泡,看上去就疼得慌,他与小兰花的印迟迟不解,这戒指真是没什么用,为什么他现在心口的位置也堵得发慌,甚至觉着自己嘴上也像是起了几个泡一样疼呢?

他松开了手,看着小兰花痛得脸都皱巴,他忍了忍还是忍不住说:“吃个饭都能烫着嘴了,知道烫不知道吐啊,你是猪吗你?”一听这话,小兰花只觉得不止嘴巴痛,脑袋也痛了,一张嘴又痛得不行,说不出话来,她看看东方青苍又看着自己手,垂下了头,不知为何,眼泪就落在了被子上,一滴两滴,低低的抽泣声突然响起,东方青苍有些难言,这怎么吃个饭都能吃哭啊,这小花妖也太脆弱了吧,他从口袋里摸出手帕递给她,以为小兰花不接,结果人家接得飞快,说是接,抢更贴切。

“哭什么?”
小兰花越哭越伤心,拿那手帕擦眼泪擦得一点都不客气,“我好好在水云天过活,怎么就碰着了个大魔头,还要把我带到这里来,不吃饭就喂滚烫的饭给我吃……”她哽咽着诉苦,其中却忘了自己身处何处并且自己面前是何人,东方青苍见她这副样子觉得有些可爱,便故意冷起了脸声音也装作了浓浓的不悦,“搞清楚你现在在什么地方,谁,是那个大魔头?”他故意把大魔头三个字加重,任谁听了都会觉得他是在不爽这个称号,果然,小兰花被吓到了,她惊恐的看向东方青苍,东方青苍对她这样的眼神觉得有些不舒服,只看了一眼,小兰花就又垂下了头,不过这次她没有再哭出声音,而是安静的抹眼泪,心口的位置疼痛具显,东方青苍无奈的叹了口气,“开玩笑的,没生气,我去给你拿药,别乱跑。”说完他转身就走了,留下有些懵的小兰花满脸泪水可怜巴巴的坐在床头。

不过三五分钟,东方青苍就又回来,进来时手里还拿着一瓶药膏,“什么药这是?”东方青苍晃了晃那瓶子说:“专门擦唇齿烫伤的药膏。”他说着坐在了床边打开了盖子,小兰花看他的动作连忙说:“我自己擦就可以了。”

“你看得到吗你就擦?”
“对着镜子怎么不能擦?”
“不好意思,没有镜子。”小兰花正要开口,东方青苍先她一步,“整个苍盐海都没有镜子。”

小兰花:“……”无赖,三界最大的无赖不过如此。

东方青苍打开了盖子,坐在了床边,在东方青苍出门之前他就解开了小兰花身上的法术,小兰花挪到了方便他的距离。他用小拇指挖了一点白色药膏在指腹,另一只手没用力的捏着小兰花的下嘴唇露出那几个小泡出来,他小指伸了进去,在那小泡的地方轻轻的擦拭,“这个药是专门用作嘴里烫伤用的,可以吞咽,敷五分钟就好了。”他低声说着,而小兰花根本听不见他说了些什么。

这个上药的姿势使他俩靠得非常近,其中一人再往前一靠就能贴到对方身上,她被人捏着嘴上着药,为了不让口水不可控的从嘴角流出来,她拼命的咽着口水,而这个姿势让她吞咽口水的动作变得格外艰难,再一次艰难的吞咽时,她的舌头因为主人的紧张而有些不可控,往前伸了伸,为了方便上药,她一直隐着舌头,这时,她清楚的感受到陌生的触感,那是东方青苍探在她嘴里的小指,她心里一跳连忙装死闭上了眼,希望对方没有察觉到她的失态,谁知道听见一声嗤笑,足够她红了半张脸。

只听见东方青苍的声音低沉温柔带着调笑:“怎么?弄疼了抗议?”小兰花理亏所以难得没有大声辩驳,师傅曾教过她男女有别的道理,当然她也知道,或许从她和东方青苍互换身体之后,她就放松了对这个异性的警惕,直到那次水下的吻后她又才清醒过来,再怎么说,对方也是男性,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什么她是要有分寸的,擦药这件事过于亲密,她当然会拒绝,是东方青苍不愿,而现在,是她逾矩,她没有道理。

东方青苍紧盯着她的脸,小兰花闭着眼脸却通红,他故意用拇指按了按她的嘴唇,依旧装死,在小兰花闭着眼的时候,她不知道此刻的东方青苍笑得有些温柔。

堂堂月尊露出这样一副柔和神情,这足以令三界都为之震撼,那药果真神奇,不出五分钟小兰花嘴里就没了那种钻心的刺痛,舔过去,竟痊愈了。“这下可以吃饭了吧。”小兰花没说什么,这次自己端起了碗自己吃了起来。

自那天以后,小兰花便没有再闹绝食,她每天都把饭菜吃个精光,东方青苍刚复位,忙于公事,一天中没有多少时间陪她,便让她自己在殿内游玩,当然,觞阙是要一直守在她身后的,觞阙不喜欢这个差事,但是他没有抗拒的权利,他想,也好,这样可以监视这个小花妖别里通外敌就行。

苍盐海的花其实也很好,但是都与小兰花不熟,被搬来养着的时候小兰花并不是很得心应手。

每天吃饭养花看戏,而更多的时候是和东方青苍呆在书房,那是他处理公务的地方,这个地方,她只与东方青苍最为熟悉,自然想靠近一些,东方青苍坐在桌前看书折子,她便坐在一边的软塌上也找来一些书津津有味的看,她一副像是安心要在苍盐海过日子的样子,而东方青苍和觞阙都不这么认为,东方青苍自然如此,而觞阙从来除了月尊谁也不信,何况对方还是水云天的小仙,他如何信服。

每日,晚上用过膳后,小兰花就回噬仙楼歇下了。踏入苍盐海有半个多月,这是东方青苍第一次晚上还留在噬仙楼,并不是他自己的私心,而是小兰花主动说自己近日总是爱做噩梦,希望他能陪自己一宿。

夜深,卧房熄灯,昏暗中小兰花心跳有些急,她哪里是什么做噩梦了,她也并没有就安心呆在苍盐海的打算,可是这个地方就像牢笼,她自己一个人根本出不去,这些天她思来想去,最后竟想到了一个法子,便是和东方青苍再互换一次身体,那样,她变成了月尊,还怕出不去这苍盐海不成?

她估算着东方青苍入睡的时刻,听见呼吸平稳,她觉得差不多了,行动。说起上次互换是在两人亲了之后,白日,她找不到契机来做这件事,所以她选择了夜晚,自然而然的得到这个吻,然后逃离苍盐海。感受到身后的呼吸变得平稳,她小心翼翼的翻了个身,黑夜中,她无法看清东方青苍的脸,也不可能燃灯,她像做贼一般轻轻的靠了过去,脑袋逐渐的靠近,头发抵在了他的耳畔,很近,就可以亲到了,小兰花心里暗喜,偷偷的猜着位置就要亲下去,突然一只手掐住了她的脸,完了,小兰花头皮都麻了大半。

“大半夜不休息还要来偷亲我?”东方青苍悠悠的说,声音没有一点刚睡过的迷蒙感觉。
“我没有。”小兰花被掐着脸声音都变得翁翁的。
“没有?抓现形了还狡辩。”小兰花扯开了他的手,吃痛的揉着自己的两颊,“水云天就这么教导小女仙的,怎么如此不知羞,大半夜居然要偷亲男人。”东方青苍说着还连啧了三声,一副匪夷所思的模样。

小兰花无处辩解,只好破罐子破摔,她说:“其实我是想换身。”
“换身?”
“对,我想知道上次我俩究竟是不是因为亲到了才换的。”小兰花稳着声音说着,控制着自己不露一丝的怯。本以为对方会提很多的质疑,谁知道东方青苍很果断的说了声好,这下小兰花懵了,“……好什么?”
“亲啊,不是你想再换一次?”既然对方应了,小兰花自然高兴,于是她躺好闭上了眼安静的等待东方青苍凑近。

“你求我,还要我来主动亲你是不是?”东方青苍笑着说。小兰花一下红了耳朵,是啊,她提的要求怎么还要等着对方来主动。

她翻了个身,伸手就往东方青苍身上摸,东方青苍一下抓住了她的手,“要不要燃灯,你这好像看不清。”什么道理,亲人还要专门点个灯,或许东方青苍是在认真的建议她,可是落在小兰花耳朵里却是十足的挑衅,“不开。”于是,她像小瞎子一样在东方青苍胸口摸,东方青苍抓着她的手摸到了自己的脸,“这儿,瞎摸什么。”

小兰花不语,沿着手的方向靠了过去,越凑近对方的体温就越明显,甚至能感受到他的呼吸,黑夜中一片寂静,只闻两人轻微的呼吸,她的手指按在了东方青苍的下巴上,这个位置,她低头,准确的亲到了他的嘴唇,上次是这样吗?是这样吧,那熟悉的心颤的感觉,这令小兰花无法形容,她不知道要保持这个姿势多久,她在心底默数着,突然印着的嘴唇动了动,她吓了一跳,是这样吗?

紧接着,一只手搂在了她的后背,柔软湿滑的触感抵住了她的唇缝,小兰花不设防,直到嘴里探进来一个陌生的物体时,她才惊醒,这是东方青苍的舌头,上次有动舌?忘了,好像没有又好像有。记不清楚了,但是此刻的情形让小兰花有些紧张,陌生的软舌在她嘴里探索着,她拼命的藏匿自己,却被触碰着舔了一下,奇异的感觉刺了她的背,而对方并不知足,见她不愿意出来,便唇舌齿一起动,小兰花哪里招架得住这家伙的放肆,腰一软,整个身子都瘫在了月尊身上,连带着软舌也被剥夺,她从未尝过这样可怖的滋味,令她感到舒适,但又被吸引感到恐惧。

这时,小兰花才想起自己面前这人不是普通之辈,而是令三界惧怕的月尊东方青苍,在大家口中他是那样蛮横霸道凶残的一个人,一直以来,她总觉得他温顺,仔细想想,或许这一切都是他完美的伪装,此刻,暴戾突显,搂在她后背的手臂,抚着她脖子的手,和不停深入剥夺的唇舌,这陌生的一切都让青涩的她感到害怕。

可是她怎么有力量推得开,太紧了太激烈,那在上药时令她羞涩不停吞咽的口水似乎也从她的嘴角被人带了出来,然而又被人舔了干净,她觉得自己有些缺氧,有些难受,她左手中指拇指掐紧正要施法让自己脱离这个桎梏,一只手却圈住了她的手腕,她的手指顿时没了力气松开了,她的法力在月尊面前,在苍盐海这个地方简直微不足道。

东方青苍松开了她,他的手摸着小兰花的脸,他们额头相抵,鼻尖快要碰到鼻尖,“在苍盐海你还想对我使法力是不是?”他的声音喑哑。
“我呼吸不上来了。”她说了实话。一句话的解释也就够了,东方青苍轻笑,伸手给她顺着背,“……怎么没成功?”被顺气的时候她意识到这个问题,东方青苍手顿了一下才说:“可能是要我亲你。”

“……真的吗?”东方青苍坚定的嗯了一声。小兰花一下撑着身子闭着眼,“那你亲吧。”东方青苍没想到她能这么快就接受,她心里打鼓希望这次成功,也希望东方青苍能不像刚才那样霸道,然而,想终究是想。

这姿势她不舒服,东方青苍也不舒服,于是搂着她让她躺在了枕头上,可是还是伸了舌,甚至更过分,手不知何时从衣服底下伸了进去,小兰花脸红得滴血,连忙扯他的手要让他离开自己衣服里,突然身体又无法动弹,她又被人施了法,“你干什么!”她着急的喊,东方青苍淡淡的说:“换身不是你要?”
“可是上次没有这样。”东方青苍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听见一声响指,油灯亮了。

借着亮,小兰花这下看得清东方青苍的脸了。东方青苍拉着她的手按在了自己胸口上,手下是一层薄薄的里衣,能清楚的感知到手掌下的跳动,“小兰花。”他轻声唤她的名字,在这之前,他一直叫她小花妖,小兰花望着他,“我没有情根,不懂世间情爱,也不知道是否心悦于你,但是我知道我的胸口震得厉害,像岩浆在里边翻涌,看着你我想抱你亲你如方才一样亲近你,如果说这便是他们所说的情爱的话,那我想我大概是爱慕你的。”他平淡的述说着,安静的深夜,轻柔的话语,却激荡起两颗截然不同的心脏。

这就像那颗糖一样,她从来不去妄想得到糖果,可是她得到了,也不曾妄想被人呵护,可是也得到了。他们说月尊狡猾,那此刻的他会骗我吗?为什么要骗我呢?我有什么值得他花如此的心思来保护和欺骗的呢?小兰花想不出答案,或许,尽管这个机会是万分之一,她也想试着去相信,东方青苍是真心待她的,童话只有编造者自己相信才能变成童话。

见她不说话,东方青苍难得的犹豫忐忑,“怎么不说话?不喜欢我?”他问。小兰花没有说话,结果东方青苍自己先回答了,“不喜欢也没关系,反正你现在就在这里,想讨厌也没办法了。”

“无赖。”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他趴在了小兰花身上解开了她的里衣,小兰花有些慌,“我不愿意你要强迫我吗?”而东方青苍慢条斯理的解着她的衣服,“我想,不愿意我也没办法,可是。”他掐了掐小兰花的脸,“记住,这里是苍盐海,这个人是月尊,你觉得他什么不敢做?”

衣服被解开,她白皙美丽的身体暴露在昏黄的光下,“堂堂月尊也不过如此,也是个庸俗色魔罢了。”小兰花愤愤道,只要不去看她的红脸红耳朵。

东方青苍痴迷的欣赏着她的身体,手掌从她锁骨抚摸到腰腹,太瘦了,躺着时肚子居然还凹下去一些,“水云天的果子玉露是要不同,能把你养得这般水嫩漂亮。”

“混蛋。”
“我现在给你解法术,如果不愿意你就推开我我不勉强你。”他摆了摆手,小兰花动了动手还真是被解开了,她正想给自己穿好里衣,眼前的光亮却被人挡住,她被迫仰起头咬住了嘴,手掌顺着腰部往上暧昧揉捏了一下,小兰花着急推他,却被人扣紧了手压在了床榻上,说是可以推开,她根本就推不开,只能说是半推半就,她能感受到东方青苍对她的渴望和疼惜,她的意志总是在坚定和放弃中摇曳,比初吻还要陌生的体验,那些话本子她只听过却从未看过,如果被发现定是会被她师傅教训的。

“真美。”他将她搂在怀里,亲了亲她的脖子这般满足的说。

荒唐胡闹的一夜,噬仙楼第一次出现这种可怕的气味。

隔日,觞阙着急的翻遍了整个宫殿也没把他主子找出来,最后没翻过的也只有那小仙子的住处了,他和往常一样去东方青苍房里叫他起床,今天却怎么也不应,进去一看,被子都整齐得很。大门被叩响的时候,东方青苍还在熟睡,他迷迷糊糊醒来,小兰花背对着他熟睡着,他被敲门声敲响了,而小兰花什么反应也没有,睡得真够熟,他披了袍子几步走到门口,一开门,见是觞阙,“什么事?”

觞阙愣了愣才行了礼说:“属下来叫您起床。”东方青苍打了个呵欠,懒散道,“今日上午休息,下午再处理事务,你也去休息。”说完他就关上了门,留下一脸懵的觞阙在门外如门神一般伫立。

东方青苍又脱掉外袍爬上了床,他贴到了小兰花的身后,手臂绕过去搂着她,“真是小猪变的,这么响的敲门声都没给你敲醒。”他心里如此想着,表情却安逸温顺,再次闭上眼进入睡眠,这天,小兰花从他怀里醒过来就和受了惊的兔子一样离他十万八千里远,吃饭也不一起吃了,话也不说了,结果晚上东方青苍也不顾她阻挠硬要上她床塌睡觉,小兰花根本就没有反抗的权利,只是想想这样那样,要是被师傅知道了,她真的会死无全尸。

而她逃离苍盐海的计划要怎样才能成功实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