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All琴】純黑的午後小憩

Chapter Text

「琴酒,你又不肯好好吃飯了。」

留著半長髮的青年一屁股坐在琴酒邊上,擅自抽去了琴酒口中叼著的香菸。周圍下級成員們無不驚懼地偷偷觀察琴酒的反應,畢竟銀髮男人可是組織裡最為心狠手辣的Top Killer,任誰都不敢在太歲頭上動土。

意外地,對於萩原的踰矩,琴酒並沒有立刻掏出手槍,他只是似笑非笑地揚起一邊嘴角,「不然你要做給我吃嗎。」

「我當然很樂意。」

萩原已經按捺不住內心的竊喜了,喜不自勝的表情全寫在臉上。

「看起來很好玩呀,也讓我參一腳如何?」
出聲的是松田陣平,萩原自小一起長大的竹馬,他們也幾乎是同一時期進入組織,由於表現極為出色,去年他們終於取得酒名代號,正式成為組織一員。

松田的代號是阿瑪雷托,產自於義大利的利口酒。萩原的代號則是香檳酒,產自於法國的氣泡酒。心靈手巧的松田善於組裝和拆解炸彈,而觀察力、溝通力一流的萩原則時常接手情報相關任務,兩人都是組織不可取代的人材。

而將兩名桀驁不馴的少年親手引領至這般成就的正是琴酒,也許是因為朝夕與兩人相處,戒備心重的琴酒唯獨面對松田和萩原時才稍稍放鬆了警惕,也不怎麼會在意青年們過分親暱的小動作。

至於青年們的想法呢?

早在青少年時期,松田和萩原就發現自己對琴酒抱有的特殊情感,而兩人之間的良好默契也讓他們不用明說便對彼此的想法瞭若指掌,為此松田萩原的明爭暗鬥也從未少過,像是誰該叫琴酒起床、誰有資格坐上琴酒保時捷的駕駛座、誰才適合跟琴酒一起出任務等等多不勝數,幾乎琴酒身邊的大小事都可以成為兩人爭奪的目標。

這次自然也不例外,起因只是琴酒不經意的一句話,卻挑起兩人的競爭心,誰的手藝更上一層樓,誰就能贏得琴酒的心,畢竟抓住了胃就等於是抓住了心,對吧?

早已習慣兩人之間濃厚火藥味的琴酒只是毫不在乎地回了一句,「隨便你們吧。」便起身離去了。

/

兩人很快佔據了組織僅有的廚房,廚房雖然鮮少人使用,食材和工具卻一應俱全,也會有專人定期換新。

站在電磁爐前,萩原傷透了腦筋,據他的了解,琴酒只靠香菸和烈酒就可以撐過十天,他對食物的欲求極低,自然胃口也不會太大。不過考量到男人的不正常作息和飲食,萩原更傾向健康料理。

這個困難點同樣也反映在松田身上,但他並沒有糾結太久,沒幾分鐘就立刻選定了料理。

「打算做什麼料理呀?」見松田已經拿好了食材,萩原率先開了話題。

「哼,怎麼可能直接告訴你。」自信滿滿的松田開始切起洋蔥,卻被洋蔥燻得逼出了眼淚。

儘管松田不願透漏半個字,萩原卻已經從桌上的材料判斷出松田將要製作的料理了。

洋蔥、里肌肉、蛋、麵粉……看來是豬排飯吧。萩原心想,雖然是經典選擇,但完全沒有考慮到對方的身體狀況呢。

思考良久,萩原最終從冰箱取出了雞胸肉和萵苣。

/

晚上六點,吵吵嚷嚷的兩人端著手作料理來到琴酒的房間,男人正在書桌前翻閱著下次任務的資料。

「琴酒,先吃我的吧。」萩原先一步放下了盤子和餐具,盤中色彩鮮豔,翠綠新鮮的生菜被灑上點點起司粉提味,鮮紅可口的小番茄點綴在烹調得金黃焦香的雞肉上,看上去格外引人食慾。

「不對,先吃我的!」推開了萩原的碟子,松田將自己的精心製作的豬排飯擺到琴酒眼前,炸得香脆的豬排飄散出陣陣香味,冒著熱氣的白飯被淋上半熟蛋液,並佐以淡綠蔥花,也是一道完成度極高的料理。

「小陣平,太霸道可是會被討厭的唷。」

「少囉嗦啦萩。」

只有三人單獨相處時,萩原和松田才會直呼彼此的名諱,畢竟被琴酒一手帶大的兩人,在男人面前早已沒了秘密。

琴酒拿起筷子夾了一塊豬排,一口咬下,發出清脆的喀嚓聲,男人細細嚼著豬排,一旁青年們仔細觀察琴酒的臉上的表情,卻沒能從男人紋絲不動的眉眼讀出任何訊息。

「怎麼樣?好吃嗎?」松田的眼中滿是期待,為了滿足琴酒的胃口,他可是拿出了看家本領。

「還行。」

不怎麼讓人意外的回答,畢竟男人對食物毫不挑剔,只要能填飽飢腸轆轆的胃袋就行。

「換我囉,琴酒。」將自己的凱薩沙拉移至松田的豬排飯旁邊,萩原催促著琴酒。

琴酒夾了一片裹滿起司粉的生菜,放入口中品嚐,然後他又夾起一塊雞肉。兩人緊張地等琴酒嚥下雞肉,忍不下去的松田急切地開口,「琴酒,你喜歡哪一道,我還是萩?」

琴酒沒有多作思索便給出了答覆,「……香檳酒。」

即便琴酒對他們倆了解透徹,他仍是習慣以組織代號來稱呼兩人,也許這就是組織高層必須具備的警戒心吧。

「太好了!」

「切。」

競爭比賽向來是幾家歡樂幾家愁,萩原興高采烈地握緊了拳頭歡呼,松田則忿忿不平地嘖了一聲。

「那之後琴酒的三餐就交給我吧!」

這也是松田和萩原所競爭的最終目標,琴酒的三餐負責權,誰的料理能讓琴酒讚賞,誰自然就能贏得這項他倆求之不得的權利。

「是嗎。」琴酒抬起了一邊眉,翡翠色澤的眸子在表情鮮明的青年們身上來回掃視,「勝者將會負責我的三餐,這種事我可一次都沒有說過。」

萩原歡喜的臉色迅速沉了下來,反之,松田則像是瞥見了灰雲散去,傾瀉而下的希望之光,黯淡的雙眼都亮了起來。

「你們輪流吧。」

兩名青年的神情瞬間染上喜色,雖然不能獨佔有點可惜,但最讓人不爽的還是讓對方獨佔這件事。

最後琴酒吃下了半份豬排飯和半份沙拉,剩下的半份則各自進了松田和萩原的胃裡。

所以究竟是誰成功抓住琴酒的胃呢?從結果來看,應該算是平手吧。

只能說最懂青年們的還是琴酒,兩人的爭執因他而起,卻也因他落幕。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