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宁羞】孕期 10:00

Work Text:

10:00

“……”

或许是晚上贴得太紧的缘故,率先彻底苏醒的姜承録第一时间感觉到一双不安分的手在顺着自己小腹往下探,叹了口气。

现在是妊娠三月过半,禁欲数月的两人都有些骚动。然而作为大猛A高振宁这方面的克制力远不如自己。怀孕之前每次的发情期高振宁总会嘴上道歉但身体上不管不顾地把姜承録折腾到快散架——姜承録自己锐评:像一条野狗。

拜这条“野狗”的体力所赐,尽管还不到发情期,姜承録被对方大手撩拨着就轻易勾起欲望,身后湿软得一塌糊涂。他干脆翻个身面对差点来不及收回手的高振宁,曲起膝盖勾引似地夹住他大腿,坦率地提出要求。

“宁,要做吗?”

“……呃,你现在行不行?”

“三个月,过了。”

“那我轻点。”

感受到怀中人主动贴近以示迎合,快要憋坏的高振宁也不装了,一手掀开Omega的卫衣,亲上他已然涨立有反应的乳尖,一手褪下他的睡裤,整只手环住姜承録手感丰盈的臀部。

——还是喂胖了一点的。高振宁大手蹭过圆润的臀尖,忍不住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又在四周来来回回地摩挲,就是不靠近泥泞一片的穴口。

“呀!”

姜承録哑着嗓子不由自主叫了一声,睁着绯红的双眼瞪了高振宁一眼。坏心眼的Alpha用灵活的舌头将两边乳尖都亲得红肿,再次抬起上半身时笑得不怀好意,分开姜承録缠在自己身侧的双腿。

吐着水的粉色肉穴朝它渴望的硬物毫无保留地撑开。高振宁照例俯下身,轻车熟路地去戳弄甬道内由浅及深的每一处敏感点,先是用舌尖,然后用指尖,再是三根手指。时间还够,高振宁也很有耐心,欣赏着自己的杰作。被彻底撑开的穴肉贪婪地吸吮着缓慢进出的异物,每一次抽出手指都能带出许多黏液。然后他猝不及防地按在某个最熟悉的敏感点上。

姜承録浑身一颤,终于难以遏制地呻吟开,下身骤然绞紧。余光瞥见高振宁胯间的阴茎已然硬挺多时——真是的,狗一样折磨人的家伙,这种时候反而能忍了。

“……宝儿,你要夹断我手了。”

高振宁轻笑着抽出黏答答的手指,姜承録感到头晕目眩——但是没有多久。他被高振宁像摆弄玩偶般从背后抱进怀中,缠在脖颈上的碍事卫衣终于被脱掉。Alpha的亲吻落在他侧颈,然后向下啃噬每一寸肌肤。赤裸的身体暴露在空气中,姜承録不由得弓起身子,打了个寒噤,然后就猝不及防地被高振宁抬起一条腿,从背后狠狠肏入穴口,坚硬的性器一寸寸碾过湿热的软肉。

绵密的亲吻也没有停下。高振宁左手将姜承録上身箍在怀里,右手也没有忘记安抚在空气中暴露多时的,颤颤巍巍的乳尖。乳孔被粗糙却滚热的指腹有节奏地按压,快意顺着细微的神经末梢蔓延至全身。时间流逝仿佛变漫长,姜承録哑着嗓子喘,被三处同时夹击,失神的大脑开始胡思乱想——半年后那里就会流下奶水了。啧,宁八成要来抢吃的……但是,让他先尝尝好像也可以……

漫长的大操大干过后高振宁终于射了出来。忍了太久的后果就是,几个月积攒的浓稠浊液都被一张一合剧烈收缩的穴口吃进去,又顺着连接处流到阴囊、股缝,蹭得一片狼藉。敏感点被精准地翻来覆去顶弄,姜承録抵达高潮的瞬间难以受控地发出满足的叹息,无意识地将高振宁更用力地按向自己。

——管他呢。他要火热的肉体像成对的齿轮严丝合缝地贴合,热流在缝隙里蔓延开。

姜承録缓慢地恢复意识。虽然被好好地托着,身子还是沉得仿佛要往下坠。然而后穴依然不知疲倦地将肉柱吞入深处,丝毫没有松动的迹象——身体在说,不想分开。

大脑最后还是战胜了本能。高振宁依依不舍从姜承録身体里小心蹭出来,看了一眼对方的脸色与痕迹斑斑的白皙躯体:“宝儿,哪里疼吗?”

姜承録翻个身面向他,有气无力地摇摇头,胸膛剧烈起伏着昏睡过去。快感来得又急又久,从头到脚许多地方酸痛,身后依然恬不知耻地残留着肉柱形状的记忆,迟缓地吞吐着。他头昏脑涨地看天花板,终于感受到了从窗缝射入的光线,产生了现在是白天的实感。在孕期白日宣淫实在是一种带点禁忌的奇妙感受,好在厚实的遮光窗帘隔绝了外界大部分阳光,让房间维持昏暗暧昧的氛围。

迷糊间,姜承録感觉到自己被抱起来进了浴室,放在浴缸里。高振宁勤勤恳恳给他也给自己清洗,手指继续肆无忌惮在后穴里进出——但此时是完全不带邪念的温情模式。高振宁给他从头到脚洗干净,又套上浴袍抱回卧室。累坏的Omega坐在床边,垂着头靠墙打盹。精力尚旺盛的Alpha于是站在背后给他吹头发,灵活修长的五指此时又插入他发间,如梳子般将发丝理顺。热风在头顶扫来扫去,迅速缓和了洗澡过后湿冷的体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