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云亮NTR】撞破人妻自慰是谁的责任呢

Work Text:

赵云很尴尬,站在原地不知往哪里去,甚至想掏出手机发个在线等求助帖。他今天忘带小电驴的车钥匙,于是折返回刚刚举办过聚会的熟人家里。出乎意外的,大门竟然没上锁,虚掩着,轻轻一推就自己开了。散发着食物残渣味道的垃圾袋安静的躺在门口,屋里空无一人,却听见距离他还比较远的卧室门里传出细微的呻吟声。
看了看四下无人,他还是走近了。

 

葛亮赤身裸体躺在大床上,一手揉捏着胸前乳头,来回掐弄,弄得那地方硬硬的,敏感地立起来。一手拿着一个东西,正在两腿之间嗡嗡震动。甚至他大腿因为快感而不断抖动的空档,赵云也看清了,葛亮睾丸比一般人的要小一点,只不过不仔细看发觉不了。下方的缝隙里长着一口女穴,颜色很淡,几乎与旁边融为一体,如果不是因为兴奋而打开着,他可能根本不会发现。那小玩意看起来比较旧,而且根本不像是个自慰用品。样式看起来非常隐秘,一眼望去只会让人联想到充电宝或者与女生之间曾经风靡过一段时间的皮肤按摩器。葛亮曾经在外地上过学,说不定那些年里寒暑假他还带它坐过飞机,过过安检,在一群工作人员的眼皮子底下在机场人来人往的公共卫生间隔间玩过自己。这个认知让他更加兴奋,好像已经忘记了自己闯入别人家中,还偷听墙角这个不争的事实。
葛亮的手游走在那片区域,手法熟稔,显然已经有过很多次经验,可好像没有掌握完全的技巧。他把震动吸吮的那块区域直接放在整朵肉花女穴的地方,不管是花唇还是花心,静静的感受这种小幅度的震动。快感积聚越来越强,按照外面客厅大钟表的滴答声来判断,可能不过三分钟,葛亮就经受不住这种刺激,有些想要逃离,可两只手还控制着牢牢按在那里。不多久他就高潮了,嘴里发出含混不清的呻吟,像是梦话一般,声音很低,大概率是他压抑的结果,赵云听得出来。经历过十几秒的大口呼气,葛亮呼吸慢慢平复,这期间他一直把嗡嗡高速震动的小玩具按在穴口,两片花唇中间。一波一波的快感涌上头皮,凸起的小豆子上正残留着一点水液,葛亮尝试着往下按,但又在持续的强烈刺激下往后退缩去。他仿佛是想再次体验一波记忆里按照经验将会更持续更高更长的快感,可是实在经受不住,连腰部都在发软打颤,应该很是酸软,下意识的向后缩,不让那处震动着的机关直接接触他敏感的小豆。最终他狠下心,毕竟以往经验高潮后连绵不断的快感有限,直接两腿向旁边一分,一手撑开两朵花瓣,把高速震动的那处正对着豆子按了下去。这下刺激过于强烈,刚刚经历过高潮的身体一个受不住,又攀上了第二波更持久更强烈的高潮,葛亮抽搐着双腿喷出来一波水液,直接打湿了拿着玩具的手和身下的一小块床单。至于喷出来的水是什么颜色,他没能注意到,很快就消失了,来源可能是边缘堆满了白色细密泡沫的阴道口里。快感已经让他体内分泌的透明水液变成了白浆。

葛亮刚刚从床上无意识因为快感而撑起,腰又重重的摔下去,现在闭眼躺在床上,很是疲惫,小玩具就握在他手里,还沾着一些粘液。他伸手抽过床头的抽纸,简单擦拭了几下下身,又把玩具的口清理了一下。整个过程漫长无比,实际上前后不过5分钟。赵云站在门外已经硬得难受,运动裤接缝高高撑起,又觉得冒犯没有礼貌,又觉得现场直播看人自慰刺激无比,比无数小电影和国产自拍都要带劲。属于他的分身顶端开始流出一些液体,为可能发生的性事做准备,缺点是今晚的衣服又要避开合租的舍友,半夜起来偷偷洗了。

趁着葛亮还在闭目养神,赵云轻轻地推开红木门,踮脚走了进去,或许是这波自慰太过费力,葛亮仍旧闭着眼睛,不过姿势由大张改为了侧躺。一条白皙的胳膊搭在额头上,半睡着。床单是深色的玫瑰花纹,不过不是红色,透着一些暗黑,水墨画的感觉。刚刚赵云总觉得葛亮身上有哪里不对劲,这下看清了,原来他后面的洞口里还塞着什么东西,也是深色的,形状不太规则,不像是另一件情趣用品。只不过颜色相近,刚才离得远,没有看清楚。
等到他趴在床边脱掉鞋,蹑手蹑脚上床仔细观察,终于发现这东西原来属于自己。说不清是去年还是前年,他来葛亮家吃年夜饭,当时大家初来乍到,正好认识一下。他有些放不开,不过一次暖场的真心话大冒险罚酒,每个人都卸下了高冷的伪装。尤其是葛亮,看似冰山一般,实际上的开朗程度让他大跌眼镜。不过葛亮看起来不像是单身的样子,家里总有两副碗筷,两套牙刷,在场的没人提起单身状况,他也不敢随便问。当晚大家睡在客厅的地铺上,他起身去洗澡,大家都在排队,洗完后才发现忘记了穿过的内裤在浴室里。等到大家都洗完他回去找的时候已经不见了。赵云感到奇怪,不过也情有可原,毕竟住在别人家,公共区域轮流使用,丢掉的东西就相当于垃圾,被打扫了也是有的。
现在竟然在面前的葛亮手里,准确的说是后面的洞穴里。捡到东西不肯归还的人,还是他朝思暮想辗转反侧,如神明一般高洁不可侵犯的葛亮。他好像从不正眼看他,倒也不是说他缺少礼节,只是两人目光交汇,总是葛亮先把眼睛挪开,好像不愿意见到他一样。目光定定地望向某一处,有时候还会出神。赵云随着他的目光望去,那里什么也没有,实在不知他在看什么。

“用我的东西,你不怕怀孕吗,嗯?”

赵云不管葛亮受到惊吓猛得一下子坐起,大腿根部还在发抖,含着眼泪楚楚可怜的样子,直接伸出手去把塞在他后穴里,被水泡湿一小半的内裤抽了出来,扔在地上。

“有你后悔的时候。”

赵云这边话音未落,葛亮伸出没能完全恢复力气的胳膊去,把他宽阔的肩背搂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