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宁羞】现场

Chapter Text

  成人电影公司讲起来是公司其实就是个小作坊,比如高振宁也不太清楚为什么老板要突然坐到休息室里拉住他和姜承録谈下一步计划。
  主要谈话对象还是姜承録。高振宁听了半天,简单来说是为了姜承録出道两周年的策划方案。姜承録在这个圈里还算有点名气,找个由头跟他的粉丝互动一下,在官网搞了一个投票,看看观众想看什么题材,结果出来是女装。
  “我不要。”姜承録斩钉截铁地拒绝。
  “为什么不要?”
  “疯了吧。开玩笑吗,真的有人会想买这个?”
  “投票结果在这儿。”老板拿出手机摊在他面前,看他没心思研究,继续说,“宋义进都拍过。”宋义进是一个更前辈的前辈。
  “他拍是他的事,而且,”姜承録啧了一声,不快地蹙着眉,“我这个身高穿女装也很奇怪吧。”
  老板一副了然于心的样子提出另一个方案:“还有一个公交车多P的,不拍女装就拍这个。”
  真行啊,高振宁瞄了一眼姜承録更难看了的脸色,这跟直接说“为了庆祝你出道两周年女装和被轮奸你选一个”有什么区别。
  高振宁目送出道两周年的前辈气呼呼地离开后不由得心生疑惑:“跟我有什么关系啊?”
  “总不能他一个人拍吧,你和他一起啊。”
  “啊?”高振宁瞳孔地震,问,“我也穿女装啊?”
  “怎么可能。”老板白了他一眼,“你也穿的话真会卖不出去吧。”
  哈哈。说实话高振宁根本不想穿,但是这种直白的伤人话听多了有害身心健康。
  女装就要特意打扮一下,还专门找了个化妆师来,听说是摄像的妹妹。姜承録被套上过肩假发和一条酒红色的连衣裙,衣服的料子挺括,胸部微微隆起来,和纤细的腰形成对比,乍一看真有点像个高挑的女生。
  本来说是要让“女主角”勾引人,因为姜承録是被逼着答应的,换完装坐那儿看着就不太情愿,周身气压低两个度,一副生人死人都勿近的样子。反正做思想工作的事情轮不到自己,高振宁坐一边,开了袋薯片大嚼特嚼,目送导演进低气压领域。
  显然导演没放高振宁自顾自吃薯片,没说两句就把他提溜过去,很自然地进行剧情改编:“演情侣呗,你就当是他逼你穿的女装。”
  “女主角”睁大了眼睛抬头望向他俩,表情中带着一丝愕然,高振宁被导演在旁边踢了一脚,只得表忠心:“……你想拿我怎么撒气都行。”
  姜承録的表情为难起来,轻轻抱怨:“是要干嘛……”他穿着黑色丝袜,拖鞋在脚上晃荡,硬质鞋底在地上凌乱地点着,落下去,在地上踩实。有点皱了的裙子下摆坠下来,被理平,姜承録抿了抿嘴唇,自暴自弃般说:“就这样吧。”
  高振宁这才注意到姜承録的确化了妆,嘴唇亮晶晶的,睫毛浓密而长。他好奇地伸手去碰“女主角”的脸,对方猛地一抖躲开。他有点尴尬,手停在空中不知何处安放,问:“化了妆等下不会花吗?”
  乌黑的睫毛上下舞动,姜承録又恢复淡然的样子,回答:“他们说是防水的。”
  “哦……”高振宁摸了摸不自在地梗着的脖子。这接下来还他妈要演情侣,就这气氛能像吗?
  为什么是情侣,高振宁不由得想。这个题材作为周年福利多少有点怪异,毕竟是为了卖给姜承録的粉丝,让他们看姜承録跟别人腻味……绿帽奴吧我操。
  也是他好奇,之前问了老板“男主”定自己的原因,毕竟新人总不会是投票出来的。老板对这个问题不屑一顾但还是正常回答了:“你之前不是直的吗?也有人对女装没兴趣,你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有没有一种可能直的有别的问题。但是毕竟第一次和姜承録拍以后都挺顺利的,高振宁说这种话也没说服力。高振宁试图当一个非常有礼貌的同事,走进片场的同时夸赞自己的搭档:“其实还挺好看的。”
  姜承録偏头看他,像听到什么天方夜谭,随后缓缓地点了点头,又偏过头去。
  有点热脸贴冷屁股那味,不过无所谓了,反正高振宁的职责是把冷屁股肏热。
  这个突如其来的想法激的高振宁一身恶寒。他目送“女主角”落位,听见导演打板开机,开始他与姜承録时隔一个月的第二次拍摄。
  “女主角”蜷在沙发的一隅,这个地方是今天拍摄的主要场所。高振宁凑到他身边落座,还没开口,对方就往边缘挪了挪,高振宁再往那边靠他就继续往外挪。这种临场发挥真的像麻烦女友。高振宁一把揽住他的腰往自己怀里带,“再挪你就掉下去了。”
  他的麻烦“女友”倒在他怀里,撑着他的腿坐直溜,一言不发地倚到另一边去。高振宁在心底里叹了口气,揪他的裙摆,语气真诚地说:“很好看,我说真的。”
  低沉的声音从那两片蜜桃色的唇瓣中吐出,像是在质问“男友”又像是在质问投票的观众:“为什么非要看这个?”
  巧了,我也想知道。当然高振宁不能这么说,他欺身压过去,用哄骗人的语气说:“没看过嘛,是会想看的。”
  “女主角”并不太吃这一套,丝袜包裹着的脚踩在高振宁的下腹,当然,也没用多大力气。高振宁握住他的脚腕,帮他移到更下面一点的地方。
  高振宁知道有些人的性癖是脚,但是他对这个兴趣不大,还不如腿,只是剧情里安排了这一节,也算给他个崭新体验。他认真地握着姜承録的脚隔着几层布料摩擦自己未勃起的性器,这种方式像是在借姜承録的脚自慰,感觉起的很温吞。但那里还是逐渐有了硬度,姜承録的脸颊也渐渐浮起红云,轻咳两声,说:“裤子,脱了。”
  高振宁看着他略带羞色的脸,松开手,把穿着的卫裤连带内裤一起扯下来。身下那样东西还没硬完全,像一条硕大的肉虫。姜承録非常明显地迟疑了一下,两只脚踩上去。
  丝袜的触感和皮肤很不一样,特别是蹭到龟头的黏膜处,看似细滑的织物也体现出来粗糙感,那里被刺激后敏感地胀大,硬梆梆地挺立着。姜承録用足尖和前脚掌努力揉弄着昂然的地方,脚心逐渐被腺液沾湿。脚自然不如手灵活,姜承録的熟练度也没那么高,显得认真到严肃,高振宁抱着他的膝弯压下去,亲他的嘴,勾着舌头吮吸,感觉到紧绷的身体如同他的嘴唇一般软了起来。
  裙摆因为刚刚的动作翻了上去,小腹往下全部袒露出来,长筒袜上的黑色吊带和女式蕾丝内裤衬的那一截腿根尤其白腻。真挺适合留指印的吧,高振宁这么想着,上手揉捏了起来。
  姜承録“啊呀”地叫了一声,敲了下他的肩膀,结果是两条腿直接一起被高振宁扛起来,热烫的东西塞进他被迫贴紧的腿根。高振宁扭头亲了亲他的小腿,半开玩笑地说:“这里给我肏肏。”
  这句话给姜承録的脸更填了一丝粉红,他别开脸,象征性地挣扎了两下,双手绞着放在胸前,任由高振宁上下其手。
  姜承録的大腿并不那么肌肉质,还是软乎的。高振宁把他的一双腿架好,前后摆腰,粗黑的阴茎在白皙柔嫩的腿间有种夸张的对比感,来回挤开丰满的腿肉,隔着薄薄一层布料蹭过姜承録的穴口、会阴、囊袋,每个地方戳过去,姜承録就抖一下,鼻腔发出一点闷哼,高振宁在他的身上又捏又摸,明显看到他的下身也鼓胀起来,细瘦的腰肢无意识地扭动着,像被风吹动的枝条。因为没用润滑,光凭高振宁流出来的东西很快就变黏变干,抽插的过程开始不那么顺利,姜承録按住在自己大腿上动作的手,抱怨他:“好痛。”
  高振宁还没要喷发,爽快地松开抱住姜承録双腿的手,大腿内侧果然被磨得通红,好像上次发生过类似的事情,不过埋怨在场外。他嬉皮笑脸地弯下腰,“没事,老公亲亲就好了。”
  “啊,真是……”姜承録半遮住脸,大腿不自觉地紧绷,耳朵尖也红红的。
  很明显能感觉到他也在兴奋,高振宁在被磨痛的肌肤上亲着,后来又变成咬,每咬一口姜承録的身体就激动地跳一下,下半身散发出淫靡的气味。但高振宁的任务不限于此,他把姜承録抱起来面对面坐在自己腿上,再次黏黏糊糊地吻他,舌头湿软地搅和在一起,分开的时候唾液牵连成丝,粉色的舌尖从口腔中探出来,像对外界好奇的软体动物,高振宁再亲他,立刻羞怯地躲回去。
  情趣内衣是一整套的,自然要在镜头前展示。高振宁从他的脖颈往下吻,舔咬细白的锁骨,在上面留下几个红痕,顺手把裙子后背的拉链拉开。蕾丝的胸衣没有衬布,只有一层,是半透明的,能看见淡红色挺立的乳尖,高振宁把脑袋埋下去含住那里。
  姜承録叫了出来,还是那种有些过分色情的音色。高振宁感觉到蕾丝被自己的唾液浸湿,软糯的乳粒在舌头的拨弄下涨硬肿大,姜承録断断续续地发出小声的呜咽,身体震颤着和高振宁紧贴,舌尖用力挤压就发出更甜腻的呻吟。
  高振宁想起之前觉得他过于敏感找了他的片子,的确早期有类似的,但是是用道具更全面的折磨,姜承録的眼眶里积着要掉不掉的泪,叫声比现在更细更高,淫靡中带着些许可怜。
  高振宁经验不够,无法判断出是否全是演技高超,只能先做好眼前的工作,于是在姜承録胸前咬了一口,听见他的叫声残忍而诱人地上挑。
  的确是会骗人花钱的声音。
  他抱着姜承録的腰往上提,把挂在腰际的裙子褪下丢到一边,吊带袜连着的另一端也是蕾丝制品,环在姜承録劲瘦的腰上,显得那里更细窄。高振宁摩挲过被蕾丝覆盖的腰部皮肤,手指往下游,把对方的内裤拨到一边,露出那个窄小的入口。
  扩张是拍摄前的基本准备,姜承録现在处于随时能被插入的状态。虽然如此,距离拍摄开始也有了一段时间,柔软的穴口箍住前端就很难深入,高振宁拍拍他的屁股,“放松点。”
  姜承録发出一点噎住了似的声音,尝试臀部缓缓往下压。这样有点磨人,高振宁决定采取野蛮方式,握住他的腰,用力上顶贯穿。
  姜承録失神了两秒,像被摧折的花枝垂下了头,直接倒在高振宁的肩膀上。过紧的穴道夹得高振宁发疼,在对方身上揉摸起来,双手抓揉着姜承録挺翘饱满的臀肉,把胸衣翻开,直接吸上红润的乳尖。姜承録禁不住这样,掐着高振宁下巴和他接吻,高振宁一边勾缠着伸过来的舌头一边抱着怀里的人颠簸,长发在他的脸上扫来扫去。紧致的甬道逐渐因为两人的体液湿润,抽插慢慢顺畅起来。
  带着痛感的呻吟逐渐变的意乱情迷,穴肉在连续的肏干下变得柔软服帖,被撞到敏感点时又动情地缠裹上来,谄媚地吸绞着。嫣红的穴口上下吞吐粗长的性器,周围的皮肤湿漉漉的一片泛着水泽。姜承録被肏弄得浑身泛着甜美的电流,骨头都酥软,急需一个支撑点。高振宁环抱他的腰和自己贴紧,从三角内裤里探出的性器在两人腹部之间摩擦,很快就射了出来。
  高振宁让他趴在沙发上,换了个姿势,掐着他纤细的腰,从身后大开大合地进出,肏得啪啪作响。刚刚高潮过的屁股又饥渴地往上顶着,迎合性器的抽插,湿软的肉壁不住收缩着,像要从高振宁的囊袋里榨取精液。事实上高振宁确实差点要射,只能先拔出来缓缓。
  这个姿势实在拍不到姜承録的脸,高振宁在指示之下把姜承録翻过来。防水妆的确有作用,他的脸上微微出汗,被化上的颜色还在,睫毛依旧卷翘,只有嘴唇被亲得露出了本来的颜色。高振宁帮忙理理他的长发,看着他眼神迷离地盯着自己,忍不住又用力顶撞两下,穴肉再次紧密地贴合上来,高振宁发出一声舒爽的喟叹。
  肉棒的攻势越发凶狠,穴口在反复摩擦中起了一层白沫,缠在高振宁腰间的腿小幅度痉挛抽动着。他突然起了主意,锁住身下人快要射精的阴茎,“叫我。”
  姜承録偏了偏头,一副没太听懂的样子。
  高振宁舔了舔嘴唇,教他:“老公。”
  他缓慢地眨了眨眼,慢吞吞地学舌:“老公。”
  姜承録的舌头此刻不太灵光,发音软到变形,别有可爱之处。高振宁埋下头吻他,上下撸动手中的性器,在高潮后的小穴腻人的吸吮中爆发。
  这次的拍摄没有上次时间长,姜承録没缓多久,蜷起双腿坐了起来。高振宁拿了两瓶矿泉水,递给他一瓶,看他拧了半天,又自己拿过来拧开了给他。
  姜承録低声道了句谢,喝了一小口之后又一次向高振宁伸出了手。
  不知道他是不是和所有搭档都有这个习惯,高振宁这么想着,握住他的手。
  好像并不是很重要,总之这次也是。
  合作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