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零散的对话

Work Text:

1.

大婶:最近,在做什么?
大叔:搁家里打rank呢……
大婶:骗子。
大叔:?真没骗你,骗你是小狗。
大婶:明明就在开船。
大叔:额……你咋知道?
大婶:和嗦芬、昂他们一起,对吧?
大叔:……那个,主要因为船上缺人……
大婶:他们直播的时候…听到宁的声音了,很吵……
大叔:行,怪我,下次我小点声。
大婶:我想玩,可是,中文、不会。
大叔:叫嗦芬他们带你呗。
大婶:……嗦芬他,不给我吃石头人。
大叔:这事儿真不怪你,全世界上单也就芙兰朵露能吃他石头人。
大婶:……想开船。
大叔:这个你真没法玩儿,玩儿大乱斗吧。
大婶:……………
大叔:行,都怪我,怪我没学韩语行了吧。怪我黑龙江人没法加入朝鲜族,你骂我吧。
大婶:你说什么、慢一点、听不懂。
大叔:……对不起,我骗了你,我是小狗,是西八keiseigi,汪,汪,汪,现在听懂了吗?

 

2.

大婶:“er shen”是什么?
大叔:咋突然问这个……他们叫无双叫着玩儿的,奈特你知道吧。
大婶:知道,奈特,厉害厉害。
大叔:“er shen”就是二叔的老婆呗。
大婶:那“er shu”又是什么?
大叔:这……韩语该怎么说,就,阿加西的弟弟?二阿加西?
大婶:二阿加西是谁?
大叔:高添亮呗。跟你双排过,拿头哐哐塞马桶那个。
大婶:小添?厉害厉害。那宁、为什么不叫,奈特、“er shen”呢?
大叔:他是我小师弟,我能管他叫二婶?那高添亮不成我老舅了?
大婶:那有“阿加西”吗?
大叔:额……这都什么鬼问题,下线了。
大婶:누구야?
大叔:…………额…………
大婶:알려주세요~
大叔:阿加西 나呀나
大婶:噗哈哈哈,原来宁、是阿加西。那……阿加西的阿祖妈是谁呀?
大叔:那个,我们中文管这叫da shen。
大婶:da shen?
大叔:……没,大叔哪来的大婶,阿加西现在中年离异且膝下无子,每天在电子厂996,没有配偶哈,弹幕纯属瞎几把带节奏。房管人呢,赶紧把那个“大叔给我们讲讲挨斯8大婶天神下凡的故事吧”给我封了。

 

3.

s10的叔婶

大婶:cnm
大叔:行,你骂我吧。你是我奶奶。
大婶:caibi
大叔:是,我是菜逼,我打了0的伤害。
大婶:qusi
大叔:行,我去死,青钢影皮肤当老高家遗产送你了,反正这玩意儿现在也没法打野。
大婶:……西八keiseigi
大叔:是,拴条臭狗都能赢,要我现在给你汪两声?
大婶:………脸皮(比划)
大叔:都这样了我不厚脸皮点还能咋滴?你想看我上吊啊?不可能的,没人能让我上吊。
大婶:…………미친놈
大叔:骂够没?还没骂够你就先查字典吧,查完再骂,你用韩语骂我也听不懂。
大婶:………讨厌宁。
大叔:你不会以为我很喜欢你吧。
大婶:……不懂…你在想什么……
大叔:那我不也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吗?你天天又不说话,我就搁旁边瞎猜,都猜了3年了。
大婶:…………
大叔:得了,我也不懂我自己,也没必要懂,喝点水再继续骂吧,你看你脸都憋红了,把天神气病了我不得被冲烂?

4.

s10 叔婶

9号房间

第一天任务(可选):和同伴握手 or 用针管抽取同伴200毫升血液。
奖励:一天的食物与饮用水。

大叔:我皮糙肉厚,抽我的吧。
大婶:………
大叔:给人抽过血吗?
大婶:(摇头)
大叔:你不吸血鬼玩儿挺好的吗,给人抽个血应该问题不大,
大婶:………
大叔:嘶,轻点轻点……
大婶:………
大叔:?
大婶:………
大叔:???
大婶:………
大叔:人让抽200毫升,大哥你搁这儿杀猪放血灌血肠呢?
大婶:………
大叔:真这么想给我亲手送走啊?

 

5.

大婶抖音营业

大叔:是不是最近,遇到了一些困难?
大婶:………?
大叔:是不是欠了裸贷了?
大婶:………luodai是什么呀?
大叔:需要钱的话跟我说,我卖血卖鞋卖fmvp奖杯凑钱给你还债……

6.

s9的叔婶

大叔:还好吗。
大婶:………想自己呆着。
大叔:我就坐五分钟,他们去发布会了。
大婶:随便。
大叔:………
大婶:………
大叔:筛哥。
大婶:嗯?
大叔:……没什么,好久没对着麦克风以外的地方喊过这名字了,得习惯习惯。
大婶:没有必要。
大叔:我也觉得。
大婶:………
大叔:你想喝点啥?我去买。
大婶:……别去了。
大叔:好吧。
大婶:为什么回来?
大叔:额......为了乐言吧。
大婶:………
大叔:也为了给你踢一千块,要不总觉得欠你点什么,是不是有点自作多情?其实我不该回来的,有很多人都不想我回来,你应该也不想我回来。
大婶:……无所谓。
大叔:嗯,反正世界就这样,有一天毁灭了也没有谁和谁一定要在一起。哎……他妈的怎么就成了这样,可惜啊。
大婶:………까비?
大叔:听懂了?对,嘎比,哎,真他娘的嘎比,你原来教我的。
大婶:………嗯。
大叔:要我抱你一下吗?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了。
大婶:………
大叔:我算是明白了,人有时候就贱,稍微用点劲儿都怕你碎了,但又忍不住对你犯浑,大爹养着养着,真成我亲爹了。
大婶:닝 떠날까?
大叔:别问了……我懂啥啊,我就懂个西八,keisegi,恰浪达,你又不是不知道。
大婶:……………好。
大叔:我们之间那点儿感情就像二手家具,摔坏了也没人用心去修理的。

 

7.

大叔:手疼吗?最近老下雨。
大婶:不疼了,早就。
大叔:害,叫你别用手撑着。
大婶:………腰痛。
大叔:我给你揉揉……怎么总感觉那么怪呢。
大婶:………?
大叔:没什么,就是突然想起来当年第一次睡了你之后我一个月都没敢碰我女朋友。
大婶:女朋友?
大叔:你忘啦,她不是你粉丝么?要让她知道我把你睡了还不把我活剥了?
大婶:……………
大叔:疼!干嘛突然打我!我们东北男人只让老婆打的。
大婶:你没救了。
大叔:算了,糖患疯没把你怎么着吧?
大婶:患疯?还行的呀。
大叔:小心着点啊,别被咬了得狂犬病。
大婶:比宁可爱。
大叔:我再不可爱那也是打了狂犬病疫苗的。
大婶:急咯急咯。
大叔:没跟嗦粉吵吧?滨跟金供都吵不过他。
大婶:我中文、没有他好。
大叔:没事儿跟他多睡几次,睡着睡着这上野亲和率不就上去了嘛。
大婶:………
大叔:我说的有什么不对的吗?
大婶:嗦粉……刷野很快,会看线。
大叔:行,我不看线,我他妈刷得慢还不行吗?搁床上还让我竞速呢,大哥,真想让我养胃啊。
大婶:嗦粉,床上,也很快。
大叔:………?大哥,你还真是一开口就吓死人,这是可以说的吗?
大婶:宁……为什么、不嘴硬了?
大叔:不好吗?大家都更喜欢我现在这样。
大婶:不像你了。
大叔:我以前什么样?
大婶:像个混蛋。
大叔:西八keiseigi是吧,那现在呢?
大婶:普通人。
大叔:那你喜欢哪个?
大婶:都不喜欢。
大叔:也是,那你觉得哪个好点?
大婶:………
大叔:两坨屎让你选一个很难吧。
大婶:……以前的吧。

 

8.

s10短暂出院的叔婶

大婶:这是哪里?
大叔:阴间呗。
大婶:?
大叔:因为我们俩送太多次现在被神打入地狱了。
大婶:神?uzi?
大叔:额……倒不是这个神。
大婶:……哦。
大叔:我说你也真够敢死的,我不来你就真敢死我眼皮子底下啊?
大婶:那你就别来上路。
大叔:算了,不跟你计较。
大婶:……又在嘴硬了。
大叔:咋的,现在除了我你还能相信谁?地狱空荡荡,柏林打野现在就在你面前,上哪给你投胎个寒国打野出来?
大婶:……………
大叔:冥王说了,只要我拿着这狗熊和腕豪就能被抬回去,运气好的话我回人间结我的婚,你就回天堂继续做你的天神。
大婶:ming?他说了、为什么……
大叔:大哥,我说的那是冥王,阎王爷,懂吗?
大婶:这你也信?
大叔:不相信还能咋滴。
大婶:……不走。
大叔:不想看见我的脸啊?人冥王还不准我回头看你呢。
大婶:………
大叔:走不走?你不走我们就搁这儿继续互相折磨,看谁先断气。
大婶:走不了………脚上沾了、扎克。
大叔:踩屎上了?
大婶:………
大叔:你说你这来这么几年了怎么连屎都不会说,那咋整啊,我的鞋脱下来给你穿?然后我穿你的小鞋?真当我受虐狂啊。
大婶:你、背我。
大叔:你可真能使唤我的………
大婶:………
大叔:行,上来吧,姜爹。
大婶:………那种话你也相信吗?
大叔:说实话信的人是傻b,但是我相信我自己。
大婶:…………
大叔:这不也相信你吗……哎你也太瘦了,肋骨硌得我背疼。
大婶:放我下来。
大叔:马上就能回去了昂,再忍忍。
大婶:现在、回头看我一眼。
大叔:冥王说了,我不能回头,绝对不能回头。
大婶:不敢看我吗?
大叔:你要我怎么看你啊,你以为我不知道?等狗熊腕豪一ban我不又成臭鞋了,不过无所谓,等我抱头乱窜的时候你再尽情嘲笑我吧。
大婶:胆小鬼。

 

9.

S11叔婶 老娘舅

法官:接下来开庭,请问有带翻译吗?
大婶:没有。
大叔:不是叫你带个人吗?
大婶:因为没有什么好说的。
法官:这种事本法官已经处理很多起了,有相当丰富的经验,你们在一个队多久了?
大婶:也就四年吧。
法官:和其他队友呢?
大婶:挺长的,四年吧。
法官:那到底是长还是短?
大叔:相对论,和他俩是整整四年,跟我就是也就四年。
法官:感情怎么破裂的呢?
大叔:还能因为什么,我变菜了,还不守男德。
大婶:你,就不应该打英雄联盟。
大叔:我本来一开始就打刀塔的,我冬天不在网吧窝着难道还跑去野冰上练短道速滑还是花样滑冰啊?我这一米八七的身板往那儿一站,人省队敢要我?再说了,万一被创个脑震荡,我们家直接寄了。
大婶:听不懂。
法官:……这沟通起来也是有够困难的。那你们这跟仇人似的,冷静期怎么还双排?
大婶:………
大叔:碰巧撞上了,但感情真早就破裂了。
法官:是吗,我看你这上路去了整整19次,看着不像感情破裂了啊。
大叔:肌肉记忆,手他妈不听我大脑指挥。
法官:那你呢,怎么这么理直气壮要他玩千珏啊?
大婶:…………
大叔:他听不懂的。
法官:那拿不出青钢影是因为什么?操作下滑了吗?
大婶:…………
大叔:没下滑没下滑,瞎说啥呢,玩这玩意儿不得跟打野绑定啊?等我哪天我出门被120抬走了他就能拿了,到时候天天仙人指路。
大婶:皮肤……有用过的。
法官:你这突然又听懂了?
大叔:他想听懂的就能听懂,不想听懂的就听不懂。
法官:好吧,那你为什么要用他的皮肤呢?
大婶:………
大叔:你这问题他听不懂的。
法官:好吧,财产想好怎么分了吗?
大叔:那皮肤不是现在只能给上单用?那就当精神损失费了,好聚好散。
大婶:不要。
大叔:那你说说,要啥?总不能给你当一辈子狗吧。
大婶:是你非要当狗的,我没有说过。
大叔:……行,是我把狗绳叼嘴里强塞你手上让你遛的。
大婶:变成狗之前、有问过我的意见吗?
大叔:我的天,你跟我说话不从来都是下命令吗?
大婶:狗,动来动去的,不喜欢。
大叔:给狗喂耗子药呗,那狗不就静止了。
大婶:最讨厌狗了。
大叔:狗伺候你的时候就不讨厌了是吧?
法官:……肃静,这里是法院。
法官:关于上野不和一事本法官自有定夺,由于打野既不讲武德也不守男德,本院一致认为爱上任性的上单就是对打野最大的惩罚。接下来宣布一审判决结果:打野被判处无期徒刑,一辈子都要心甘情愿给上单当狗。
大叔:………
大婶:………
法官:怎么样,两位对判决结果有异议吗?
大叔&大婶:没有。

10.

s10

大叔走在大街上突然踩到地上的香蕉皮一屁股摔在马路牙子上,路人都对着他骂骂咧咧的,这么大个儿也能摔?赶紧起来别挡着路!大叔越听越气,干脆坐路边对着水泥砖骂:你他妈有病吧为什么不摔别人非要害我摔倒?老子今天就躺这儿了,咋的,摆烂谁不会啊。
太阳老刺眼了,刺得大叔连眼都睁不开,皮都快被水泥地烫熟了。过了一会儿有人走了过来,扭开瓶盖往他头上浇了小半瓶矿泉水,大叔被冰水激得一下睁开眼,刚想破口大骂就抬头看见大婶那张清凉的脸,两人就这样一声不吭地在烈日里对峙着,路人纷纷停下脚步,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两人。大叔眨了眨眼,眼前的司马脸大婶突然变成当年戴着黑框眼镜的青涩小婶。大叔自嘲地笑了,然后狼狈地爬了起来,人生再倒霉总是还要过下去的。

 

11.

s9叔婶 夏季赛癫痫刀的大叔

“筛哥,你也来上厕所啊。”
大叔扭开水龙头用力冲了冲脸,脑袋昏昏沉沉的,抬头看镜子的时候才发现大婶没走。
大婶站在门边,语气比起质问更像控诉:讨厌我吗?为什么要故意给我锁那个奥恩?为什么要这样……
大叔慢悠悠开口了:“你跟我说韩语不就是不打算从我嘴里听到答案吗?”
这话在大叔的嬉皮笑脸间坦诚得几乎赤裸,大婶的眼珠静静躺在眼眶里,清明地流露着情感。大叔突然间感受到一种奇妙的连接,就像游戏里上路无数次pin给打野一个人的信号,但这一次却是“GG”。
他不会真喜欢过我吧?别,千万别,那我他妈真成混蛋了。大叔一边想着一边凑了过去,贱兮兮地摘下大婶的眼镜,然后故意把手背上的水滴一点一点蹭到大婶的脸颊上。
惨白的灯光下,透明的月亮落在脸上,像是女巫的诅咒。

 

12.

s10 msc 超鬼的大婶

大婶:……!
大叔:你激动个啥,我也挂着盐水呢,尾巴骨都快被踢断了。
大婶:………
大叔:你不会以为我还有心思干那事儿吧?
大婶:………
大叔:呵,我还没禽兽到对着icu里半死不活的人发情。再说了,我喜欢乖的。
大婶:………!
大叔:别激动了,大哥,还插着管呢。
大婶:………
大叔:还疼吗?你身上,实在太冷太冷了。
大婶:………
大叔:没力气说话啦?疼的话就眨眨眼。
大婶:………
大叔:哎,那样能不疼吗。
大婶:………
大叔:非得这么玩吗?
大婶:………
大叔:一天到晚的就喜欢搁悬崖边站着,追求刺激就要贯彻到底是吧?
大婶:………
大叔:算了,不这么玩就不是你了。
大婶:………
大叔:别睡嗷,别,千万别睡过去,闲着无聊就打我呗。
大婶:………
大叔:懒得打啊?来,我帮你打,帮你扇打野两个嘴巴子,都怪他太没本事了。
大婶:………
大叔:过瘾了吧?手摸着热乎点儿了。
大婶:………
大叔:干嘛盯着我头发看?我也觉得丑。那能咋办嘛,当不了男主角还不能染个头当当反派黄毛啊?顺便报复一下挨欧披挨欧观众的眼睛,谁叫他们天天有事没事都骂老子。
大婶:……在担心我吗?
大叔:啥??
大婶:………
大叔:想多了吧大哥,真以为人人都吃你这一套啊,我现在又不欠你什么。
大婶:…………
大叔:他妈的心都要碎了。(嘟囔)
大婶:……………
大叔:听懂了?哎,看你这手上鸡皮疙瘩起的,我还以为空调温度太低了呢……有那么恶心吗。

 

13.

s7 墙头马上的小叔小婶(轻微泥塑)

小婶:我、是宁认识的第一个韩国人吗?
小叔:额……不算吧。
小婶:那,第一个是谁?
小叔:林品如吧。
小婶:没听过……他玩什么position?
小叔:额…小时候陪我奶奶在电视上看到的,我认识她,但她应该不认识我。
小婶:所以、我是第二个?
小叔:嗯。遇见你之前我真是倒霉死啦,老天爷天天跟我作对,我还以为非要我也去跳黄浦江他才肯放过我呢……但要是真就这样认命了,我又不甘心。
小婶:听不懂………但我也“不甘心”。
小叔:咱俩不一样,你那是滩和60亿的人不识货,他们都眼瞎了,不是他们不要你,是你不要他们才对。
小婶:我有这么厉害?
小叔:你瞎谦虚个啥,我们中国喜欢把高手比作美女,在我看来,别说美女了,连仙女都比不上你一根指头。
小婶:仙铝…那是什么?
小叔:怎么说,仙女,就是住在月亮上的女人。
小婶:月亮上的…女人?
小叔:你们韩国也有中秋节对吧,月亮,moon,很大的月亮,big moon!住在那上面,天天抱着只兔子,那个就是仙女。
小婶:月亮上的阿卡西?
小叔:对,仙女飞上天就回不来咯。
小婶:为什么、回不来?
小叔:来之前朴老师就跟我说过了,你们韩国人最后都是要回去的。
小婶:我不是女人,也不会回去的。
小叔:我当然知道你不是女人,额……这只是个比喻,懂吗?
小婶:宁,真的见过仙女?
小叔:这我哪见过呀?要见过我就赖在那儿打滚不走了,要她当我老婆,哪能现在还坐你旁边给你当打野啊?
小婶:那你怎么知道仙女长啥样?
小叔:因为我亲眼见过会飞的锐雯啊。

 

14.

大叔:你就拿着吧,我才发现我这tm是给上单选的皮肤……不对,不是才发现,是我早发现了。
大婶:…以前,很喜欢过。
大叔:那不就得了。
大婶:但现在……已经不值得拿出来了。
大叔:不喜欢了也拿着吧。
大婶:………
大叔:客气个啥。
大婶:不要。
大叔:就当赔你精神损失费了,行吗?
大婶:不要。
大叔:你跟我在这儿拉扯个啥啊,更年期还是叛逆期啊?
大婶:………
大叔:咋又不吭声了。
大婶:………
大叔:行吧,就当我强迫给你的,我求着你拿的。
路过的LoveCamile:啥时候扔?不要的话可以送我[doge]

15.
大婶:会斗地主吗?
大叔:当然会啊。
大婶:可以教我吗?
大叔:行啊,来,直接叫地主。
大婶:啥意思?
大叔:别管,你只点就行了,点那个欢乐豆加倍。
大婶:真的能赢吗?
大叔:我,斗地主滴神。
大婶:真的吗?
大叔:先看看你这牌。
大婶:怎么样?
大叔:不送稳赢。
大婶:那我出咯。
大叔:……你干嘛拆顺子啊?
大婶:不懂……出错了吗?
大叔:没事没事,继续吧,能翻能翻。
大婶:那、继续。
大叔:???搁这儿演我呢?
大婶:怎么咯?
大叔:没啥,能翻,都能翻。
大婶:那我继续咯。
大叔:大哥,现在就出2啊?都出2了那还玩儿啥呀,真尼玛看的人脑淤血。
大婶:那…我想一下。
(对面:我等到花儿都谢了~)
大婶:花儿都…这是什么意思?
大叔:别理他,你出,我帮你打字骂他。
(大叔:催**呢,不爱等就**滚。)
大婶:还剩这么多牌,怎么办?
大叔:别急,我先出。
(对面:你**这不有副炸弹吗4个2为啥要不起啊?傻*)
大婶:他在说什么呀?
大叔:没说啥……你赶紧出牌。
(对面:cnm你这是斗我还是斗地主啊,他出个对7你把大小王直接拿出来炸了?脑*吧)
大婶:哇,厉害厉害,真的赢了!
大叔:我都说了,你这把稳赢。
大婶:原来,斗地主这么简单的吗?
大叔:我当农民你能赢不了吗?再来一局?
大婶:欢乐豆,可以加倍吗?
大叔:加!

 

15.

大婶解说完小组赛后徒步回家,聚餐的时候有前辈给他倒了一杯烧酒,大婶不想喝,但没人帮他挡酒,只好随便抿了几口应付了一下。因为太久没喝了,所以头晕晕的。路过公园的时候不知道哪里突然窜出来一只狗朝他摇尾巴。大婶瞥了一眼,狗身上的毛看起来很杂乱,脖子上却带着项圈,看起来是有主人的。大婶和狗对视了几秒,继续沿着人行道回家,狗就在后面默默跟着,大婶走,它就走,大婶停,它就停,大婶等红灯的时候它就乖乖蹲在旁边。路上有老年人抱怨大婶遛狗不牵绳,大婶在心里暗骂:西八,谁知道它为什么跟着我。大婶为了甩掉狗故意绕了远路,但狗却一步不离,傻傻地跟着他绕圈。大婶走着走着也累了,坐在小区楼下的长椅上歇息。
大婶:你为什么跟着我?
狗:汪汪。
大婶:跟着我也没用,我不养狗。
狗:汪!
大婶:想让我摸你吗?
狗:汪汪汪!
大婶:你是那个讨厌的家伙吗?
(摸着摸着突然狠揪一把狗耳朵)
狗:嗷呜……
大婶:不是那个混蛋对吧?
狗:呜、
大婶:对不起,弄痛你了……你喜欢我吗?所以一直跟着我。
狗:汪。
大婶:你好像真的很喜欢我,一直在摇尾巴呢。
狗:汪汪汪!
大婶:要我给你取名字吗?
狗:汪!
大婶笑了笑,让狗呆在原地,去便利店买了一包火腿肠,结账出来的时狗已经不见了,长椅旁边空荡荡的。大婶觉得自己一定是太久没喝酒了,所以稍微喝了一点脑袋就坏掉了,于是一边笑着念叨着“骗子”,一边把拆开的火腿肠全部扔进了垃圾桶。

 

17.

s9夏季赛 

上单小龙女会爱上打野尹志平吗?

大叔:蜘蛛下棋以后都在骂我癞蛤蟆吃天鹅肉,尹志平强奸小龙女,说的好像我真把你怎么了似的,人尹志平好歹是个帅哥……都什么年代了,谁tm稀罕什么小龙女啊。
大婶:那你喜欢什么?
大叔:男的还能喜欢啥样的?不是纯的就是骚的呗,要不就是又纯又骚的。
大婶:……你根本什么都不喜欢。
大叔:错误的,我什么都喜欢。
大婶:什么都喜欢,就是什么都不喜欢。
大叔:那我做什么都错,是不是说明什么都可以做?
大婶:不懂……如果,你觉得做的事都没问题的话。
大叔:你当然不懂,现在想给你做打野的人从世茂滨江排到虹桥机场,你随手把我当可燃垃圾扔了就完了,但等哪天你把把0-7了,他们只会像现在骂我一样骂你。还不明白吗?这破游戏里人人都可以被抛弃,总有一天也会包括你。
大婶:没关系,都没关系。
大叔:你想说无所谓吧?当然无所谓了,反正你也什么都不在乎,就当被狗咬了吧,谁叫你当初要相信我这种人。
大婶:………미친놈。
大叔:我听懂了,你骂我是疯子啊?
大婶:………
大叔:能当正常人谁想当疯子啊?再说了,是谁规定的小龙女一定要喜欢杨过?要是小龙女出古墓第一个看到的男人是尹志平,那可能就没杨过什么事了。
大婶:………听不懂。
大叔:那有没有一种可能,小龙女就是喜欢尹志平呢?小龙女被尹志平伺候得很舒服,但小龙女怎么能承认自己喜欢过尹志平呢?
大婶:有什么区别吗?
大叔:当然有区别了,小龙女被强奸那都是尹志平的错……但小龙女喜欢尹志平还觉得很爽的话,她不就成荡妇了?
大婶:……武侠小说一下子变成19禁电影了。
大叔:是啊,不过,脱你衣服之前我好歹也自报家门了吧?我可从来没说过自己是什么好人啊。
大婶:所以呢?
大叔:所以,从一开始,你就不应该觉得你可以改变我,就像我也不应该对你有多余的感情。

18.

S11 陈清扬和她特立独行的狗(轻微泥塑)

大叔:你们这儿忏悔一个小时充20是吧?
神父:微信还是支付宝?
大叔:微信吧,先充俩小时吧。
神父:您要忏悔什么呢?
大叔:以前我觉得自己会永远生猛下去,什么也锤不了我。
神父:那现在呢?
大叔:我被一个韩国人锤了。
神父:这个人是男的还是女的?
大叔:这重要吗?
神父:这不重要,你先说说你的名字,再讲讲锤你的人。
大叔:我叫臭鞋,锤我的人叫宋江。
神父:这是真名吗?
大叔:可以是,也可以不是,就像我可以是臭鞋,但她不能是宋江。
神父:所以呢?您要忏悔什么?
大叔:今天我来向上帝忏悔罪过,希望上帝把她变回去。
神父:那臭鞋对他做了什么?
大叔:臭鞋是个流氓,脱了她的衣服。
神父:这个简单,你回去帮他穿上不就好了?
大叔:可是,臭鞋还想帮她把被其他男人脱下的衣服穿回去。
神父:一件一件穿好他就能变回去吗?
大叔:我tm也不知道啊,这不就是来花40块钱问上帝的吗?
神父:万一是他自己愿意做宋江的呢?
大叔:我爱当臭鞋,她怎么能爱当宋江呢?这破游戏里那么多神,今天一个上路的神,明天一个下路的神,大后天再来个yyds……她被0-7了,他们就换一个神,可我哪受得了这个……她死一次我都受不了的。
神父:既然你这么珍惜他,为什么又要脱掉他的衣服呢?
大叔:不都说了臭鞋是个流氓了吗?流氓总该做点流氓该做的事吧。
神父:……好吧,那为什么臭鞋要如此固执地做一个流氓呢?
大叔:那是因为这个世界上本来就应该有流氓,如果说只有一种人才值得赞赏,难道就要让所有人都变得一模一样?再说了,我不做流氓谁来做流氓?
神父:不无道理……
大叔:我忏悔,第一次和她交流友谊的时候她连中文都不会几句,完事之后她抓着我的手在我手心里用韩语写她的ID,可我现在都忘了怎么写了……反正是一堆圈圈框框……
神父:听起来他好像并不讨厌你啊。
大叔:因为我那时还不是臭鞋呗。最后一次跟她交流友谊是在那个天使被钩掉之后,那个时候我满脑子都是怎么快点解约跑路……她骑在我身上,黑框眼镜上全是雾,语言又不通,虽然和她紧紧连在一起,我却忽然觉得她很孤独,我用着贴着她ID的备用键盘却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想摘掉她眼镜时又被她抓着手狠狠咬了一口,她好像……好像骂我是西八狗崽子来着……
神父:然后呢?
大叔:还tm能怎么样?她骂我难道我还能骂回去啊?我当时就聋了,哑了,游戏里我为她死了成千上百次,现实里对着她却连个p都放不出来。
神父:可臭鞋不是流氓吗?
大叔:那是因为在她彻底放弃的那个瞬间,我好像真爱上她了。

 

19.

S11 宠物相谈

店员:您之前和家人养过宠物吗?
大婶:没有,但是有过一条狗。
店员:是什么样的狗?
大婶:品种吗……不知道,很大只,毛也很刺手。
店员:现在还养着吗?
大婶:去年就丢了。
店员:您想找一条什么样的狗呢?
大婶:不要体型太大,也不要太吵的,能听懂我的话,一条普通的狗就可以了。
店员:哦莫,那马尔济斯犬怎么样?
大婶:嗯,小狗很可爱……但总觉得……
店员:以前养的狗很吵吗?马尔济斯犬很安静的,最近非常人气。
大婶:以前的狗?很吵,有时吵到想扔掉他的程度。但有时他又很听话,不管我做什么,他都会给我回应……所以又有点舍不得。
店员:那为什么要扔掉它呢?
大婶:我叫他滚,他就真的滚了,然后再也不回来了。
店员:看来您的宠物很爱您呢。
大婶:爱我?他才不爱我,如果爱我的话不应该撒泼打滚地留在我身边吗?
店员:可是您希望他离开您啊,顾客nim。
大婶:所以他让我瞧不起……如果他发疯咬我一口的话,我就能顺理成章地扔掉他了,可是他什么反应也没有……就那样夹着尾巴,一瘸一拐地走了。
店员:如果以“宠物”的标准来看,它是一条合格的好狗,至少,很明白您的心意。
大婶:不是的,他每次都不懂装懂、擅自替我做决定、大家都说他很爱我……但其实是他习惯了服从我的命令而已。
店员:是吗?那真是一条奇怪的狗啊。
大婶:明明是他擅自要做我的狗,不断放任我命令他,又不断逼迫我玩弄他……这样的狗也算得上好狗吗?
店员:它也许不明白您在想什么,但这不妨碍它继续爱您。
大婶:那他为什么要这样固执地做狗呢?我喜欢的……明明是,变成狗之前的他。
店员:不只是动物,人也是可以做宠物的,顾客nim。渴望金钱的话,就会变成金钱的宠物,渴望名誉的话,就会沦为权力的宠物……所以,如果渴望得到爱的话,那就会变成对方的宠物,可能是小猫,可能是小狗,当然,也可能是老虎和狮子哦。
大婶:……不明白。
店员:渴望什么,什么就会变成驯服对方的诱饵。
大婶:………
店员:顾客nim,要看一下猫咪吗?
大婶:看看猫咪吧。

20.

19夏季赛  温柔地杀死世界第一上单的方法

大叔:筛哥,我昨晚做了个梦。
大婶:………
大叔:反正你也听不懂。
大婶:………
大叔:在梦里,我不仅杀了你,还对你做了男人才会对女人做的事情。
大婶:………
大叔:躺在血泊里的你,非常美丽。
大婶:………
大叔:你肯定不知道吧?我刚刚对你说的话有多混蛋…如果你听得懂的话……算了,老子都干了那么多坏事了,也不差这一件。
大婶:………
大叔:诶?
大婶:  不是想杀掉我吗?
大叔:………
大婶:掐住我、感觉……怎么样?
大叔:……不怎么样。
大婶:那这样呢?
大叔:………
大婶:怎么不说话?
大叔:……接吻的时候还哔哔那也太没眼力见儿了吧?

21.

对着摆

大叔:别发疯了。
大婶:我没有发疯。
大叔:那你干嘛脱衣服,非得这样糟蹋自己?你觉得你干这事儿合适不?
大婶:……关你什么事?
大叔:差不多行了,大哥。
大婶:我只卖200块。
大叔:200块连你一指甲盖儿都值不上,喊价也得喊高点儿啊,懂不懂什么叫做生意?
大婶:我不想看见你。
大叔:你别在这儿站着我立马滚,我叫宋义进来接你。
大婶:200块!200块!
大叔:别喊了……那边儿站着看热闹的,看尼玛呢!给老子赶紧滚。
大婶:………你滚。
大叔:行,你卖200块是吧?
大婶:出两亿我也不会卖给你的。
大叔:谁说我要买你了,我上哪整两个亿?
大婶:那就好。
大叔:行,非要站是吧,那你给我看好了。
大婶:?
大叔:50块包夜!!!50块无套!!!
大婶:?
大叔:咋的,只有你能站我不能站啊?
大婶:疯子。
大叔;你非要站还不准我来劣币驱逐良币?

22.

大叔:卧槽,你杀人啦?
大婶:……
大叔:也是,真有什么好事也轮不到我头上。
大婶:不报警吗?
大叔:你想自首的话也不会打电话给我了,直接找宋一近给你翻译不就完了?
大婶:不怕我把你杀了吗?
大叔:来了全杀了是吧,不会真以为跆拳道黑带对我有用吧?
大婶:………
大叔:哎哟,疼疼疼。
大婶:不问我、为什么杀人吗?
大叔:我问你你能回答我?
大婶:………
大叔:死都死了还能咋样,故意的还是无意的已经没那么重要了。再说了,我给你讲道理你不得还用谷歌翻译吗?
大婶:已经报警咯。
大叔:报呗,反正来之前我都给保险公司打好电话了,你猜受益人写的谁?很好猜的。
大婶:……疯子。
大叔:行了,赶紧去把脸洗干净,换身衣服,我带了汽油,等会儿全烧了,这破坑起码得挖俩小时呢。

23.

弹幕1:高大叔,再给我们讲讲S8第一个FMVP的故事吧。
大叔:什么鬼玩意儿,S8的故事都讲了几百遍了,懒得讲了,想复习的自己去看录播……
弹幕2:高大叔,那再给我们讲讲S9瞎子踢霞一脚洗白的故事吧。
大叔:还没听腻啊,这时候不骂老子盲僧竞速了?
弹幕3:臭鞋,那S9半决赛输了之后你在干什么?为什么没去记者发布会?
大叔:啥?这好像还真没讲过……我上哪儿去了?让我想想……
弹幕4:你他妈那个时候在想怎么跑路吧?
大叔:额……想起来了,我当时好像在和上单做爱。

24.

S9 女神破鞋二象性

大婶:怎么样才能证明自己不是破鞋?
大叔:这有什么难的,我是臭鞋,你跟我搞破鞋的话你不就真成破鞋了?变成了破鞋,是不是自然不用证明你不是破鞋了?
大婶:是不是爱上你就只能当破鞋?
大叔:额,最多算个污点证人吧。再说了,没当过破鞋的人怎么懂当破鞋的快乐?
大婶:위험해……
大叔:但说实话,你这样的,不当破鞋有点嘎比了。
大婶:为什么?
大叔:因为你要真当破鞋了,那才叫真的可惜。

25.

S12阳痿是中年男人的福报

大婶:…………
大叔:额,那啥,我阳痿,要不找骚粉呗?
大婶:…………
大叔:我知道你想骂我,但大哥你稍微动一动行吗,吭个声儿,跟个死人一样,搞得好像我在奸尸。
大婶:………jianshi?Zombie?
大叔:算了,就当我在强奸你。
大婶:………
大叔:那强奸你之前总得让我下楼买个套吧?
大婶:………
大叔:咋又不说话了?
大婶:没关系。
大叔:直接来?
大婶:………
大叔:疼吗?
大婶:有一点。
大叔:那我轻点。
大婶:嗯………
大叔:还疼吗?
大婶:不疼。
大叔:那你能别咬我了不?我疼。
大婶:不要。
大叔:为啥?
大婶:讨厌你。
大叔:讨厌我还能湿成这样……你也是心挺大的。
大婶:呜……不行了……
大叔:你这也太有感觉了,多久没开张了?
大婶:……嗯?什么意思……
大叔:算了,说了你也听不懂。
大婶:pabo
大叔:还要啊?
大婶:………
大叔:悠着点儿吧,我去给你倒杯水。
大婶: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吗?
大叔:…额、那啥…我去睡沙发。
大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