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维亮NTR】人妻窥伺记录

Work Text:

那家邻居是个男人,却有一位丈夫。他长的美,具体来说,又帅又美,人世间的赞美很难完全形容对他。美中不足,或者说精妙之处是,他的那位丈夫总是不在家。

他的卧室做了飘窗,正对着姜维家里的阳台。有时候隔着窗户死角那道缝,甚至能看到他用玩具抚慰自己。如果这不是在高层对面没有楼不会有人发现的话,他甚至要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为了寻求刺激,果然,人类什么都做的出来。

也说不清究竟是为什么,姜维特意在阳台上做了个飘窗,顶着亲戚朋友甚至施工小哥都不理解的眼光,把阳台布置得像日光浴花园一样。

冬去春来,那家人生了孩子。很小很皱的一团,后来越来越白,越来越好看。那人妻生完孩子后略略鼓起的腹部还没消下去,穿着宽大的衣服,抱着孩子在卧室来回踱步,轻轻唱歌给他听。哦对了,姜维并不知道孩子的性别,满月礼那天提着水果鸡蛋牛奶去他家祝贺时,一双眼睛只顾着看孩子的母亲。但是礼节周到也真诚,那家人很欢迎,还留他做客吃了饭。席间保姆照看孩子,那一对夫妻眼里只有对方,频频咬耳朵,给对方夹菜,他插不进去,只能愣愣的看着,心中羡慕不已。甚至有些负罪感和背德感。在场的人很多,刘什么,关什么,他只记得他叫葛亮。
只不过下次偷窥的时候,更有一种刺激在心头。

后来那男人似乎是涨了奶,穿着宽大的衣袍,也遮不住那胸前的弧度,薄薄的衣料更难以阻挡那两颗茱萸果实顶端沁出汁液,打湿衣服,在那两头周边染出一片水迹。他神色痛苦,不住抓挠挤压,对照着说明书用吸乳器不断努力,结果力道控制不好,蹂躏的那两处红肿不堪,全身都染着情动的粉色。后来经过多次尝试,终于学会了。那电动马达驱动的吸乳器样式别致,攀在他两边胸乳上,震动不止,那两处奶液就顺着橡胶导管流下来,滴到玻璃瓶子里。颜色是黄白相间的,比超市里卖的牛奶要黄很多,只是不知道味道如何。姜维被自己脑中冒出的想法吓了一跳,如果不是他正手持特意高价网购的军用望远镜的话,真要打开本科时期选修课曾经看过的经书抄写一卷,谴责自己。那人妻腿间正掩盖着嗡嗡震动的什么东西,看样子是紫色的,长长一段露在外面,随着臀部抖动。他两手胡乱抓着身下毯子,无规律的摇头,无意识的呻吟。
但凡他在家,但凡他有空,没事就会去飘窗呆着。对比搬家前,还黑了不少,有点偏古铜色,本来长的就高,现在书生气几乎看不见,体育生气质倒是很强,整个人都精神。在飘窗上的时候,他不敢脱裤子,哪怕对面的楼还没建起来,不会有人看见。有贼心没贼胆,只能想着他的脸自慰,这家常便饭,偶尔一两次没有,那倒是不正常。

他也见过男主人回家小住时人妻的样子。一双桃花眼满含着春露一般,眼尾始终都是带着水汽的,还有些泛红。胸部更显得丰腴,整个人容光焕发,一看就是被肏熟了才有的样子。如果之前的他是含苞待放,那么此时这朵永生睡莲,正将清冷外壳剥离,将合抱花心藏着的一切奥妙都全然展示出来。
虽然恩爱很好,但那个人如果是我就更好了。姜维只敢悄悄地想。

 

 

当然,姜维不知道的是,上次他在阳台看他自慰时,他正戴着蓝牙耳机,和他又不着家的丈夫打电话,边喘边叫,嘴里叫着丈夫的名字,目光迷离,面色潮红,一双眼睛却始终紧紧盯住姜维。

好巧不巧,一场夏日大雨,冲得双休日也不再安宁。电线正被对面施工队挖断了,除了电梯是另外供电之外,网线等等正在紧急抢修,到晚上七八点也只恢复了大半,而且宽带还要分单双号。

咚咚咚。不同于物业人员礼貌又急促的敲声,这次的声音文雅又很轻微。
姜维正满头大汗的捣鼓网线,顶着一头乱毛和被打断工作后的不满打开了门。
门外站着一手抱着手机电脑的葛亮,一头服帖的头发此时被水沾湿,有点贴额头,显得年龄小了十岁,又没来由的让人觉得乖巧。他穿着白色带小狐狸花纹的浴衣,交叉穿着领子,领口好像开到胸上。

 

“小弟弟,你可以帮帮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