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箫之云露

Work Text:

“伯约,吹箫给我听吧。”

钟会的要求听起来合情合理,但他已经摸到人衣服里的手可不是这么说的,显然意不在此。不过,姜维只是淡淡地抬眸看了他一眼,便从善如流地一撩衣摆,长腿一伸跨坐到对方身上。

他低头看向钟会,眸光微沉,有些看不真切。

“士季想听什么?”

新做的衣衫造型繁复,肩袖处垂下清透的纱摆,钟会伸手拢住一脉,绕在指间把玩。一面感叹摸上去有些微硬,并不是想象中的柔软体贴,一面伸手便搂上人腰间。结实紧瘦的腰身触感极佳,指尖轻勾将腰带拉松扯下。

“《鹿鸣》太雅,缺少情致,就请伯约为我吹《凤求凰》吧?”

钟会的语气虽然像在征询,但眼神却颇为笃定。双双身死又来到身后之世以来,姜维一向对他有求必应。钟会倒也从未戳穿有人心怀愧疚的事实,反而更乐得享受对方因此的纵容。果然,姜维垂眸看他,顺从而无声地配合动作,任钟会把他的腰带解下,衣襟层叠地散开来,才应了声“好。”

他把箫在唇,凝神屏息片刻,乐音悠扬而起。钟会撩起玉箫垂下的流苏,故意送至唇边一吻,抬眼正迎上姜维比起从前多了些清澈明和的目光。他勾唇一笑,松开手中的穗子,任它自指间滑落。

“伯约,专心。”

说话的是他,毫不客气地在继续解人衣衫的也是他。姜维当然明白他的意思,闭上眼任钟会动作。凤兮一句尚未吹完,臀缝间的入口骤然被指尖揉上,箫声微一凝滞,正迎合着钟会一声轻笑,指节任性地挤入大半,摸到熟悉的地方自顾按揉。没过几时,便如愿听到压抑的喘息混进了停断越来越长的箫曲里。钟会更加肆意地挤入撑开紧咬着他手指的甬道,清晰地感觉到对方同样情动的东西隔着衣襟顶在了自己身上,箫音时而微颤,却大体还是镇定的,如涓涓流泉,钟会撇了撇嘴,恶意地加快进出的速度,指腹更是故意顶在被碰到时最有反应的那一处,终于如愿看到对方常年表情寡淡的脸上出现了反应,眉心微皱,额前沁出薄汗,一时间愈发兴起,动作得幅度更大。 骤然间箫声猛一呜咽,戛然而止,姜维喘息着倾身扶住他的肩膀,嘴唇紧抿着眉头紧皱,然而内里剧烈地痉挛着,贪婪地吸吮住钟会手指,持箫的手无力地垂在塌上,明显已经被娴熟的技巧送上了一次顶峰。

也许是习惯,作为承受方的时候,姜维在情事之中一向隐忍,然而此刻强忍之下仍然情欲汹涌的模样只会更加令钟会心潮难耐,急切地将人推倒在塌上,倾身抵上去几乎一贯而入。还未缓过高潮就被骤然填满,姜维忍不住闷哼了声,握紧了手中的玉箫,攥得指节发白。

“伯约……”

情潮浮沉中听见钟会唤他,姜维睁眼看去,对方饱含情欲的声音低沉惑人,面上浮了一层淡淡的红色更是好看,他抬手拨开钟会汗湿的额发,哑声道:“我在。”

钟会太喜欢这个回答了。被取悦到的钟会一把扣住身下人的腰身,一用力再度全数没入,满意地听到姜维的喘息声带上了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变本加厉地把人双腿抬起,就着腰臀悬空的姿势飞快地顶撞,顺便体贴地抽走对方的金簪,解下发冠,任发丝散落满枕。

“伯约……你这样……嗯……很好看……唔。”

话音未落,突然被姜维伸手勾住脖颈拉近,下一刻便是一个缠绵至极的亲吻。钟会愣怔了一秒想他怎么还有这样的力气,很快就被长驱直入的唇舌搅得无从思考。姜维平常都是带着一股冷意的,他想,那种自骨子里透出的凉薄。但他的唇舌是热的,身体里面也是热的,那是某种只有在抵死缠绵的时候,只让他一人知晓的滚烫。钟会被吻得昏头昏脑,揽紧了对方的窄腰往里横冲直撞,失控地不住往最脆弱的地方狠顶,被热情迎合的软穴吸得快意直冲上头,终于在又一记疯狂的深顶后被姜维咬破了嘴唇,他喘着气低头才意识到对方被自己操射,衣襟上星星点点的白浊正往下滴落,姜维难得有些眼神失焦,钟会舔了舔嘴唇,铁锈味在舌尖绽开,他毫不在意地复又吻上身下正在急促喘息的人,将血腥味尽数渡去的同时,毫不留情肏弄开尚在高潮之中剧烈收缩的软肉,摆腰又冲刺了几下,在这一吻几乎令人窒息的时候,喘息着射进了温热深处。

玉箫啪地一声落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