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宁羞】非人哉

Work Text:

姜承録已经对于波咪和薇咪的亲近习以为常,小猫咪再胖又有什么错呢,它们只是想扒拉过来亲亲抱抱而已。

 

但是现在身上这个从未见过的黑乎乎的巨大狼狗是哪来的?太重了呀개새끼,洗漱完躺下之后尚在酝酿睡意的姜承録迷迷糊糊地想着,这个基地怎么还有狗?

 

本想推开庞然大物却在这狗东西身上闻到了高振宁身上一贯的味道。因为太久没有见到本人,姜承録总有一种违和感,但是熟悉的味道让他格外想念高振宁,伸手搂住了狼狗的背,把脸埋在它的身上深吸了一口。许这个动作让狼狗觉得自己得到认可,于是伸出舌头开始舔他的嘴唇,姜承録开口想要制止却直接被它抓住拉机会把舌头伸了进去。狼狗的舌头扫过他的口腔内壁,发挥着狼狗的优势物尽其用,长舌头足够伸到姜承録的喉咙口,轻轻舔动着就能引得他一阵战栗,然而这长舌得寸进尺地在柔软的口腔内肆意戳刺,仿佛一场舌奸。敏感的上颚被反复顶弄催生出由天灵盖自上而下的快意,然而在理智被狗啃干净的前一秒,姜承録还是猛地把狗嘴推远,做出了一个自己都觉得傻气的举动,他怀疑地对着狼狗发问“是宁吗?”听见这句话的狼狗更兴奋了,扑上来更加用力地舔着姜承録的脸。

 

这傻狗必然是高振宁了。

 

姜承録在被狼狗压在身下想的第一件事是,还好这是高振宁。第二件事是,还好自己住单间。到底是年轻人,姜承録向来对自己忠诚,对爱人久不得见的想念和长期只能靠自己疏解的欲望,让他无所谓高振宁的模样,只想发泄快要满溢出来的春情。对方为什么变成狼狗好像也不那么重要,姜承録现在只想及时行乐。更何况,这条狼狗纯黑色的皮毛光滑,体型优势让它看起来怪唬人的,姑且算是条帅狗。姜承録知道这是高振宁之后甚至觉得狼狗看着十分顺眼。又因为第一次面对这样的高振宁,也知道即将发生的事情,姜承録心里生出了对此未知的隐秘期待。

 

他把在趴在自己身上的狼狗推开,伸手去拿床头柜里的润滑剂。然而不安分的脑袋到处乱嗅,眼看着就要顺着下三路去,姜承録一拍狗头嫌弃道“要是舔了,就别碰我”狼狗的动作戛然而止,老老实实趴下来,只用委屈的眼神盯着姜承録的动作。姜承録突然感受到了逗狗的快乐,物种限制了高振宁的行为,在这个躯壳里本就一向拿姜承録没什么办法的人如今更是被迫束手束脚,听天由命。听天由命好像也不准确,至少现在全听姜承録的命令。

 

因为起了逗弄的心思,姜承録在狼狗面前慢条斯理挤出润滑剂,双腿张开,其中景色尽数收入狼狗的眼底。他这会儿倒不着急了,忍着索求的欲望也要不紧不慢给自己扩张。修长的手指探入后穴,一段时间没碰过的地方现下仅容纳一根手指也稍显艰难。姜承録一只手给自己扩张,另一只空闲的手却并不抚慰自己的前端,而是去挠狼狗的下巴。连狗都不曾养过却突然要面对男朋友变成了狗这件事,姜承録相比于产生害怕这种情绪显然更多的是对这个形态的高振宁感到好奇,用他细长的手指在狼狗身上作祟。趴着的狼狗明明已经陷入发情却不敢在没有同意的情况下兀自上前,只能从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声音以示快要掩盖不住焦躁的兽性。

 

在姜承録把探入身后的手指加到两根之后体内的情潮终于比逗狗更占上风,他不再有心思作弄高振宁,只得收回另一只手疏解前身的欲望。狼狗忍到此时才再次凑过来舔弄姜承録的喉结,高振宁太清楚如何让姜承録获得快感了,他身上的敏感点高振宁无论变成什么样都能用自己的方式取悦他,这已经成为高振宁的本能之一。从喉结一路舔到胸前,乳头第一次被粗粝的狼狗舌头照顾,这种未曾经历过的强烈快感激得姜承録甚至有点想开口骂人。他仰起头,喘息从微微张开的嘴唇里流泄。身后的手指加到了三根,身前却将射未射。狼狗已经忍耐了许久,急着往姜承録双腿之间拱去,然而奈何二者物种差异过大,一时间只能全无章法地在他身下蹭来蹭去,阴茎从包皮里支出来,液体把姜承録的腿间弄得湿漉漉。姜承録其实也是想要的,可目前只容得下三根手指的地方要吞下狼狗的巨物尚且有些困难。狼狗胡乱地磨蹭着,粗大的尾巴摇得极快,硬生生冒出些傻气来,黑黝黝的眼珠子望着姜承録让他产生了一种自己委屈了高振宁的错觉,不过这也就是对方没法说话才会如此,要是以往姜承録恨不能堵住他的嘴。

 

感觉终于差不多了,姜承録看那不得要领的傻狗样儿觉得好笑,只能亲自拿手扶着那狰狞的东西往身下送。未曾想还是低估了这条狼狗,又或者说高估了自己许久未经人事的身体,吞下狼狗的那一瞬间还是有种撕裂感,疼得姜承録皱着眉头短促地小声喘气。但是卡在半途的滋味让双方都难受,狼狗只好一次撞进最深处,“아파아파”姜承録轻呼出声,伸手用力搂住身上这个毛茸茸的大家伙,贴近这个比自己体温更高的身体虽然不能转移疼痛但是能让他感到安心。狼狗被姜承録吓得不敢轻举妄动,生怕再弄疼了他,等姜承録适应了体内的东西之后主动抬起腰,用双腿夹着狼狗示意快点这才动起来。正面的姿势其实并不很方便,但是姜承録之前执意要搂着这条狗所以现下情到浓时也就自然而然由这个姿势开始。狼狗的阴茎在姜承録的身体里横冲直撞,本就没有退化掉骨头的阴茎在勃起之后尺寸惊人,在姜承録体内倒是能更轻易地顶弄到他的敏感点。姿势上没法儿整出花样来,但每一次碾过柔软内壁的快感却更显著。

 

后穴里抽插过程中带出的液体流到了狼狗下半身,挺立的前端又因着狼狗的动作在腹部摩擦,但是光有这隔靴搔痒的摩擦显然不足以让姜承録释放,他只能自食其力分一只手出来自慰,握着自己的下身套弄时刻意紧贴着狼狗,最后尽数射在狼狗的肚子上。下半身的毛发被姜承録的前液,精液,肠液混着润滑剂弄得一片泥泞,这极大程度上取悦了狼狗。严格意义上来说,狼狗虽然脑子里拥有高振宁的意识但本质还是一条狗,用气味划分领域是DNA里的标记行为,姜承録这样做无异于告诉他“你是我的狗”。虽然这是早已双方心知肚明且毋庸置疑的事实,但第一次以这种形式展现出来还是让狼狗更加亢奋。大力顶撞着让姜承録感觉思维都变得迟钝,目光涣散,仰起修长的脖子如同引颈就戮的天鹅。不过姜承録倒是不可能真有那么脆弱,只是被狼狗操干得太舒服索性放空自己,在普通大型犬面前露出脖子可以说是暴露弱点,但是这名为高振宁的狼狗面前这样只能算色诱。姜承録微张的嘴唇里能看见殷红的舌尖,狼狗终于把自己交代在了姜承録的后穴里,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再次和他舌吻。这种感觉对姜承録来说太奇妙了,他试着回吻纠缠狼狗的舌头,又轻易被舔到喉咙深处,本想说点什么但根本无法发出完整的声音,只有轻喘和水声在静谧的卧室里清晰可闻。

 

姜承録再次被这个极具情色意味的吻激起了欲望。可能是小别胜新婚,也可能是对这特殊的体验还没有过足瘾,总之年轻的肉体如同干柴太容易被烈火点燃然后一发不可收拾。一向在床事上从不委屈自己的姜承録也并不掩饰欲望。“宁,还来吗”他贴着狼狗的脸颊笑,得到的回应是意料之中的迫不及待。

 

姜承録想直接继续却见狼狗叼着原本垫在腰下的枕头拖到了脑袋的位置。“莫?”姜承録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就见狼狗趴下把下巴枕在上面,然后直起身子看向他。“宁,想让我这样?”姜承録不太确定地提出质疑。看见狼狗尾巴摇的更欢了就知道自己猜对了。“야,씨빨”姜承録光是试想了一下就骂出了声。姜承録之前从来没有尝试过跪趴着做爱,他总觉得这个姿势太臣服于人了,而且那样也不能看着高振宁的脸。但是现在狼狗这双眼睛这么无辜又期待地一瞬不瞬看着他又让他动摇了,忽然觉得因为高振宁已经变成这样了那满足他这一次也不是不行。“就这一次。”姜承録难得没有原则地给予了高振宁他最大限度的让步。即便如此姜承録在塌下腰时还是觉得难为情,并且暗自盘算以后要找补回来。狼狗急吼吼地插进了之前已经开拓好的小穴,有骨头支撑着狗东西即便姜承録不做什么也能顺利进入。类似于雌性的姿势让姜承録有些窘迫,即使这是他男朋友但这种陌生的感觉还是使他浑身颤抖,下意识更加夹紧了后穴,爽得狼狗发出低沉的呼声。第一次被后入让姜承録敏感度更胜以往,不多时就被肏得无力支撑,趴在枕头上喘息。狼狗这次倒不像之前那样次次都深凿进来,反而时浅时深地抽送,不比之前激烈却延长了如折磨般的快感。因此喘息声也比上一次更明显,欲望都化作难耐的音调从姜承録嗓子里溢出却被狼狗的撞击打散,听在耳朵里只有支离破碎的嗯嗯啊啊好像是爽到叫床又好像带了点生理性的哭腔。姜承録不能否认确实爽到但着实被弄得欲哭无泪,像母狗一样在狼狗身下承欢对他来说太刺激,更何况这狗东西偏偏不给他痛快,不能说九浅一深只能说随性而动。姜承録试图向前爬开但是发现根本做不到,狼狗在射精之前胀大的伞冠死死卡在他的后穴里,为了物种交配才演化出来的东西此刻成了姜承録的枷锁,把他锁在欲海里不许他擅自上岸。意识到姜承録居然想要逃离,狼狗的兽性和占有欲让他想衔住身下人的脖子以控制他的行动,但高振宁就是自己给自己来一口也不舍得在姜承録身上下嘴,只敢用舌头舔吸姜承録的后颈试图安抚他。姜承録受够了这种双脚悬空一般的

不稳定快感,只想快点结束,于是更用力收缩后穴,侧过头来用湿润泛红的眼睛瞥一眼狼狗,一点点舌尖伸出来被牙齿抵住。这般媚态落进狼狗眼里果然奏效,不再玩些幺蛾子,直接开始了姜承録渴求已久的猛烈抽插,给他以极致的痛快。狼狗的射精的持续时间比人类长,最后结束的时候姜承録整个人已经浑身酸软。看见这条傻狗就想给他两拳,但是想想还要省着力气去洗澡只能作罢。

 

姜承録再次洗完澡回到床上倒头就睡,第二天醒来发现狼狗已经不见了。打开手机看见高振宁发来一连串消息,“老婆真好”“昨天见了面可是还是好想你啊”“筛哥我咋就那么稀罕你呢”“筛哥我下辈子当牛做马也要再来见你”姜承録本来准备回复点什么,但一想起来昨天被弄成那副样子就又不想理他,于是回了一串省略号之后退了微信打开网购界面。

 

再次日。

高振宁:筛哥你这买的啥啊?

chocker?

我寻思我平时不用这玩意儿啊

和我风格老不搭了

姜承録:不是

高振宁:不是啥?

不是chocker吗?我看看

我去这他妈是个狗项圈啊

姜承録:嗯 给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