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 陈檀佳酿】入梦来

Work Text:

我总是渴望有人能够无条件的爱我,但是一开始总是山间四时,霜降落满地,我听不到回声。

直到后来,我遇见了你。

我把无孔不入的思念成为乌尔骨。

但是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写“乌尔骨”,也是在写“我爱你”。

我把爱你诉诸情怀,但是却不敢公诸于众。

 

 

从象山回到城市的时候,我觉得恍如隔世。

就像我和檀健次一起做了一个漫长的梦,他的梦里面是斩敌于马下炙的玄铁营,我的梦里是运筹于千里的朝堂。我在象山的四个月活成了不同于常的我,而我和檀健次一起在四个月的时间里一起活成了平行时空里的我们。

那是我们最想活成的样子。

温顺可爱的檀健次想要活成杀伐决断的将军,而偶尔喜欢耍酷但是大多数时候都很呆萌的我想要活成运筹帷幄的长庚。

《杀破狼》拍完之后,我的下一步戏是校园戏。这对我来说很好,因为现代背景的校园戏对于那个困在角色里面出不来的我来说再好不过。

我每天都在尽心尽力的扮演着现代戏里面周斯越的角色,我认真的揣摩他的人物形象他的人物性格,就在我以为我成功的骗过自己,终于要出戏的时候。

出现在试卷上面的,我无意之中涂鸦出来的“乌尔骨”还是把我吓了一跳。

承认吧,小陈,我在心里自言自语,“你是想躲,但是你躲不掉。”

我躲不掉。

吓得我要趁别人不注意赶紧涂掉,但是却不想涂的完全看不见。

因为世不可避。

我不想否认我的感情。

我不想否认我对檀健次的感情。

把我的爱情秘而不宣是我的义务,就像是拍摄之前要减重一样,是写在合同里的。我一直在明里暗里告诉自己不能想,但是这种感情真的很难藏。

我能够依稀的感觉到檀健次对我的这种朦胧的喜欢或许是因为在象山的日日夜夜里面,他活成了顾昀,甚至我能感受到他对于自己究竟是喜欢上了长庚还是喜欢上了扮演长庚的我的举棋不定的迷茫。

但是我没有这种迷茫。

因为一开始我就是奔着他来的。我确定甚至肯定,我喜欢的人,就是,檀。健。次。

虽然在一开始签合同的时候我看到了那些牛郎织女的条款我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但是我对于合同签的仍然很果决。

但是我相信,来日方长。

而且,于檀健次,于我,《杀破狼》都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机会。

等到《杀破狼》播出之后,我们都能有更加光明璀璨的未来,我希望我们都能大红大紫,也希望我们都能……得偿所爱。

说实话,我对他的喜欢远比他喜欢我的要久。

久的多。

换言之,我很早很早以前就已经认识他了。

在我十几岁的时候我身体力行了“谁的青春不叛逆”,我背上了我最喜欢的那个是个酷酷的我的牛仔书包,一个人买了高铁票去了北京。我对所有人说,我去北京是为了旅游,但是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去北京的原因是因为我做了一个梦,我是被那个绮丽的梦境哄着去的。

我梦见了一个灯红酒绿的夜晚,我梦见有人在舞池的中央开怀痛饮的晃着香槟,我梦见红男绿女在舞池里摇晃接吻,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梦到了一个声音有点小烟嗓有点迷离的沙哑的歌手。

他长的真好看。

我就是因为这样一个半真半假如梦似幻的梦之身一人来到了北京,去看檀健次唱歌,又在后来的后来吃了他亲手煮的粉,然后在后来的后来的后来,和他成为了一起拍摄的人。

这部戏,这部杀破狼也是我听说檀健次演顾昀,我努力争取来的。

来之不易,相当来之不易。

我们演情侣。

我们演情侣哦。

我好想炫耀。

我本命年那年,遇到了各种各样的事,好的坏的都有。但是让我最开心的,就是我和檀健次重逢,我们,在另外的时空,借着顾昀和长庚,一起做了一个绮丽的梦。

我好久没有见到檀健次了,我的乌尔骨又发作了。我心想。

我自己都不知道,原来乌尔骨还有这样让人思念成疾的作用。

我就像是一个喜欢吃糖的小孩,尝到了甜头,就想把甜头牢牢的抓在手里,就想求着这给我甜头的来源不要走。

檀多多是我的糖罐罐。

在象山的时候,我喜欢枕在他的腿上,小小声的叫他……糖。酱。翅。

我一向是不奢望别人喜欢我的,毕竟作为一个爱装酷的小孩,把别人的看法屏蔽在外应该是我的日常。

我一向自由自我,我行我素,但是这种我行我素在遇到檀健次之后成了一个例外。

我没有见过檀健次这样的人。

每天都是乐乐呵呵的笑的很乖,即使他一个人在角落里唱歌的时候,他也在乖巧的笑,像个奶团子。

我刚见到他的时候,我见到他第一面的时候,他还是酒吧里面名不见经传的,在角落里面一个人默默唱歌的歌手。

聚光灯没有打在他的脸上,但是我觉得他天然就是人群中的焦点。

因为他长得真的很好看。

他长得这么好看为什么不火!他唱的这么好听为什么不火!就……我真的,很疑惑。

从高铁站下车之后我手里紧紧攥着我的书包,不要笑我哦,毕竟那时候的我还只是一个小孩。那时候微信和支付宝还没有现在这么流行,我在站前广场上伸手拦下了一辆出租车然后用尽可能低沉的显得成熟的声音说,“我想去label。”

这是出现在我梦里的酒吧。

我觉得真的蛮神奇,大多数时候,我做梦都是混沌一片,只能看到一片五光十色,但是看不到人脸。这个梦是个例外。

我不仅看到了人脸,还听到了他说他叫檀健次。

而他工作的酒吧我不仅看清楚了,我甚至,还记住了它的位置。

这个梦好真。

所以我把我和檀健次的相遇,归功于命运。

司机有点狐疑的打量着我,我猜他一定在思考我究竟是不是未成年。

我就更来劲儿了,我就用更低的声音对他说,“师傅,我晚上有酒局,麻烦您快一点。”

司机紧踩着油门,我到了label,但我是未成年我进不去,所以我就蹲在了大门口。

要说我年轻的时候真的能称得上是一个社牛,我虽然进不去,但是我有执念我不想走,就找门卫大叔打听我问他,“你们这里是不有一个长得很好看的驻场歌手。”

虽然之前的我不看杂志也不看漫画,但我还是认认真真的对门卫说,我认识那个经常在你们酒吧唱歌的歌手,他叫檀健次我是他的弟弟,但是门卫大哥不相信。

于是我扬起来了我圆圆的头颅和好看小脸对他说,“门卫大哥,不信你看他的照片再看我的脸,我是他的亲弟弟。”

但是我还是没有进去。

无他,只是因为当时的我,还没有年满十八。

在月光下我在酒吧门前缩成一团。

可怜的样子就像是一个emo的圆团子。

然后一直蹲在地上的我看到背着吉他走出来的檀健次之后,一扫之前的满身emo,一跃而起,快乐的向他招手,“你是不是檀健次。”

“我认识你哦。你一定会特别火的,你在将来一定会大红大紫的。”

“谢谢你。”檀健次笑的软乎乎的,好可爱。

“啊,小檀下班啦?”门卫大哥看着他笑,对他点头示意指向我,“刚刚这个小孩说他是你的弟弟。”

檀健次楞了一秒,然后笑着看向我,“饿了吧?走,我带你吃饭去。”

一开始我并不知道我长大之后要做什么,要去哪。

但是自从我见到檀健次的之后,我就知道我想学什么专业了。

我想学表演。

我在深圳上学,学的表演。

在我上大二的时候,我又一次去了北京,檀健次开了一个餐馆,我去他开的餐馆吃饭。

但他没有认出来我。

无他,因为男大十八变。

和小时候比起来,我瘦了很多,也变帅了很多。

其实……我小时候也挺帅的。当然……现在的我更帅了。

就……檀健次问我要不要加臭加辣的时候,我小小声说不要,我我我还以为,檀健次会认出来我来着。

后来我就毕业了。

后来的后来就是大家都知道的,我和檀健次一起进组了。

我是《杀破狼》剧组的开心果。

小时候没有什么人夸我,然后长大之后我就会用尽自己的所能夸别人。这就像,小时候如果没人帮你撑伞,你就想要成为帮别人撑伞的人一样。

我每天都在扮演开心果逗大家开心,但是其实有时候,我也没有自己希望的那么开心。

我和檀健次一起喝酒,我以为我酒量很好,但是酒逢知己千杯少,我还是喝多了。

我喝多之后开始抱着檀健次撒娇,开始抱着檀健次哭闹。我给檀健次讲我小时候的事,我问檀健次,“为什么我这么努力了他们还是不爱我。”

檀健次抱紧了我,他说他来爱我。

他说他会把所有的爱都补全,完完整整的爱我,我嘴上说他天真,但是我心里真的很开心。

我真的好开心。

他说我把他当哥哥,他就是我哥。

我好开心好开心,我有哥哥了。

然后开心的我得寸进尺,“我还把你当成我喜欢的人。”檀健次认真的看着我,他的眼里只有我,“圆子,我也喜欢你。”

“檀健次,我真的好爱你。我不会放手的。”

檀健次的爱润物细无声。

轰轰烈烈的爱情活在烈日和暴雨下,烈日依然是哪个高悬的烈日,象山依然是那个一尘不染的象山。

我爱他。

是秘而不宣的爱。

是内敛的爱,但是这种内敛的爱,也会有朝一日变成张扬的爱。

我在等。

等待我能够光明正大的说爱他的那一天。

《杀破狼》终于上映了。

我看向檀健次,“哥,我从未把你当情人。”

檀健次有着两秒钟的错愕。

“我把你当爱人,最爱,最爱的人。”

我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

我爱他。

是张扬的爱,是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爱。

我把爱你诉诸情怀,每分每秒都想公诸于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