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不谈恋爱就去结婚

Chapter Text

00
我不是他男朋友。
他是我丈夫。
01
张远在度完蜜月之后开始享受起婚后生活了。从前他只觉得那句什么,只要爱对了人情人节每天都过这句话俗气,矫情。
等跟苏醒敞开心扉,大胆示爱之后他才觉得这句话不是矫情,反而是真爱的表达。
倒不是说他们的爱有多么热烈,他们的婚后生活其实很平淡。
但张远喜欢这种细水长流的爱情。早晨他跟苏醒交换一个带着牙膏清爽味道的早安吻,如果苏醒收拾得快,他会去厨房抓一把面条下一碗阳春面,碧绿的菜叶整齐地码在碗里,旁边还卧着一个金黄的鸡蛋,让人看了食指大动。虽然张远吃饭跟小鸟啄食似的总是小口小口地吃,但每次都会把汤都喝完,揉着滚圆的肚子给苏醒比一个大拇指。
有时候苏醒来不及,就是张远踩着拖鞋啪嗒啪嗒地去把之前囤的吐司拿出来放到吐司机里,吐司烤的焦脆,配上煎好的培根和鸡蛋,再加一杯热牛奶。苏醒之前在国外留学,这样的早餐也很合他的胃口。
对于张远,苏醒总是不吝啬夸奖,他总说远远好棒,张远最开始还不好意思地低头偷笑,后来瞪着眼睛说有些话说多了就不真了!
但心底还是高兴,眼睛瞪得圆溜溜,里头的喜欢几乎要溢出来。
之后的时间两个人各自上班,在玄关换鞋的时候,苏醒会找准机会扣着张远再亲他一口,张远就会立刻想起苏醒每天晚上的恶行,指着脖子上的吻痕指责苏醒为什么不轻点咬!
这让张远想起一些事情。
度完蜜月之后,苏醒带着张远跟之前那帮打球的兄弟一起又约了一次球局。
兄弟们是知道他们结婚了的,看到他们一起出现还调侃苏醒是老牛吃嫩草,苏太这么年轻,老夫少妻还挺配。
张远被说的小脸通红,苏醒挨个把人揍了一顿。
拿球揍的,一人屁股上挨了一球。
兄弟们敢怒不敢言,因为苏太在场,要给兄弟面子。
苏醒领着张远去换衣服,还是之前那个更衣间。苏醒这会儿就不用特地等着张远换好衣服再换啦!
毕竟他吻过他的远远身上每一寸地方。
张远白皙的身体上甚至还留着他昨晚留下的痕迹。
深深浅浅,青青紫紫,张远右胸那块儿有个不大也不小的胎记,深红色的,苏醒每次亲吻张远身体的时候就喜欢盯着那块儿咬。
苏醒手指上也有个青色的痕迹,他就用那块儿肌肤跟张远的那块儿肌肤相贴。
听说胎记是上辈子怎么死的证明。
所以呢,张远小手一摊开始破坏气氛,你想说咱上辈子是被你拿手指头弄死的。
苏醒哭笑不得,狠狠咬了一口张远的胎记,张远吃痛一声,苏醒就轻了力度细细地撕咬。
他这会儿看见那吻痕,和吻痕上面的牙印又忍不住了,凑上去按住张远换衣服的手,用温热的唇贴在凉凉的肌肤上面。手按着张远的腰,热热的温度从苏醒的掌心过渡到张远的血液深处,他闷哼一声,推开苏醒,哼出一句,在外面。
然后快速地把衣服换好,两手叉腰,等着苏醒把衣服换好。
那天的篮球赛他们配合得极好,因为孤勇者苏醒这次居然学会了传球,他跟张远一队,每次拿到球就传到张远手里。
大概是夫妻的默契,张远每次都能精准接住,他投球又准,给队伍挣了不少分。
一进球苏醒就跟只花孔雀似的,无论离张远多远,都能扑棱棱地飞到张远身边跟张远击掌,喊一句nice bird!
这会儿他们既是夫妻也是兄弟。
谁不想跟自己的丈夫处成兄弟,张远站在场外边喝水边看着场内因为打赢球赛而振臂高呼的苏醒想。
如果这个兄弟的衣品能更好就好了。
张远心想等一下还是拉着苏醒去买两套衣服,上次买的就看见苏醒只穿那两套,好看是好看,架不住天天穿。
不知道的以为他家多困难呢!
富有的张家小少爷在心里暗想,可不能让人家觉得张家苛待苏醒。
苏醒就看见张远眼神古怪地盯着角落不知道在想什么,一把勾上他的腰,自然地把他手里的保温杯拿过来自己喝了几口,再引着他一道往更衣室去洗澡换衣服,低声问他怎么了。
张远进了更衣室指着苏醒今天穿来的宽松的裤子说我在想能不能把你这些衣服都烧掉。
烧,马上烧!
苏醒笑呵呵的,所以远远又想买衣服了吗?
还是先去商场吃饭,这次吃的烤肉,张远烤肉比较有经验,很少有烤糊的时候。他一边烤,苏醒一边把烤熟的肉放到生菜里,配上萝卜和泡菜包好,先喂张远一个,张远一下子吃了一大个,嘴里鼓鼓囊囊的,跟小仓鼠似的。之后才给自己包,张远挑了最好的肉往他生菜里放,两个人相视一笑,眼神都要扯出丝来。
吃完饭去了之前那个服装店,张远在店里晃悠了一圈,拿了五六件衣服丢给苏醒让他去试。还是之前的店员招待的他们,看见苏醒换好衣服出来,由衷地感慨了一句,你男朋友的眼光真好。
张远坐在小沙发上听到这句话,一下子站起来,辩解道我不是他男朋友。
苏醒不经意间露出他俩的婚戒,接了句,他是我丈夫。
店员:你妈的,为什么。
还是张远付的钱,刷卡的时候拍着胸脯说以后咱们醒哥的衣柜就由我负责了!
苏醒接过店员手里几大袋衣服说好,都听苏太的。
店员:你妈的,为什么不把价格喊高一点!
02
苏醒也很享受婚姻生活。
主要原因是他老婆,年轻貌美,唱歌又好听,跟只小百灵鸟似的,尤其在床上格外动听。张远身子骨又软,苏醒每次都捏着他身上的软肉喊他软软,问他是不是因为太软了才有的小名软软。
是,张远哪里都软,尤其是性格,可爱起来让苏醒只想捧着他的脸亲他。
张远臊得不行,苏醒掐他身上的肉没轻没重的,疼得生理泪水在眼眶里直打转,转而报复性得咬苏醒,哪里都咬,看苏醒疼得龇牙咧嘴才高兴。
晚上他们俩要么苏醒下厨要么张远点外卖,披萨汉堡往茶几上一摆,把可乐换成啤酒,张远一屁股坐在地毯上说要看球赛。
苏醒踢了他一脚,自己体寒不知道是不是,坐地上又拉肚子了!
张远一边嗔怪苏醒凶他,一边麻利地爬起来往沙发坐,抱着上次逛街买的那只愤怒的小鸟,眼睛睁得圆溜溜的,还指使苏醒给他挑块好点儿的披萨。
可是披萨一锅烤的,怎么还有好的坏的呢?苏醒不解,但还是给他挑了个边边烤得金黄焦脆的三角块给他。
张远给他竖起一个大拇指,大方地把三角块又分了一个小块给他,喏,你尝尝!
最近张远张罗着要学做饭,拉着陆虎一起炸厨房,他没敢在自己家弄,怕把厨房搞脏了苏醒还要洗,本来打算去陆虎家学的,被嘘嘘拎着后衣领丢出来。
陆虎被嘘嘘戳着脸骂,咱们家有没有锅?
没有。
咱们家有没有调料。
没有。
咱们家有没有天然气。
没有。
那你们俩来干嘛!当泰山吗?!
这句话戳中了俩兄弟的神经,开始一扭一扭地唱我是隔壁的泰山。
嘘嘘在一阵鬼哭狼嚎中果断关上了门。
但是苏醒回到家看到张远正好端着汤出来,忙上去接过来,调侃他说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什么日子要张少爷亲自下厨。
张远背过身要苏醒给他摘围裙,回怼苏醒说今天是朕娶贵妃的日子。
什么贵妃。
苏贵妃,年三十七,世家子,貌美,性格果敢……
苏醒去打饭,继续啊。
编不下去了,张远愁眉苦脸地接过碗,苏贵妃你自己夸自己吧!
哈哈哈哈,苏醒揉一把张远圆乎乎的脑袋,所以今天让我们看看张少爷做了什么菜。
红烧鸡块。
毛豆炒肉丝。
排骨炖玉米。
不错嘛,然后苏醒指着一个看起来像拔丝苹果但又好像是黄瓜的东西问张远,这是啥。
你尝尝嘛~
这玩意儿能拉丝诶,高粱饴吗?
什么高粱饴!张远拍桌,给我吃!真的是!
甜中带苦,阿草,远远。
这不会是苦瓜吧!
对啊对啊,这个是拔丝苦瓜,我跟陆虎一起创造的。
苏醒欲哭无泪,拍拍张远的胳膊,以后少跟虎子玩。
为啥啊?
太傻了,我会嫉妒。
张远拿手机给虎子发消息,还不忘让苏醒把别的菜都尝尝,告诉他那个最好吃。
虎子,我醒哥说你太傻了,让我少跟你玩。
虎子:如果不想要我这个朋友,可以直说的。
苏醒说那个汤最好喝,远远手艺不错。
张远脸一下子就黑了,能不好喝吗!我妈早上九点钟把我叫起来,说是家里阿姨炖的,让我记得!晚上热起来给你补补!!
今天也是小鸟暴躁的一天呢!
苏醒笑眯眯地想,谁不享受这样的婚姻生活呢?
平淡的烟火气,吵吵嚷嚷的人世间。
他爱张远,张远爱他,就够了。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