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不谈恋爱就去结婚

Chapter Text

00
您的好友远远给您发来一条消息:
「图片」
「图片」
虎子,你看我醒哥给我拍的,是不是老有感觉了!
01
张远跟苏醒去度蜜月了,一个月的时间,从国内游到国外。
没人做规划,两个人随意报了几个想去的地方,跟两家父母一起吃了顿回门房就出发了。
先自驾去的内蒙,苏醒说想看看日出,就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冉冉升起的太阳,磅礴,豪迈。
张远坐在沙发上玩手机,余光瞧见苏醒一脸正气,终于舍得抬起头来感慨了一句,醒哥!我没想到你胸前的红领巾这么鲜艳。
苏醒凑上去亲他,自打办完婚礼,过完洞房后他就老喜欢亲张远。
张远乖乖闭着眼睛让他亲,因为他也喜欢苏醒亲他。
可能是老男人吻技比较高超,张远每每都被亲到两颊绯红,不由自主的往后仰头,喉结和脖颈变得性感,苏醒亲着亲着就变了味。
手揉上张远的后背,一下一下,时轻时重,带着挑逗的力道。
阳光从窗外倾泻进来,张远闷哼一声要推开苏醒,苏醒讨好地亲了亲他,远远,就一次。
或许苏醒第一个把张远完整占有的人,张远对苏醒在夫妻生活中有种特殊的雏鸟情结。这种雏鸟情结表现为一旦情动,苏醒说什么就是什么。
苏醒的规矩就是规矩。
张远半推半就地倒下,在苏醒再一次亲上来占有他的时候说想在去完内蒙之后去一趟韩国。
为什么?苏醒向下抚摸着他。
张远说自己之前在韩国待过一段时间,想去那里再吃一次烤肉,再去买些护肤品。
喔,苏醒说,我倒忘了你学过跳舞的。
学过跳舞的人身子骨都软,能被任意掰成任何好看的样子。
苏醒把他的腿掰到最开,然后坚定地进入,等张远脸上露出迷离的神色就开始从眉心落下一个又一个滚烫的吻。
还想去哪儿,远远?
指甲是新长出的,张远在苏醒身上留下指痕,凌乱的,红色的,妖冶的像一幅无所谓的画作。
哪里都行。张远从喉咙里挤出一句,尾音化作更缠绵的呻吟,一声一声落在苏醒心底,猫挠似的。
见过内蒙的日出,苏醒给张远拍了不少好看的照片,张远最开始还感慨苏醒拍照技术相当了得,每一张都要苏醒原图发送,并保存。
他还给陆虎发过去,跟旅行的青蛙按时寄明信片回家一样,陆虎早先还会夸两句我们远哥就是帅。
远远:是好看吧!我醒哥给我拍的。
陆虎敷衍两句好看,张远来了劲儿,因为他正好很闲。去韩国的飞机延误了,张远在机场无聊得一批,旁边苏醒已经靠在按摩椅上睡了好一会儿了,他只能去烦陆虎。
远远:我跟你说,我醒哥说内蒙的日出好看,我们就去看,真好看
靠,我怎么不多读点书,我现在形容不出来那种好看。
我给你看照片吧,我醒哥拍的,老牛了!
虎子:这些话你为什么不直接夸给你醒哥听?!
远远:我醒哥一个人从内蒙开回来的,累到睡着了好伐?
虎子:我今天也开车了,我也想睡的好伐?
远远:怎么,你以前秀恩爱的时候,我说什么了没有?!
虎子:秀恩爱?!
远远,你完蛋了。
你陷入爱情了!
张远没说话了,他看着按摩椅上安静地睡着的苏醒,轻轻笑了笑,伸手捏了捏苏醒的小拇指。
苏醒悠悠醒了,把张远的手握在自己手里,低声问他怎么了?
他刚睡醒,嗓音还带着点随性的慵懒,听的张远心里酥酥麻麻的。
张远说没事,要登机了。
然后等苏醒起身拿包的时候,张远凑上去飞快地亲了他一下。
02
他们后来辗转去了日本,酒店订在富士山附近,窗户一推开就能看见白皑皑的富士山顶。
张远羞红了脸被苏醒压在窗户下亲吻,被后入的时候他抬头看了眼窗户,那里映着他的脸,和整座富士山。
他突然就想起了那句歌词,谁能凭爱意将富士山私有,他哼出了调,苏醒一面责怪他的不专心,一面贴心地给他身下塞枕头。
酒店修的古色古香,温泉池在酒店后院,虽然看不见富士山,但是里面种了很多树,绿树成荫,倒也别有一番情趣。
张远下了温泉池子就不想起来了,靠在温泉池子旁冥想。
想到苏醒的时候,苏醒正好摘了浴巾往池子里走,眼看着要来张远身边,张远叫住了他。
就在那里,别过来。
苏醒疑惑不解,还是按张远的指示坐到池子里,温泉池子里水汽淼淼,白雾生烟。朦胧间他只看见张远模糊不清的半张脸,但那张脸他亲吻过,描摹过许多回,即使隔着半池子的雾气也觉得灵动不已。
后来那张脸猛地消失了。
然后苏醒感觉到有人潜到水底下,一口含住了他沉睡的欲望。
远远。
苏醒无奈地叫他。
张远探上头来换气,脸上的表情还很天真,醒哥不喜欢吗?
远远,苏醒笑了,捏一把张远脸上的肉,揉揉他的脑袋,就一次。
张远又潜下去了。
口腔和温水包裹着苏醒的欲望,张远的动作很青涩,还为着在水里的缘故,苏醒没敢坚持太久,在快要喷发地时候喊张远松口。
张远躲不及,被喷了一脸。
幸好在水里。
他再探出头来也只留了嘴角的一点白浊。
苏醒替他擦干净嘴,让他以后不许再胡来。
哪里算是胡来,张远依偎在苏醒怀里,你情我愿的事情。
那结婚呢?结婚也是你情我愿吗?
苏醒冷不丁地问他。
张远把玩着苏醒的手指,牛头不对马嘴地回了一句,听说见过内蒙的日出和富士山的两个人能长相厮守一辈子。
我还听说在首尔南山塔挂过锁许过愿的两个人也能终成眷属。
醒哥,这些我们都做了。
我们能在一起一辈子吗?
张远从苏醒的怀里游走,跟他隔开一点距离面对面地对峙着。
虎子说我完蛋啦!
说我陷入爱情了。
我那天在机场看到你睡着的样子,心里突然就有一股甜蜜的滋味在荡漾。
我没理解错的话。
虎子说的是对的,醒哥,我想我爱上你啦!
张远一直是个很坦诚的,很真诚的小孩,敢爱敢恨,敢作敢为,如果他说喜欢苏醒的话,那一定只是喜欢。
但如果他说张远爱苏醒的话,那就是要和苏醒天长地久。
苏醒湿润了眼眶,凑到张远面前热烈地,珍重地亲吻他。
他说,远远,我何德何能跟你在一起。
张远亲亲他的眉心,我何德何能跟你在一起。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