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不谈恋爱就去结婚

Chapter Text

01
苏醒对这场商业联姻是没有什么抵触的,这倒不是说他是个逆来顺受,没有脾气的人,相反来说,他整个人跟他微信名字一样,分裂又有个性,而且个性鲜明。
这具体表现在他那个有躁郁症会家暴的传闻上,彼时年轻气盛,被戴绿帽这种事情他也还好,两个人没爱了没欲望了就分开,坦坦荡荡的事情,怪就怪在小三还要在社交软件上发一些照片,而且照片,不堪入目。
苏醒气到肝疼,但他打人的时候脑子是清醒的,包括怎么挥拳头,打哪里,怎么善后,都规划得一清二楚,只是事情发展超出了预期,他能控制住自己拳头的力度,却不能控制舆论在交际圈的发展。
索性苏醒也不大在乎这些,他在商场的作为足够令人叫好,雷令风行的手段也让所有不服气的人闭嘴。
他对这次联姻没有抵触是因为早年前他见过一次张远。张家只有张远一个儿子,打小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养的肤白貌美,眼睛亮晶晶的,十八岁成人礼上第一次亮相,一米八一的大高个牵着杨家的千金出来跳开场舞。开场舞跳得中规中矩,举手投足间把上流社会那种风流优雅浪漫展示了个遍。
中间居然还玩了个花活,张远随便找了个男人说想跳女步。
那个随便的男人就是苏醒。
张远倒是跟花蝴蝶似的飞过舞过就忘记自己十八岁那年还牵着陌生男人的手跳过女步。
但苏醒记得请楚,彼时他择偶的标准首先是肤白貌美,其次是大胸翘屁股,最后对性别不设限制。
他自觉不是个道德君子,也不是什么清高的人,所以这种直白露骨的择偶标准也受了很多的诟病,苏醒混不在意的,几乎是在小张远把手伸到他前面作邀请的时候就一把揽住了少年的腰,够纤细,腰线往下是挺翘的臀,苏醒的手礼貌地搭在腰窝的地方,手指随着鼓点点了又点,张远跳女步跳到上头,还连抛了好几个媚眼。
西装下摆宛如女郎上下纷飞的裙摆,苏醒被撩到心神荡漾,要不是因为张远还是个被娇养的小少爷,苏醒早把人勾搭到床上去了。
后来张远就留了一道残影在苏醒心里,他自己清楚,他们这样的人,能找到真爱的结婚不多,大多是要为了利益出卖自己的婚姻。如果是商业联姻,不如找个自己看得顺眼的,所以在母亲递过来的几家算得上门当户对的千金少爷里面,苏醒独独挑出了张远,说要跟他结婚。
又特地加上一句,别人就算了。
苏妈妈了然,满意儿子的懂事听话,拿着张远的照片看了又看,就去跟张家商量联姻的事情了。
02
球局约的是傍晚的时候,太阳刚褪去一点热,凉风习习,是打球的好时候。地点在一家篮球馆,据说是苏醒自己的产业。
张远下午在公司没什么事情,在自己的办公室换掉西装,把那套很是青春的衣服换上,还喷了点木质的香水。
篮球馆是会员制的,没有人带着是走不进去的,张远去的早,站在门口阴凉的地方给苏醒发消息。
你好,我已经到了,但是我进不去。
苏醒那边隔了一会儿说辛苦他再等等,自己马上就到了。
张远看到消息撇了撇嘴,又去给陆虎发消息,为什么他不直接打电话给负责的人放我进去呢?
他是不是……
结果字没打完就远远看见一辆奔驰朝他这边开过来,定定地停在他跟前。
车上下来个留着寸头的男人,墨镜遮了大半张脸,看见他先笑了笑,酒窝深深,张远皱着眉头打量他,心想这应该不会是苏家的司机吧?
毕竟不会真的有人穿着西装来打球。
男人摘了墨镜走到张远跟前,很大的一双眼睛,朝他真诚地眨了眨,张远是吗?
张远嗯了一声,礼貌地问了一句,你是?
苏醒,Allen Su。稍等一下。
苏醒从车里拿了一个小袋子出来,里面一支玫瑰花,用玻璃罩罩着的,底座上还有一个小王子的摆件。
喏,送你的。早先听阿姨说你喜欢小王子,特地去找了这个。不是什么名贵的东西,希望你能喜欢。
张远傻愣愣地说了句谢谢就接过来了,转而问苏醒,你打算穿着这个,打球吗?
苏醒笑了笑,不是的,我的衣服在里面,我们进去吧?!
苏醒很体贴,这是张远能够在这短时间里体会到的。进门的时候是苏醒先开的门,见到员工会给大家介绍这是他的朋友,以后来打球直接进来就行。带着他跟打球的兄弟见面,也只是说这是他的朋友,兄弟起哄说是嫂子吧!苏醒拍拍张远的肩说那也得远远同意。领着他去更衣室换衣服,指着他自己的那间让张远先去换,自己去指挥人给张远拿水。
后来张远换完衣服出来,苏醒才进去换,还叫张远,远远,你记得做一下热身。
要不然说球赛能迅速拉近两个人的关系,张远是苏醒带来的,自然是跟苏醒一队。苏醒打球是不错的,起码是张远喜欢的风格,运球干净,传球果断,投球利落,每次要投球给张远的时候都会叫一声远远,张远心跳漏一拍,接球的动作稍有停滞,但还是接住了,并且来了个漂亮的中投。
苏醒喊一声漂亮,张远不好意思地继续投入到比赛中。
他给苏醒的印象分越来越高,直到……
直到输球之后苏醒暴跳如雷狂骂fuck,然后用球砸了张远的屁股。
但其实苏醒的本意不是要砸张远,他这个一直都是这样,球品差得一批,输球了总要发泄一下,这次纯纯意外,张远站的离他近,又正好背对着他,苏醒一球砸过去,正好就砸到了。
张远不敢置信地扭头看着苏醒,苏醒挠挠头跑上来问他疼不疼。张远瞪了他一眼,这球是能乱砸的吗?没看到有人还站这儿呢!
苏醒连声说对不起,想伸手扶他回去换衣服休息。
张远娇气得很,没搭理苏醒伸过来得手,小声嘟囔着难怪虎子说你有躁郁症,会家暴。这婚我可不敢结了。
苏醒一愣,什么玩意儿,咋都这么多年了还有人传我有躁郁症会家暴啊。
果断拉着张远回更衣室,等确认张远确实没什么事情了,才来回踱步解释:
我没有躁郁症,我那时候年轻,顾前不顾后的,再说了那种事情,我打他本来就是对的啊?
其实张远听张太太说过一次这个事儿,他还小小地感慨了一声真男人,够man!
但他还是觉得不行,那你怎么能拿球砸人呢?不就是输个球吗?!
苏醒说这确实是他自己不对,跟张远诚恳地道歉了。
就是,我球品一直都是这样的,所以,真的抱歉,我也不敢承诺以后会不会改正,因为内什么,狗改不了吃屎嘛~
张远噗嗤一声笑出来,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什么狗改不了吃屎,难听死了。
苏醒见终于把人逗笑了暗暗松了一口气,要是张远真的吵着不结婚,十个苏醒都不够苏太太骂的。
那你换衣服?我等一下带你去吃饭?
张远嗯了一声,直接站起来要脱衣服,余光瞧见苏醒要往外走,出声叫住了他,别走啦,一起换啦!
苏醒没再穿来时的那套西装,而是找了套休闲套装换上,算不上好看,起码入不了张远的眼。
小孩的眼光挑剔得要死,上下打量了苏醒的穿搭,在吐槽和不吐槽之间纠结了半天,选择了最委婉的说法,醒哥,我们等一下吃完可以逛个街吗?
苏醒自然是答应了下来,张远收拾东西很慢,他就站在他旁边听张远咕咕叨叨地收拾,嫩白的手臂在苏醒眼前一上一下地晃悠,苏醒一下子就想起了张远的十八岁。
也是这样一截嫩白的手臂,搭在他的肩上,随着音乐起伏摇摆。
或许月老早在九年前就种下了姻缘,牵好了红线,叫苏醒九年后还能遇着越发成熟动人的张远,还给了一个能喜结连理的机会。
现在的苏醒不知道自己会很爱很爱张远,就像现在的张远也不知道自己未来会张口闭口都是我家醒哥一样,两颗心还在相互试探,相互靠近。
苏醒自然地接过张远收拾好的包,突然问了句,你有空要不要上我家玩?
啊?张远以为是有苏爸爸苏妈妈的家,就说不太好吧。
苏醒笑了笑,如果是你的话,没什么不好的。
tbc
怨种虎子:所以,到底,他是不是……!是不是什么啊喂!
远远你是被卖了吗?
远远你说句话啊!远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