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苦渡春

Chapter Text

03
浓墨一般的乌云又重新聚拢来了,张远叫出一句苏醒,引得天边滚下几声巨响的雷。
随后张远只觉得胃里一阵翻腾,疼痛几欲要撕开他的腹肉,同雷声一起在外作祟。这样的感觉不好受,张远额头上渗出冷汗,猛的两眼一黑,直直向前栽去。
男人伸手托住了他,然后把人拦腰抱起,抱回了亭子里坐的地方。手一直捂在张远刚刚捂着的地方,在昏迷中的张远像是感受到了热量,渐渐舒展开了眉头。
男人低头看着他,眉头却紧紧皱了起来。
他怕张远躺得不舒服,还把张远的头枕在自己的腿上。
雷声欲大,渐渐淹没了男人似轻叹出口的一句傻子。
张远再醒来,发现自己身上盖了一件黑色的棒球服,有一股淡淡的檀香围绕在鼻尖。这种味道是寺庙里独有的香火气,张远还挺喜欢这种味道的,闻着叫他心安。他索性多吸了几口,抬头却见亭子周围雨下的越发得大。
他想起睡着之前那声巨雷,又想起那个稀奇古怪的男人。
男人正背对着他看天地,雨下得很大,像给整座亭子围了个水帘,张远悄无声息地打量着男人。
这个男人给他的感觉很奇怪,既熟悉又陌生,尤其是现在这个背影,双手插兜,微微抬着头,倒像是不服气这么大的雨。
就跟苏醒一样,对谁都不服气,但又有一种别样的圆滑,知世故又不世故。张远有时候调侃苏醒真的太俗了,俗得眼里只看到钱,但是张远是知道他的,这个人慷慨大气,随时为朋友两肋插刀。有时候看他拼命挣这么些钱,但这些年该捐的捐,该借的借,苏醒除了他自己,好像什么也没留下。
至于陌生的感觉,张远是知道苏醒再不会回来了的,所以旁的人再怎么像他,也终究不是他。
想到苏醒,张远再次垂了眉眼,他内心还有些虚无缥缈的幻想,希望那个悲痛的事实只是一场做了太久太久的梦,希望眼前这个男人就是苏醒,只是上山做了一段时间的和尚,现在重返红尘还要继续跟他相爱。
男人正好转过身来,冲他笑了笑。
饶是张远做了再充分的心理准备,等再次看到男人的正脸,圆又大的眼睛,挺立的眉弓,再加上笑起来深深大大的酒窝,张远几乎以为是苏醒回来了。
他张了张嘴,只感慨了一句太像了。
像什么?
你好,我是苏世杰。
男人朝张远伸出左手,张远在握上去之前飞快地打量了一下他的中指,上面干干净净的,什么都没有。
张远心口一滞,幻想被戳破的感觉太难受了,他维持着一些在陌生人面前的体面,搭着苏世杰的手礼节性地摇了摇,苏先生你好,我是张远。
我知道,苏世杰一屁股坐到张远旁边,你是个啥来着,爱抖?
张远忙解释是爱豆,是个没什么本事的小明星。
苏世杰用那双像极了苏醒的眼睛笑盈盈地看着他,前两天我在庙里遇见个小姑娘,叽叽喳喳跟我讲了好久你的事情。她还替你求了很多东西,用红绸带挂到最高的地方了。
啊,张远听到不好意思起来了,是我的粉丝吧?我其实没有那么厉害的。
苏世杰浑不在意地摆摆手,你要记得这世界上还有很多人在爱你。
张远一愣,小声嘟囔着,最爱我的那个已经走了。
苏世杰猛地搭上他的肩膀,用力按了按,你要相信他还爱你。
雨渐渐小了,张远把身上的衣服叠好还给苏世杰,苏先生是要上山吗?
苏世杰把衣服放进随身带的包里,嗯,一道上山吧。
早先说过上山的路一半好走,一半不好走。走过亭子没两分钟,用水泥浇筑的阶梯就慢慢变成了泥泞的小路。下着雨走山路着实算不上一件容易的事,好在两个人结伴而行,遇到难走的地方就相互扶着走一下。主要是张远走的难一些,他打小没走过这么难走的山路,之前上山都挑得晴天,路没那么滑,这次遇到下雨,露在外面的土又湿又滑,张远走两步就要打滑,被苏世杰拽着胳膊一点一点带着往上走。
苏世杰走起来就蛮平稳的,一步一步落在实处,还能分出神来提醒张远哪里要小心。
两个人都没有打伞,主要是没带。雨停了以后张远从随身带的包里摸出了一包纸巾,给苏世杰递了一张,让他擦擦脸上的水。
苏世杰接过,说了句拴q,把纸巾胡乱往脸上一擦。张远看呆了,再次感慨了一句,太像了。
像什么?苏世杰把纸巾揉成团塞在包侧面放水杯的网兜里,刚刚你就在说太像了。
张远把纸巾展开又重新叠好,往脸上小心地擦掉水,你,很像我的爱人,苏醒。
他讲到苏醒的时候停顿了一下,稍稍呼吸了一下才说出苏醒。
你们长得就蛮像的,我刚刚还差点以为你就是他呢?
苏世杰冲他笑了笑,后半程山路就一直闭嘴没说过话了。只是沉默地在前头开路,在需要扶张远一把的时候冲张远伸出援手。
张远以为是自己说错了话,只能碎碎念念地说是不是我的话冒犯到苏先生,我真的……很抱歉。
苏世杰只是朝他摇了摇头,意思是没有冒犯到。
张远就以为苏世杰是爬累了,索性乖乖闭嘴。
04
走到寺庙门口的时候天正好放晴了,张远同苏世杰一道进的寺庙。张远每次来都要先找主持身边的小沙弥,小沙弥叫缘慧,现下在庙里扫水。
缘慧见了张远忙双手合十道了句阿弥陀佛,又见他浑身湿透赶忙要领着他去后面的房子里洗澡换衣服。
缘慧小师父扭头又见张远身边站着的苏世杰,又是双手合十一句阿弥陀佛,苏施主今日下山,是被雨挡回来了吗?
苏世杰回礼说是,下到亭子就觉得要下大雨,又遇着张先生,索性一道回来了。
张远愣了愣,原来……
他的话先被缘慧打断了,不如两位施主一道去后面的屋子里洗个热水澡吧。
热水是一早就备下了,我原以为今日下雨张施主不会上来,是住持说您会来,让我早早备了热水。
苏世杰摆摆手说,我不必了,住持在哪儿?
师父在禅房,您直接去就成。
张远拦住他,苏先生等等就下山吗?
苏世杰说今日不下山了。
那好,烦请苏先生等等我。
张远跟着缘慧走去洗澡了,等他把整个人浸泡在热水里,浑身的毛孔都释放着暖意,才觉得舒服一点。
人一舒服就想睡觉,加上今天走了艰难的山路,张远泡着澡就有点昏昏欲睡起来了,屋子里燃了檀香,袅袅香气,张远靠在木桶上就睡着了。
又是一场梦,这次梦里没有苏醒,也没有自己。
只有一座山,一座青山。
青山里鸟语花香,万物生长,张远觉得自己就是身在其中的一只鸟,飞翔在蓝天底下,跳跃在林间。
这个梦算得上是一场美梦。
张远是在缘慧的叫门声中醒来的,水堪堪半凉,张远甩了甩脑袋,换上干净的衣服就出去了。
缘慧请他去跟住持一道吃斋饭,张远惦记着要跟苏世杰说一声谢谢,就问了句苏世杰在哪儿。
缘慧说跟住持一道在等张远。
庙里的斋饭一向清淡,张远得到了一碗热腾腾的素面,这对今天胃疼的他来说是再好不过的美食了。
庙里吃饭讲究不言语,张远吃完就一直等着苏世杰把饭吃完。
后来他邀请苏世杰在庙里走走,苏世杰看了一眼住持,欣然应允。
苏世杰领着他去看上次那个姑娘挂在树上的红绸带,挂太高了,拿不下来,就远远看一眼吧。
张远说自己也想替粉丝们求点东西,平安康健,幸福美满,愿望很多,闭着眼睛祈祷了好一会儿,他挑了个好地方把红绸带挂上。
苏世杰感慨一句你们还真是双向奔赴。
张远抿着嘴笑,她们的支持和爱是我现在活着的唯一念头了。
苏世杰抱着胳膊,有什么不开心的,都可以跟佛祖说说的,他双手合十念了一句阿弥陀佛。
张远也合十念语,有些话,也想跟苏先生说说。
不知道苏先生愿不愿意听听我跟苏醒的故事。
苏醒,就是跟我很像的那位吗?
张远点点头。
那我们算得上有缘,听听你们的故事,也算是听我自己的另一段人生了。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