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苦渡春

Chapter Text

00
我不像从前的我,你也不像从前的你,但是我知道,我还是我,你还是你,我依然爱你,你呢?
01
人死之前会看见什么?
张远身处一片乳白的混沌之中,迷蒙间看到了曾经的一个采访。
「张远老师最害怕的三个东西」
张远想了想,最害怕的三个东西……
蜘蛛、卡里没钱、苏醒找不到
好的,那张远老师能说出自己的三个优点吗?
张远不假思索,掰着指头数,眼睛小、唱歌好,有苏醒……
「谢谢张远老师,现在还有最后一个问题,苏醒是谁?」
张远猛的睁大了眼睛,苏醒……
苏醒是谁?
乳白色的混沌化作汹涌的海水从四面八方朝张远涌来,张远避之不及,被海水吞没。
苏醒是谁……
海水翻滚,涛声阵阵。
苏醒……
「张将军,这是咱们的大军师苏醒先生……」
「远远,我是苏醒……」
「苏醒老师……」
「苏醒,苏大人」
「张远,以后我叫苏醒,以后就是你的先生了,你可以叫我苏兄……」
「陛下,臣苏醒救驾来迟……」
熟悉的,陌生的画面全都在刹那之间涌入张远的脑海,各种声音交织着在张远耳边作响。张远痛苦地捂住了耳朵,在海水里挣扎。
又在一瞬间,周遭的海水化作炽热的火焰,张远听见自己在火海中凄厉的叫喊,「苏醒!」
「苏醒!」
又有那年苏醒意外假死,张远在午夜梦回之时发出的声声呼唤,低回婉转,缠绵哀怨,「苏醒……」「苏醒……」
苏醒是谁……
张远拨开眼前迷雾,看见一只通体雪白的小山雀自西山飞来,落入山间。张远追着小山雀向前走,只看见眼前跑过一个绿衫少年,赤裸着一双脚,头发长至腰间,散落着。
绿衫少年回头朝张远的方向看了一眼,张远看清他的脸。
那分明就是张远自己。
绿衫少年在山脚停了下来,弯着腰不知道在干什么。而后他剁了两下脚,盘腿坐到一边去了。
张远这才看见被压在山底下的人。
那人留着寸头,眼睛大大的,笑起来哄绿衫少年的时候脸上有两个深深的酒窝。
张远湿润了眼眶,苏醒啊苏醒……
原来你是神通广大的齐天……
「远远」他听见苏醒叫他,「远远。」
绿衫少年歪着脑袋看了齐天一眼,齐天又笑起来,「叫我苏醒好不好?」
张远跟着绿衫少年一起开口,「苏醒。」
苏醒……
苏醒……
张远看见这一世的苏醒走在马路上,左边是飞驰而来的汽车,苏醒和司机似乎都没有看到彼此。
张远使劲儿喊苏醒的名字,但声音却被海水吞没……
苏醒!
苏醒!
苏醒自顾自地走在路上,汽车离他越来越近,只听见砰的一声,
整个天地都安静下来了……
张远扑腾着想要往海面上去,一直喊着,
苏醒!
苏醒!
……
wake up!
张远在一片金光灿烂中尖叫着醒来。
02
雪山上传来一声清越的啼鸣,和鸣锵锵,又如萧声优美,众鸟合鸣,西境突然金光大作,百鸟齐飞,佛祖端坐无色海,缓缓睁开了眼睛。
“凤凰儿。”
03
神仙日报最近难得销量翻了一番,主管小报的天蓬元帅小赚了一笔,喜滋滋地盘算着去找他大师兄喝上一点儿。
原因无他,神仙日报卖得这么好全是因为他大师兄苏醒。
震惊!齐天大圣时隔千万年再次提着金箍棒砸了天宫……原因竟然是……
好事!如来找回了这件东西!
苏醒跟司命坐在一片废墟里,看着彼此手里的小报面面相觑。
这片废墟之前,是司命的办公室。
苏醒在人间历经张远魂飞湮灭后失魂落魄了几日,后来还是觉得自己咽不下这口气,决心要跟天道理论理论。
他提着金箍棒杀上天宫,脚底一拐先去了司命那里。司命不在,苏醒又不知道怎么找天道。但是看着司命那几台记录人间命数的电脑就来气,怒气上头,索性挥着棒子把这里砸了个稀巴烂。
司命从西天开完会回来就发现家都无了,只有苏醒扛着金箍棒怒气冲冲地看着他。
他砸吧砸吧嘴,小山雀没了?
苏醒怒目圆睁,金箍棒蠢蠢欲动。
司命不知哪来的勇气,冲上去把苏醒的金箍棒夺了过来,你他妈的!
你知不知道佛祖找回了万年前丢的那只凤凰!
苏醒冲上去要揍他,他如来找回一只鸟跟我有什么关系!那只什么凤凰,还能是张远不成!
司命哼了一声。
苏醒说完那句话就觉得哪里不对,张远魂飞魄散,化为虚无不过人界七天,而凤凰啼鸣也不过七刻之前。
算算时间还真是。
那也就是说,张远是小山雀,但小山雀其实是凤凰,所以张远是凤凰。
所以张远没有死,没有魂飞魄散,没有灰飞烟灭。
再换种说法,就是司命的办公室白白变成废墟了……
苏醒清了清嗓子,那什么,咳咳!我师父刚说就是让我去一趟西天,可能就是要说凤凰这个事情吧!
内什么,我先走……
啊啊啊啊啊,司命你松手,松手……
苏醒自知理亏,被司命按着打了一顿,两个人气喘吁吁地坐在废墟上面面相觑。
天蓬拿了两份神仙日报给他俩,看见苏醒衣衫褴褛还嘲笑了他一番。
苏醒跟司命对视一样,把天蓬也按着打了一顿。
顺便抢走了天蓬卖报赚得钱。
苏醒很大度,喏,都给你,换套好的设备吧!
司命懒得理他,在手机上跟后勤下单,还好电脑这些东西只是外在的,你没砸到核心,不然人间真的要大乱了。
苏醒讪笑一下,司命问他,你不去西天了?
不去了,我不敢去。
司命嗯了一声。
苏醒低着头自顾自的说着,我怕他涅槃后什么都忘记了,那些疼痛忘记了就忘记了,我怕他也忘记了我。
司命了然,拍拍苏醒肩,往好处想,现在你们再相爱,是谁也阻止不了了。
苏醒望着天边变幻无穷的云,笑了,我就只想带着他,两个人找一片海,东海,西海,甚至现在这个云海,我们俩就坐在海边,什么都不想,就看着海,就可以了。
不过,如来是怎么把凤凰弄丢的。
司命看了他一眼,往边上挪了挪,说起来跟你也有关系。
04
千年前孙悟空自封齐天大圣,一根金箍棒舞得呼呼作响,大闹天宫,众仙镇压不得,玉帝请西天如来出山。
彼时如来从昆仑境内捡回了上古第一只凤凰蛋,接到玉帝的求助,把凤凰蛋随手往袖子里一揣就去镇压齐天大圣了。
与齐天的打斗比如来想象得要艰难,混乱中凤凰蛋跟五指山一同掉入凡姐。
凤凰蛋孵化要经过灵气的滋养,那时的五指山荒芜一片,最大的灵气来源就是孙悟空。
后来孙悟空眼见天山飞过的山雀,心中所想,不过是想听听山雀的叫声,打发孤寂的光阴。
凤凰蛋受到感化,百年后化作山雀陪伴在齐天身边。
只是凤凰懵懂,齐天于他,确实亦师亦父亦友。
所以您千年前去镇压大闹天宫的苏……齐天时,把还是个凤凰蛋的我给弄丢了?
如来和善地点了点头。
所以苏醒要是不大闹天宫,我也不会丢?
如来笑了,万事万物皆有因果,如若悟空不大闹天宫,你也不会丢,你若不丢,你还能跟他相爱吗?
张远跟千年前一样盘腿坐在地上,那确实。
那现在,我还能爱他吗?
你在虚无中看见了你们的前尘往事,你还要爱他吗?
张远低着头笑了笑,爱啊,为什么不爱?
我认识他的时候他说他叫苏醒,但是如果现在他说他叫悟空,叫苏世杰,叫别的什么名字,只要是他,我就爱他。
凤凰儿~
张远站直身子看着如来,我想去找他。
不急,如来招来观音,凤凰涅槃重生,历经人世八苦八难,所谓人生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五阴炽盛,求不得。
又历情劫,尝百难,功德圆满,封凤凰明王,享人间香火。
观世音用玉净瓶中的柳枝蘸了水撒向张远,一个凤凰尾巴的印记落在他的眉心。张远只觉得眉心一热,手一摸却什么都没有。
随后如来两手一挥,张远只觉得身体都轻盈了起来。
凤凰于飞,和鸣锵锵。
绕树三匝,金光璀璨。

苏醒在海边看着金光大作的天边笑了。
他的小山雀,终究还是变成了凤凰。

05
苏醒回了人间,他跟张远那个小家。
小屋还跟从前一样,就连张远前阵子一时兴起养得多肉都还活着,除了见不到阳光有点焉了,其他看起来还挺不错的。
他去主卧把一直没人动的床单被罩扒拉下来丢洗衣机洗了,洗衣液还是张远最喜欢的那款。
这几天阳光好,苏醒又从衣柜里找出他跟张远当季的衣服拿到阳台上晒,把之前张远嫌弃的那几件收拾进袋子等着拿去回收站。
做完清洁他去了张远的工作室,里面也落了不少灰。尤其是屋子里那个陈列物品的架子,上面摆了他跟张远的合照。
合照里张远笑的一脸灿烂,苏醒也是。
苏醒擦相框时很小心。
忙完一切后他去了一趟楼顶,楼顶还是老样子。门庭若市,酒吧新来了一个歌手在台上唱歌,伴奏缓缓流淌,唱得是平凡之路。
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
也穿过人山人海,
我曾经拥有着的一切,
转眼都飘散如烟,
我曾经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
直到看见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
的确,苏醒跟张远都浩荡波折过许多次。
如今所求,不过是平凡的,柴米油盐酱醋茶,爱人在侧的一生。
苏醒听得眼眶湿润,杯中酒显得更加苦涩。
走之前他交代店里的人,如果有人来找Allen Su,就说他去了很远很远的海边。

06
傍晚的海边总是最美丽的,夕阳缓缓下沉,晚霞多姿多彩,又千变万化。
苏醒坐在沙滩上看书,耳边有海浪和海鸥的声音。
而后他被人蒙住了双眼,眼前一黑,苏醒轻声笑了,远远,是你吗?远远。
身后的人用清亮的少年音说,我不告诉你,
苏醒一把拉下了他的手,将人拉到自己怀里。
我们不闹了好不好?
张远笑了一下,不好。
苏醒疑惑地看着他。
张远从苏醒怀里挣扎出来,坐到苏醒身边。
我一直在思考一件事情。
苏醒点头示意他说下去。
张远手指戳进沙滩,戳出来一个洞,又一个洞。
我在想,千年前陪伴你,替你鸣不平的是小山雀,而我,只是他轮回千载里的一个化身。
苏醒,你爱的是我,还是小山雀?
苏醒揉揉他的脑袋,你跟小山雀,不是同一个人吗?
张远摇摇头,我觉得我们不是,我只是突然拥有了他的记忆。
但是我能确定的是,我不像从前的我,你也不像从前的你,但是我知道,我还是我,你还是你,就像后来你骗我说你是苏世杰,我还是对你产生了好感,我依然爱你,你呢?
苏醒还是把人搂到怀里抱着,我跟你一样,远远。
无论你轮回多少次,我于时光中遇见的,是每一个你。
远远,那才是完整的你。
无论如何,我都会爱上你。
就像你爱我一样。

07
他们在海浪声中安静地接吻。
直至圆月高悬。
end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打下end这一刻我的手都在颤抖。苦渡春作为一篇连载真的折磨了我太长时间,但是每一篇我都写得酣畅淋漓。原来我真的可以把一个片段扩写到三万来字的连载。
这里每一个设定我都大呼离谱,谢谢企鹅不嫌弃我每次卡文都去烦她,也是在跟企鹅聊的过程中脑洞才慢慢完善变成现在这样。
醒是大圣这个设定,虽然离谱,我却满意得不得了。在我眼中,醒和悟空一样,都是桀骜不羁的人。他们身上拥有的品格是一样的,是很难向苦难的现实低头的人。包括悟空被压五指山,和现实中醒那段不愉快的经历,我觉得是有异曲同工之妙的。
远是凤凰。这个设定是后来为了he完善的,但现在回看。远就该是凤凰。
他苦难的生生世世,除了因果循环,还是涅槃的过程。
写得过程也尝试埋了许多梗,除了醒远现实的美好,还有一些身份上的设定。
比如这一世醒初见远就给他去英文名Bird,就是因为远本身就是只鸟。
比如远凤凰的身份埋了许久,从体内的火苗,一直到魂飞魄散的设定。
还有很多,埋着埋着都忘记自己写了什么了……嘿嘿……
还是谢谢大家陪故事里的醒远走到这里。
也痛恨自己的文笔渣,没办法写出想象的万分之一美好。
但还是谢谢大家。
我们下个故事再见。
廿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