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苦渡春

Chapter Text

00
离啊散啊
这便是人啊
--姜云升
01
还是自驾去的西藏。
从丽江出发的,苏醒原先担心张远的身体吃不消,提议说去一趟玉龙雪山也算是到过雪山了。
那天张远在四方街的酒吧里喝了不少酒,靠在长廊前看着人来人往,廊下的灯笼被风吹得四处摇晃,晃悠出此岸彼岸一个灯火闪烁,光怪陆离的世界,
张远想起他在楼顶那条酒吧街上伶仃漂流的少年岁月,如若当年没有遇见苏醒,大概自己也不会有今天。可以在璀璨的舞台上唱歌,台下是欢呼的人群,台上是熠熠的星光。
他看着古城街道上东奔西走的人群,从幼童到暮者,去西藏吧!
曾经苏醒就说过想带张远去一次西藏,只是张远来往在各个通告之间,一直没找到机会。
有生之年,要去看看雪山。
Allen就站在他身旁,温热的手掌贴在张远的背上。最终望着天上的弯月,应了声好。
沿着滇藏线自驾开车去拉萨要七天,但苏醒跟张远一路走走停停,沿着滇藏线开了半个月。中途有时因为张远身体不舒服要去补充药品,有时也因为贪恋美景多待了几个晚上。
幸好他们还有大把的时间可以用在欣赏美景上。
张远喜欢在开车的时候把两边的窗户都打开,真正进入西藏境内,入目除了雄伟的山峰和盘旋而上的公路,其实真的很少见到车辆和人烟。
他难得把速度加快,飞驰在滇藏线上,爽辣的风从两边灌入,有一种他是鸟,正在蓝天飞翔的感觉。
苏醒开车就比较谨慎,因为轮到他开车,往往是张远难受的时候。
最近不知道是开车开多了还是旅途疲劳的原因,晚间住宿的时候张远会小声抱怨自己哪儿疼。
最开始是小腿,那会儿可能是开车的缘故;有天半夜张远因为左侧肋骨疼到睡不着,肋骨不知为什么跟被火烧了似的疼,像是有人拿着火把烤着他。
张远捂着肋骨在床上来回打滚,苏醒替他捏一把汗,几乎是想要立刻招来筋斗云带张远回去。
但想起司命的交代,只能咬咬牙去给张远倒凉水。因为张远一直喊着肋骨疼,就打湿了毛巾,递给张远,让他贴在肋骨那儿。
张远听话地做了,冰凉的毛巾触及发烫的肌肤,确实舒服了许多。

到达布达拉宫之前,他们的车停靠在路边做短暂的休息。有藏民赶着一大群牛羊从车旁路过。旁边跟着的小姑娘嘴里唱着听不懂的歌谣。
苏醒跟张远两个人下了车,就静静地看着羊群和牛群在小姑娘的歌声中走远。他们头顶是西藏不染纤尘的蓝天,白云翻滚而来,浩浩荡荡。

苏醒在布达拉宫的门外看着大门盯了半晌。张远扯了他一下,他才如梦初醒,跟着张远一道进去。
里面很安静。喇嘛们在念经,转经筒在一声声念经声中转过一圈又一圈。张远虔诚地闭上眼睛跟着一道念。
他那小半年在庙里跟住持待的,也会念一点佛经。苏醒没闭眼,只是四处打量着周遭的装饰。跟他百年前来的没什么区别。
梵音靡靡,张远祈祷完扭头看了眼苏醒,Allen你许了什么愿?
苏醒捏捏他的手,我祈祷国泰民安。
哇哦,张远夸张地张大了嘴巴,朝苏醒竖起大拇指。
苏醒朝他挑挑眉,我还许愿你能长出羽翼,拥抱星河万里。
张远笑嘻嘻地凑近他,苏醒也爱这么说,所以Allen,你有没有什么秘密要告诉我的?
苏醒低着头,等你身体好了,我全部都告诉你。
张远没再说话了,两人一直到车上都没再说过话。
直到苏醒把车开出老远,张远望着后面变得越来越小的布达拉宫,才小声说,我刚刚祈祷在我死前能再见一面苏醒。
哪怕只是幻影。
如果人真的有来世,
我还想再遇见他。
Allen,你说,我是不是太贪心了。
……
02
从布达拉宫下来之后,张远开始连日低烧不退,苏醒不敢再开着车满雪山乱跑。他找到一个旅社,是本地藏民开的。旅社不是很大,开了房间门有一股很浓烈的霉味扑面而来。
还好张远昏昏沉沉的,什么都闻不到。只是哼唧了两声,Allen我难受。
苏醒让他再坚持一下,求老板娘帮他把床铺好。
张远怕冷,裹了厚厚的羽绒服还是在发抖。旅社的被子倒是厚,老板娘看张远生病难受,还拿了自己那床更厚的,带毛的毯子给张远盖上。
张远是真的难受,一沾到枕头就昏睡过去。苏醒上手替他脱外套,再摸一把他的后背,汗津津的。苏醒弄了热水拧了毛巾给他擦身体,碰到张远的腰附近,又听见他喊了句疼。
哪里疼。
张远哪里听得见苏醒问他什么,只是一个劲儿地哼哼难受,碰哪儿都说难受。
最后苏醒再问什么他都不说了。
苏醒帮他拢好被子,就一直坐在他身边看着他。
再后来张远就很少有清醒的时刻了,总是半梦半醒,嘴里一直咕哝着苏醒的名字,一声比一声虚弱。刚开始苏醒还哄他,要他坚持住,等熬过这阵就能见到苏醒了。
张远咳嗽几声,被苏醒哄着喝又苦又黑的药。药泡过万年的人参,张远全凭这点精气神吊着。
之后张远再咕哝苏醒,一声一声扎在苏醒心里,他贴着张远的耳朵,张远叫一声苏醒他就应一声。
苏醒……
我在这儿。
苏醒……
I'm here for you
苏……
在这里,小鸟儿。
张远听到就呜咽一声,抓着苏醒的手不放。他病中昏沉,却仍紧紧抓着苏醒的手,像是抓住水中唯一的浮木,又像是抓着自己最珍贵的宝贝。
偶有清醒的时候,苏醒拿了药要他喝,张远把嘴巴闭得紧紧的,死活不肯张口喝药。苏醒几乎是在恳求他了,张远神色一凛,你不是苏醒吗?
张远什么都知道。哪怕在病中昏沉,连苏醒哄他的话也记得牢牢的。
他在逼他,在用自己的身体逼Allen承认自己就是苏醒。
如果是苏醒,张远不肯喝药会怎么做?
苏醒舔了舔唇,低叹一声,远远,你逼我的。
而后他喝了药含在嘴里,低头捏着张远下巴渡了进去。张远根本没有力气挣扎,手缩在被子里死死抓着床单。
Allen就是苏醒。
张远一早看破了这个事实,却因为病入膏肓,没办法再追究了。他也恨命运捉弄人,分明前半生已经坎坷不平了,事业艰难,痛失所爱。张远一直相信有舍有得,可他好不容易接受了苏醒不在人世间的事实,命运还给他的又是什么。
是病入膏肓,是无能为力。
一碗药不多,但折腾了半天才全部喂完。张远在喝完药之后直直落了泪,苏醒手忙脚乱地替他擦眼泪。但张远就是一直哭,没有声音,就是无声地流眼泪,眼泪跟流不尽似的。
苏醒也流泪了,柔声问他是不是药要太苦了。
张远摇摇头,药不苦,命苦。
苏醒看着他边流泪边笑,半晌还是握着他的手说对不起。
对不起没办法让你身体康健,对不起离开你那么久,对不起没办法让你长命百岁。
张远在苏醒一声声对不起里痛哭,他说苏醒你混蛋。
说苏醒就是个骗子。
苏醒抱住他,听他在自己怀里哭,最后张远哭累了,沉沉入睡前说苏醒,我祝你长命百岁。
可是苏醒已经活了千年那么久了,孤寂的时光中如果没有张远。
万寿无疆又有什么意思。
03
那天清晨张远醒得格外早,许是连日灌下去的药起了作用,他觉得自己没有之前那么难受了。
苏醒窝在他身边睡得香甜,连日的疲惫让他眼底一片青黑,张远心疼不已。小心翼翼地起床,穿上那件绿棉袄,去找老板娘要了早餐。
苏醒醒的时候张远已经把自己拾掇干净了,他找了热水给自己洗了个澡,又从箱子里找出化妆品给自己拾掇了个妆。
不是特别精致的舞台妆,只是让自己看起来没那么憔悴。
他见到苏醒迷迷瞪瞪地看着他,还跟苏醒打了个招呼。
本来张远这样有精神,苏醒应该很高兴的,但是他却总觉得难受,心里有种不好预感。
他归结为是太累了。
张远跟他商量趁今天有精神,就徒步去拉姆拉措吧。
苏醒说好,被张远催着去洗漱。
回来又被张远索要了个早安吻。
苏醒恍惚间觉得一切好像回归正常了。
他没有假死,没有变成Allen Su,张远也没有生病,他俩只是趁着张远有空的时候来西藏旅游。
传说拉姆拉措是个神湖,在这里,虔诚的人凝视湖面,能够看见自己的前世今生和未来。
他们住的地方离这个湖不远,开车过去只用两个小时,但是真正要抵达这个湖还要徒步翻过一座小山。山上全是碎石子路,张远捡了几块石头放在手里玩,苏醒让他仔细手。
山顶风很大。
张远跟苏醒两个人并排站着,向下就能望间拉姆拉措平静的湖面。
风吹得张远有一瞬间的头晕,他猛地抓住苏醒的手。
苏醒忙问他是不是不舒服。
张远强忍恶心说还好,我们继续走吧。
下山的路是苏醒在前头开路,走两步就要回头扶一把张远。
后面张远有点走不动了,站在原地扶着膝盖咳嗽,苏醒就说要背他。
苏醒背着张远走了后半程。
苏醒这一生背负了许多东西,早年是花果山众猴的生活,后来是五指山,再后来是唐僧西行的安全。这些一个比一个重,重到连神通广大的大圣如他,都觉得有些喘不过气。
但他现在背着张远,这人因为生病瘦了很多,两颊深深凹下去,连手腕都是皮包骨。轻飘飘的一个人在背书,苏醒却觉得有万斤万两重。
那是他整个漫长岁月里唯一的光芒与温柔。
拉姆拉措湖很美,在蓝天下像一块未经打磨的宝石。
湖中只有张远此时此刻穿着绿棉袄简简单单的倒影。苏醒凑过去看,也只看见自己此时此刻的倒影。
他的倒影跟张远的倒影贴在一起。
苏醒,张远默默牵住了他的手,我看到了我们俩在一起的未来。
是吗?
苏醒轻声笑起来,那就是我们的未来。
张远蹲在湖边玩水,恍惚间看见一只白色的山雀从眼前掠过,飞向西方高高的天空,然后在一片金光中坠落。
苏醒拉着张远起来,问张远累不累,要不要回去。
张远扭头朝他笑了笑,说不累。然后扯着他到一边坐下。地上长了柔软的草,草上开遍了格桑花。张远摘了一朵拿在手里,等苏醒挨着他坐下就把花别在苏醒的胸前。
正好苏醒今天穿了件白衬衫,胸口有一个口袋,格桑花就乖乖地待着口袋里。张远别完花,歪着脑袋夸了一句好看。
随后就往后面一躺,仰头看着天。
下雪了。
他让苏醒也躺着。
雪下得不大,许是被风从雪山上刮下来的。
张远一直静静地看着天不说话,等到雪真的下大了才安静地闭上眼睛。
唱首歌给我听吧!醒哥。
苏醒抓了他的手给他捂着,问他想听什么。
张远想了想说以后都听不到你祝我生日快乐了。
苏醒了然,把握着张远的手握得更紧,他清了清嗓子:
真的很感动
谢谢你陪我一起过
我很快乐
祝我生日快乐
这快乐也有你和我
蛋糕分给你
祝福送给我
温馨的时刻会在心里记得
张远小声跟着哼,唱到我很快乐的时候加大了音量,苏醒几乎是哽咽着把歌唱完。
远远,还想再听什么?
雄鹰盘旋而过,发出凄厉的骇人的叫声。
远远?
04

再一扭头。
身旁空空荡荡,只有胸口的格桑花被风吹着,摇晃着。

05
苏醒看着空荡荡的双手和皑皑雪山,绝望地闭上了眼。天道不公,让最怕冷的人彻底消失在冰天雪地里。
他起身回望整个天地。
天地苍茫一片,
世间再无小山雀。

06
西境突然金光大作,百鸟起飞,佛祖端坐无色海,缓缓睁开了眼睛。
“凤凰儿。”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