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苦渡春

Chapter Text

00
生生残篇无情 执守你归期
纵然千世一律 有你的光阴
01
我靠,司命看着碎成三四瓣的电脑显示器骂出了千年来第一句脏话,苏醒你他妈的是不是有病!他妈的要魂飞魄散的是你的小……
余光撞见苏醒的冷眼,司命把鸟字咽了回去,你砸我电脑干嘛……
苏醒还不解气,踢了一脚破碎的电脑,往电脑桌上一坐,你能不能改一改……
司命没好气地往椅子上一瘫,双手抱胸,改不了。
为什么。
我早就说了,凡间,人世,各人有各人的命数,既定的开始,既定的结局。既然天道安排张远在三十二岁魂飞魄散,那是任何人都改变不了的了。司命看了一眼苏醒,昔日大闹天宫的孙大圣,历经西行早就褪去了一身浮躁,再历经爱人几生几世的生离死别,如今垂头丧气,盯着地板不知道在想什么。
苏醒耷拉着脑袋,近乎恳求得说,我……我还你电脑,最好的那种,你,你想想办法……
司命悠悠叹口气,坐直了身子,当年,你西行回来,拿着金箍棒威胁我请我给你那小鸟儿写命的时候,我就劝过你。我说不值得,九九八十一世,你们佛家说的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他通通都要体验一遍的。
可你也没说天道最后要他魂飞魄散啊!苏醒气得瞪圆了眼睛,他站起来,金箍棒拿出来又收起来,他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他齐天大圣,能护唐僧西行,一路斩妖除魔;能做美猴王,不怕天不怕地,能打得天帝服气;能下地狱入深海,撕了阎王爷的生死簿,砸了老龙王的龙宫,就是他做了斗战胜佛,金光加身,却独独不知道怎样护住一只小鸟。
苏醒挥着金箍棒,一脚踩在电脑桌上,恶狠狠地盯着司命,那你说,天道在哪儿,老子非得叫他改了这破命!
司命吓得往后退了退,从金箍棒底下逃开了,你找不到天道的。
天道无处不在。
你他娘的说的什么废话!天道都无处不在了,我为什么找不到!
苏醒最烦打哑谜了,金箍棒又伸长了一寸,直抵着司命的额头。
司命腾一下站起来,气急败坏地说,天道就是因果!
你跟小山雀的因果,在你被压在五指山下遇见他的那一刻就种下了!
苏醒!孙大圣!我早就说过的,小山雀历经磨难的生生世世,都是你大闹天宫种下的苦果。
苏醒听到这话一下子安静下来了,他收了金箍棒,垂着脑袋,喃喃道,可是我陪师父一路西行,取了真经,天道缘何不放过我……
也不放过他……
02
苏醒仍记得那年如来佛祖五指化山而来的压迫感,疼痛和绝望在大山倾轧而来的同时遍布全身,他用尽全力也才挣脱出一双手。
这是他第一次体验到濒死的滋味。战斗极大得消耗了他的体力,但对着满天的星辰和孤寂的山风,苏醒不愿意闭眼。
他向来是不服输的,他想如来困在在这座山下,要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他就不能让如来如意。
不过是被限制了行动能力,他是从石头中蹦出来的,怎么就怕一座山呢?
但苏醒没想到真正可怕的是漫长的孤寂。
五指山落在荒芜人烟的平原,光秃秃的山只是偶尔有几只飞鸟掠过。因为他是神猴,能辟谷,连送饭的土地都不曾来过。
这样孤寂的时间过了很久,开始苏醒还能数着日升月落过日子,到后面只是睡了醒醒了睡,混不在意时间过了多久。
他只是突然发现光秃秃的山开始生长出柔嫩的新绿,总有一只圆滚滚的小山雀站在他身边的一块小石头上朝着他叽叽喳喳。
小山雀生了一双圆溜溜的黑豆眼,瞧见苏醒扭过头来看他就啾啾叫了两声。
苏醒不知道多久没见过活的生物了,朝他龇牙咧嘴吓唬了一下,小山雀惊惧地啾啾两声,扑棱着翅膀飞走了。
苏醒切了一声,大叫一声小鸟别走啊!
小山雀又扑棱着翅膀回来了,这下直接站在苏醒跟前,突然就开口说话了,小鸟?我吗?
嘿,你这小鸟儿还怪有灵性的,苏醒啧啧称奇,你怎么不知道自己是个啥就先会说话了?
小山雀摇摇头,不知道,我从蛋里蹦跶出来就会说话了,但是他们都听不懂。我只能啾啾,他们才听得懂。
苏醒嗤之以鼻,也试着啾啾了两声,小山雀突然把脑袋塞在了羽毛里。
哎?小鸟,你干嘛呢?
小山雀支支吾吾的,你,你刚那句话,是求偶的意思。
苏醒面对近百年的孤独都没这么无语过,他伸出手指碰了碰小山雀毛绒绒圆滚滚的脑袋,傻鸟,我都不懂你那鸟语什么意思好吧!
小山雀用嘴轻轻碰了碰苏醒的左手中指附近的地方,苏醒只觉得手被火灼烧了一下,疼的嘶了一声。
小山雀又歪着脑袋看他,扇扇翅膀,猴子,我走了,明天再来看你!
一句猴子让苏醒觉得这只小山雀是难得的慧根,只是相处了半日,就学会了很多东西。比如知道苏醒是猴子,比如知道去找好吃的给苏醒。
跟小山雀相处了几日苏醒就想教他法术,教他化形。小山雀把自己的羽毛梳理整齐,又睁着迷惑的黑豆眼,化形?
就是变成人。
人?小山雀飞起来落在苏醒的脑袋上,什么是人?
苏醒说你飞起来的时候有没有看见过山下那些,穿着衣服,留着黑发,两只脚走来走去的人?
小山雀啾啾叫了两声,苏醒啧了一声,我听不懂!
小山雀只好飞下来,摇着小脑袋说没有。
苏醒让他站远点,小山雀看着苏醒变成了人,留着圆寸,一双眼睛又大又圆,冲小山雀笑的时候会露出两个深深的酒窝。
小山雀的脸腾一下红了,整只小鸟都红彤彤的,苏醒笑了,左手轻抚小山雀缩成一团的身子,低声问他学不学。
学。
小山雀啾了一声,苏醒姑且当做他乐意学了。
小山雀确实是有慧根,旁的动物要琢磨修炼一百年甚至更久才化出一个像样的人形。小山雀练了十五年也就化形了,苏醒第一次见小山雀化形是在那个朝阳初升的早晨。
那天小山雀照常来他跟前练习,苏醒还不太清醒,山间清晨起了大雾,伴随着砰砰的响声,大雾里走出来一个赤身luo ti的少年。
苏醒很快意识到这是小山雀化形成功了,嘴里快速念了一句,小山雀身上多了一件绿色的长衫,不太合体,大了许多,少年走两步就露出白皙的大腿,苏醒清咳了一声,让少年坐好。
少年却凑到他跟前,甜甜的笑了一下,你脸红了。
没有的事情!
苏醒暴躁起来,张牙舞爪地让少年坐好。
少年哦了一声,盘腿坐在地上,还是一脸懵懂,歪着脑袋看着苏醒。
你脸红了,因为我好看吗?
苏醒愣了一下,少年脸上稚气未脱,眼睛里落了晨辉,闪亮亮的,鼻梁又高,确实好看。他咕哝一句,帅是挺帅的,就是怎么给自己化个那么小的眼睛。
但是小山雀的人形就是这样的,不能改的。
少年也不知道什么好看什么不好看,只知道醒子笑他,就啾地一下变回小山雀的样子,气呼呼地啄醒子的脸,在苏醒看来就跟挠痒似的,咯咯笑了两声,哄他别生气了。
小山雀索性缩成一团不理他了。
苏醒戳他一下,小山雀就往右边挪一下,戳一下,挪一下。
后来苏醒戳不到小山雀了,小山雀傻傻地抬了脑袋,发现苏醒一脸无奈地看着他。他决定还是变回少年的模样,仍旧是苏醒给他找得绿色长衫,松松垮垮地挂在身上,盘着腿坐在地上。
苏醒问他打算给自己取个什么名字。
名字?什么是名字。
少年是真的天真懵懂不谙世事,苏醒费半天劲儿给少年解释了半天什么是名字,他也只是懵懂着点头,又是问苏醒,那你叫什么。
苏醒想起自己遥远的那些称谓,美猴王,弼马温,齐天大圣孙悟空……
那些称呼对于现在的苏醒来讲当真什么都不是,他从疼痛和孤寂中醒来的那一刻,从前过往,都与他无关了。
他想了想,淡淡地说,我叫苏醒。
少年没再纠结苏醒的名字,只是又凑到苏醒身边,乖乖地坐着,那你给我起个名字吧!
啊?苏醒想了半天,叫张远吧?
张远?
为什么?
希望你能张开翅膀飞得更远,离开这个鬼地方,去更远的地方,见很多人,享受很多灿烂。
那你呢?
苏醒只是捏捏张远的手,我啊!我经历了太多的事情了。
张远低着头看着苏醒玩他的手指,半晌说了句,你不走我也不走。
他陪着苏醒在五指山度过了很长很长的一段时光。苏醒教会了他许多,给他讲了之前在人间游历见到的人和事。讲到自己在大闹天宫的时候,苏醒发现张远的眼睛在发光。
但其实苏醒讲什么张远都爱听。
张远听过他的辉煌,听过他的落魄。他懂得许多,最后只是在苏醒失落地叹息的时候握住苏醒的手,我认识现在的你,觉得从前的你很不错,但现在的你也很不错。
苏醒,张远总是真诚的讲话,我喜欢你,大圣悟空还是苏醒,我都喜欢。
少年坦诚的表白让苏醒的心跳漏了一拍,但他知道张远懵懂无知,只是雏鸟情结发作,误把依赖当做了爱。
何况苏醒从来没有教过他什么是喜欢,什么是爱。
傻鸟,他揉揉张远的脑袋,你就懂什么是喜欢了?
但人也好,神也罢,爱情这种东西从来都是与生俱来的。
或许张远真的不懂情爱,可他知道两只小鸟儿若是互相喜欢,见到彼此总是会心跳得特别快。
张远日日夜夜待着苏醒身边,心还是会在苏醒看向他的时候跳动得厉害。
03
恰逢金蝉子转世唐僧下凡西行取经,佛祖意欲让苏醒去保护唐僧西行,请观世音作使者,劝苏醒皈依佛门。
彼时观世音至五指山,就看见一个青衫少年卧在苏醒身边午睡。他笑苏醒好福气,漫漫时光还有佳人陪伴。
苏醒冷哼说你们佛家不是从来都不许讲这些荤话的吗?
观世音跟苏醒关系不错,懒得理他,闭眼念了句阿弥陀佛,转而问他愿不愿意护唐僧去西天取经。
苏醒看了眼睡得香甜的张远,问观世音能带他吗?
观世音说不行。苏醒翻了个白眼,那我不去。
张远被吵醒了,迷迷瞪瞪地坐直身子,问苏醒不去哪里。
哪里都不去。
苏醒这话说给观世音听的。张远不懂,只是觉得眼前这个人金光熠熠,耀眼得不得了,苏醒跟他说这是观音菩萨,拜拜他,虔诚得许个愿,能保你一生平安。
张远没拜,他想起了苏醒讲他被压在五指山之前的那些过往,结合刚刚半梦半醒之间听到的那些事情,喃喃得说了句,这不公平。
什么不公平?
观世音来了兴致,收了金光,随意盘腿坐在地上,哪里不公平了?
哇,你终于舍得收了!苏醒哇哇乱叫,我差点被闪瞎了好吧!
你闭嘴,观世音白他一眼,小山雀,你说说,怎么不公平了?
张远看了眼苏醒,见苏醒点头他才说,你们不需要他的时候就觉得他是个魔头,会扰乱三界秩序,就把他压在这里;你们需要他的时候就要他去护着不知道什么人。这不公平,为什么你们觉得对的事情才是对的呢?
观世音猛的站了起来,身后金光大放,冷声对苏醒说,你不答应,你迟早要后悔的。
所以等苏醒发现张远一个人化了原形去振翅高飞去如来佛祖那儿替他求一个公平的时候,苏醒从未觉得人的一生可以这么绝望。
如来远在天边,百年前神通广大的孙悟空在如来手底下吃了亏,被困在五指山下百年之久。如今张远只是一只平凡的小山雀,恰巧又那么点儿修仙的慧根,又怎么能真的见到如来呢?
那天西方的天空洒下一片金色的光芒,苏醒只看见张远单薄的身体往下坠;那天五指山山体震动,飞鸟走兽四处逃散,山底下传出苏醒绝望的呐喊:
如来,观音……
放我出去!
西方降下一个浑厚的声音:
悟空,护唐僧西行,可否?
五指山山体抖了又抖,苏醒用力想要挣开束缚,却无济于事。
他冷眼瞧着站在身前的唐僧,用力抓着地面挣扎,咬牙切齿地说,你们佛家讲日行一善,唐僧是吧?
你去揭了如来的佛帖,就在山顶,你去揭了它。
你去揭了它,让我去救人,我护你西行。
我求求你……
你去揭了它……
苏醒死死盯着张远下坠的方向,猜测他大概是落入了湖水中。
等到唐僧接走了佛帖,苏醒用最快的速度冲到湖边,从水里捞起了浑身湿透的张远。
小鸟只剩了一口气,感知到苏醒的到来就轻轻捏着苏醒探他鼻息的手,半睁着眼睛看他。
苏醒亲亲他的额头,傻鸟,怎么就一个人去了?
张远轻轻扯了扯嘴角,看起来有些得意,我,我做到了。
嗯?
我去了西天,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
苏醒抽着鼻子哭得稀里哗啦,嗯,小山雀真棒!
张远说那你要亲我一下,不要亲额头。
苏醒俯身亲吻张远,只是跟他碰了碰嘴唇,张远一直捏着苏醒手指的手就松开了。
张远走了。
结束了他作为小山雀的一生。
苏醒悲痛欲绝,搂着张远哀嚎。随后苏醒暴怒,挥舞着金箍棒又要上天与如来斗一场。
观世音急急赶来,拦住苏醒。他劝苏醒安心陪着唐僧西行,如来能让小山雀入轮回,在三千人世中走过九九八十一关。人间八苦不过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观音说只有小山雀历经世间万千种滋味,才算有所得。
苏醒安静下来,只是冷哼,你们一早设计好的。
观世音念了句阿弥陀佛,世间万物因果相生,大圣当年大闹天宫种下的恶果,如今成了小山雀轮回受难的因。
苏醒想说自己被压在五指山下这么久,该还得早该还清了。但他看见张远安静的面容,突然就不想争执了,罢了,不就是护唐僧西行,我去。
只是求你护着他,人间太苦了。
03
司命叹了不知道今天的第几口气,给苏醒倒了杯茶,大圣,仔细想想,真正放不下的是你自己。
苏醒接过水,杯子里的茶叶从在杯中沉浮,宛如他的小山雀的每生每世,在人世间沉浮,无依无靠。
我怎么能放的下他……
司命看着他又要捏碎一个杯子,忍不住松了口,其实也不是不行,就是,我可以试着改一改。
苏醒猛地抬头,一激动还是把杯子捏碎了,你说,你要我做什么!
靠,司命咬牙,您专门来整我的吧!
苏醒不好意思地低声念了个诀,手中 的玻璃杯神奇地恢复了原状,司命见怪不怪,嘴里叨叨着有本事把我的电脑也弄回去啊,真的是……
司命的电脑是没有办法通过法术复原的,只见他在挂着的电脑上操作了一番,又把张远的命格文件夹调了出来,大圣,你来。
苏醒凑过去,眼睁睁看着司命把那行字选中,删除,又添上一句,命途多舛,英年早逝……
然后司命抢在苏醒说话之前说,可不敢乱改成什么健康长寿,太离谱了天道会发现的。你现在就是可以陪在他身边,但是不能乱用法术,最好是不用。
苏醒握紧的拳头松了又松,最后低下头说了句好。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