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苦渡春

Chapter Text

千年前海外有国名傲来,国内有山曰花果。花果山内灵气滋养,有灵石孕灵猴,石猴灵动,做了美猴王,后来受菩提祖师点化,名为孙悟空。悟空会七十二般变化,驾筋斗云,腾飞天际,自封齐天大圣,又大闹天宫,被如来佛压于五指山下,后来护金蝉子转世唐僧西行,被封斗战胜佛。
而后入凡尘,化名苏醒。
01
苏醒跟住持简单聊了两句就进屋了。
明月高悬,银色的光辉投过窗格,投下些许阴影在张远脸上。张远这一觉睡得安稳,苏醒坐在他身侧,食指和中指合并,在他眉心处探了探。
他能感觉到张远魂魄的动荡不安,张远的体内像是有一团不安的火,现在只是微弱的火苗摇动,随着时间流逝会越烧越烈,烧走张远的魂魄,让他彻底灰飞烟灭。
苏醒不清楚为什么这一世张远会有魂魄不安的问题,他从刚刚住持给的盒子里拿出剩下的一小半丹药,放进了张远嘴里。
张远不舒服地哼哼了两声,但是没有醒,苏醒俯下身哄他把药咽下去。
他的声音跟有魔力似的,张远在睡梦中居然也把药咽了下去。
苏醒看着他笑,低头跟他碰了碰嘴唇,轻声夸他一句乖小鸟。
他还是决定回去一趟。
只是天上一日,地上一年。
来回虽然不过天上的半日,但苏醒拿捏不准半年后张远的身体状况是怎么样的。
临走前他拜托住持务必让张远没事就来庙里,庙里的香火旺,又在山里,灵气重,对安定张远的魂魄是有好处的。
住持请他放心,又说张施主心系这一世早亡的苏醒,只怕心病更重。
住持是苏醒在这一世唯一知道他真身的人。现代社会人心浮躁,佛家很少有出世的人。这座寺庙里的住持算得上一位。
二十年前苏醒在庙里避暑,住持跟苏醒聊的来,被苏醒点拨了两句,自己回去思索就顿悟了。偶然间看破了苏醒的真身,倒觉得事事造化弄人,不可一世的齐天大圣也会有为情所困的一天。
苏醒听了这话只是摇摇头,我欠他,是还不清的。
苏醒跟住持聊得蛮投缘的,早年他跟着师父西行,一路上也住过不少寺院,出家人都是看透红尘的淡然,很少有像住持这般还带着点世俗的烟火气。他来寺庙来得多了,这座寺庙香火旺盛,事事灵验,少不了苏醒的帮忙。
神仙在世,总是乐意为俗世凡人造平安的。
苏醒苦笑一声,原以为我离开他能解他的苦难,不想让他陷入了更深重的磨难里。
住持低眉念一句阿弥陀佛,只说万般皆是命,只求这回大圣回去能找到解决办法。
左不过是找老君再要丹药,问问司命怎么安排的命程。苏醒摆摆手,一个转身就消失在了住持的视野里。
02
佛曰:万事皆因果循环,今日之果皆往事之因。
山间的清晨阳光总是伴随着清脆的鸟鸣声来的,张远一夜无梦,神清气爽地起床。庙里的古钟悠悠响了三下,僧侣们开始预备做早课,张远快速洗漱完毕,赶到庭院中央,在缘慧小师父身边坐下。
这是他的习惯,每次来庙里过夜,第二天总要跟着僧侣们一起做早课,听住持讲经。
住持今日讲因果轮回,说凡事有因必有果。又讲佛曰万事皆因果循环,今日之果皆往事之因。后来讲到轮回,张远不可避免地想起了昨天的苏世杰。
苏世杰跟苏醒真的太像了,像到张远不禁怀疑苏世杰是苏醒的转世。
但是这两个人年龄很近,张远想如果轮回这种事情,如果苏世杰真的是苏醒转世,那也应该是苏世杰比苏醒的年龄小很多。
张远用力摇了摇头,把离谱的想法从脑子里甩出去,一定是他太想苏醒了,才会不知不觉地拿苏世杰跟苏醒相比。
缘慧站起来,说住持请张施主一同吃早饭。
张远眯着眼睛看,住持果然在等他。他慢慢走过去,双手合十同住持问好。
住持年过六旬,看着慈眉善目的,问张远昨晚睡得如何。
张远说一夜无梦,只是早上起来唇干舌燥的,想来是夏天太干燥了。
寺中只有粗茶,可解渴。
张远说那是好茶。
他们一路聊,山间的鸟鸣入耳,悦人心,张远说自己有时候就想变成一只鸟儿,每天住在这山间,多自在。
住持听了就笑,告诉张远无事要多来庙里走动,起码山间空气清新,能修身养性。
住持又问他今日讲经论因果,不知道张施主有什么想法。
张远低头不语,等到脚下的路从小石子铺的路变成平稳的水泥地,才缓缓开口道,我与苏醒,也是轮回因果里的一个吗?
众生万物,皆有因果。
众生轮回,皆是因果。
张远听笑了,那苏世杰跟苏醒很像,他们也是彼此的轮回吗?
住持念了阿弥陀佛,只说天机不可泄露。
临下山前张远多嘴问了一句苏世杰在哪儿,他一脸遗憾,说昨天还未跟人好好道谢,如今再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住持只是笑,一脸神秘莫测地说有缘自会相见。
张远下山还跟助理吐槽说住持这次神神秘秘的,助理冷哼一声,哪有您神通广大,那么大的雨说上去就上去了。
张远自知理亏,忙交代一句回楼顶就闭嘴不说话了。
苏醒走得突然,什么都没交代下。张远强撑着打理自己的事业和楼顶。每个月都会找两天时间在楼顶驻唱。
这是他固定的行程,粉丝都知道,但不会太来打扰,来也只是安安静静地坐着,听张远唱一晚上的歌。
张远去的时候楼顶已经开门了,员工在安静地整理,张远和助理一起把买的奶茶拿进去分给大家。
然后他去楼上的休息室换衣服,休息室里有个洗澡的地方,之前他跟苏醒在一起的时候两个人不知道在这里胡闹过几回,张远怕触景生情,很少再跑到休息室。今天是因为山上下来太热了,想洗个澡再下去唱歌。
浴室还是老样子,一面简单干净的镜子映着张远消瘦的小脸,洗手台上摆着个蓝月亮的洗手液和两套洗漱工具。
张远冲了把脸,用最快的速度冲了个凉,在思念的情绪上头之前换上衣服下了楼。
楼顶里已经来了不少人了,张远坐到台子上试音,认出几个眼熟的粉丝,就跟她们闲聊。
等等想听什么呢?
粉丝说哥你喜欢唱啥就唱啥。
张远抱着吉他拨弄了两下,浅浅哼了两句调,那唱伤城吧!
我住在这个伤感城市,
你的脸慢慢消失,
我的心守一座空房子。
楼顶没有舞台上那些五彩的,夺目的光,只是头顶一盏白色追光,张远穿着简单的白衬衫,蓝色牛仔裤,不施粉黛,歌声宛转,在灯光下好似悲天悯人的天神下凡。
没有你的城市
是冰冷的钻石
但他只是一个凡人,一个失去爱人,肝肠寸断的凡人。
03
现代的天宫外在仍旧是仙气飘飘,云雾缭绕的模样。千年前齐天大圣看不惯这幅清高做派,如今苏醒也依旧看不惯,他在南天门口晃悠了两圈,跟守门的天兵打了个招呼。
天兵没理他,苏醒切了一声,大摇大摆地进去了。
如今他再进南天门没人再拦他,苏醒倒没觉得有什么解气的,他一心想着张远的事情。往北一转,先去了太上老君的仙宫。
没进门就看见常跟在老君身边的童子从里头迎了出来,手里拿了一个檀木盒子,见着苏醒就快步走上来。
大圣,童子跟他打招呼,老君今早选了吉时闭关去了,这盒子里是您上次要的丹药,这药珍贵,老君交代的,省着用。
苏醒道了一句谢,把盒子小心收好。童子站在原地要送他出门,苏醒说来都来了,再去老君的丹药房玩一玩也不是不行。
童子无奈,说着要领他四处逛逛。
苏醒是这座仙宫的常客了,让童子自己去忙,他随意逛逛就走。打发走了童子,苏醒直奔丹药房,太上老君在这里存了不少好东西,苏醒一个个柜子翻找,找了不少好药,什么强身健体的,什么活血化瘀的,都是补药,好药。
然后又抓了点炼丹药的原材料,都是些稀世的药材,万年的人参,万年的雪莲,他想着有机会得给张远补补。
苏醒把从太上老君那里搜刮来的东西献宝似的给司命看,司命当即停下狂敲键盘的手,目瞪口呆,大圣你疯了,这些你打算给你那小鸟儿吃?
怎么?不行吗?苏醒挨个收好,都怪你写得什么乱七八糟的,他这一世魂魄不稳得很,这些药吃了有好处的。
司命皱皱眉,先不说他能不能吃这个,我记得这一世他的身体是很健康的啊?
苏醒手一顿,让司命赶紧查查看。
那你转过去,司命在找写张远命格的文件夹,你不能看。
苏醒哼哼两声,不看就不看。
空间里只剩下司命按鼠标,敲键盘的声音。苏醒随意打量了一下司命办公的地方。这地方墙上挂了三四台高精密的计算机,每一台都在疯狂地运转。苏醒用咖啡机给自己磨了一杯咖啡,感慨了一句,上次我来还看你在纸上写字呢!这么快就无纸化办公了?
要不是我说,老君就是个老古董,这么些年了,还自己拿柴火练丹药,全程都要底下人盯着。
因为司命主管俗世凡人的命格,但是这些命格现在有程序可以直接生成,司命能轻松很多。只是仍旧有神仙要入俗世历劫,这些命格要司命亲自安排,张远就是其中之一。
但在千年前,张远的命格是不够在司命手底下的,是苏醒拿着金箍棒说不介意把司命这里打烂重建,司命才答应张远每一世的命格都由他亲自写。
但他那时候跟苏醒说过一句话,天道早早安排了各人的命数,何日生,何日死,历什么样的苦,享怎么样的福,一切都有定数,自己能做的也只是拿掉一些小波折,而且倘若天道觉得不够,后面的人生发展也是会更改的。
何况你跟他,彼时司命放下手中重重的竹简,望着苏醒凝重的脸,因果纠缠,变数更多。
司命说你就是嘴欠,你能不知道老君那东西多珍贵,真没人看着,你也不敢拿着丹药喂你那只小鸟。
我找到了,我确信这一世我把他身体康健这一条写进去了的。
但是现在,司命还是让苏醒来看,电脑屏幕上赫然写着:张远,三十二,魂飞魄散。
砰地一声。
苏醒一拳敲碎了司命的电脑屏幕。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