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 陈檀佳酿】营业关系

Work Text:

在我的经纪人急匆匆的打电话过来问我要不要和檀老师炒cp的时候,我正在床上和他吻的死去活来,我直抒胸臆快节奏的说了两个字“不熟”,然后又继续在床上和他颠龙倒凤死去活来。

檀健次问我,“谁打来的电话?”

我对他说,“没事,不重要,估计是「游泳健身了解一下」吧,推销卡的。”

“哦”。檀健次张开大腿架在我的肩膀,“换个姿势再试一下?”

没有人和我们一样懂做爱。

在我吭呲吭呲努力操弄着盘在我腰上的檀健次的时候,我的经纪人姐姐不死心的打过来了这个小时的第三个电话,“哲远,你要不再考虑考虑,我觉得,这也算是个爆红的方法……现在是你们剧的热播期,营个业也没啥吧……”

我装作委屈的样子,“姐,真不行。滴滴……诶诶诶喂?啊,姐,我信号不好,先挂了哈。”

在这一瞬间我的脑壳子转了100下,然后果断的把手机调成了飞行模式。

现在的我操弄檀健次可以说是用了十分的真心,而将来挂上营业cp的名头之后,又会有多少真心多少假意呢?

电话那头的声音叹了口气说,“那好吧。”

我一把抓过了檀健次的腰拍上了他的屁股,长时间的锻炼让他的屁股又紧实又翘。我抱起来他放在了我的胯骨上凶巴巴的啃了一口他的下巴。

他斯哈斯哈的喘着粗气看起来涩情的很。

没有人比檀健次更会扭了,他是色情专家。

第二天我哼着歌去上班的时候一向好脾气的经纪人姐姐指着狗仔勒索她的邮件标题《当红小生夜会男性密友》吹胡子瞪眼。

“那又如何?我是直男,嗯,对,直的不能再直的那种,和好兄弟聚餐有什么好稀奇的。”

“陈哲远,我再问你一遍,你确定不和檀健次一起营业么?这是一个很好的爆红的机会,而且”经纪人姐姐有点无奈的推了推眼镜,“还能压一下你这些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再次爆出来的桃色新闻。”

听到经纪人姐姐的话我竟然长舒了一口气,看来她并不知道那个和我夜会的男性密友就是檀健次。

我喜欢这种偷偷摸摸的感情,这让我觉得新鲜而刺激。

我害怕这种新鲜刺激被金钱关系冲淡,这会让我们的性爱都显得不那么纯粹,变得利欲熏心。

檀健次开了个唱,我把自己遮的严严实实的去看,我带着黑色的口罩黑色的帽子还带着墨镜,我坐在角落里的位置注视着他,在他唱到“桌上的玫瑰是你用过的香水”的时候,我假装不经意的动了动手指。

我摘掉墨镜看向檀健次就像是在看我囊中的猎物。

他的业务能力很好,竟然看不出什么异样,我轻轻的挑眉笑,然后摸索着手里的那个按钮给他调了一个挡。

檀健次是全开麦,我能够清晰的听到他唱的歌词的末尾有一些调皮的颤音。

我熟悉的那种颤音。

他的双腿不自觉的夹紧了一下,但是没几秒他又很好的把自己调整到了原本的状态。

我偷偷溜进他化妆的后台,我低头给他发微信,用食指示意他不要出声跟我走,檀健次在微信上问我“你该不会是想试衣间play。”

我说“不是,你为什么要把自己老公想象的那么禽兽。”

檀健次走了过来,他还来不及庆幸,我就用口型示意他和我去趟厕所。我说我要送给他一个礼物。

“时间来不及,演唱会要开始了。”檀健次面色平静的看着我,“小陈,你不能仗着自己年轻就纵欲过度,”他一脸担忧的看着我,“这样对身体不好,从我们两个人的性福和幸福着想,我们还是应该从长计议,可持续发展……”

没等檀健次说完我就用一个吻堵住了他还没有说完的话。

我带着指套就把拉珠和跳蛋往他的身体里面送。

在我的手指出去之前我还用指腹研磨了他的敏感点然后才恋恋不舍的把指头从他的后穴抽离出去,我轻轻咬着他的下唇晃着手里的遥控器,“送你一个好玩的东西,不要偷偷拿出来哦。”

狭窄的卫生间的隔间里甚至还能听到檀健次和我的心跳声和呼吸声。

“我要开演唱会。”

“对啊,我知道啊。”我凑近了他的耳朵,“这样才好玩。不觉得,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我玩,很刺激么?”

“圆圆,”檀健次抿着嘴唇眨着琥珀一样干净的眼睛,“你玩的比我疯。”

谁也不知道那个在台上神采飞扬的男人的身体里一刻钟之前刚被我塞了跳蛋和拉珠。

只有我知道。

这种“只有我知道”的设定让我的占有欲喷薄而出。但是我有分寸,我把跳蛋的震动频率调到了最低档,这样既不至于影响他在演唱会上的发挥,又可以让他的身体燥热而想我。

我虽然喜欢玩,但是我并不想让我喜欢的人在万众瞩目之下失态。

我有分寸。

但是我的分寸在他面前全都变成了一纸空谈。

他在台上扭动着腰肢,而我看着扭动着腰肢的他攥紧了我的手指。操,怎么感觉发情的不是他而是我。

他对着台下眨眼笑。引发了一浪高过一浪的尖叫的狂潮,每到这个时候我的占有欲就会达到顶峰,我突然很想把他锁起来只能看着我一个人笑只能和我一个人做。

我的眼睛里面燃烧的全部都是火热的欲火。

我推了推墨镜掩藏我眼神想把他拆吃入腹的欲望,作为一个在娱乐圈浮浮沉沉若干年的当红小生,我自然知道“在感情的世界里,谁先动心谁就输了”这个道理,但是懂道理是一回事,能不能自控是另外一回事。

好想狠狠的肏他,好想看他扭动着身子在我的身下求欢。好像把我的肉棒饲喂给他柔嫩的小穴,好想让他在一前一后的摇摆和吞吐之中达到快感的巅峰。

他终于在全场的欢呼声中唱完了最后一首歌,我去演唱会的后台等他。

他脸上还带着妆,看到我充满欲望的眼神之后他的眼里有了一丝稍纵即逝的紧张,但是着中紧张只出现了零点几秒,然后他就顺其自然的跨坐到了我的怀里。

我抱他进了更衣室,单手把门上的提示牌翻了个面变成了“请勿打扰”之后就开始肆无忌惮的啃咬。

“檀健次,”我轻轻咬着他的耳朵,“我他妈好想吃了你。”

檀健次用诱惑的呻吟说“好,”他说“你请便。我是你的,想怎么吃都行。”

操。他真的好诱人。

我戴上了又颗粒状凸起的橡胶手套把之前塞到他体内的跳蛋缓慢的往他的身体里送,我把跳蛋开到了随机挡之后变用手指抠挖他的小穴边沉迷的观察他的表情。

这个跳蛋很好用,好用就好用在它的欲拒还迎。它总是能够在情欲的边缘挑逗檀健次,在檀健次敏感的身体起了反应之后,它的震动又会戛然而止。

“哲远……圆子……我想要……啊……”

“想要什么?”我明知故问。

“想要你给我……”

“嗯?给你什么?”我凑近檀健次的耳朵,“哥,我不懂这些,你不妨说的再清楚一点?”

“想要你的大肉棒……”可能是因为这种求而不得的感觉太难忍受,檀健次只迟疑了一会儿就红着像是红苹果一样的脸小声说,“哲远,你快进来,狠狠的肏我……我想要你把你的精液都给我……我要给你生宝宝……啊……”

檀健次是个妖精。

我用手指搅动着他的敏感点,随着我的手指的一前一后的抽弄,他的小穴渗出了拉丝的晶莹剔透的黏液。

我装作懵懂无知的看着他,我对他说,“哥,你要不先帮我舔硬,如果你表现的好的话,我再把我的精液喂给你,好不好。”

檀健次半分开双腿,乖巧的跪坐着偷偷看着我说,“好。”

看着这样的他我好开心,我揉着他的头发捧着他的脸蛋亲他,“哥,你真是一个乖孩子,看你表现哦。”

檀健次用嘴轻轻的解开了我裤子的拉链,用鼻子小心翼翼的蹭了几下我早就躁动不安的分身,他小心翼翼的侍弄和舔舐着我的分身。

我把檀健次的头往我的身下搂,他的腮帮子被我的巨物塞的鼓鼓的,我想逗他于是我伸出手开始揉捏他胸前的红点,我用指腹按压着他的乳头,然后我能清楚的感受到他的乳头在我的爱抚下有一些轻微的战栗。

他的皮肤好敏感。

我搂着他的脖子在他的锁骨上留下了一行吻痕,他抬起头来看着我,看起来懵懂而色情。

“哥,可以了。”我把他整个身子都抱在了怀里。

我伸出手开始脱檀健次的衣服,他有点怕羞的往我的怀里钻。

“怕什么,”我逗他,“又不是没见过。”

“这次不一样,”他红着脸埋进我胸前,“我怕被别人发现。”

“不会的。”我揉捏着他的耳垂,在他的胸前落下了一个吻。

檀健次整个人跨坐在我的腿上,我对他小声说,“哥,你自己动。”

檀健次双手捂着脸说“好。”

“哥,你这么漂亮,捂着脸简直是暴殄天物,让我看看你,好不好?”

檀健次做在我的腿上左摇右摆,“哲远,啊……啊……太深了……哲远……都给我……啊……都给我好不好。”

檀健次的声音是我的催情剂,但是我还是保留着应有的理性。

“哥,我们是在试衣间,你刚刚不是还在担心,怕被发现么?”我一把含住了檀健次的嘴唇,“这样他们就发现不了了。”

我和檀健次在试衣间酣战良久,久到我们出来的时候后台的灯全都暗下来了,久到我看到我的手机上有整整几十个未接来电。

我经纪人打的。

“檀哥,你经纪人找你了吗?”

“没有,檀健次狡黠一笑,“我对她说我演唱会结束之后要和一个朋友一起吃庆功宴。”

果然在逃脱经纪人的追捕方面,檀健次更像是一个情场老手。

我们牵着手往外走。

看来真的很晚了,华灯初上,初夏的街道上是若隐若现的蝉鸣。

檀健次示意我给我经纪人回电话,然后他一个人走到了垃圾桶旁边点了一支事后烟,烟的火光明明暗暗的,照亮了檀健次好看的脸。

“小陈你在哪?”电话那头的经纪人姐姐好像有点生气,“我给你打电话,你为什么不接?”

“我……我在外面和朋友聚餐呢……对对,一个剧组朋友”我撒谎撒的脸也红心狂跳,“对对……等我们吃完饭就回去,之前手机静音了,不好意思啊姐姐,之前手机静音了我没有听到。”

众所周知,三十六计里面的第三十七计,是美男撒娇计……(我编的)……

果然 ,听到我的撒娇之后,经纪人姐姐的声音有所缓和,“哲远,如果你有事可以提前对我说……”

我忙不迭的说“好的好的……”我用眼神的余光偷瞄檀健次“经纪人姐姐,如果没有什么别的事,那我就先把电话挂了哈,我还有事……”

我还没说完,就听到电话那头的经纪人姐姐清了清嗓“其实,我这次打电话,是有另外意见重要的事,我们公司和健次公司这边想要合作一下,因为最近《杀破狼》正在热映期,我们都觉得如果你和健次能够同框合作营业一下,对你们双方的热度都很有好处,当然,我也知道你和健次这边不算太熟,所以我就想先对你说一下这件事,希望你能够再考虑考虑,毕竟艺人都需要热度,所以……”

“姐姐,”我乖巧开口,“那我再考虑考虑再回答你哈。”

乖巧小陈乖巧的挂断了电话看向了一直站在旁边边吸事后烟边憋笑的檀健次。

“哥你先别笑!”我鼓着嘴,“你是咋想的?”

“我觉得这样挺好。”

“为什么?”我有点不解,“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纯洁的友谊,哦,不,爱情就会沾染上营业和铜臭的味道!我们所有的真心都会被别人解读成虚情假意……而在不知道的人眼里,”我的情绪有点低落,“他们只会觉得我们是为了红,没有真心只有营业的耽改咖……”

我还没有说完,檀健次就吻了过来,他的吻有着淡淡的烟草味道。

“我们都知道彼此是真心的不就行了,”而且,檀健次对着我眨巴着演“公费恋爱它不香么?起码以后我们可以大大方方的拉手,不用躲躲藏藏。”

檀健次说服了我。

“香,可太香了。”我一把抱住了檀健次,“哥,你说服了我。”

“说服还是睡服?”

“嗯……成年人不做选择,我都要。”

第二天,我和檀健次都不约而同的穿着高领毛衣(掩饰前一天晚上的激烈的爱痕)和我们的经纪人和工作人员一起在会议室憋着笑正襟危坐。

我看着檀健次,檀健次也看着我。

“是这样的,合同一式三份。合同期限为期三年,如果两位老师对于这个合同没有什么异议的话,在下方签名栏签字就可以了。”

我和檀健次刷刷的签了名,看着我们两个并列在一起的名字,我忍不住偷笑,我在心里默默想,“怎么搞的跟结婚证似的。”

签完合同,双方经纪人握着手说“合作愉快,”我和檀健次就一起憋着笑握手,像他们一样说着客套的“合作愉快。”

“哲远老师,健次老师,我们都知道拍完《杀破狼》之后两位老师很久没有见面了,所以这边我们为了让你们更快的了解对方的生活习惯,我们为你们安排了一个旅游综艺。”

刚签完结婚证就开始度蜜月啊!这个节奏我喜欢。

我和檀健次交换了一个眼神,看来我们想一块去了。

“这个综艺是全天候24小时都在拍摄的吗?”

“我们也觉得如果直接开始拍的话。两位老师可能会比较尴尬,所以,我们会提前一周到达旅游地点,两位老师可以互相熟悉一下环境,熟悉一下彼此……”

“好的好的。”

我叫小陈。

我要和檀健次一起去度蜜月了,我好快乐。

我们住在临着海边的一家民宿,我坐在秋千上,檀健次……盘在我的腰上。

“圆子,我饿了。”他在挑逗我。

“那我喂你,好不好?”

檀健次柔软的腰肢带动着肠肉研墨着我敏感的龟头,他像是一个小妖精一样盘在我的身上左摇右扭,我情不自禁的对着他的耳朵亲“哥,你好紧。”

我的手不安分的顺着他的浴袍往里摸,“里面什么都没穿,外面还裹的这么紧,”我用指甲轻轻的划过他的背,“哥,你是不是就是喜欢和我偷情,你是不是就是喜欢假装道貌岸然性冷淡的样子被我操?”

檀健次没有反驳我,檀健次对我说,“是。”

他熟练的往我衣服里面摸,“圆子,都给我。”

我和檀健次一周没有出门。

夜夜笙歌。

在旅游综艺开拍的第一天,我和檀健次都穿着长袖长裤(主要是为了遮挡爱欲的痕迹)从不同的房间里下了楼。

我们相看两尴尬的互相打了个招呼。

我用余光偷瞄在一旁盯着摄像机的经纪人小姐姐,她又口型对我说,“圆子,加油,表现的和健次老师熟一点,你们可是签了合同的。”

我在心里苦笑,要是按照我和檀健次平时的生活方式,估计这个综艺都播不出来了,估计到时候要麻烦剪辑老师导演老师各位老师一起堵柜门。

就像周导那样。

我掌握不了分寸。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我要么和檀健次远远的打个招呼就逃走,要么和他亲密无间的亲密接触。

没有中间选项。

即使我演技好我不敢和檀健次演欲拒还迎的暧昧,我会有生理反应。

和我们一起拍摄的还有其他的几对cp。他们都很游刃有余行云流水,我好羡慕。

晚上一起围着篝火烤肉的时候,我终于搬起来椅子坐在了檀健次旁边。

“哥,我来了”我对着檀健次招手。

檀健次自然而然的把手里刚烤好的烤串递给了我,“这个肉好嫩,好香。”

“没你香。”我下意识的接话,然后又在0.1秒之后捂住了嘴。

檀健次对着我眨着眼睛说没事,然后我回过头看到了经纪人姐姐对着我竖起来了大拇指。她用口型对我说,“小陈,好样的。”

我苦笑。

檀健次拍着我的背说没事,檀健次说“没事,我们签了合同的。”

我听懂了,檀健次的意思是,营业关系是一个很好的幌子。

旅游综艺播出之后收视率很好,我躺在檀健次怀里和他一起看弹幕。

……‘陈檀佳酿不是真的我就是假的!’

……‘今天也是为陈檀绝美爱情流泪的一天!’

……‘我靠太甜了,真情侣就是好嗑!’

假作真时真亦假,我和檀健次开始堂而皇之的拉着手成双入对。

在我和檀健次一起手拉着手逛街的时候,经纪人姐姐给我发微信说“小陈,你和小檀拉手逛街上热搜了。”我正准备绞尽脑汁的解释或者下保证对她说“下次再也不会了”的时候,经纪人姐姐又发过来了一个祝贺的表情包。

经纪人姐姐“小陈,看来你开窍了啊,你这个腼腆直男竟然也会营业了!”

圆子“害羞害羞(动图)”

经纪人姐姐“我们这边洽谈对接了很多双人的商务,你们两个的商务价值最近一路飙升,今天下午你和小檀一起来摄影棚拍宣传片,要一起来哦,记得表现的亲密一点,而且,不要迟到哈!”

圆子“好的(乖巧表情包)”

我拽了拽檀健次的手,“哥,下午拍照,双人商务。”

檀健次逗我,“这下,结婚照也有了。”

“好的好的,”摄影师对着我们比手势,“两位老师的脸贴的再近一点。好的,陈哲远老师可以扶一下檀健次老师的腰。”

“好的好的,一二三,看镜头,笑,很完美很完美!”

“这个场景陈哲远老师可以试一下公主抱檀健次老师,好的,檀健次老师可以抱一下陈哲远老师的脖子,好的,你们身体不要这么僵硬,放轻松,好的,好的,完美完美。”

咔嚓咔嚓咔嚓。

“收工,谢谢两位老师,两位老师辛苦了。”

收工之后,我和檀哥还有我们的工作人员一起去吃火锅。

他的经纪人看看他又看看我,我的经纪人看看我又看看他,仿佛他们都有什么难言之隐。

檀健次经纪人先开了口,“是这样的,虽然我们也觉得这个要求可能不太合理,不再合同范畴,但是两位老师最近能不能住的近一点,”他用手点了点公众号上面的爆料,“现在好多自媒体都在质疑你们两个是营业关系,这可能会影响后续两位的商业价值,所以两位老师,能不能演的熟一点?”

“嗯,怎么不可以呢?”檀健次笑着搂住了我的肩膀,“要不在合同期间我和哲远住在一起吧。哲远,你觉得呢?”

我压抑着自己内心的狂喜,淡定说,“好”

我的经纪人和檀健次的经纪人纷纷向我们竖起了大拇指,“好的,那就这样定了,谢谢健次老师哲远老师,你们的敬业一定会在cp届广为传颂的!”

他们看着我们,激动的就像是看着一对喜结连理的新人。

我和檀健次一起搬了家。

檀健次看着我搬来的一箱又一箱的工具满脸黑线。

“圆子,这一箱是什么?”

我眨着我灵动的大眼睛“润滑油,口交液。”

“那这一箱呢?”

“避孕套。”

“整整一箱!”檀健次欲哭无泪“小陈我知道你年少有为体力好,但是!这可是整整一箱!你买这么多干嘛?”

我拿起了避孕套,煞有其事的开始介绍,“这个,是有颗粒状凸起的……这个,是超薄无感的……这个,是能刺激G点的……”

檀健次看着我,嘴角抽动,“你还……挺学术……”

我自信点头“那是自然。”

“这又是什么?”檀健次指着我另外几箱花花绿绿的书籍和……情趣用具……

“哦,这是理论联系实践……怎么样,哥,今晚要试试么?”

“我这老胳膊老腿经不起你这么折腾!”檀健次欲哭无泪。

“那……明天?”我意犹未尽。

檀健次抱着我到了淋浴间打开了花洒,“今天也行,但是,这次我想尝尝你,我想看看,我家圆子,到底甜不甜,有多甜?”

檀健次开始品尝我的嘴角,然后他用灵活的手指搅弄着我的舌尖,我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呜咽。

檀健次逗我,“圆子,这样很好听。”

檀健次诱惑我,“圆子,我们试试这些宝贝,好不好。”

“好。”

在水汽朦胧之中,我搂住了檀健次的脖子轻轻说,“檀健次,我真的很喜欢你。”

“谢谢你,陈哲远,谢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