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 陈檀佳酿】不知春归处

Work Text:

“我突然意识到我们也是在这样的月光下,我们重逢又相爱。”

在不知晓的角落,爱意早就弥散成海。

硝烟弥散之前,长庚和顾昀拥吻,硝烟散尽之后,檀健次和陈哲远在眼泪中重逢。

城破的那场爆炸戏是檀老师亲自上阵的,虽然他们都知道周导演一定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但是就算如此,小长庚的扮演者,陈哲远也免不了担心他的小义夫。

因为所有的主演和群演都提着一口气,所以这场戏拍的很圆满。

戏拍完了,多多还没哭,圆圆却哭了。

檀老师把他的口口贝抱进了自己的怀里,像哄小孩子一样,檀老师抱着他晃,“小长庚,不哭啊。”

在这一刻,陈哲远和檀健次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长庚和顾昀,亦或是……现实生活中的陈哲远和檀健次。

城破的戏拍完了,他们在劫后余生中重逢,他们拥抱着彼此,试图把彼此都融进骨血。

你看,爱情就是这样的,即使檀健次在娱乐圈摸爬滚打了这么久,也会为了少年人的眼泪而感动。而即使早慧的少年人知道这个世界上存在一种叫做吊桥效应的心理效应,他也不能冷却下自己沸腾的血,让自己置身事外。

檀老师小心翼翼的低眉,为陈圆吻去眼泪,“小心肝,你这样爱哭,让我怎么办才好?嗯?小心肝。”

既然出戏这么难,那何不就借着在戏中出不了戏的名义,和你一起,酩酊大醉一场。

“你们俩一个90后吻戏扛把子,一个95后吻戏扛把子,都一起拍戏了,还不得好好的切磋一下技艺。”

这句话一开始是剧组人为了活跃气氛的调侃,没有想到竟然变成了一句半开玩笑半是真实的预言。

所有的缘分都是命定的果实,“是命运让我来爱你。”

陈哲远白净的手指拢着檀老师的头发,分明的指节在檀老师的额前打转,檀老师一把搂住他的腰,翻身将他压到城墙边,“小哭包,这次换我来亲你。”

漫天的硝烟却成了陈檀爱情的礼花,他们的唇舌无数次相遇又无数次重逢。

檀老师吻着陈圆子的唇瓣,他的嘴唇和他的人一样,软软的乖乖的。

檀老师用舌尖挑逗他,手指头划过他的战甲,然后檀老师的手就被一直守株待兔的陈圆子的手抓住,“刚刚拍打斗的戏的时候我磨损了战甲,我把它把你的手指划伤”。

说着,小陈迟疑了几秒钟,学着之前小义夫教他的那样扯开了自己的衣襟,露出了白皙的肩膀,“这样就可以了”。

檀老师用另一只手捻着陈圆的耳朵,凑近他的耳朵轻声逗他,“这样就可以了,“檀老师呵呵的笑中带着一丝逗孩子的意味”嗯,这样是哪样?”陈圆扣着檀老师的手指。他们两个人十指相扣着落在了陈圆白皙的肩膀。陈哲远声音喑哑,这让他本就好听的声音更加迷离,“这样摸,你的手就不会被划伤。”

檀老师用手指一下下的有节奏的敲动着小陈的锁骨,然后落在他的胸前打转。

陈圆子也很懂事的配合着檀老师的动作,檀老师吞了吞口水。 “想要么?”檀老师问他。

檀老师听到了这孩子的一声闷哼。

他们都是有分寸的人,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时候不该,陈哲远哑声说,“现在在拍戏,多多。”说着,他凑近了檀老师的耳朵,“我心里有好多话,百般千种,今夜都能说与你听。”

“卡!”周导演对着他们俩比着大拇指,“今天的情绪很到位,今天拍的很顺利,大家收工吧。”

这俩人情深义重,情绪当然到位。檀健次和陈哲远心照不宣的相视一笑。

今天因为拍摄的很顺利,所以陈哥下工的轻快的脚步就带着点蹦蹦跳跳。

“檀老师,你拍完打戏……饿不饿?”

“饿啊,但是没办法。”檀老师一脸无奈的苦笑,“为了上镜好看,我连我最爱的螺蛳粉和酸笋炒一切都暂时戒了。”

“我们要不要偷偷去吃个好吃的,都节食减肥这么久了,偶尔吃一顿欺骗餐也没什么的吧,”虽然小陈在心里一直给自己的人设定位是酷哥,但是每次酷哥和自己的小义夫说话的时候,就免不了带了一丝他自己都觉察不到的小甜心式的撒娇,“好不好嘛,嗯?”

陈哥打着没有出戏的名号的撒娇,让他显露出了几分少年人的稚气来。

檀健次本就是一个脾气好的天秤座,听到小甜心的撒娇更加没有任何的招架之力,“好好好,那依你。你想吃什么美食呢?”

陈哲远有点吞吐,“我想吃你。”陈圆圆露出来俏皮的小表情逗多多,“这样不仅不会长胖,还能运动,多多你觉得呢?”

这句“多多你觉得呢?”让檀健次欲哭无泪,堪称神来之笔。

年下不叫哥,心思有点野。

顾昀是大将军一言九鼎战无不胜,沉浸在顾昀的故事中的檀健次也是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檀多多心想,既然自己说了“那依你”,自家的孩子除了自家宠着,倒也没有什么别的法子。这小圆子,还当真就是一个小狐狸。

檀老师半眯着眼迎上前去,陈圆却手足无措了起来,脸从两颊红到了耳后根。

嗯……作为95后的吻戏扛把子,怎么能像一个纯情小白兔一样惶恐?“陈哥!振作!”陈圆小声的碎碎念,“这本应该是属于陈哥的胜利,怎么能让多多占了上风?”

小陈自顾自的碎碎念,却被一旁的檀老师听到了,檀老师抿着嘴笑,“我家小甜心啊,真可爱。”

陈哲远在拍唐探的时候演野田昊二,为了更符合剧中的角色形象,他为戏增重了几十斤。

而檀健次也为了演关震雷增了重,圆乎乎的小檀多试镜了六次才拿下这个来之不易的角色,周导演从他圆乎乎的外表中一眼看出了他璞玉的本质来。

这让他们两个有了更多的共同点。

周导演和他们签合同的时候,就在合同的条款里明明白白的写着减重。

檀多人儿和陈圆人儿都是爱美食的人,但是作为敬业的演员,他们还是选择把自己对美食的渴望深藏心中。而为了他们俩都能够早日达到周导演规定的体重的范围,他们一起约法三章,要用彼此的美色缓解对美食的相思之苦。

既然眼前人是我朝思暮想的爱人,那么有爱人在侧,哪里还管的了其他的许多。

他们都是爱戏的人。

爱戏的人爱的是戏中人。

他们爱戏中的自己,也爱戏中的彼此。戏里的长庚是个运筹帷幄的人,戏里的顾昀是个外表狂放不羁但是内里却杀伐决断的大将军。

檀健次和陈哲远都是体验派,体验派拍戏就是设身处地的想象自己就是这个人,就是要把书中的人物融进骨血里。

他们都是对戏极其认真的人,狼的原著之中,长庚和顾昀聚少离多,而在剧的拍摄中,为了剧情更加外显,周远舟让编剧加了一个顾昀打了胜仗,归来之后,在安定侯府中,长庚和曹春花葛胖小一起摆了酒给顾昀接风洗尘。

看到长庚的笑容的顾昀在那一刻明白了什么是家。

而看到陈哲远笑容的檀健次懂得了什么事心动一刹。

刹那间的心动在这一刻被放大,变成了永恒。

要说周远舟导演真的是一个精益求精的人,为了拍出顾昀长庚久别重逢不醉不归的酣畅淋漓,选来当道具的酒可都是上好的宫廷玉液酒,一百八一杯(串台了嘻嘻),就算是檀多和陈圆的酒量再好,也禁不住这样的喝酒法。

于是到后来的后来他们都喝醉了。

长庚和顾昀喝醉了。

陈哲远和檀健次也喝醉了。

拍完这场戏,收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那天晚上也是阴历十六,皓月当空,澄澈的天空上高悬的明月甚是好看,好看的就像是澄澈的眼睛,也像是动人的情话。

小陈是一个长期冲浪热爱读书,还时不时的去豆瓣给书籍评分的冲浪文艺少年,看着晚上的月亮,陈哲远扭头看向檀健次,“今晚的月色真美。”

檀多多被突如其来的情话唬了一跳,酒也醒了一大半,他楞了两秒,然后像平时一样慢慢悠悠的回答他,“是啊。”

这个对话听来好熟悉。

因为在不久的将来,檀多多会对陈圆圆说,“你不是说你不吃螺蛳粉吗?”

陈圆圆也会用同样的两个字回答他,“是啊。”

他们借着醉酒的名义说着内心的情话,尽管这个时候的他们还不知道他们有一个cp名叫做陈檀佳酿。

但是天选就是天选,命中注定就是命中注定。

半醒了酒的小檀慢悠悠的搀着还没有醒酒的小陈回酒店,放下小陈之后,檀老师转身要走,却被半醒半梦迷迷糊糊的小甜心扯住了衣角。

君子不趁人之危,檀健次心想,然后把陈圆半抱在怀里,“等你酒醒了,我们再尝试,好不好。”

陈圆圆抿着嘴扯着他的衣角,“别走,今晚陪我好不好?”

看着陈圆圆湿漉漉的眼睛,檀老师还是心软了,他在圆圆的额头上留下了细密的吻,轻轻的在圆圆的耳边对他说,“好,你说什么,我都依你。”

陈圆因为酒意和美人在怀睡的安心,但是檀老师却因为陈圆或有意或无意的那句话吓的酒醒。

彻夜难眠。

无论平日里是多么冷静的人,动了心就是动了心,这份动心骗不得也藏不得,不是幡动,是仁者心动。

思公子兮一如常,望美人兮天一方。

机智的陈哥打着昨天檀老师太柳下惠的名号又留宿了檀老师一晚。

陈檀都是喜欢仪式感的,酒店离摄影棚不远,傍晚时分吹吹凉风也算惬意,索性他俩就步行走回酒店。

那天是七夕节,小陈发了一个七夕博,小檀就逗他,“上班还玩手机”,小陈说“工作使我快乐”

然后下工之后的两个人就顺理成章的一前一后的手拉手回家。

虽然这样的互动都是发乎情止乎礼的举动,但是就像是一个小钩子,钩的人心里痒痒的。

这种感觉就像是什么呢?

就像是上学的时候,班里面的年级第一名和第二名的班长和副班长受了老师的委托在自习课教室一前一后的看班,老师觉得给这两个靠谱的学生派这样的工作,同学们也觉得一切正常。

但是在两个人目光交汇的时候,一向成熟的班长会在讲台上,趁着大家都埋着头做题的时候挤眉弄眼地逗后排的副班长开心,副班长在教室的后排接受到他爱的信号的时候,也会对着他眨吧着眼比心。

这是属于他们,专属于他们的小秘密。

而现在,陈檀也有了这样的小秘密。

我用演员之名演自己。

我用营业之名来爱你。

人总是会无数次的被同一个人吸引,他们是只属于对方的灵魂伴侣。

檀健次和陈哲远的房间号是临着的,周远舟这样安排当然有他自己的考虑,因为陈檀是两个主演,所以让他们住的近一点也是为了他们着想。

周导演做了各种各样让他们消除尴尬的备案。

但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其实陈檀两个人并没有什么需要破冰的尴尬期,相反,他们两个一见如故。

是“这个哥哥我曾见过的”,也是“疑是故人来”。

一开始檀健次浅尝辄止,陈哲远也小心翼翼,但是后来他们终于控制不住自己内心对彼此的渴望,而这种发自内心的渴望原应是每个沉溺在爱中的人的本能。

改变不了的本能那就去适应它,对自己本能的顺从并不是对自己的纵容。

他们鼻骨相碰,他们唇齿相依。

这是一个深密而绵长的吻,吻的鳞次栉比,吻的情根深重。

陈哲远搂住了檀健次的脖子想要吻上前去,檀健次像逗他一样的半侧着身子作势去躲,不料陈哲远早有准备,他用自己的胳膊把多多锁在了自己的怀里。

大珠小珠落玉盘,他顺着多多的唇珠试探着吻到多多的嘴角。

两个人就像是淘气的小友,你吻我的肩膀,那我就挑逗你的眉心。

你在我耳边说些绵绵的情话,那我就给你讲我新背的情诗。

而檀健次,我们的檀多多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遇到这样的圆,他索性转换了策略,他不再像之前一样躲,相反,他反其道而行之,既然陈圆圆决意要亲他,那他就笑着迎。

排兵布阵讲究一个“临到阵前谁不想死谁先死”,这是檀健次最喜欢的台词。

这下换陈圆手足无措了。

那么在兵临城下的时候,谁先怯了场,谁就先要退。

世不可避,爱不可退。

多多自然是不会退的,圆圆也不会。

“我的爱如潮水,爱如潮水将你我轻轻包围。”

他们都有点恍惚和意乱情迷。

今朝的快乐,当然要今朝来做。

“我可以帮你。”

“我也可以。”

料是被台词和剧本洗脑了些,在做这些快乐事的时候,檀健次的小脑瓜嗡嗡的转,翻来覆去的都在重复着一个成语。

——舐犊情深。

嗯,罢了罢了。

既然世不可避,那就只能竭尽所能,希望不要弄巧成拙。

自己放在心尖尖的人,那就要自己宠着。

希望明天,哦,不,是每天的拍摄都能顺利。

他和他,也永远不会弄巧成拙。

他们一夜难眠。

他们跌宕起伏,却又辗转反侧。

一浪高过一浪,高潮迭起,潮起又潮落。

你只需要放手去做,享受快乐,命运要做的事,那就交给命运去做。

就此,一夜好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