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 陈檀佳酿】超新星运动会

Work Text:

在陈哲远磨着我看第十遍的超星运动会上他的飒爽英姿之后,我终于明白了他的暗示,这小子原来在这等着我呢。

“檀哥,你觉得,我算不算运动员?”

我嘴比脑子快的下意识就接上了他的话头,“算……嗯,怎么不算呢?”

说时迟那时快,小陈从他身后的饼干盒子里面拿出来了整整一叠照片,然后他轻车熟路的跑到了b站翻出来了他收藏夹里面的陈檀佳酿n.0的混剪,然后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他说,“檀哥,说,到底谁才是你的纯元。”

我委屈的嘟着嘴,“当然是你了,你是我的纯元,显而易见。”

在这句话被我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之后,我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因为自己不发烧却说出了这么多胡话感到痛心疾首。

我一把抱住了准备夺门而出的陈折圆,我说,“小陈,你是我的唯一,哪里来的什么纯元,哥累傻了,你就当我在说胡话,这件事咱们就直接翻篇好吗?”

我迷茫的就像是一个和女朋友吵架之后被抓着问,“你错了吗?”并且要一五一十的回答“错在哪”的迷茫的直男,没有直男的命却得了直男的病,我打电话给李一桐和符龙飞,他们是我忠实的后援团。

嘟嘟嘟……电话接通了,轻车熟路,“小檀,你又让小陈吃醋啦?”在我还来不及感慨我朋友们的未卜先知的时候,我就看到了小陈青春伤痛文学的朋友圈。

“是这样的,陈哥,”我磨着小陈清了清嗓,“他们都是朋友,而是你我唯一的男朋友,不一样的。”

小陈依旧默不作声,于是我使出了自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杀手锏笑着看向小陈,“小陈,你看,”我指着b站屏幕上陈哲远的吻戏的视频混剪,“我和你的杀破狼没有吻戏,我真的会吃醋!”

我们都是天生的演员,我看着小陈的眼神充满着暧昧的梨花带雨,“陈哲远,我是不是你的纯元?”

陈哲远看着我雾蒙蒙的眼睛慌了神,他一把把我抱在了怀里。“子熹”“健次”“檀哥”的混着叫,我们以后不吃对方的飞醋好不好。

“好。”我假装破涕为笑实则是在心里长舒了一口气,我在心里面边叹气边给自己点了个赞,我心想,“哄小孩真的好难。”

拍杀破狼的时候我和小陈像是牛郎织女一样隔海相望。毕竟长庚和顾昀本就是聚少离多,相应的,在周导演的层层设防下我和陈哲远也像极了牛郎织女,但这并不能阻止我们因戏生情。

我们偷偷的确定了恋爱关系,就像是一对在东躲西藏之中感受甜蜜的地下情人。

我觉得小陈芝兰玉树,小陈觉得我玉树临风,我们都觉得自己能和对方谈恋爱是捡到了一个大便宜。

“这孩子真好看。”这是我看到陈哲远的初印象,说来也奇怪,明明自己比他大不了几岁,但还是会在心里把他当成小孩子。

“檀老师,”陈哲远抿着嘴对我笑,“很高兴见到你,檀老师之前看过檀老师的军师联盟,希望能向檀老师学习。”

那时候我们刚认识不久,我连忙紧张摆手说“没没没,我和你差不多大只是出道有些早”说到出道早这件事我有些垂头丧气的补了一句,“而且一直都不温不火的,所以陈弟,你叫我檀哥,小檀,健次哥什么的都可以。”我抓了抓后脑勺的头发,“就……叫‘檀老师’,我还挺难为情的。”

“好的檀哥,”陈哲远从善如流,“我能叫你‘弟弟’么,毕竟我还挺想当哥哥的。”

“啊这……”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但是我也没有想到之后我和陈哲远的相处模式会变成现在这样的窗下叫哥哥,床上哥哥叫。

我枕着陈哲远的大腿刷微博。

刷了一会我指着手机屏幕让他看,“圆圆,这个月是第几次我们被投稿拉郎bot了,说起来,他们都说咱们长的像,看来周导演让咱们演义父子是我们命定的缘分啊!”

我在占陈哲远的便宜。

原因就是,每天晚上,精力旺盛的小陈总是把我折腾的昏天黑地,然后在翻云覆雨之中,用他标志性的少年音哄骗我,“叫声‘哥哥’听听?”

我之前总是会轻易被他骗到。

每次我被他哄骗着叫了“哥哥”之后,他就会像一个被打开了开关的小马达似的一刻不停的顶撞我,想到这我又揉着自己的老腰,虽然他器大活好,能把人送到快乐之巅,但是快乐完就会痛。准确来说,是“痛并快乐着。”

嗯,痛并快乐着,这句话诚不我欺。

“多多”陈哲远凑到我的耳朵上叫我的小名,“我算是你最爱的人么?”

我仍然不经大脑思考的回答他,“嗯……怎么不算呢?”

说实话,话说回来,就像我一直觉得顾昀是1一样,在我和陈哲远初次尝试之前,我一直以为,我,檀健次是1。

毕竟……男人的自信不在于身高而是在于……

大小。

懂的都懂。

但是没有想到陈哲远这小孩这么精力旺盛……但是既然如此,我作为善良小檀,也只能,顺!其!自!然!

没办法……自家的小孩自己宠着呗,还能离不成……我看着现在的没大没小无时无刻都在想着和我寻欢作乐的陈哲远,闭上眼睛怀念他那久违的腼腆。

我还记得我们七月份刚进组的时候,和我对视眼神闪躲,说话的时候有些拘谨的陈哲远,那时候我们一起拍戏,周远舟导演为了让我们混熟培养感情就让我们吃住都在一起,当时我竟然把陈哲远当成了一个小白兔。

我和他对戏的时候,他总是脸红。“还……怪可爱的。甚至……有点……有点想亲。”

这种不经意间的奇怪想法吓了我一跳。

我摇了摇头想把自己脑子里面的的水都晃出去,“想什么呢,他还是个孩子。”

我不知道那个总是脸红着害羞着说着“啊,那个,啊,檀老师,很高兴认识你,我先去看看剧本,啊,檀老师再见。”的说话吞吞吐吐,看到我之后会一溜烟的跑开的小陈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么龙精虎猛。

是因为他本来就是一个精力旺盛的小孩, 还是因为他天赋异禀。

多年之后每当我回想起陈哲远在床上的虎虎生威我都会感叹一句“小檀,你还是太过年轻。”

小陈老师是慢热,但他不是内向!我揉着自己的后腰痛心疾首。

杀破狼改名成烽火流金不久就在相关平台播出, 播出之后,由于杀破狼的家国情怀和我和陈哲远在戏里面的真挚感情,这部剧一度冲上了微博热一,在热搜榜上居高不下。

我和陈哲远也成为了家喻户晓的当红小生。

鲜花和掌声铺天盖地,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我竟然有些恍惚。

鲜花,人群,聚光灯,如此种种,都像是对我和陈哲远爱情的祝福。

他好爱我。

我也……好爱他。

陈哲远这小孩脑子里永远有各种各样的奇思妙想。

我和陈哲远都喜欢看老港片,陈哲远是一个认真的小孩,他总是很认真的和我讨论电影,然后还会登录上帅的让人生气的账号写影评。

小陈同学很懂浪漫,他是浪漫的一把好手。

我们刚在一起的第一年,陈哲远和我戴着帽子哈着气去了雪乡看星星。天上的星星很亮,我的心也很亮。他戴着围巾和毛绒帽子,围着我左晃右晃。我笑着看着他给他打着拍子,他就这样晃着身子唱小星星。

他轻轻唱我也轻轻和,当他唱到“你就是我的小星星,挂在天空放光明”的时候,他就会亮着眼睛看着我。

我们在一起的第二年,他坐飞机来厦门看海。我和他手拉着手听着海浪的声音,他轻轻的在我耳边和我耳语,“多多,好想和你结婚。”

在我们在一起的第三年,我们一起回到了象山,象山记录着我们全部的记忆,相知相识还有那么多次夜不能寐的翻云覆雨,在我们之前拍戏的那个民宿里他单膝下跪给我戴上了一枚情侣戒指,他对我说有朝一日会带我去马尔代夫补办婚礼。

我们认识的第四年,在我生日的时候他租了一辆好大的游轮,我工作室的工作人员和他串通好了不说,还都瞒着我。我站在游轮边上吹风,正当我所有的注意力都被烟花吸引的时候,陈哲远推着蛋糕出来笑着对我说,“檀哥生日快乐。”

我们认识的第五年,周远舟说因为《杀破狼》很成功所以想让我们原班人马二搭,陈哲远说好,我也说好,我们二搭的电影是大多要去世界各地取外景。这个电影讲的是一对同性情侣冲破层层桎梏终于修成正果的故事,一开始我并没有多想,而当我知道,最后一站的取景是在马尔代夫拍婚礼的时候,在外景全都搭好,我看着陈哲远,陈哲远也看着我,我们对对方说“我愿意”的时候,我差点哭出了声。

我们认识的第六年,电影剪出来的时候去各大电影节评奖,那时候我才知道这个电影的编剧就是陈哲远。我扯了扯陈哲远的袖子问他,“你是怎么说服周远舟的?”陈哲远笑着逗我,他说,“自信一点,因为你老公的编剧能力过硬,因为剧本写的好。”

我们认识的第七年,照理来说应该有七年之痒,但是我和陈哲远一直是那么甜蜜而和谐,偶尔会有人用调侃的语气问我和陈哲远爱情保鲜的秘诀,然后我就会狡黠的笑着说,“这是一个秘密。”而每当有人问我或者陈哲远,在我们心里,对方是一个怎样的角色的时候,我们总是会不约而同的说,我们是灵魂伴侣。

在第八年的时候,陈哲远和我领了证,两大当红小生结婚的消息迅速攻占了各大报刊杂志的头版头条,陈哲远拉着我一起开了一个发布会宣布这个喜讯,我们在一片祝福声中热烈的拥吻。

我抬头看着陈哲远的眼睛,他的眼睛好亮。

他的眼里有星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