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卷k】战争时期的爱情

Work Text:

Jesse的指头一个接一个循环落在台面上,调酒师转着玻璃杯擦出吱吱声,抬眼瞧他。Jesse左右四顾几轮,回身对调酒师点点下巴。
汽笛响了,登船板前的封条被取走,码头上乌泱泱的人群踩上木板。Jesse在二楼吧台前胸腔起伏几下,蓝眼睛忽闪忽闪。调酒师把长杆折断放进果汁机,一手搭在盖上从鼻子哼了一声。Jesse越过桌面向调酒师讲活,榨计机嘈杂,放弃后Jesse两脚落回地面上。调酒师耸肩倒上一杯大黄液给他,Jesse招手表示感谢,端着这杯黏黏糊糊的东西出去。
走廊挤满了刚登船的乘客。这是一艘上四层下六层的油轮,常见于越洋航线,漆成红白两色,栏杆扶手疏于补漆。Jesse逆流通过人群,他们满面愁苦,衣貌大多很得体,每人只拎着一只手提箱。有个被母亲牵着的孩子仰头盯上Jesse护在怀里的果汁。Jesse和他对上眼,向他打了个弹舌。小孩皱皱鼻子。
Jesse在尽头的楼梯前脱身,小跑上三楼,停在平台上灌了一大口大黄汁。舔嘴唇时他瞥到露台泳池的另一头K小腹压在栏杆上向下眺望。Jesse走过去,步子犹疑不定,背身在她身边蹲下。K的发丝在风中飞扬。Jesse捧起杯子抵在下唇。
汽笛响了几遍乘客才全挤上船。歪着帽子、领口不整的水手抓着护拦探身招手,直到最后一个人上来,他立刻撤去木板朝上方的架驶室呼喊。靠岸一侧的走廊和前后甲板上站满了人,无言地与岸上的人相望。船锚收起,海水翻涌,巨轮慢慢驶动。有少年人仰头长叫一声,其他人扭过头呜咽,眼泪对着岸上的土地。
K垂头分开嘴唇,似一声叹息,舌头一顶吐出一小个口香糖泡泡。

天黑了。
Jesse边打领带边快步行过船沿,手指灵活地上下翻动,微微仰起尖锐的下巴,再顺势捋捋头发,抬起一只脚确认脚踝,摸遍全身从口袋掏出袜子,无能为力地挑眉,挠头,眺望前方。两个水手靠在一扇气门前抽烟,停下谈话向Jesse打招呼。Jesse点点头,摆脱他们盛情的纠缠,挤进门内屏住呼吸:一条长长的,两侧堆放着各类道具的幕布后的空间,桌上开着一盏小黄灯,化妆镜前空无一人。Jesse轻轻出了口气,拉开一条凳子,坐下穿棉袜。
一缕黑发扫到他左肩,他回头,K在他身后照镜子。她全幅武装,穿着和Jesse一模一样的西装衬衣和领结,戴着黑手套。

 

j和k是游轮上的拍卖师,差不多时候出道,刚出道时两人见过一面。k因为女性身份时常受骚扰,平时待人高冷。j非常紧张,在拍卖台上浑身写着焦虑。两人在一艘轮船的走廊擦肩而过。
现在他们都是这艘巨轮的船员。j还是紧绷,但学会把这种能力表现为幽默和轻佻。k变得慵懒的性感,不在乎他人评价。一艘船不需要两个拍卖师,但他们必须待在船上,所以时常有工作上的竞争。
但私下里是好炮友(。)
开头这是一段交锋,最后k胜了一局主持了今晚的拍卖。
他们一开始在船上打牌,扯淡。后来船多次更改目的地并被拒绝停岸,一船人反复面临补给短缺。kj在这种情绪下开始分享内心。
过了很长一段麻木生活后船在上海靠岸。kj决定留下来当船员(体力活那种)接送更多的人。
k设定是英国人,j是波兰人。
我的备忘录标题是jack和老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