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平凡一生

Chapter Text

00
借一段往日旋律宛转悠扬。
借他
平凡一生。
01
07年快乐男声在全国各地开始报名的时候,张远路过报名的人堆,看着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黑压压的,头顶还是七月的阳光,在报名和回家吹风扇吃冰西瓜中纠结了三秒,果断选择踩着人字拖回家吃西瓜。
不会有人拒绝西瓜的,更何况是冰西瓜!张远乐呵的想,晚上他还有个约会,跟谈了四年的女朋友一起。
张远其人,年方二十二,在南京某知名财经大学读商科,梦想是和女朋友早日结婚,先成家后立业,理想是回老家考上公务员,多光宗耀祖的事儿。
结果梦想和理想在一晚上分道扬镳,所谓毕业季分手季,他同女友还是分手了,女生先提的,喊他远远,说这样对大家都好。
若干年后有个人指着张远鼻子骂他软蛋,这句话是没错的,软蛋张远对女友的分手提议只是一个好,转而又问她要不要再喝杯热奶茶。
女生无奈地叹口气,张远啊张远,你什么都好,怎么就不能硬气一点?说完就拿着包走了。
能怎么硬气,小胖子张远委屈地快要哭出来,他总不能学那些流氓,抱着女孩子的大腿一哭二闹三上吊吧?
跟神经病似的。
张远咕咕叨叨,喊老板又上了几瓶啤酒,后来醉醺醺地回家,路过快乐男声报名的棚子突然就蹲在地上开始哭。
他好像一直在错过,错过报名,错过女友,现实好残忍,眼前的路一下子变得模糊起来,张远伸手够不到路的边缘,也看不见天上的月亮。
毕业加失业,张远同时还要备战公考,一下子竟然也瘦了二三十斤,整个人单薄下来,没有人能叫他小胖子了。
后来也没考上公务员,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事儿,一不留神就被挤下去了,家里支持他去澳洲继续留学读商科,张远费了点时间考雅思,堪堪踩着线过的。
于是张远带着一箱子衣服去了澳洲,走之前给自己许下伟大的愿望,是要跟一百个洋妞谈恋爱。
在澳洲的日子不太好过,他英语说得磕磕巴巴,本地人说话又快,他时常听着个尾音,对很多东西都一知半解。但他的寄宿家庭人很好,在生活上会帮助他许多。
后来张远逐渐适应了留学生活,给自己在学校咖啡店找了份兼职,每天就是上课兼职回家,三点一线,那个伟大的跟一百个洋妞谈恋爱的计划,连个开始的影子都没有。
最后这个计划彻底流产,原因是张远认识了苏醒,那个恨铁不成钢地指着张远鼻子骂他软蛋的人。
还是那个咖啡店,期中期末都有个男生留着寸头,每天早上顶着硕大的黑眼圈,背着个吉他来买咖啡,双倍冰美式。
张远是老体寒了,每次加冰都觉得是在上刑,男生却是面不改色地喝完就走。
cool~张远在心里感慨。
真的跟苏醒说上话是在一个单身party上,张远在澳洲过的第一个情人节是在苏醒组织的单身party上过的。彼时张远的学长说有个叫Allen Su的中国留学生在自己租的公寓里开单身party,问张远去不去。
张远立刻想起自己跟一百个洋妞谈恋爱的伟大愿望,本着有便宜不占王八蛋的心思去了,见到苏醒惊讶了一下,喔,你就是那个黑眼圈男孩。
苏醒握着他的手说难怪看着你脸熟,咖啡小哥,正式自我介绍一下,Allen Su,苏醒,叫我Allen就行。
张远依葫芦画瓢,Bird,张远,叫我远远就行。
啥?苏醒听到英文名一脸惊讶。
Bird,可以飞的那种,鸟。
我想飞,张远补充一句。
what the……
他居然是认真的,苏醒在心里感慨一句,转而握紧张远的手,严肃地叫了声Bird兄。
张远抿嘴害羞地笑笑,叫我远远啦~
苏醒默默收回了手,又被张远握住,你的单身party对叭?新婚快乐!
很大一个乌龙,苏醒猛的抽回了手,重重地捏了捏张远的肩,不要胡说八道,会影响我泡妞!
cool~
张远再次在心中感慨,那你为什么开单身party?
那是因为他妈的,不单身的今天都出去过节了!苏醒无能狂怒,心想以后再搞什么派对都不叫单身派对了,容易惹人误会。
苏醒这个party搞得像个中国留学生联谊会,三三两两的坐在一起端着啤酒吃披萨,张远来回逛了一下,没看见洋妞的身影,索性就跑到电视机前点歌。
唱never say goodbye。
张远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唱了这个歌,可能是当时喝大了,也可能是苏醒的点歌机点不了其他的歌,总之他就唱了,再回看录像觉得自己是个傻逼。
但是现场很嗨,所有人举杯呐喊,张远在十来号人的欢呼中仿佛看见那个没有错过报名的自己,他放开了声音,越唱越嗨。
苏醒坐在沙发上听他唱歌,莫名觉得这个男生唱歌还挺好的,气息很稳,舞台表现力不错,正好他的乐队缺个人。
乐队缺个贝斯手,你来不来?
隔天苏醒依旧顶着黑眼圈去张远兼职的咖啡店买冰美式,接过张远手里的咖啡顺嘴问了句。
啊?
大清早的张远还不太清醒,苏醒说话又快,落在他耳朵里跟念经似的,没听清。
我的乐队缺个贝斯手,你来不来?
我不会玩贝斯。
苏醒沉默了一秒,我的乐队缺个吉他手,你来不来?
张远沉默了一秒,我可以去,但是我还有一个问题。
问。
你的乐队一共几个人?
你答应了就两个,不答应就一个。
敢情这乐队刚组建,张远打心底觉得不靠谱,但他答应了就是答应了,问了苏醒排练时间,苏醒说不急,等他凑齐了人再说。
真的凑不齐就我俩组合吧,就拿着吉他唱歌就行。
苏醒拿着咖啡看了他一眼,提议不错,晚上我请你吃饭吧?
02
苏醒这乐队确实没找齐人,事实上是懒得找,跟张远组了个组合,到取名字的时候为难起来了。张远想到最后烦的一批,往苏醒家沙发上一靠说不如叫凤凰传奇。
那为什么不叫玖月奇迹。
靠!为什么都是男女组合!
想不出来就倒在地上摆烂,苏醒踢踢张远,问他唱歌这么好听为什么不去参加国内的快乐男声。这个节目很火,是最近留学生圈子里都在讨论的节目。
张远抱着抱枕躲了躲,耷拉着眉眼说错过报名了。
可惜了,苏醒感慨一声,要是我那会儿在国内,或许也就参加了,指不定我们还能遇上呢?
没发生的事儿谁说得准呢?张远抱着枕头坐起来找遥控器,今晚是不是有篮球赛可以看?
是,勇士对灰熊,苏醒往旁边挪了挪,給张远让开一个位置,你支持哪个?
勇士,库里万岁!
张远爬起来去厨房拿水,找了半天拿了两瓶啤酒,你什么时候能在家里囤点水!
苏醒指着他手里的啤酒说那不就是吗?
他妈的,纯净水!
苏醒说他穷讲究,招呼他赶紧坐下,球赛马上开始,张远气鼓鼓地坐着,苏醒很自然地搂抱着他。
不如我们组合就叫A&B吧?
苏醒在中场休息的时候说。
嗯?为什么?
没为什么,就单纯的我和你,Allen和Bird。
气氛在这一刻有一点点暧昧,苏醒这句话说得漫不经心又很深情,张远心里咯噔一下,心想如果有背景音乐,他现在应该跟苏醒接吻了。
事实也的确如此,酒精上头,苏醒余光瞥见张远饱满的下唇,鬼使神差地就捏着他的下巴亲了上去。
牙齿厮磨着下唇,苏醒咬了一口,张远微微张开嘴,在苏醒想要进一步深入的时候想起了他的一百个洋妞。
于是他一把推开苏醒,拿起抱枕砸他,wtf!
苏醒抢过抱枕往胸前一抱,两颊也绯红,抱歉抱歉,喝多了喝多了。
张远看了眼苏醒只喝了一半的酒,默默地坐直了身子,这种尴尬的事情还是不要指出来好了。
两个人都没太在乎后半场球赛打成什么,苏醒在回味刚刚那个吻,他一早就觉得张远的下嘴唇软软的一定很好亲,刚刚试了一下果真如此。
苏醒这个人,性向上来说男女通吃,性格上来说洒脱不羁,因为事事看得通透,在情事上从来就只讲究一夜的刺激,因此渣苏的名号传遍整个澳洲留学生圈。
看上张远是个意外,或许是那天张远唱歌的画面很嗨很帅,总之他就是看上张远了,身材不错,颜值还算过得去,喜欢这种事情就是莫名其妙的。
严格来说算不上爱,只是单纯地贪图欲望,就比如他觉得张远的下嘴唇很软,想亲,就借着酒精上头的劲儿亲了。
张远在拼命喝酒,试图甩开刚刚苏醒亲他的那个画面。
他可是直男,还要谈够一百个洋妞。
为什么是一百个?苏醒拿掉张远手里空了的酒瓶,好心地给他换上一瓶新的。
张远喝得有点上头了,因为成就感。
他抱着酒瓶子嘟嘟嚷嚷,一百个有成就感,能证明我跟别人不一样。
这个想法太幼稚了,苏醒一本正经地批评他,其实你可以跟我试试。
试什么?
张远歪着脑袋看他,眼睛亮晶晶的。
苏醒低声爆了句粗口,试着跟我拥抱,亲吻,做爱。
为什么?
这样才更能证明你跟别人不一样,征服男人比征服女人更能让你有成就感。
张远从来不知道原来男人和男人也可以做爱,他被苏醒带着享受征服彼此的快感,在天微亮的时候在苏醒身旁清醒,脑海中第一个念头是,艹,真的好爽。
苏醒裸着上身从他跟前走过,故意给他看背上的指痕牙印,昨晚第一次张远疼痛大于快感,咬着苏醒的肩头死活不松嘴。
Bird?是真的很会啄人的,苏醒如此评价到,你今天有课吗?
就下午一节。
nice,苏醒哼着歌去洗漱,那我们晚上排练吧?
张远从凌乱的衣堆里找到自己的裤子,套上去找苏醒,苏醒在刮胡子,剃须刀滋滋乱响,张远接水刷牙,含含糊糊地说,但是我还是想跟洋妞谈恋爱。
剃须刀的声音一下子停了下来,苏醒夺走张远手里的牙刷,不管张远嘴里的泡沫重重地吻他。
张远被亲得晕晕乎乎,推开苏醒骂他发什么神经。
苏醒冷哼一声,你这样会让我很没有成就感。
喔,张远吐掉嘴里的泡沫,可是你已经征服我了。
起码在床上是这样的。
苏醒满意了,继续哼着歌洗脸。
他在唱别迷恋哥,哥只是传说~
03
苏醒不仅在床上征服张远,在生活的各个方面都征服张远,他跟张远一起练歌,转音腔调情感,信手拈来,张远给苏醒唱和声,一曲唱完再唱一首,完事以后张远抱着吉他说我们就是soulmate。
苏醒大张着手说来来来,让你再体验一下跟澳洲小王子灵魂深入交流的感觉。
然后两个人一齐滚到床上,张远被掐着大腿肉,掐着腰,然后不甘示弱地在苏醒身上留下痕迹。
A&B组合在留学生公寓的十月联谊会首次亮相。表演了彼时国内火热的选秀节目的主题曲《我最闪亮》。
张远扫着吉他的和弦,扫出了疯狂的味道,苏醒即兴唱了段rap,真正意义上的free style!
气氛嗨到爆炸,苏醒拿着话筒又唱了首月亮代表我的心,留学生里面有几个知道他本性的,起哄让他跟张远亲一个。
张远避之不及,被苏醒扣着后脑勺深吻,吻完张远拿袖子擦嘴,大叫着苏醒你属狗的能不能轻点吻!
后来他们从城东唱到城西,学着披头士,戴着假发在酒吧唱yesterday,在咖啡馆唱hey jude,偶尔在路边对着姑娘们唱贾斯汀比伯的baby,苏醒对着女孩们放电眼,得到女孩热情的脸颊吻,张远在旁边看得目瞪口呆,也学着苏醒的样子放wink,几个大姐姐看他可爱,揉揉他的头发夸他so cute。
晚上张远一脚踩在苏醒光裸肩头,说这不公平,我比你高了那么多。
远远,苏醒挨个亲吻他的手指,捏捏他腰上的软肉,喔!亲爱的,你分明那么可爱!
你分明是在嫌我胖!张远一脚把苏醒踹下床,在我减完肥之前不准再爬上来。
苏醒愤愤然。
张远沉迷健身,三餐严格按照食谱来,早上吃鸡蛋,中午和晚上在苏醒面前吃草,吃得嘎吱嘎吱响,还要跑去健身房锻炼。
苏醒时刻担心他是不是那天就饿晕在那条路上,就在张远吃草的时候在他对面吃汉堡,气到张远半个月不理他。
后来苏醒带着张远去打球,他这个人在别的方面冷静,唯独输不起球,每次张远打赢他,他总是跳脚,一生气就乱砸球,有时候砸到张远身上,张远也不生气。
只是站在旁边抱着胳膊说,你这臭脾气,也就我能受得了。
苏醒装听不见,指着张远说你你你,你给我过来。
好好好,我过去。
苏醒又拿球砸他屁股,然后幼稚地跳起来砸了个三分。
等苏醒狂呼一声win!
张远捡回球,一脸了然地跟苏醒说,之前留学生圈子说你有躁郁症,我还不信。
我现在信了,你是不是跟人家打球了?
苏醒白他一眼,扭头就走。
张远跟在他后面追,以后少跟人打球,我怕后面就说你是精神分裂症了!
04
张远的寄宿家庭在新学期开始不再让他住在家里了,住家夫妻一脸抱歉地说也想有一点二人空间。张远表示理解,就是希望能在他找到住的地方再让他搬走。
苏醒听说这事,就说他前两天看见个公寓,一个人租太贵,两个人租就很划算,就跟张远提议两个人租那个房子去。
他小算盘打得响亮,想跟张远的关系再进一步,合租诶!同居诶!
张远扭捏了一下,不太愿意。
苏醒循循善诱,不如这样,房租你四我六,我包半年的水电。
张远眼睛噌一下就亮了,那我们是什么,澳洲版的福尔摩斯和华生吗?
从智商上严格来说,我是福尔摩斯,你是华生
张远跟苏醒比划了一下身高,冷哼一声,那从身高上来说,我是福尔摩斯!
苏醒无视他的反驳,放出杀手锏,再吵房租平摊。
淦!
人不为五斗米折腰,但可以为了房租委屈苏醒身下。苏醒听到这话,狠狠拍了一下张远的屁股,你放屁,你明明享受得很!
张远闭着眼睛在苏醒身上留下指痕,敷衍苏醒,啊对对,我放屁,劳驾您再快一点。
苏醒卖力折腾张远到天亮。
期末赶ddl,张远很多课程论文都是在苏醒的指导下完成的,代价是苏醒在床上一晚一晚地讨回来,张远被干得脚趾蜷曲,额头上布满晶莹的汗珠。
后来放假两个人相约去看海,坐在太阳伞底下一人喝一个椰子对沙滩的金发大胸的美女评头论足,张远经过健身,整个人突然就帅气起来了。
很多美女被张远的颜值吸引过来,又一脸鄙夷地看着两个男人。
妈的,死给!
美女气急败坏。
张远晃悠着脚,天真地说了句,我不是gay!
我只是比较爱苏醒而已!
what the……苏醒一脸宠溺,充当摄影师给张远拍了很多很帅的照片,氛围感和帅气都能给满分!
但是张远不行,他给苏醒拍的照片拍的照片……emm……
算了,苏醒大方地耸耸肩,I'll love you forever~
事实证明,苏醒是个不折不扣的大骗子。
欢愉的时光转瞬即逝,苏醒马上就要结束留学生涯回国了。苏醒一边打包行李,把带不走的生活用品全给张远留下,这里的房租我续到你毕业了,完全不用担心,记得按时交水电就行。
不会交就打电话给我,哥哥远程给你指导。
我走之后别瞎泡妞,等一下被人打了都不知道为什么。
张远坐在苏醒床头沉默不语,泡洋妞的计划早被他忘掉了,他生活里都是苏醒,哪里还有时间去泡妞谈恋爱。
但没有一个说分手,因为早先也没有人说我们在一起。
张远把手里的玩偶揉得乱七八糟,Allen,我们再去唱一次歌吧?就在校园里,我想再跟你唱一次。
校园里的路灯投下一片暖黄的光,张远调试好设备,也不等周围的人聚集起来就开始唱。
他唱了张信哲的太想爱你,前奏响起苏醒就想要逃。
张远太爱这首歌了,几次跟他排练都排练不出来想要的结果。
太想爱你,是我压抑不了的念头……
你已征服了我……
却不属于我……
张远在灯光下哽咽,泣不成声。
他跟苏醒组合这么久以来,在台上唱哭过两回,一回唱了张信哲的白月光,那天晚上苏醒回去就一个劲儿地艹他,现在他唱太想爱你。
苏醒跟着他流泪满面。
他俩谁都说不上苏醒回去之后他们还会不会有联系,或许就此分别,掉入茫茫人海,不见踪迹。
后来张远蹲在地上抱着话筒喊苏醒你混蛋。
苏醒去抱起他,任由张远一个劲儿地砸他骂他。
苏醒你混蛋!
那天晚上张远不知道骂了多少句苏醒混蛋,苏醒连声应着,等张远睡着了才小声地继续收拾东西。
翌日清晨苏醒亲吻过张远的额头,迎着晨光就走了。
他走得潇洒,坦然。
张远站在窗前,心想如果苏醒回头他就下去找他,抱着他的腰说爱他一辈子。
苏醒没有回头。
苏醒不敢回头。
苏醒人如其名,清醒自省,狂妄自大,澳城的街道洁净如许,一如他挥挥手就告别得一干二净的曾经。
05
张远从小到大所求不过一个平凡,跟柴米油盐酱醋茶,鸡零狗碎的日常为伴,然而总有一个人轰轰烈烈地闯进他的人生,不由分说地给他开启一段荒唐跌宕的青春。
在张远的故事里,那个人叫Allen Su ,苏醒。
苏醒在他的故事里留下一句来日方长,而后远走高飞,天各一方。
倘若许过的生日愿望都能实现,张远还是祈求上苍能让他跟苏醒再相遇。
不过是两个人的平凡一生,故事也不过堪堪讲过分离,道一句相思,何其刻骨铭心。
tbc

Chapter Text

00
很多年后两个人在朋友圈po出去拉斯维加斯弄到的结婚证明,正式宣布喜结连理,底下两人的共友评论,早知道你们会走到这一天,以为你们会去荷兰,没想到是赌城,但在意料之中,荒唐又合情理,随意又道尽浪漫,是你们该有的作风,贺新婚快乐!
又有人在下面跟了一句,Allen现在可以办真的单身party了!
张远回了一长串哈哈哈哈哈哈哈表示赞同,苏醒一脸黑线,心想非要在单身party上找回场子。
01
苏醒仍觉得再遇见张远是上天的恩赐,他这样一个洒脱不羁,从不问身后事的人,那年一个人坐火车去西藏,当看见头顶蔚蓝的洁净的,不染一丝尘埃的天,心里的第一个念头是要带张远来看看。
后来去布达拉宫祈福,转经筒转过一周许一个愿望,先是祈求父母健康长寿,第二个愿望是祈求上苍保佑张远平安,最后才想到自己,求财求权好像都比不上能跟张远相遇重要。
后面转经筒再转几圈,苏醒唯一所求,也只是希望能再见张远一面。
其实那会儿通讯早就发达,就算没有张远的联系方式,通过神奇的六人定律也就要到了,何况他们的共友那么多。
但苏醒就是不愿意跟张远联系,爱人是有很多种方式的,比如放张远过想要的人生,他替张远思量了许多,唯独忘记问张远一句,要不要跟苏醒走一生。
张远愿意吗?
苏醒不愿意去想这个答案,初回国的日子他过得还算惬意,他家底殷实,在西安也算小有名气,老苏趁他回国寻思着把生意拓展到北京,苏醒就一直待在北京。
家中也不是没有再催他相亲,几次都被他拿工作忙给搪塞过去了,他妈妈气急败坏地说再老没人要了。
苏醒就想起某一次跟张远在海边闲聊,说等老了跟张远住海边,还是两个破吉他唱一天的歌。他还说希望到时候张远不要嫌弃他老,张远那会儿还说多老都没关系。
他心里辩驳说自己再老都会有人要的,但还是开口跟他妈妈开玩笑,说阿荷女士,要知道男人至死是少年,永远十八一枝花。
他私心觉得大家都在一个圈子里,总有一天会遇见的,于是精心编排了几次对话,无一满意,说好久不见太生疏,说我好想你太唐突。
曾几何时他对张远也要这样精心思量过对话,你来我往,劳心费力。
所以在酒会上看见张远并不觉得突兀,只是没敢上前打招呼,没成想这几年张远混的不错,被人称作张总监,剪裁得体的黑西装包裹着姣好的身材,端着香槟酒杯朝他露出得体的笑。
苏总好,我是张远。
02
张远完成学业回国,受老同学邀请去了杭州,在一家不算小的公司当市场部总监。他是知道苏醒把公司的业务开到了北京,所以回国前特意避开了北京,选择在杭州发展。
但大家都是一个圈子的,张远知道自己总有一天会遇到苏醒,只是没想到能这么快就遇到。
他回国才堪堪不过两年,刚刚适应飞速发展的杭州,就被一纸调令弄到了北京。
两个月后对着酒会出席名单上的苏醒二字黑了眼,他劝自己叫苏醒的人很多,或许是重名也不一定。
但不可否认的一点,他内心那只一想到苏醒就会叽叽喳喳乱叫的小鸟,再一次因为这个名字,而开始使劲儿扑腾着翅膀。
酒会上那人一直端着酒杯觥筹交错,谈笑风生,在名利场上迎刃有余的样子是张远曾经想象中的他。
只是他没想到苏醒穿西装的样子,比起连帽衫和牛仔裤,西装包裹下的苏醒更添了一份成熟的魅力。
很帅。
张远再一次在心底感慨。
再后来主办方说要介绍他跟苏醒认识,他眼瞧着那人眼底的惊讶,先开口说了一句,
苏总你好,我是张远。
苏醒明显被这话噎住了,但还是反应极快地握住他的手,商业性地摇了摇,张总监好,叫我Allen就行。
张远想起自己的英文名,知道苏醒在调侃他,趁人不注意瞪了他一眼,苏醒低头浅笑,再一抬头张远已经捂住了自己的胃。
怎么,不舒服?
张远捂着肚子说刚刚贪嘴多喝了两杯,现在头有点晕,加上吃了两块冰西瓜,胃也难受。
那我扶你出去。苏醒极快地扶住他,要不先去卫生间。
张远说不用,直接找他助理就好了,让助理开车送他……
苏醒没给他拒绝的机会,扶着人去了地下车库,自己的车子里。
坐到驾驶位上才反应过来自己喝了酒,只好让张远躺在后座上休息一下,他去门口找代驾。
03
代驾问去哪里,苏醒想也不想就报了自己家的住址。然后他俯下身给张远系好安全带,张远就睁着眼睛默默看着他。
怎么,我脸上有花?苏醒笑着摸了摸自己的脸,又去跟张远额头抵着额头,还难不难受……
话还没说完就先流了鼻血,差点弄到张远身上。苏醒猛的把头往后仰,张远坐直了问他纸巾在哪里。
两个人手忙脚乱地处理,苏醒揉揉眉心,心想这也太尴尬了!
张远继续往座位上一瘫,看来苏总这些年过得不怎样啊?这也,太欲求不满了。
你没喝醉啊?
张远侧着脑袋瞅他,我酒量怎么样你心里没点数?
苏醒冷哼一声,就装醉是吧?笑骂他一句小狐狸。
张远看着车前方的路,我妈让我明天相亲来着,说我老大不小了,该定下来了。
苏醒觉得自己的鼻血大概是止不住了,又抽张纸巾塞着,张远看不下去,拿了张新的倒了点水重新卷好递给他。
那你没跟她说你在澳洲谈了一百个洋妞的事儿?
张远翻个白眼,我不如直接跟她说我喜欢男的。
张远喜欢男的这事儿,苏醒占主要责任,像张远常说的,他也不是喜欢男的,只是恰好喜欢苏醒而已,只是恰好苏醒是个男人而已。
苏醒一下子沉默了,张远也就不说话了。两个人分别看向自己那边的窗外,像一对刚刚吵完的恋人。
眼神却总不自觉地要看向对方。
苏醒,张远使劲儿把自己缩在座椅里,故意不去看苏醒,拖长了尾音叫他,我装醉就是想看看你还愿不愿意护着我。
张远在委屈呢,苏醒可清楚了,主动按了座椅旁边的按钮,车中间升起了挡板,把代驾和他俩隔绝得死死的。
张远看见了就笑,说苏总混的不错,难怪是苏总。
苏醒不理他这些胡乱调侃的话,往他那边靠了靠,转而伸手把人搂在自己怀里,借着路边飞速闪过的光打量张远。
他这几年好像越来越好看了,奶白的一张脸,眼神始终明亮,嘴唇也红红的,苏醒想应该像当年一样好亲,然后就低头亲了张远。
张远没躲,任由苏醒试探着撬开他的牙关,在他嘴里肆虐,苏醒吻得深情,不想张远先落了泪。
张远狠狠咬了苏醒的唇,牙齿破开唇肉,血腥味弥漫在口腔里,苏醒轻轻笑了笑,说难怪前几天大师说我有血光之灾。
张远没理他,微微仰着头,勾着他的脖子继续加深了刚刚的吻。
有很多话好像不用再深入聊下去了,你还记得我吗?想我吗?还爱我吗?
答案在亲吻的那一刻就全部出现了。
记得你。
很想你。
我爱你。
进了苏醒家他俩就彻底啃在一起了,张远觊觎苏醒露出来的脖颈和V型的胸口好久,一直低头咬他的锁骨,细微的疼痛穿过皮肉落在苏醒的神经末梢,像是多年前那场没说过再见的告别在历经多年以后终于慢慢释放出余痛。
张远还是那样,被弄疼了会咬人,指甲划过苏醒的皮肤落下一道道红痕,苏醒熟练地给他作扩张,从床头摸出润滑剂和安全套。
张远脸埋在他的脖颈痴痴地笑,说苏总这些年性生活还是很丰富的,苏醒拍他的屁股,恶意满满地留下五个指印。
我都是为你留的,这些年我想你一次就买一个,你看,苏醒拉开柜子,t塞满了整层。
哇,这么夸张!苏总为我守身如玉,好感动!
张远夸张地感慨,苏醒顶顶他,问他这些年有没有再谈过其他。
张远故意转了转眼珠回想,开始掰着指头算自己谈了几个洋妞。
报一个数字苏醒的脸就黑一个度,他掐着张远的腰逼他说实话,张远咯咯笑两声,
只有你。
Allen,Bird只有你。
两个人折腾到晨光微凉才罢休,张远难得睡了个好久,梦里还抓着苏醒的手不肯放。
03
复合后的第二个月张远明目张胆地住进了苏醒家,这次不用交房租,因为苏总有钱,家里是个带落地窗的大平层,能装下苏总的心肝儿连带心肝儿的所有东西。
但他们还是低配版的福尔摩斯和华生,张远抱着愤怒的小鸟说起这个古早的梗,苏醒配合着笑了两声,说那我们现在是北京城的福尔摩斯和华生。
张华生依旧喝不惯老北京的豆汁,但是热爱吃油条,每天早上叼着根油条坐上苏总宝贵的副驾,在到达公司前迅速吃完并舔干净手指,才人模狗样地上班。
干他们这行的多少有点职业病,被酒精压榨的胃总会在得不到满足的时候折腾,张远重视保养,喝酒前必先吞护胃的药片,每天都吞一大把维生素,苏醒看了直皱眉,说难怪你看着还跟二十多似的。
张远点点头,我记得你曾经的梦想。
什么梦想?
你说以后就要老夫少妻,我在努力朝这个方向努力。
老夫少妻这个事情,还是得怪苏醒。他打跟张远复合之后就在酒会啊,推不掉的商会那些乱七八糟的商务场合打着苏太不让喝酒的幌子躲酒,几个合作伙伴光知道他家有个管家很严的苏太,却不知道长什么样子。
有一回想办法把苏醒灌醉了,哄他打电话找苏太来接。张远那天没什么事情,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和一条白色的裤子,头发又没刻意打理,整个人看起来青春洋溢,跟二十多岁的大学生似的。
几个合作伙伴看见他还以为苏醒挺牛,家里红旗不倒,外面还能养个这么水嫩的小孩。结果看见苏醒抱着张远的腰喊老婆,晃晃悠悠地站起来给大家介绍说这是苏太张远。
张远在外不好驳苏醒面子,连哄带骗地把人弄回家,三天不让进房门是后话。
只是后来苏醒跟苏太是老夫少妻的说法就传开了。
苏醒看看表,看看张远,说我真是谢谢您嘞,就是能不能快点儿,再慢一点电影都要放片尾曲了。
张远不紧不慢地往脸上涂防晒,慌什么,大不了看下一场。
结果刚到电影院电影已经开始了很久,苏醒受不了慢吞吞的文艺片,直接睡死在座椅上。
张远愤愤然地发朋友圈:
是他约我看电影的……「微笑」
明骂暗秀,底下共友齐刷刷地排队刷滚。
04
苏醒一旦跟球挂上关系之后,整个人脾气就不太好,这么多年一直都是这样。那年世界杯,苏醒支持的球队彻底失败,气的砸了家里的电视。他之所以敢这么做是因为彼时张远正在海南出差,原本想在张远回来之前把电视买了安回去的。
结果第二天就接到了张远的电话,苏太在那边狂骂苏醒你是不是有病!
苏醒委屈吧啦地说可是巴萨真的很没用,苏太说那你也不能砸电视啊!
你这个一跟球沾边就狂躁的毛病能不能改改!
苏醒说他努力。
苏太说他不管,他回家之前必须看到崭新的电视机。
苏醒说下午就去买,苏太说你最好来得及,我晚上的航班到北京。
苏醒跑去商场买了最新最好的电视机回家,成功在苏太回家前安装调试好。张远舒舒服服地窝在沙发里看创造营,感慨了一句,我也挺不爽世界杯的其实。
05
结婚这件事情还确实是临时起意,彼时疫情还没有控制住人类的出行,张远休了个大假跟苏醒两人去美国玩,去了拉斯维加斯看见路边那些小教堂,顺手就去结了个婚。
很苏式浪漫,很张式情趣。
说誓言的时候苏醒总觉得有很多事情想要跟张远许诺,想了半天,最后只说了一句Allen一直都在。
张远说原来许过的生日愿望都会实现,谢谢你陪我度过荒唐绚丽的青春,也谢谢你愿意陪我一同囿于柴米油盐的平淡生活。
06
他们的故事还会继续,或许苏醒会抱怨张远出门约会的时候收拾得太磨叽,或许张远会嫌弃苏醒看球的时候很聒噪,但他们相爱,肢体纠缠,肌肤相亲,灵魂共振。
而有一天太阳会升起在某个清晨,
一道彩虹,
两个人。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