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Mob商】失败记录

Work Text:

再去看看S05吧,在实验实施的前一天我又去看了S05,那天没有别的研究员在,他像往常一样被拘束在床上,我就坐在床边与他聊天。
聊天的时候我会叫他的大名,但我在心里始终叫他S05.,这样就会让我把他和那些实验动物联系起来,而不是把他当做人类。S05这名字意味着他之前已经有四个人死于该实验了。
他全然不知自己到这个地步都是我的问题。在会议上我说,既然前几个女性实验体在换了人造子宫之后都没能成功孕育{抹除},我们可以试试男性。健康且体格优良的男性。考虑到我们目前有的男性实验体都不会愿意参加,我们可以向其他楼层的人(就是最普通的员工们)征集志愿者 。
但凡有点良心的人都不会在这一层的机密研究室工作,所以我的建议被通过了,并且成为了项目负责人。S05是自愿的,在一次闲聊中他说他想要拯救世界,想要获得强大的力量。他才是个大学生。我也想,倘若他的身体真的能成功孕育那位执岁,我们也许有机会进入那富饶美丽而宁静的新世界,人类将会获得救赎。想必他也抱有这样纯粹美好的希望,否则也不会在被人干到浑身痉挛双目涣散的时候还能无意识地笑一下。
人造子宫让他迷惑了一会,好在他很快接受了。这是好兆头。在我们给他绑好测试用的腿环时,他没有抗拒,这是好兆头。我们中的一个上了他之后他也没有沮丧,这也是好兆头。
是这样的,人造子宫需要测试,它具有更好的柔韧性,更出色的润滑能力,但我们需要知道它能不能被S05的身体接纳。
一开始只有我们这边几个相关研究员碰他,后来不知怎么消息传开了,其他室的研究员也会过来。我跟他们说过很多次,这是我们的实验体,不是公共厕所。这些会把人的手臂剁掉再装上拟态义肢的人,他们才不会听我说什么。
而我的办公室就在S05所在房间的隔壁,我在那里录入其他项目的数据时,就能听见隔壁的欢笑声和S05的呻吟。
我对那样的场景没有兴趣,但我得记录S05的状态。S05躺着着,喘息着,脚背绷出一个优美的弧度,那站立时又直又长的腿紧紧地夹着那个研究院的腰。我有提到过他身材很好吗,没有的话我现在讲了,况且他的脸也不错,算是基因改造之后的个体中很棒的例子了。他说他一直在锻炼来着。他的眼神随着顶弄阵阵涣散,仿佛是在看什么更高远的存在,而不是眼前这个在他身上动作的人。来不及咽下的唾液会顺着他的下巴流下去沾湿白色的床单,他的嘴微张着,想要说什么却只能发出欢愉的呻吟。随着腰腹用力,他身上的肌肉线条便会显示出美好的弧度,在到达临界点的时候他会痉挛得厉害,把腰挺高,脚趾蜷缩起来。在他身上的人也会挺身弄进去,拔出来,提上裤子跟我打声招呼就走开。而我可以根据他回过神来的时间来猜测他在此之前被干过几轮。
S05要是看见了熟悉的研究人员,就会冲他们笑,对我也是如此,被操的时候也是如此,满脸精液的时候也会如此。他的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表达“我看见你了!”,带着一点小孩子一样的狡黠和得意。
这是通常的情况。但有一次,他们来了五个人,下了一台手术后睡了一会来的。我从会议室回来的时候,S05已经被他们折腾到翻白眼了,棕色眼睛被生理泪水浸得湿漉漉而没有感情。他们嫌不过瘾似的操了他三张嘴。他浑身被薄汗弄得湿滑,被掐着腰不知第几次干进去。其中一个人对我笑着说:“我们帮你测试了极端情况,这是第三个小时了,他还可以再坚持一会。看。”他指着旁边显示生命体征的仪器,上面各种符号跳动着,指示着S05的状态。“他又高潮了一次,哈哈,现在他只能干性高潮了,这也不错。”
因为S05已经失禁过一次,他身下就是一滩淡黄色的体液 。他被扶着腰直起身子,把那根让他腮帮子鼓鼓囊囊的肉棒吞得更深。
我叫他们完事之后快滚,要是玩坏了他们没法赔。要是对S05的心理状态造成损伤怎么办?后来我发现这是杞人忧天。他喘匀了气之后,我坐在他旁边,试图编个谎言来替他们掩饰这些恶劣行径:“你知道吧…他们这么对你,其实是因为,他们还挺喜欢你的。”
“我知道。”他咧开嘴笑了,用一种神秘的眼神看着我,“他们对我没有敌意,而且我满足了他们。”他用沙哑的声音说,看来他嗓子被顶坏了。
太可悲了,他竟然如此相信我们这些人渣。自那之后,进入S05的隔离房就需要找研究员签字了。

说起来,我想再看看S05现在的样子,是因为实验的最终阶段就要开始了。我们要把那位执岁的胚胎植入他的人造子宫内。若是成功,我们所有人便都可以走向美好的新世界;若是失败,无非也就是S05死去而已。我很喜欢S05,我不想他去死。
这是我最后一次坐在S05边上跟他聊天了。坦白来讲,我也想抱他。毕竟这实验体的脸长得很不错,身躯也漂亮得要命。
他看着我,那个眼神,我从未见过那样的眼神。他仿佛一下子就看透了我的内心,天啊,他到底是什么人。
“你也想跟我……”他问。
我打断他,不想再听他说下去了:“是。把衣服脱了吧。”
他几乎是顺从地开始脱掉衣服,宽松的裤子被褪下来,露出两条笔直而有着美好的肌肉线条的腿,大腿根上绑着记录小腹状态的腿环。
我凑上去,扯着他脖子上的项圈让他躺好,接着把手指插进那条人工甬道里。又湿又热,我立刻理解了那些在他床前流连的研究员。
“我还以为你对这种事情不感兴趣呢。”他笑着说。
“怎么可能。”我说,几乎不可控制地开始吐露出自己肮脏的想法,“没有人不想干你。”
随着手指的抽插,粘稠的水液很快开始从我的指缝流出,这是被人粗暴地干过多少次才训练出来的反应。他微微扭动着腰,胸膛起伏的幅度开始变大,快感正在侵蚀他的脑子。而我硬得快疯了。
在他开始呻吟的时刻,我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把自己的东西捅进了他的身体里。他仰起脖子哀哀地叫了一声,大概有些疼,但跟我没有关系。我只是粗暴地晃着腰操干他,不顾他的反应。他的脚趾蜷起来,用那双腿紧紧地夹着我的腰,穴道痉挛着流着水,吸吮着我的阴茎。
“妈的……”我揪着他的头发,去看他的表情。那一副被快感支配的样子,他恍惚地睁大了自己蜜棕色的眼睛,不知是爽的还是疼的。别孕育执岁了,干脆把他藏起来做研究员专用的肉便器吧。我摇摇头,把这个想法从脑袋里赶出去。他这副样子让我有些想亲他,但我不想跟他接吻,于是凑上去在他的脸颊上落下一吻。他有些吃惊地看着我,随即高兴地把脑袋凑过来,亲热地蹭着我的脸颊。我讨厌这样的亲密感,揪着他的头发把他的脸摁回枕头里,更加用力地干他。
“啊呃……”他迷糊地喊了一声,陷入了高潮,把脸埋进枕头里,全身痉挛得厉害。我本来还想再干一会,被他夹得受不了,也只好射进了他的内腔里。腿环上显示的数字跳了一下。
我坐起来,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草草擦一下就把裤子提上,看上去跟刚来时没有区别。S05则趴在床上喘息着,下半身乱七八糟。他眯着眼睛冲我笑了笑。
“实验今天晚上就开始。”我说。
“那太好了。”他眨巴着眼睛,“然后我就能拯救世界了吗?”
“难说。”我抛下这句话,就出去准备了。

 

当天夜里。连接仪器记录体征,束缚固定,麻醉,接着……在紧张的气氛中没人说话,我从那层层包裹的仪器中取出早已复制好的那位的胚胎细胞,接着注入体内注射器。S05早已陷入昏睡,黑色的软发乖巧地贴在脸上。撑开那被我们使用了无数次的甬道,我们将那东西注射进他的体内。孕育或者死亡,没有别的选择。
接着我们整理好仪器,迅速退出隔离房。放下隔离的防爆闸门,隔着层层厚重的特种玻璃开始观察他。
S05开始的时候睡得还算安稳,可马上他就不安起来,睁开了眼睛开始剧烈地喘息。他抓紧了床单,像婴儿一样蜷缩起来,发出一阵阵痛苦的声音。看上去他在忍受从小腹传来的剧痛。汗水很快浸透了他的衣服,他身体的颤抖也越发明显,最后演化为痉挛。他干呕,呻吟,疼得神志不清。这种情况持续了几个小时,很快超出了人类能忍受的极限。他似乎在用极大的意志力抗拒自己不要昏过去,睁大了眼睛、微微转动着脑袋看着四周。
不,他绝对是看到了什么东西,或者陷入了幻觉。传声器中的呻吟开始夹杂着呓语,听上去像是在与谁交谈。我们都紧张起来,这种异常我们也见过,搞不好我们今天都会死在这里。
他的呓语声越来越清晰,语气越来越坚定,可我们还是听不懂。我们观察体征显示,发现心跳和血压竟然还在正常人类的范围内。我们静静地等待着,看着他在痛苦的浪潮中挣扎。人的体力终究有极限,这种异常在他身上没有持续很长时间,他最终还是闭上了眼睛,身体放松下来,陷入了半昏迷状态,嘴中念念有词。
这下我听懂了,他现在重复的那个词语,是“妈妈”。我别过头去,不敢再看他。

实验还是失败了,执岁的胚胎在他体内死亡了。而他成为了唯一经历了失败实验却活下来的实验体。除了心理测试以外,体检的其他项都合格了。按照规定,在清除记忆后,我们要放他回去。
开玩笑的,是长期观察。我们要做的,是观察他能不能吸引其他的执岁。他活下来了,这就是最异常的地方。为此,我们会让他获得去地面的机会,来看看他这个命大的实验体能不能为我们带来更多的东西。

“实验结束了,你可以回去了,读完你的大学课程,然后接受分配,去过原来的日子吧。”我说。
“我有帮上你们的忙吗?”他略微歪歪头,看着我。
“嗯,”我说,“你帮了我们很多很多。借助你给我们带来的数据,我们发现了很多新东西。说不定,说不定能用来拯救世界。”
他咧开嘴笑了,看上去非常迷人。
他不是我们的实验体,他是个人,他的名字叫商见曜。我坐在那里,看着商见曜站在电梯里,回到他原来生活的层数。
失败的不是他,而是我们这些不自量力的科学研究者。再见了,商见曜,你会成为我们的救世主的,对吧?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