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我可能学不会爱你 第三章 爱的号码牌

Work Text:

王柳羿是被猫一屁股坐在脸上压醒的,他提着猫脖子把猫扔下床,才趿着拖鞋走出卧室。
"醒了?过来吃饭。"彭俊杰刚好煎了两个溏心蛋,"我刚打算去叫你起床。"
王柳羿洗了洗手,坐在餐桌边上,"哇,凛凛好居家!"
"给我闭嘴,吃你的饭!"
王柳羿含着勺子笑得开怀,一点没有昨天晚上那半死不活的样子。手边的手机震了震,是昨天的小黄毛,好像叫……噢对,乐言。
Leyan:啊,早上训练好累,教练好凶啊!
这条是七点多的时候发的。
Leyan:呜呜呜,教练不准我吃小笼包,只能吃营养餐
这条是八点多的时候发的,还附上了早餐的照片,以及一张高振宁的表情包。

这小孩无愧于他的名字,是真的爱说话,王柳羿咬着勺子这样想着。
宝蓝z:……你当我树洞分享啊?
小朋友立马秒回了一个哭哭的表情。
Leyan:QAQ你终于理我了!
宝蓝z:……小朋友,你搁这儿谈恋爱呢?

王柳羿发完这一条,看着对面一直在输入中,等了半天都没等到,就关了屏幕安心吃饭。等到吃完饭,他主动把碗洗完之后,才想起来瞄一眼手机,这才看到了小孩的回复。
Leyan: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是你说的,有空可以约你,而且,我就是想和你说话嘛~你也可以不理我,没关系的,我就是喜欢说话这件事。
宝蓝z:所以你什么时候有空?
Leyan:都可以
Leyan:不对,下周不行,要去外省比赛,明天就出发了。
宝蓝z:你们教练带你们去?
Leyan:是呀,高教练是领队。你们认识?
宝蓝z:是啊,和我跟你的关系一样。
Leyan:噢噢噢……

 

彭俊杰看他捧着个手机聊得起劲,"又祸害谁呢?"
王柳羿关上手机笑了笑,"昨天那个,小朋友。"
"……服了你了。"彭俊杰说完就准备去换衣服走人,王柳羿已经恢复正常,他可以退场了。
走了没几步,就被王柳羿从后面扑上来,"凛凛,周末什么安排呀?"
"和总统开茶话会……你想干嘛?"彭俊杰背过手护住趴在他背上的人。
王柳羿把头搁在彭俊杰肩膀上,"宅两天吧~一起嘛一起嘛~"
彭俊杰开始了新一天的叹气,"行吧,下来,换个衣服,去超市买点菜。"

彭俊杰推着个购物车,王柳羿面对着他倒着走,任谁看起来他俩就像亲密的同居人。
拐角的地方,王柳羿撞上了一个人。
"抱歉抱歉!"王柳羿转身连连道歉。
"蓝哥?"
是熟悉的声音,王柳羿认真看了看,愣住了,居然是他。
彭俊杰已经走过来,揽住王柳羿的腰,"没事吧?都跟你说不要倒着走了!"然后才转头看向被王柳羿撞到的那个人,"抱歉啊,你还好吗?"
那人长着一双凌厉的眉眼,不笑的时候带着冷峻的气质,笑起来又带着几分玩世不恭,"就我蓝哥那小身板撞得痛谁啊!"
王柳羿放松了身体任彭俊杰搂着腰,"喻文波,好久不见。"

王柳羿和喻文波,用一个成语来形容,大概是狼狈为奸。彼时王柳羿还不明白自己的本性,而喻文波也走不出白月光的笼罩。两个人一拍即合,或者说臭味相投,抵死缠绵的同时也不忘互相伤害,王柳羿会在控制不住内心恐慌的情绪的时候和喻文波冷战,而喻文波总是会在白月光一个电话过来的时候,哪怕是肌肤相交时都能离开。
后来王柳羿厌烦了这种相处模式,刚好喻文波好像也有机会抓住他的白月光,两个人就说了分手,那个时间点似乎恰恰是王柳羿和高振宁勾搭上的时候。高振宁不和他谈爱,各取所需,非常完美,而喻文波不仅要做还要谈,甚至还要一边谈着新欢一边恋着旧爱,对于王柳羿来说,选谁简直就是显而易见。

喻文波挑着一双凤眼,"是啊,好久不见。"
王柳羿看了他一眼就知道他的白月光怕是还没有追到,于是笑着插了一刀,"小明呢?"
喻文波眼神暗下来,没有回答。
王柳羿低着头掩饰了一下笑意,然后拽了拽彭俊杰的手,"凛凛,我们走吧,拜拜啦,杰克~"
喻文波侧身给他们让出了道路,看着王柳羿像只小蜜蜂一样围着彭俊杰撒欢,他嗤笑了一声,"蓝哥,你装什么呢?"他大概比王柳羿本人还更早明白王柳羿的本性,若要论渣的程度,他两其实不相上下。

王柳羿的手机消息提示音响起,是一个陌生的号码,"蓝哥,我想你了。"王柳羿回头,就看见拿着手机的喻文波冲着他笑。王柳羿伸了个懒腰,露出了一小截雪白的腰腹,以及纤细的手腕和修长的脖颈,喻文波看的有些眼热。
"噢?领个号,排队去。"
喻文波看着回过来的信息,笑了起来,诚实面对本性的王柳羿比从前那个别别扭扭的王柳羿更有意思了。

彭俊杰看了一眼他的动作就知道他在玩什么把戏,于是一巴掌拍上他的后背,"别招蜂引蝶的,招来什么奇怪的物种你自己解决啊!"
王柳羿趴在他左肩笑的开怀,"哪有,我在发号码牌呢。"
彭俊杰随手把王柳羿扔进车里的垃圾食品原样放回架子上,"发到几号了?"
王柳羿掰着手指数了数,"唔……三号吧。"高振宁,乐言,喻文波……刘青松?不不不,王柳羿还没脑子不清醒到真的把刘青松放上名单,虽然这么说有些自恋,但他一点也不信刘青松会遵守诺言,不来爱他。
"凛凛要吗?我可以让你插队排到一号!"
"滚,送我都不要。"

死宅们的周末大概是一起玩ps5,玩累了就找个电影窝在沙发上看,本来应该是这样的,结果彭俊杰接了个老板的电话,被迫回公司周末加班,王柳羿死皮赖脸地拒绝一同前往,残忍地把彭俊杰赶出了门。
昏天黑地玩了一天游戏,王柳羿一看时钟,已经快十一点了,到了夜行动物出动的时间。
王柳羿挑了件宽松的白T恤,破洞牛仔裤,随手抓了一下头发,拿过一瓶香水喷了喷,喷完才发现是刘青松用的无极乌龙。啧,还有好多,扔了多可惜,财迷王某感叹到,然后默默放回原处。
还是那个常去的酒吧,王柳羿挑了个吧台的位置,酒保和他是老熟人了,给他调了一杯果汁。
来酒吧的人,想约和不想约的气质是不一样的,深谙此道的老手一眼就能看出区别。举个例子,比如昨天的王柳羿不想约,所以他也不屑于看周围的人,或者散发自己的魅力。但今天的王柳羿想约了,整个人都呈现出一副纸醉金迷的样子,哪怕他穿的是最普通的白T恤加牛仔裤。
王柳羿约人还是挺挑的,毕竟本质颜狗,他扫了一眼或坐着或站着的人群,咦,林炜翔怎么会在这里?
王柳羿喝完了手中的果汁,走了过去拍了拍林炜翔的肩膀,"阿林?你咋在这里?"

林炜翔笑了笑,"怎么,不欢迎我?"
王柳羿坐在他身边摇了摇头,"这不是觉得阿林你的气质和这里不太搭么……你看起来就是那种……"
"传统专一?"林炜翔喝了一口酒,有些冰冷地接了一句。
王柳羿找侍应生要了一杯可乐,和林炜翔碰了碰杯,"好嘛,来,不醉不归。"
林炜翔脸上的冷漠神情大概只持续了一秒,就变回了那个熟悉的大狗勾,"好,干杯!“
王柳羿没有深问,成年人嘛,谁没有不可告人的一面呢?

林炜翔对王柳羿的感情,有点像那种我还尚未看清我对你是什么感情,你就跟我朋友好上了的那种类型。所以林炜翔对王柳羿的感觉还是挺微妙的,一方面被自己打包锁进柜子里的不明情感现在又有些蠢蠢欲动,一方面是看到刘青松那可怜样又庆幸自己没泥足深陷的莫名幸灾乐祸。

王柳羿和林炜翔聊着天,眼看着林炜翔一杯一杯地喝,见他不注意,用手机小窗私聊了高天亮。
菠萝汁七分糖去冰:阿林怎么了?
妙蛙种子:???
菠萝汁七分糖去冰:他在我旁边买醉
妙蛙种子:……蓝哥你放他一条活路,我不想明天在头条上看见刘青松杀了他。
菠萝汁七分糖去冰:……你过来接他
菠萝汁七分糖去冰:别告诉刘青松

王柳羿一脸无语地收起手机,就看见林炜翔伸手又要了一瓶,他按住了林炜翔的手,转头朝酒保摇了摇头。"别光喝啊,那多没意思,来玩啊,走走走,我带你蹦迪去。"
王柳羿拉着人往舞池里走,dj在台上调着酷炫的电音,光怪陆离的射灯照射在一张张脸上,迷幻得就像弥漫着雾气的森林,藏着不为人知的怪物。

王柳羿带着人瞎蹦跶,林炜翔喝了酒,也没到不清醒的地步,只是更放松了一些,把平日里那副温和憨厚的面具撕下来了几分。
"蓝哥,你在这呢,给老子发个号码牌啊。"王柳羿被人从后面搂住了腰,灯光闪烁间,王柳羿看清了喻文波的脸。
王柳羿挣脱了开来,反手握着喻文波的手,摊开他的掌心,在里面写了个999,"好啦,给你~"
喻文波一抬眼,"蓝哥你玩我呢?"

林炜翔伸手止住了喻文波想要抓住王柳羿的手腕,"喂喂喂,别当我不存在呀。"
王柳羿嘻嘻笑着躲在林炜翔身后,"好啦好啦,今天不行,下次吧,杰克~"
喻文波收回手,"你说的啊。"然后转身走了。
喻文波走后,王柳羿笑得不行,"阿林霸气!"
林炜翔揽住他的腰,把人拉近了,"所以呢,有奖励吗?"
王柳羿眯起眼睛看着林炜翔的脸,试图从他脸上找出一丝开玩笑的证据。"有有有,你今天的酒钱我包了,行吧~"王柳羿捏了捏他的鼻子,就想离开。
结果却被林炜翔拉了回来,林炜翔蹭着他的鼻尖,"接吻吗,阿宝?"
王柳羿低垂着眼眸叹了口气,抬手揉了揉林炜翔的头发,然后勾着他的脖子吻上去。
林炜翔的吻带着些暴躁,似乎有着一股莫名的火气,王柳羿不太明白他这是在对谁生气,也就只能顺着他的力道去迎合,去安抚。

林炜翔知道自己迈出这一步大概就要朝无底深渊加速狂奔了,但他总是有那么一丝丝不服气和一点点倨傲,凭什么你先看到了刘青松而没有看到我,你连和他分手了身上的味道都还是他的味道,刚才那个人又是谁,还有上回那个黄毛小年轻。既然都是玩,那我们试一试,谁可以玩到最后吧。

亲吻结束,林炜翔的眼睛有些发红,王柳羿很温柔地抱住他,"阿林,乖啊,今天就到这里,到这里就好~"
这样温柔的王柳羿可真的是个恶魔,林炜翔把人融进怀里,有些哽咽,可他却心甘情愿奉上所有。
王柳羿轻轻拍着他的背,"阿林,你要乖乖的哦,这样就不会在我这里受伤。"
林炜翔发了狠,一口咬上了王柳羿的后颈,"……你还没试过,你怎么知道我就会受伤,万一我们是一种人呢!"
王柳羿痛得轻哼了一声,"不,阿林,你不是。"他牵着林炜翔到酒吧门口,高天亮刚好到了,"因为阿林不是,所以才是我的阿林。好好睡一觉,今天晚上什么都没有发生,好吗?"
林炜翔倔强地不答应,王柳羿叹了口气,招呼高天亮过来把人带走,高天亮把人塞进的士,对着王柳羿欲言又止。
王柳羿笑着说,"怎么,小天你也想和我试试?"
"我还不想被刘少暗杀。"高天亮推了推眼镜说到。
王柳羿背过身对他挥了挥手,"拜拜~"

王柳羿回到酒吧,坐在吧台上,无意识地摸着林炜翔刚才咬过的地方,盯着手边的一罐啤酒发呆,刚拉开拉环,就被旁边的人劈手夺了过去。
"蓝哥,你不要命了?"
王柳羿侧身看过去,好的,是1号选手高振宁。
高振宁就着啤酒喝了一口,坐在他边上笑着说,"怎么,要和谁殉情,告诉我让我见识一下是哪位高人。"
王柳羿没有理他的胡话,"你不是明天就要出发了。"
"这么关心我啊~"高振宁伸手捏了捏他的耳朵,"还是……乐言那个小家伙告诉你的?"
王柳羿抓住了高振宁的手,放到了自己的腰上,"明天要坐长途车,今天你还行不行啊?"
高振宁勾着人往自己身上靠,"你试一试不就知道了。"

王柳羿已经有挺久没有和高振宁亲密接触了,但真的实战起来,两个人熟悉起来也不是很难。毕竟高振宁那如食肉动物一样将猎物拆解入腹的风格,足够令王柳羿记忆深刻。

These violent delights have violent ends.王柳羿在肉体获得原始的欢愉时突然想到了这句话,他悄声念了出来,那些残暴的欢愉,终将有残暴的结局。

高振宁疑惑了一声,没有理他突如其来的文艺细胞,只是在事后的时候极尽温柔地吻干王柳羿的眼泪。
王柳羿嘶哑着声音说,"高振宁,我注定要下地狱。"
高振宁吻着他的泪痕,神情轻佻,三分风流七分自嘲,"宝贝儿,我已经在那了。"

高振宁是在天刚亮的时候走的,走之前,他穿好衣服,俯身亲吻了还在沉睡的王柳羿的眉心,"早安,与我同在地狱的小天使。"

 

【本章小剧场】

一号选手高振宁成功抓到猫了。
二号选手乐言惨兮兮地要去外地比赛。
三号选手喻文波……"蓝哥说好的我是三号凭啥又变成999了?"
林炜翔选手企图拿到一个号码牌,但可惜猫不给。
刘青松同学也是相同的烦恼。
彭俊杰同学反而是扔掉了手中的号码牌,"鬼要这玩意啊,滚滚滚!"
高天亮选手,"咦,你们在排什么队,拿什么东西,给我康康啊!卧槽溜了溜了,这不得被刘少暗杀……"(高真香二代目养成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