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柯南]广田爱子决定去死

Chapter Text

第一部:米花泪

Part One: Sea of Unnumbered Tears

 

第一卷:何以为家

Volume One: Nowhere is Home


宫野夫妇去世后,留下两个年幼的女儿,独自面对组织的群狼环伺。宫野明美时年七岁,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凭着本能抱起尚在襁褓中的志保,偷偷躲进衣柜里,从门缝向外看去。几个穿着黑色衣服的男人进进出出,清点着宫野夫妇的遗物,把文件和书籍装进箱子里搬走。他们拉开一个又一个抽屉,翻找着值钱的东西,动作之间,宫野艾莲娜的首饰盒打翻在地上,那是结婚纪念日宫野厚司送她的礼物。唯一的项链摔断,圆润的珍珠上下弹跳,发出清脆的声音,滚了一地。

男人的皮鞋踩在光滑锃亮的木地板上,那是厚司前天晚上刚刚拖过的,他捡起一颗珍珠,又是一颗,然后顺着珍珠的轨迹,一路走到衣柜前。

明美屏住了呼吸。

男人把珍珠塞进自己口袋里,看向衣柜。柜门没关紧,留了一条黑漆漆的缝隙,他伸手打开了衣柜。

宫野志保还没有断奶,饿了一天,早该开始哭叫,但她没有,反而睁着黑漆漆的眼睛,安静地看向衣柜前的陌生男人。

“这里还有两个小孩。”那男人大声对自己的同伴说道。

明美只好抱着志保钻出来,站在卧室里,迎接几个陌生男人不怀好意的打量。人生第一次,她独自直面世界的恶意。

广田夫妇是在这时候出现的,他们和宫野夫妇还算有点交情。广田先生是实验室的员工,给宫野夫妇打下手。火灾那天,他正好不在,躲过一劫。广田夫人是外勤,去实验室灭的火。她腹部有道很深的刀疤,是做任务时留下的,被医生断定难以怀孕,想起宫野夫妇的两个女儿,动了恻隐之心,回去和丈夫一合计,决定收养明美和志保。

组织同意了,广田夫妇就带着明美和志保离开了。志保四岁的时候,广田夫人奇迹般地怀孕了,生下一个女儿,取名广田爱子。一个月后,因为志保在幼稚园里表现得太好,被来拜访的组织成员发现了异常。志保被带去测智商,得分很高,便被送到美国留学,和广田家分离。

爱子长到七岁,广田夫妇去世,此时明美十八岁,刚刚考上南洋大学。她得知消息,匆匆赶回家。清点遗物的组织成员已经离开了,只留下箱翻柜倒,一地狼藉。

沙发被划开了皮面,露出里面的海绵填充物,爱子站在沙发前,抱着同样被划开的毛绒兔子,面无表情,但她衣服完整,裸露出的皮肤上也没有什么伤痕。

明美稍稍松了一口气。

“叛徒是什么意思?”爱子突然开口,黑漆漆的眼睛看向明美,“为什么他们说爸爸妈妈是叛徒?”

明美的心一下子吊到嗓子眼,她勉强笑了笑,走向爱子:“叔叔阿姨不是叛徒,你不要听他们乱说。”

“那为什么爸爸妈妈死了?”爱子没有动,“他们说叛徒必须死,爸爸妈妈不是叛徒,为什么还是死了?”

明美忍住眼泪。“是意外。”她说,“不要担心,爱子,我成年了,以后我会照顾好你的。”

一个月后,明美在同学和老师的帮助下,把广田夫妇的房子卖掉,拿着剩下的钱,带着爱子住进自己在南洋大学旁的出租屋里,半工半读。

一年后,志保从美国回来,进入组织在日本的研发部,一边学习,一边在实验室打下手。因为她天资聪颖,很快就从实验室的边缘进入中心,阅读起父母留下的资料。

又过了一年,明美开车撞到一个名叫诸星大的男人,她在医院照顾他,接触多了,便和他谈起恋爱。

 

爱子从外面回来,脱掉鞋子,走进家里。明美正在和诸星大说话,神情有点激动,似乎在争执什么。

“不行!太危险了……”

爱子摆好鞋子,换上拖鞋,两人注意到响动,压低声音,于是对话变得更加模糊不清了。

“……我能帮忙……”

爱子感到不满,以前她回家,明美一定会第一时间从房间里走出来的。她故意大声说道:“我回来了!”

厨房里的声音消失了,过了几秒,明美走了出来。

“爱子回来啦,今天学得怎么样?”

爱子打开柜子,把包放了进去:“教练说我很厉害。”

明美笑了:“爱子真棒。”

诸星大靠着厨房的门框,长长的黑发垂了下来:“什么教练?”

“你不需要知道。”爱子嘟哝着,十分不满,“为什么你还住在这里?这都几个月了,你该自己去外面找房子住。”

“爱子!”明美拉了拉爱子的袖子。

“我是想去外面找房子,但我没有钱啊。”诸星大走了过来,坐在明美对面,看向明美。

明美没有说话。

“那你去找工作啊!”爱子拉着明美坐了下来,紧紧抱住明美的胳膊,“不要赖着我们!”

“你让她学柔道,却不允许我去做外勤?”诸星大没有回答爱子,依然看着明美。

“学柔道是为了防身!”明美很不高兴诸星大在爱子面前说这件事,他们特意避开爱子讨论的。

“什么外勤?是组织里的外勤吗?”爱子插话,好奇地看向诸星大。

“学防身是可以,但从九岁开始学起,学到十四五岁,学的差不多了,然后呢?被组织接走,培养去做打手吗?连基本功都给打好了。”

明美愣住了。

爱子也愣住了,打手?是特工片里那种很酷的黑帮打手吗?她真的可以吗?

“那……那还可以继续学吗……”

爱子听出明美的弦外之音,连忙睁大眼睛:“我要学!”

诸星大这时才看了爱子一眼,然后说:“是你们自己找的道馆吗?”

“是组织的道馆……”明美有点忧虑。

“那就慢慢地隐藏实力,不要展露锋芒了。”

明美嗯了一声,爱子有点不高兴:“为什么要隐藏实力?其他人都比我弱,我一个人可以打他们两个。”

明美叹了一声气:“唉,爱子,我之后慢慢和你说这件事,好吗?”

爱子觉得是诸星大在捣鬼,十分不开心,从榻榻米上站了起来,跑到房间里,把门重重一关。

 

第二天,明美要去学校,家里只剩诸星大和爱子两人。

爱子不想理诸星大,只顾自己看电视,把他当成空气。

“你为什么这么讨厌我呢?”趁着广告,诸星大突然发声。

“你不让我学柔道。”爱子抱着自己的膝盖,不去看他。

“那之前呢?你也在针对我。”

“因为你看着就和我们不是一类人!”爱子大声说,“你不要再说话了,我要看电视了。”

但是诸星大孜孜不倦:“现在还是广告吧。你为什么觉得我们是两类人呢?”

爱子有些烦躁:“你怎么这么多问题?我就觉得我们是两类人。直觉!你懂吗?直觉!”

诸星大安静了,过了一会儿,广告结束,动画开场,爱子突然说道:“你和志保,看上去就很厉害,不像我和姐姐,就是普通人。”

诸星大愣了一下。

“怎么会呢?”他缓缓说道,“大家都是普通人,哪有谁更厉害?”

爱子没有说话。

一集动画结束,诸星大又出声了:“我带你出去玩,怎么样?不要老是闷在家里。”

爱子转头看向诸星大,犹豫了一会儿,经不起诱惑,问道:“去哪?”

“嗯……你想去哪?”

“去游乐园!”爱子眼睛亮了,“我还从来没去过游乐园。”

诸星大露出一丝笑意:“好啊,那就去游乐园。”

但他们去得太晚了,只玩了一个海盗船、一个碰碰车、一个旋转木马,游乐园就要关门了。

爱子有点沮丧,诸星大为了哄她,给她买了一个冰淇淋。

爱子没怎么吃过冰淇淋,她站在冰淇淋车前,犹豫了好久,不知道该选巧克力的还是香草的。

“那就两个都买吧。”诸星大这么说,掏出了钱包。

爱子决定不讨厌诸星大了!

“我想了想,你和我们还是一类人的。”回去的路上,爱子这么对诸星大说,“你看,你也没有什么钱,还要姐姐收留你。志保才十三岁,就获得了代号,可以补贴我们了。”

“你们很缺钱吗?”

爱子愣住了:“缺吧?我不知道诶,姐姐之前一直在打工。”

“很快就不会缺了。”诸星大把手上拿着的巧克力蛋筒递给爱子,“这个快吃吧,不然要化了。”

爱子很快就把香草的吃完了,开始吃巧克力的,吃的嘴角沾满了糖水,诸星大又递给她一张纸巾。

“你要是真的想学柔道,我可以教你,虽然我不会柔道,但格斗有一些是通用的。”诸星大说,“但是在道馆里,就不要出风头了。”

爱子低下头,踢着脚下的碎石头:“但是只有在道馆里,我厉害,他们才会和我做朋友。”

诸星大眉头皱了起来:“你在学校里没有朋友吗?”

爱子又不说话了,过了一会儿,她才悄悄说:“他们都不和我玩,上课有人扯我辫子,下课有人嘲笑我没有爸爸妈妈,老师也不喜欢我,因为我成绩不好,所以我要去学柔道,有人敢欺负我,我就揍回去。”

“公立小学……就是这样的。”诸星大似乎想起什么,沉默了好一会儿,“不管你普通还是优秀,都可能被人排挤。”

“如果我很厉害,他们才不敢排挤我呢!等我柔道学得差不多了,我要他们好看!”

“他们不值得,”诸星大沉声说道,“不要理他们。”

“你不要告诉姐姐。”爱子脚步停了下来,认真地看向诸星大,“你答应我。”

“我答应你。”

“说好了,我们拉钩钩。”爱子伸出小拇指,诸星大犹豫了一会儿,把自己的小拇指勾了上去。

 

晚上,爱子和明美睡在一间和室,她悄悄对明美说:“如果他想要去做外勤,姐姐就让他去做呗。”

明美睁开眼睛:“爱子,你不懂。”

“我怎么不懂?”爱子有点不高兴,“他加入组织,就是我们这边的人了。不然我们在组织,他不在组织,他和我们就不是一伙的。”

明美听到爱子的话,吃了一惊。

“爱子,你怎么会这么想?”

“因为他是姐姐的男朋友嘛!”爱子蜷起身体,往明美怀里缩了缩,“我要为姐姐着想啊!”

明美沉默了一会儿:“我以为你不喜欢他。”

爱子嘟起嘴:“我确实不喜欢他,他把姐姐抢走了。但是没有办法,姐姐喜欢他,我就接受他了。”

明美心情复杂地搂着爱子的腰:“我知道了,今天太晚了,先睡吧。”

“好的,姐姐晚安。”爱子闭上眼睛。

“爱子晚安。”明美轻轻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