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抱胁剧中剧红叶鬼][帝x摩爬/保名]二人之灵魂

Chapter Text

等到经若的身影消失在殿外,帝才将视线收回来,看向保名。
“摩爬现在能听到我们在说什么吗?”
“嗯,哥哥从刚才就一直醒着。”
“这样比较好,也算是我在询问你们两个的意见了。”
虽然经若离开殿内让保名稍稍松了口气,但因为疑问越来越多,却得不到解答而让他的内心一直在忐忑不安着。
“保名不愿意让摩爬离开自己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这个……”
犹豫着要不要告诉帝,如果自己说出来的话,哥哥也会知道自己已经意识到了。那么哥哥会怎么做呢?
「告诉他吧。」
摩爬的声音突然在保名的脑内响起。
“哥哥已经知道了吗?”
「你这个笨蛋在想什么我怎么可能不知道。」
看着突然开始自言自语的保名,帝露出疑惑而又饶有兴味的表情。这还是阴阳师第一次在别人面前与另一个人的灵魂对话吧,只是作为旁观者的话,实在是非常有趣。
渐渐的在无意中露出安心的笑容的保名让帝再一次确认了自己所下的决定。必须要这么做不可,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经若。
“既然哥哥觉得可以的话,那么保名就和盘托出了。哥哥的灵力只能够维持留在现世而已,如果没有凭依的媒介的话,消散不过是时间问题。但是作为凭依的媒介也必须拥有足够的灵力才能维持自身与凭依灵的平衡与完整性,所以不管是别的什么人或是式神都不能作为凭依媒介。短暂的使用式神的身体只能作为暂时性的解决办法,而且……”
“而且?”
“保名实在不能放着哥哥不管,如果在保名看不到的地方消失了怎么办?光是想想都觉得无法忍受。”
“摩爬会……消失吗?”
这确实是帝从没有考虑过的可能性。对于这个男人来说,摩爬的存在过于的理所当然了。从自己有记忆开始,年少的阴阳师便作为先帝的辅佐出入宫中,也伴随着自己一起成长。可以说教会了自己关于生活的大半事物的都是摩爬,当然,也包括性的方面。
起初自己只是觉得那只是在教授知识而已,现在想想,会欣然接受并且十分享受的难道不是自己吗?而摩爬始终都没有越过那条线,从未对那时的自己表露过心迹。结果迟钝的自己竟然就将摩爬的感情当做了理所当然,仿佛空气一般的存在,直到“摩爬再也无法忍耐了”。
再次清醒地拥有自己的意识的时候,却已经失去了本以为理所当然会在那里的感情。
也许那不仅仅是爱吧,只有爱的话就一定会被时间被死亡所消磨,转而开始新的生活,将感情投入到别的什么人身上去。始终走不出来的是自己,那段时间甚至无法见刚刚接手阴阳寮的保名,仅仅是因为保名与摩爬太过相像了。
自从摩爬复生以来,本以为对于自己来说已经停止的时间终于再次流动了起来,可现在阴阳师却告诉他,摩爬的灵魂是会消散的。这让他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
“虽然……只要能够补充灵力就不会消失,但是除了以睡眠来慢慢恢复之外并没有其他的补充方法。哥哥这些天来大部分时间都在沉睡也是因为这个理由。”
“所以,解决办法是不再使用灵力吗?”
“理论上来说的确是这样。”
阴阳师的话让帝沉默了一会,再次抬起脸来是已经下定决心的表情。
“既然如此,那就只能让保名跟我一起离开宫内了。”
“诶!?”
想不到结论突然被抛向了自己,保名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作何反应才好。
“把国家交给经若之后,我是打算带着摩爬一起到山中的别馆生活的。但是既然摩爬只能凭依在保名身上的话,就只好连你一起跟随我去隐居了吧。”
“但是,阴阳寮要怎么办?经若大人如果再遇到在阴阳术方面的麻烦要怎么办?”
帝轻轻地叹了口气。
“保名为什么就不去考虑一下自己是否愿意跟我一起走呢?”
保名呆坐在那,没有人能够给予自己回答,这必须是由自己的头脑所思考的,触摸着自己的内心的唯一的答案。

太平安宁的日子已经过去了三年。在确认了经若已经足以治理好这个国家的时候,帝宣布了让位于经若与自己的隐居。与此同时,阴阳寮并没有更换其主人,只不过留在那里的只是一个式神与作为日常辅佐的行成而已。

两个男人一前一后地走在山间的小路上。太阳已经有一半沉入了山脚下,两人只是在居所附近悠闲地散着步。待到落日的余晖完全消失便会回去了。
“今天的天气真好啊,就算是这个时间走在山道上也不会觉得冷。”
“不过也该让人准备入秋的衣服之类的了。”
“保名一副很怕冷的样子啊。”
“帝就不要取笑保名了。”
“已经不再是帝了,还是像过去一样叫我的名字吧,摩爬。”
风声将阴阳师的回答带入了男人的耳中。转过身,拉起对方的手,两个人加快了步子朝山间的居所走去。